散文 生活

思念母亲

作者:陈爱萍
2022-04-17 23:04

因为疫情,我离开家已整整45天。自从母亲身体不好,这是我离家最久的日子,也是最受煎熬的日子。

上次离开家时是2月27号,多地报告有新增,但我们江苏只是个例。我信誓旦旦对母亲说:“下周回来”。7天之约,至今没能实现。

母亲不能自理,陪伴是她心底最深的渴求。我也曾暗暗发誓陪母亲度过人生的暮年时光。可是,一年又一年,寒来暑往,我能做的只有尽可能每个周末回家陪她。

我每次出门,母亲 必定颤巍巍拄着拐杖,倚着门框目送我拖着行李箱渐行渐远,满眼的不舍和无奈;每一次,母亲用弱弱的声音反复叮咛:“身份证、手机不要忘了,路上慢点,到了要打电话回来”。

母亲守着老屋,我们兄弟姐妹几个便有了共同的家。白天的大部分时间,母亲一个人坐在家里的木椅上,看门外的草长莺飞,看太阳渐渐西斜,再不时的看看时钟,心里盘算着她的儿子还有多久下班到家。

以前,母亲还有精神气儿,我回家了,母亲絮絮叨叨说家里家外的事,说哪里该施肥了哪里要种点菜了…,我嫌母亲啰嗦,常常不加思索臭她一顿,母亲马上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声不吭。事后我又自责不已,觉得自己多么无情,怎么可以随意臭母亲呢?现在母亲身体每况愈下,她再也没有力气和我啰嗦了,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眉眼低垂,默默无言。

我突然怅然若失,原来被母亲啰嗦也是一种幸福!真希望母亲还如从前那样有许多话题,我一定不再臭她,一定开心地陪她聊天,聊外面的新闻,聊庄稼的长势,聊孩子们的生活,一如父亲当年陪她一样。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