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生活

一场春雨

作者:尉超伟
2022-04-19 15:38

一场春雨来得急啊。

从昨夜开始淅淅沥沥,空气中全是潮湿的水气,心想着那句脍炙人口的“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沉沉睡去。

早上起来雾蒙蒙的,院子里樱花落满一地,像铺了一层厚厚的粉色地毯,毛茸茸的泛着水珠,显现出晶莹剔透的样子。樱花树的叶子繁厚,已看不到多少花朵,真是“绿肥红瘦”了。地湿漉漉的,路边的醡浆草羞涩的打着卷儿,一丛丛一簇簇地拥挤在一起,可爱极了。鸢尾花还似从前那样开着,单薄的花瓣夹杂着不少的花骨朵固执地旁逸斜出,怒放着,浓郁的紫色既沉静又奔放热烈,在绿叶的映衬下更加动人,是啊,春雨微凉,万物可爱。

时令已是四月中旬,杏花早已褪去,变成一颗颗的绿色果子,一串串一条条细细密密挤在枝头,像孩童刚学书写时稚嫩的省略号,质朴又纯真。万物早已生发,显现出竞相生长的模样,柳絮飘飞的到处都是,“柳”者留也,古时灞桥送别的场景还在眼前浮现,只是不知那时长安的柳絮究竟迷了谁的眼,怀着留恋的柳枝着了谁的手?几人攀折几神伤,断离肠……还想问一句“灞桥柳啊,昔日青青今在否?”春雨的洗刷下,各种绿色的植物变得更绿,浓绿、中绿、浅绿,各种色彩晃着你的眼,皂角树、榆树、玉兰树、槐树争先恐后地展示着一树一树的绿。

春雨花落的余韵,斑驳了光阴的故事,也沁润了负重的灵魂,一如一场绚烂绽放的花火,一场花的故事途径你的城,洒下千点花雨,隽永,清香,无人能及。谁在春天修篱,谁在心里种菊,谁又在浣花溪畔静静小憩?也许只有在滚滚红尘中能守住本心的人吧,不忘来时路,不惧未来愁。是的,因为春天,本身就是充满希望,充满未来的季节。你看,三月的清欢挡不住四月的热烈,一树一树的花开,燕子欢快的呢喃,蒲公英的种子像极了朦胧的梦境,随风散开,氤氲了谁的心事?

这个春天,最浓墨重彩的,依然是牡丹,雍容华美,贵不可当,“唯有牡丹真国色,花香时节动京城”,花开如火,艳若朝霞,赏花就是春日幸事,不论是“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的古长安,还是如今渭水之畔的植物园,各色牡丹开的最好,红的似火,粉的像霞,而一朵朵的白牡丹,像云朵,像棉花,更像雪,将每个季节轮番变幻,妙不可言。花香暗相许,浓淡两相宜。富丽堂皇的牡丹下面,小野菊也盛开着,依偎着,让人想起袁枚的名句“苔花如小米,也学牡丹开”,这是怎样一种境界?苔在阳光照不到的地方,又那么渺小,不引人注目,更无人喝彩,但它仍然执着地开放,正所谓心中拥有天地,牡丹有牡丹的热闹,小花更有小花的安然自在。沉浸在古人诗句中,感受着古人智慧和高妙的哲学思辨,顿时感觉天地宽阔不少。不过,这场春雨过后,牡丹花谢林复绿了,好在芍药又要开了,又是一场如约而至的花事。

春天,是一首直抵灵魂的诗,春雨,便是这首诗的韵脚,回味悠长……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