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姻人选定下了
小说连载 故事 第36章:连翘治渣女 赐卿良辰

赐卿良辰-第36章 连翘治渣女

作者:月落
2022-04-21 23:01

前情回顾:
刘礼抬脚往花房去,路上的奴婢仆役惊恐避开,看着他一脚踹开花房的门。
眼前的景象让刘礼怒火中烧。

第36章 连翘治渣女

丞相府的大小姐成深秀坐在花团锦簇的砖池旁,正在逗弄楚楚吃花叶。
楚楚的白色毛发里被她塞了许多花瓣,红的黄的粉的,随着楚楚不乐意的扭动掉落下来。
“成深秀!”刘礼强压怒火走过去,伸出手道,“还给本王!”
楚楚在成深秀怀里,他若去抢夺,难免碰到她的身体。
不管有多生气,对方毕竟是当朝丞相之女。
“晋王哥哥……”成深秀抬起头,一脸被吓到的样子。

她瓜子脸丹凤眼,一双柳叶长眉,显得气质尤为高贵。
妆容细致,额头精心描画着一朵牡丹花,顾盼生辉。
此时成深秀抬着头,双眼含泪、委屈乖巧。
“奴家是看楚楚一个人无聊,才要带它一起玩的。知道你疼它,奴家怎么敢欺负它呢?”
她说着把楚楚抱起来,送到刘礼怀中。
交还兔子时,还特意跟他贴得很近。
“它不是人,”刘礼避开一点道,“不会无聊。”
他边说边拂落楚楚身上的花瓣,又再三检查它身上有没有伤。
幸好回来了,不然楚楚万一被这女的煮来吃了,自己怎么同连翘交代呢?
她那么小气。

“你来这里,有事吗?”
刘礼的语气生硬冰冷,恨不得早点把对方打发走。
他甚至觉得花房太小了,让自己不能离这女人远一点。
“晋王哥哥,你生气了吗?”成深秀低着头,手里攥紧帕子,难过道,“奴家来找张侧妃玩,她说自己身子不舒服,打发奴家来看护楚楚。”
张侧妃是晋王纳的妾室。
因为没有子嗣,不能请封为夫人,故而以“侧妃”暂称。
“不是你说看楚楚无聊吗?”刘礼顿时更加不耐,“怎么又扯到张侧妃身上?”
成深秀眼中的泪水瞬间坠落。
“晋王哥哥嫌弃阿秀,阿秀再不来也就是了。”
她说着向外走去,身后跟了一大群婆子丫头。走出花房的门又停步,看晋王没有追出来,成深秀顿时泄气,走得也磨磨蹭蹭的。
刘礼没有搭理她。
他忙着看护楚楚。

等坐进马车,成深秀眼中的泪水才散去。
褪去弱不禁风和无辜可怜,换上了她张牙舞爪的本来面目。
“谁稀罕你!”成深秀拔下头上的发簪,狠狠扎进枕靠里。
一连扎了好几次,她才猛然扯开车帘问:“晋王殿下今日去哪里了?”
“去了南街孔家,”随从走近禀报道,“小姐玩兔子时,小的跟门房聊了会儿天。”
南街孔家啊……
先太子之子幸存且回到皇室的事,虽然尚未昭告天下,但已经有许多人知道了。
作为丞相府的小姐,她的消息自然灵通得很。
事实上,那日孔佑到丞相府拜访时,成深秀还见过孔佑一面。
“去做什么?”她追问一句。
随从回答道:“说是带了很多礼物,给孔宅的沈掌柜赔礼。”
成深秀蹙着眉头哼了一声。
赔礼?没听说过晋王给别人赔过礼。
这事儿蹊跷。

成深秀不常主动找妹妹成蔚然说话。
一是因为尊卑有别,二是她讨厌妹妹那种凡事都要思虑周全的模样。
不过这一日回来后,她让人把妹妹叫了过来。
成深秀一面把玩着手里的金簪,一面看一眼成蔚然,漫不经心道:“你跟孔家金楼的掌柜,很熟?”
她见过沈连翘给成蔚然送东西,两人在花房有说有笑的。熟络开怀、热气腾腾,成蔚然看着对方的样子,好似对方才是她的姐妹。
那种感觉怎么也不像是商家和客人的关系。
“不太熟,”成蔚然回答道,“姐姐要去逛金楼吗?”
“谁逛她的金楼?”成深秀不耐烦地挥挥手,“听说她被打得半死,本小姐好奇,故而问一问。”

“被打了?”成蔚然立刻紧张起来,她错愕地询问道,“怎么回事?”
她同沈连翘在赏花宴上结识,在家里聊过几句。虽然并未交心,但她还记得对方巧笑嫣然的样子。
那是一个自由自在的姑娘,是她羡慕的姑娘。
成深秀懒得给妹妹解释是怎么回事。
沈连翘被打,当然是因为她该挨打。但因为挨打,自己的心上人跑去探望,这就不对了。
不过成蔚然倒是提醒了自己,既然她是金楼的掌柜,事情就好办了。
倒要看看是什么女人,值得晋王殿下屈尊道歉。

成深秀一连等了好几日,才终于听下人回禀说,沈连翘去金楼了。
她带着一大堆丫头婆子过去,为了撑场子,还带上了成蔚然。
当着别人的面斥责丫头,别人只知道她是个小姐。
但是如果使唤成蔚然,别人就知道她比小姐的地位还要高,是大小姐。
成深秀缓步迈入金楼,袅袅婷婷分花拂柳。立刻有金楼的伙计前来接待,把她引到纯金饰品的柜台。
纤指轻捏,成深秀把金步摇举起来。
假装观赏首饰,实际上在打量沈连翘的脸。
倒不至于闭月羞花,也没有自己漂亮,可不知怎的,成深秀就是害怕起来。
“你去把她喊过来。”
成深秀推一把成蔚然。

今天是沈连翘开工的第一日。
她不是怠惰的人,觉得自己好了,立刻就要上工,谁也拦不住。
孔家从上到下都很抠门,这些日子她歇着,可是没有一点分红。
每天坐吃山空,把沈连翘愁得不行。
走到门口时,她特意抬眼看了看晋王送的匾额。
听说那几个字还是当代大儒写的,如今来看,还没有夫子写的好看呢。
但是能招财,就还挂着吧。
金楼的生意看起来不错。
或许已经有人知道了孔佑的身份,不方便到府上拜访的,就先来金楼看看。
既然来了,总要买几样东西。
沈连翘在柜台后面拨弄算盘,把这阵子的账目理清。余光看一位姑娘走过来,她抬头,正撞上成蔚然有些担忧的脸。

“听说你……病了?”成蔚然轻声问。
说人被打总不太好。
即便是受害者,多数人也会觉得被打是一件丢人的事。
更何况她是个姑娘。
“是成小姐呀,”沈连翘认出了成蔚然,她眨了眨眼睛回答道,“奴家没有病,是被打伤了。”
成蔚然神情微怔,还是被她的坦诚惊到了。
“养好了吗?”她的手下意识按着柜台,几分紧张。
“好了,”沈连翘道,“对方赔了我一堆银子。”
沈连翘笑起来,气色很好。
成蔚然在心里松了口气,看到成深秀在催促地跺脚,这才告诉沈连翘她的目的。
“我姐姐要见你,”成蔚然低声道,“她今日心情不好,掌柜的多担待。”

沈连翘向远处的成深秀看过去。
达官贵人总容易心情不好,不像她这样,只要有钱就很开心。如果有个人疼爱自己,就更开心了。
沈连翘点了点头,从柜台走过去施礼。
“成小姐。”她恭敬道。
“你就是这家金楼的掌柜?”成大小姐问。

沈连翘点头称是。
“我想试试这支步摇好不好看。”成深秀把步摇拿在手里晃了晃。
“给成小姐拿镜子。”沈连翘吩咐店铺伙计。
“拿什么镜子?”成深秀面露不悦道,“我要你头上插着这支步摇,走路给我看。去逛过花楼吗?就像花楼里的那些妓女一样。”

原本热闹的金楼立刻安静下来。
无论是店铺伙计还是前来购物的宾客,都被店内站着的三位姑娘吸引。
她们一个花容月貌,一个国色天香,还有一个清丽温婉。
但她们似乎,在吵架?
平日能言善谈的金楼掌柜沈连翘,此时脸颊有些红。她冷冷看着成深秀,紧咬下唇。
“姐姐!”成蔚然上前拽住了成大小姐的衣袖,“不必让掌柜试,我来给你试吧。”
“你滚开!”成深秀推开成蔚然,笑着看沈连翘生气的样子。
生气就对了,好好想想你是怎么惹了我。
身份卑贱给人做工的人,还敢勾引晋王殿下吗?
但是成深秀很快发现眼前的姑娘不再生气,她眉眼弯弯笑起来,笑得邪恶狡黠。

“成小姐——”沈连翘开口说话,声音清亮,尽量让所有人都听到,“您刚刚说,您去过——花楼?您想看——妓女?”
之前成深秀的声音不大,众人模糊听到几句,此时被沈连翘广而告之,才知道原来在谈花楼妓女的事。
几个陪同家里姑娘添妆的长者立刻红了脸,唤着姑娘离开时,忍不住对成深秀摇头。
这就是丞相家的小姐?
家门不幸啊!
“胡说八道!”成深秀扬起手,向沈连翘打过来。
沈连翘原本能避开的,但毕竟新伤刚愈,还不太灵活。
……

注:今日搞个小游戏,问:成深秀和成蔚然的名字,来自于哪一句古文。第一个答出来的宝宝,获赠100元语文满分红包哦。只有一个名额,只有一个!所以大家如果看到我放答案出来,就是游戏结束了哈。如果没有放出来,就可以继续答。我会关注后台留言情况的。



阅读其它篇章:赐卿良辰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