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1999年京城富豪“死而复生”神秘事件

作者:钱三
2022-04-21 22:40

今天给大家讲的,是一个因果报应的灵异故事
经常会有人说为啥“好人没好报,坏人常逍遥”,看完今天的故事,你就明白了。
故事还是关于我师父王五五的,不过故事发生的时候他还年轻。
所以,老规矩,下面的故事里咱们还是叫他小王吧。
接下来闲话少叙,书归正题。


1999年,已经三十多岁的小王还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即将遭遇一场意想不到的危机。
要不是有高人相助,他差点连死都不知道咋死的。
故事得从他的一位客户突发急病说起。
这位客户姓江,时年正好六十六岁,他跟小王不但是多年的合作关系,私下更是关系很好的忘年交。
北方的俗话说:六十六,不死也得掉块肉
这话的意思其实是说,六十六岁是人生的一道坎儿,也叫坎儿年。
人到了这个岁数,身体往往容易出问题,生一场大病,元气大伤,体重下降,可不就是“不死也得掉块肉”嘛。
但这位江总的情况,看起来可不像是“掉块肉”那么简单。
首先他病得特别突然,正跟家人吃着饭,突然就出溜到桌子底下去了。
家人赶紧将他从桌子底下拉出来之后,发现他已经上吐下泻,大小便失禁了。
另外,他病倒之后就再也没有醒来过,屎尿都在床上,一点意识都没有。
好端端一个人,说垮瞬间就垮了。
江总身价过亿,相当的有钱,在他病倒后,家人带着他几乎把北京最好的医院都去了一个遍,几乎每家医院的结论都是一样的:没救了。
因为他不但有好几种基础病,像是糖尿病、冠心病、慢性肾炎、结肠炎等等,而且还被诊断为胃癌,晚期。
小王很着急,那段时间他几乎天天都吃不下睡不着的。
他之所以这么急,一来是出于私心,因为他当时跟江总有一笔业务正在进行中,一旦谈成了,自己能挣一套别墅的钱。
二来也是出于忘年交好友的关怀,在他的眼里,江总虽然没什么文化,但人生阅历传奇,对自己而言是亦师亦友的重要人物。
所以小王那段时间经常找江总的司机小徐一起合计,该去哪儿再给江总找人看看。
小徐告诉小王,江总家人除了医院之外,也给他找了不少有名的中医,但都没什么办法。
小王一想,既然中西医都看遍了都束手无策,那也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去找大师或高人帮忙给看看了。
也就是所谓的玄医
于是他就联系了自己认识的一位大师,想请他给江总看看,是不是招惹了了什么邪祟,还有没有救。
哪怕实在救不了,能够让他清醒过来,给家人交代一下后事也是好的。
小王把情况跟那位大师一说,大师欣然同意,然后让小王开车接上自己,直接就去了江总的家里。
可惜小王那时候还是太年轻,做事欠周密,只想着救人,却没有多想想更深层次的东西。
正是因为他给江总请大师的这一举动,不但彻底得罪了江总的家人,也差点让自己送了小命。
因为,江总的家人,没有一个想让他继续活下去的。
这事儿说起来让人觉得奇怪,但其实道理十分简单。
只要江总一死,他们便能瓜分他万贯家财了。

江总出身贫寒,他的老家在安徽大别山一个小山沟沟里,从小就没吃过一顿饱饭。
十来岁的时候,父母先后亡故,他彻底变成了一个孤儿。
可怜的小江从那之后开始乞讨为生,曾经被日本人抓去修过炮楼,也曾经被国民党抓走挖过战壕,而且还落下了残疾——一条腿有点跛。
解放后,他倒是分到了一亩三分地,可是因为腿不方便,他连这点地也种不好。
好在他小时候上过几年私塾,总算认识几个字,帮着大队记记工分,写写画画勉强能混口饭吃。
就这样,他就像在苦水里泡着的黄连一般,一直苦哈哈地熬到了四十来岁,从小江变成了老江。
按理说,像老江这样的人,一无家世背景、二无本钱积蓄,又到了这个年纪,是无论如何都翻不了身的。
但人的命运,有时候就是如此的奇妙无常。
1980年,老江感觉在老家实在待不下去了。
而且自己身体也不好,干不了农活儿,于是就跟着村里的几个年轻人,一起到外地去打工。
他当时的想法是,都说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儿,外面世界那么大,肯定有适合自己的机会。
而且自己也不想着要赚多少钱,只要是能够吃口饱饭,饿不死就成。
不过,村里的几个年轻人都是奔着下煤窑去的,那个年头都知道挖煤赚钱,而煤矿最多的肯定是山西,于是他们一路北上,直奔山西。
结果到了山西之后,别的年轻人都很顺利地找到了工作,只有老江,年纪又大,身体又有残疾,没有一家煤矿肯要他。
好不容易有个很偏远的矿,矿主看他挺干净,让他去食堂里干活儿,不挣什么钱,但是管吃管住。
这让老江很满意,自己本来就只是想吃口饱饭,这简直太好了。
然而当他到地方干了还没一个月,就被食堂管事儿的给排挤走了。
因为进了食堂后不久老江就发现,管事儿的每次去买菜,都会在账上做手脚,偷偷落点钱。
他年轻时曾经给大队记工分,最见不得这种中饱私囊的事儿,而且也出于对矿主收留自己的感激,于是就在私下里说过他两次。
食堂管事的表面上显得挺不好意思,羞愧地说以后不这么干了,但背地里却恨死了他。
然后赶在矿主来对账之前,随便从账上拿了几十块钱,偷偷塞到了老江的床板下面。
一对账,差了几十块钱,怎么也对不上。
管事儿的就故意跟矿主说新来的那跛子手不太干净,平时在食堂总爱偷吃,这钱别是被他顺手占了小便宜吧。
矿主就让管事的去翻老江的床铺,果然在床板下面发现了几十块零钱。
一数,数目刚刚好能跟账上少的钱数对上。
矿主也不傻,知道老江应该不会这么没脑子,很明显是他跟食堂里的其他人闹不对付。
但是自己不可能为了他一人而去找食堂其他人的麻烦,于是他就找了个借口,让老江走人。
老江难过地离开煤矿,感到一阵绝望,觉着人活着真没意思,顿时就起了轻生的念头。
他独自一人跛着脚走在蜿蜒的公路上,心想要是来辆车把自己撞死就好了。
但又一转念,自己死了事儿小,但那个撞死自己的司机可就要倒霉了。
别的不说,光是晦气就受不了。
就这么一边胡思乱想一边走,天渐渐黑了下来。
突然,老江在路边发现了一个黑色的皮包。
打开一看,他彻底傻眼了。
皮包里面竟然是一捆捆崭新的“大团结”,还有一些文件和公章。
老江仔细数了数,发现那些钱竟然有整整两万块!
在那个年头,国人的平均工资也就几十块钱,谁家要是存款过万,那就是了不起的“万元户”。
曾经有人测算过,当年的一万块,差不多相当于如今的五十到一百万。
老江捡钱的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那年代又没交通摄像头,可以说,他要是把这钱揣自己兜里,那是神不知鬼不觉,绝对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
可是老江并没有那么干。
他把那些钱全都重新装好,然后抱着那只皮包就在原地开始等失主。
这一等,就是一天两夜。
而在这期间,老江根本不敢动地方,连拉屎撒尿也是就近找个草丛解决。
一直到了第三天的上午,老江已经是又喝又饿,两只眼前都开始冒星星了。
眼看就要顶不住的时候,终于开来一辆小轿车,从车上下来一个面色焦急的中年男人。
老江远远地看到他,就猜到他应该是这个皮包的主人。
一问果然不差,中年人说的失物,跟老江捡到的分毫不差。
然后老江变戏法一样从路边的草窠里把那只皮包拿了出来,递给了他。
中年男人打开皮包一看,分文没少,先是一愣,然后感动得眼泪都下来了。
他当即从包里掏出五捆大团结,塞给了老江。
可老江竟然摇了摇头。
那人以为他嫌少,毫不犹豫地又拿出了五捆,这可是实打实的一万块钱啊!
有了这钱,老江回老家买房置地娶媳妇,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但老江依旧摇头,他十分虚弱地说,我要是想要你的钱,我早就走了,怎么可能会在这荒山野岭等你两天两夜呢?
说完,他就一头栽倒了。
当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又回到了矿上。
原来,那个皮包的主人,是来老江原来工作的矿上买煤的大客户,跟矿主是好朋友。
老江晕倒之后,他看到老江的棉袄里面,居然穿着一件煤矿的工作服。
于是就把他送回到了矿上,并把他拾金不昧、苦等自己两天两夜的故事跟矿主说了一遍。
矿主虽然知道老江不是贪小便宜的人,但没想到他竟然是这样的好人,感动得也是不要不要的。
于是他当即就让食堂管事儿的收拾东西滚蛋了。
等老江醒来,矿主先是给他道了歉,然后把他调到了地磅房上班。
老江从过磅干起,然后渐渐地开始负责整个矿上的煤炭运输,而且再后来,矿主还给了他干股,老江一下子就发了。
有了钱之后,老江开始自己单干,而他的商业和投资眼光也开始逐渐显现,先后收购了好几个经营不善而濒临倒闭的小煤矿。
而那几个矿在到了他的名下之后,无一不扭亏为盈,开始大赚特赚。
就在煤矿生意如日中天的时候,他又开始往外卖矿,回笼资金去搞房地产, 总之,每一步都能踩中当时最赚钱的生意。
另外,在当地找了个女人结了婚,也有了孩子,而且还是一个儿子一个闺女,凑了个好字。
就这样,只用了短短的十几年时间,老江便从一个一文不名的跛脚汉子,摇身一变,成了身价亿万的大富豪。
而为了能够给一双儿女最好的教育,老江更是很超前地在九十年代初,就把家安到了北京。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他成了小王的客户。

小王找的那位大师到了江总家之后,让所有人都在屋外等着,他自己进到江总的房间,开坛施法。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后,大师从屋里出来,对江总的爱人和孩子说,自己已经尽力了,但他命数将尽,自己也无能为力。
最乐观的情况,他可能一天后会醒来,跟你们交代后事,然后最多再活一两个月;如果醒不来的话,那你们就赶紧准备后事吧。
小王去送大师,但因为他所有的心思都在江总的身上,所以居然都没有发现江总老婆和孩子脸上那种如释重负的表情。
一天后,江总果然醒了。
而他醒来后点名要见的第一个人,就是小王。
他找小王的目的,是委托他从自己账户里取一千万,捐给自己的老家,修路、架桥,翻修小学校,如果不够的话,继续从自己的账户里取。
而且,这次的捐赠行动,要让小王亲自负责,并让自己的司机小徐陪着他一起回去。
因为小徐就是他老家的人,对当地的情况什么的都很熟悉,并且他还能给小王开车。
小王知道这可能是江总临终前最后的遗愿了,于是赶紧答应下来,然后带着钱就跟小徐一起回了江总的老家。
捐款的事情办得很顺利,而且因为有小王在,各个款项也都落实得十分到位,不用担心被人贪污挪用之类的事情发生。
不过,小王自己的情况却不太好。
因为自从他一到江总老家,就开始生病,也是上吐下泻,而且还经常发烧。
一开始他以为是水土不服,待上一段时间就好了,但一连住了一个多礼拜,情况非但没有见好,而且他还出了至少三次车祸。
那时候的小王已经开始醉心玄学了,他意识到这事儿不对劲,于是就跟自己认识的那位大师打了个电话,问他自己是不是招惹了什么邪祟。
大师哈哈一笑,说邪祟倒是没有,只不过有人想要你的命而已。
被大师一点拨,聪明如小王,马上就知道了是怎么回事儿。
肯定是江总家人那边找了有道行的厉害角色,暗中给自己作法下咒。
于是他问大师有没有什么法子破解。
大师就安慰他,说你此去安徽,是去做积德行善之事,自有天佑;我在这里也会暗中襄助,你只要切记远离黄赌毒,绝不饮酒,就能保证性命无虞,但苦头肯定是要吃点的。
小王说多谢大师,只要死不了,吃点苦头我不怕。
转眼之间,半个多月过去,小王回京找江总汇报,惊讶地发现他气色竟然好了许多,甚至都能下地行走了。
江总对小王的工作非常满意,并且又让他从自己账户取钱,去做另外的捐款活动。
就这样,接下来的大半年时间,小王前前后后帮江总做了不下十次的捐款。
经过他的计算,江总的家底儿差不多都被他自己捐空了。
但是,小王惊讶地发现,江总的身体状况却是一天比一天好。
虽然癌细胞还在他的体内生存,可是他的状态就跟健康人没什么区别。
能吃能睡,精力也很充沛,甚至比生病之前感觉还要健康。
转眼就到了第二年的春天,江总给小王打电话,让他和小徐陪自己一起回老家一趟看看。
回到老家之后,正好赶上清明节,江总先是到自己家的祖坟上去烧了香,然后让小徐去打听一个叫灵芝的女人的墓在哪儿。
小徐愣住了,问他怎么会认识灵芝,灵芝是自己的母亲,而灵芝是她的小名,村里没有几个人知道。
江总也愣了,突然老泪纵横,一把拉住了小徐的手,问了他很多关于灵芝的细节。
这下连小王都震惊了,莫非,这小徐竟然是江总的儿子?
事情很快就搞清楚了。
原来,这灵芝是江总年轻时在老家的恋人,两人虽然都已经偷食禁果,但却因为他家太穷,两人最后还是没能走到一起。
再后来,灵芝嫁人离开了老家,两人就彻底断了联系。
而江总在发迹之后,曾听人说灵芝后来离了婚,没几年就去世了,并葬到了娘家村子,所以这才说要给她上坟烧纸。
不过,他并没有听人说灵芝有孩子,更不知道小徐就是灵芝的儿子。
而小徐其实并不是灵芝的亲生儿子,而是她收养的一个孤儿。
也正是因为她婚后生不了孩子,所以她经常会受到丈夫的暴力殴打,实在忍不了了这才离婚。
小徐,就是她在离婚后收养的,结果小徐刚刚成年,她就去世了。
知道了这一切之后,江总不剩唏嘘,他到灵芝的坟前烧了纸、上了香,并在坟前把小徐认作了干儿子。
回到北京后的一天,小王和大师一起吃饭,正好遇到了江总和小徐。
江总见到大师后,居然主动上前跟大师打招呼,还连连谢他的救命之恩。
小王都看傻了,大师当初去给江总施法的时候,他一直都处在昏迷中,根本就没见过大师的面。
他是怎么一下就认出大师来的?
最后还是江总跟小王说了内情。
原来,江总生病那会儿,他梦到自己被两个人带走,来到一个像是劳改农场一样的地方,天天就在那里出苦力干活儿。
这个劳改农场里,每天都会来新的人,也有干活儿的被看守带走。
而那些被带走的人,再也没有回来过。
就在自己要被带走那天,来了一个人,正是那位大师。
他直接拦住要带走江总的农场看守,跟他们说你们抓错人了,他还有十几年的阳寿。
那俩看守不信,大师就说你们要是不信可以去查查,要是我说错了,耽误了你们的时间,甘愿受罚。
看守去了片刻,回来之后果然变得客气很多,对江总说确实弄错了,要抓的人跟你同名同姓,这就送你还阳。
然后江总就和大师一起,回到了自己的家。
到家之后,大师就对江总说:其实这次他们把你带走,既是抓错了,也是没抓错。
你之所以有今天这样的家业,那是因为你从小一心向善,做了无数善事换来的。
可是这些年,你赚得钱越来越多,自己反倒被钱财所困,失了本心,所以才搞出这样的岔子。
如果这次不是小王来求我救你,你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交代了。
所以,当你醒来之后,一定要好好想想,自己接下来的日子应该怎么过。
说完之后,大师就消失了。
而此时的江总虽然身体还处于昏迷的状态,可他已经能听到周围的声音。
于是他听到小王和大师他们走后,自己的老婆和孩子们所说的话,知道了他们是如何地盼着自己早点死。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江总做了一个决定。
他决定把自己拼搏半生所挣下来的这些家产全都捐出去,只给老婆孩子留下过日子的基本生活费用,保证他们衣食无忧就好。
听完姜总讲的故事,小王是又惊讶,又是难以置信。
但他看着江总一脸认真的样子,也知道他肯定不会为这种事而说谎。
于是等江总和小徐走后,他便问大师:难道真的有阴曹地府吗?
大师闻言哈哈大笑:有或没有很重要吗,等你死了不就知道了吗?
不过,要是你因为知道有阴曹地府,害怕将来到了那边受罪,从而开始做积德行善的事儿,那也不错。
小王那么聪明的人,知道大师既然不愿说,便也没有再问。
不过,他又问了大师另外一个问题。
按理说“善恶有报”,可为什么现实生活中有很多好人偏偏没有好报,而往往是坏人却过得自在逍遥?
大师又笑了。
他对小王说,佛说一切皆空,但殊不知因果不空。
种善因,得善果,这是颠扑不灭的真理。
只不过,这里的因果讲的是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三世因果。
你如果只盯着眼前的事情来看,是不行的。
我们不能只看现在的因果,因为很可能你今世行善,但是仍然得到不好的回报,那其实是因为你上一世所种下的恶因。
这便是所谓的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啊!
后记:
经历了这件事情后,小王在变成老王的过程中,确实做了许多好事善事。
直到今天,老王虽然游戏人间,浪荡不羁,但平心而论,他真的是个很不错的人。
我虽然平时爱黑他几句,但说到正事上,我也不能瞎说。
其实因果轮回、善恶有报的说法,我至今仍然不信。
但这不代表我抵触这种说法。
相反,随着年纪增长,我愈发觉得这种说法或理论的可贵。
其实无论信与不信,这种善恶论的的确确在人们的自我道德约束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它让许多人对世界心怀敬畏,同时趋心向善,这本就是功德无量的大好事。
清代著名诗人查慎行在《因果轮回实录》中,记载了许多关于因果福报的故事。
其中有一个关于唐朝著名奸相李林甫的。
说李林甫因为生前作恶太多,所以死后转生,曾多次遭受天雷轰击。
第一次是唐朝宪宗元和年间,在惠州地区,天雷打死了一个妓女,妓女肋旁有李林甫三个红字。
第二次到了宋朝高宗绍兴年间,汉阳地区的一个蔡家女儿,被天雷打死,身上也有红字,写着“唐相李林甫”。
第三次是明朝太祖洪武年间,吴山县里有个人名叫陆允诚,他在家中杀鸡,拔掉鸡毛后,在鸡背上发现有李林甫三字。
另外一次,发生在明朝成化年间,辞官而归的罗伦经过扬州,到村馆中避雨。
忽然霹雳一声,把田里的一头耕牛击倒,肚子被雷劈开,血流一地而死。
罗伦心中不平,提笔在牛身上写道:“不去朝中击奸相,反来田内打耕牛。”
忽然看见天上乌云滚滚,重新聚起,又是一声响雷,径直打在那牛的身上。
而牛身上赫然多了两句:“他是唐朝李林甫,十世为牛九世娼。”
回到开头的话题,为何“好人没好报,坏人常逍遥”?
这其实是个无解的问题,因为真正的答案,就在每个人的心里。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