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情感故事 故事

分手后,我迷上了暴食催吐

作者:焦焦
2022-04-21 22:42

“请光脚站在体脂秤上,测量中,请勿离开秤哦。”


数据指标:当前体重48.55(公斤),偏瘦。


“呼~还好还好,比昨天还瘦了0.05公斤。”



看着房间里还未清洗的电煮锅和沾满污垢的碗筷,我默默撕下一张便签,在上面写下:


今天一定不要再暴食了。


这行字熟悉得让我甚至一想就会浑身发麻。


昨天是节食减肥后恢复饮食的第九天,也是暴食催吐的第九天。


暴食的开始总是风平浪静,正常吃饭,正常生活,直到所有的事情都做完,一个人坐在床上追剧,突然就会抑制不住地想吃东西,


不断地往嘴里塞零食,就算饱了也停不下来,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入目所及,凡是能吃的东西都要塞进嘴里才甘心。


明明已经撑到肚皮疼、胃部凸起,以至于只能弯着腰直不起身,依然无法停止暴食的行为。


吃到最后嘴里已经尝不出味道了,这种自控不了的状态让我觉得自己是个精神病。


一旦暴食到真正不能再塞东西的时候,我就开始催吐。


催吐让我上瘾,戒不掉也停不下来。


就像伴生着暴食症的催化剂,它的存在让我在暴食的时候更放心大胆地吃,


特别是每次吃到一半心里那种负罪感扑面而来时,总有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


“没事的,吃吧,吃完立即吐出来明天就不会长胖了。”


我觉得自己像个怪物一样恶心。


同学们都看到我瘦了,变漂亮,皮肤白,身材好......


她们从眼神、言语里流露出来的羡慕让我沉溺在这种虚荣里,宁愿痛苦与快乐交替着折磨自己,也不想直面我的暴食症。


就这样我在反反复复的暴食与催吐中生活了两年。


我身高不算矮,将近一米七,刚上大一那会儿体重在120斤徘徊,但我并没有觉得自己很胖;


每天从宿舍五楼下去找教室,一日三餐,过得充实又快乐。


我的舍友跟我一样高,但是她比我轻二十斤,有一双让很多女生都眼红的“筷子腿”。


说从不羡慕那都是假的,我偶尔也会在摸到自己一腿软乎乎的肥肉时幻想着:


要是我也有那么细的腿该多好啊!


大一下学期我谈恋爱了,男朋友长得很帅,高高的,有一米八五。


我一直觉得我的生活平淡却又顺风顺水,已经是很多人想要变成的样子了。


大学的生活很充实,自由又忙碌,每天需要上好几节大课,定时在饭点挤食堂,唯一让我觉得特别的就是:夜宵。


一切的噩梦就是从课程紧张、熬夜工作导致狂吃夜宵开始的。


我的成绩一直很好,为了评奖评优,我必须在一天的课程后上网找资源,把不会的地方重新学习,然后在当天把作业都做完。


等到再把学生会安排的事情都做好以后,已经晚上十点了。


这个时间是学校门口夜宵摊最热闹的时候,心情好的时候我会和朋友一起出去买鸡蛋灌饼,实在累了也可以在宿舍大区的群里付一点跑腿费找姐妹帮忙带夜宵。


隔几天吃一顿倒也没什么大的影响,只是长了几斤而已。


可是突然有一天,我以为很爱我的男朋友在聊天的时候发来一句:


你舍友身材真好。


我们的感情好像也开始出现了裂痕。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当时的感觉。


曾经的那些“我以为”也只不过是单纯天真的女孩对初恋执着的信任;


分手的时候没有互相道别,我拉黑删除了对方所有的联系方式,假装他的不联系是因为找不到我。


就好像深夜独自看一场电影,明知道演的是悲剧,却偏偏还要认为,在盈眶的热泪之中仍然有一种甜蜜的忧伤。


从那以后,我开始自我怀疑。


“我好胖好丑”,“她们好瘦啊”,“我要怎么样才能瘦成竹竿”......


身材焦虑并没有让我自觉少吃或者取消夜宵,反而只是给忙碌的生活增添了一份毫无意义的烦躁。


我的食量变大了,学校食堂的每一份饭菜,我都会打包带回宿舍吃得干干净净,一粒米甚至一滴汤都不剩下。


每次吃完都撑得难受,然后我就会开始焦虑体重,而下一顿饭依旧如此,反反复复,除了精神被折磨,我没有得到任何改变。


这时候已经算是轻度暴食了。


屯的零食一天之内必定会吃完,吃了晚饭还会想办法去超市买果盘、辣条,而这些东西放桌上不会超过两天。


大二的时候因为疫情没有开学,我在家和父母生活,此时的我已经达到135斤了;


我决定减肥,妈妈怕我身体出问题,就叫我好好吃饭,她每天陪我散步、游泳。


直到大三开学的时候,我终于缓慢地、健康地回到了120斤。


可是在不断焦虑烦躁的生活中,我挂科了。


为了补修课程,我每一周比别人要多上四节大课,大三的课程本来就很满,所以我的课表上已经没有空着的休息时间了。


我变得更加焦虑。


一整天下来只感到疲惫,上不完的课,做不完的实验,交不完的作业。


累......


精神和身体同时受到折磨,每天活得毫无目的。


没多久,我开始了更加严重的暴食。


每天不自觉地就会点开外卖平台,上午点五十块左右的早餐,中午点炸鸡汉堡,晚上还会订烤鱼烤串。


为了不让自己的嘴停下来,零食水果买了无数。


那段时间因为转专业换了宿舍,舍友都是学姐,她们外出实习,我一个人在宿舍把自己活成了不为人知的米虫。


我讨厌那样的自己,像个贪婪的饕餮,除了吃,什么也不在乎。


暴食的后果就是短短几个月我就长到了150斤,整个人又懒又颓废。


我爸再一次看见我的时候,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


“你现在多重了?你知道你已经胖得像头猪了吗?照照镜子你能接受这样的自己吗?”


他说这样的话我并没有多难过,但我开始思考那个问题:


你能接受这样的自己吗?


不能。



我已经很久没有主动站在镜子前了,看到因毫无节制而臃肿的自己,我恶心地想吐。


于是在大三的寒假里,我开始节食减肥。


我一天就吃一个鸡蛋或者就喝一杯250ml的零乳糖牛奶。


每天花百分之九十的时间看吃播,我邪恶地想:


她们天天吃这些不健康的食物,迟早会又胖又老。


我逼迫自己戒糖戒油戒碳水,坐在饭桌上看着家人吃饭而我自己喝白开水解馋,


不论谁劝,不论面对的是炸鸡还是蛋糕,我都能闻着香味无动于衷。


如我所愿,短短三个月,我靠着意志力瘦到了108斤。


伴随着这种“享瘦”的是三番五次低血糖晕倒和爬楼梯时的浑身乏力。


但我很清楚,我是快乐的,是心甘情愿的。


从一天掉2-3斤到后来好几天都掉不到半斤,我迎来了平台期。


我实在减不下去了,太难了。


复食的时候,我多吃了一小袋坚果,但是我的胃由于长时间不进食,研磨能力已经“退化”太多了。


那天,身体也出现了反胃的症状。


我把早上吃的玉米都吐了出来,第二天反而瘦了,于是我在网络上进行各种搜索,我了解到一个词。


是的没错,从此我踏上了催吐的不归路。


在这样暴食完催吐的过程里,我持续掉秤,就像文章开头所说的,无数次吐干净以后,我总是告诫自己:


一定不要再暴食了。


可是第二天中午,我又会忍不住往嘴里塞东西。


暴食是毒,催吐成瘾。


百度百科上是这样解释暴食症的:


暴食症是一种饮食行为障碍的疾病。

患者极度怕胖,对自我之评价常受身材及体重变化而影响。

经常在深夜、独处或无聊、沮丧和愤怒之情境下,顿时引发暴食行为,无法自制地直到腹胀难受,才可罢休;

暴食后虽暂时得到满足,但随之而来的罪恶感、自责及失控之焦虑感又促使其利用不当方式(如催吐、滥用泻剂、利尿剂、节食或过度剧烈运动)来清除已吃进之食物。

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是我成功戒掉暴食症的第一个月。


我想告诉每一个有同样焦虑的女孩子,你是这个世界上最独一无二的姑娘;


你可以羡慕别人的身材,但绝对不要为了瘦而折磨自己的身体。


如果你有了暴食的现象,记住:


一是想吃什么尽量满足自己,哪怕热量高也不要压抑欲望,一份食物吃完就好;


二是学会奖励自己,把想吃的东西放在第二天早上或者中午吃,避免夜晚进食;


三是不要屯食物,包括零食和水果,就算屯了,也不要放在视线可及的范围内,暴食症患者的意志力经不起挑战;


四是学会给自己找事情做,哪怕是出门散步,都比宅家追剧强,无聊的时候很容易就会馋了。


“无论怎么样,一个人借故堕落总是不值得原谅的,越是没有人爱,越要爱自己。”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