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小说

是因为杀死了自己,我进入了循环?还是因为进入循环,我杀死自己……

作者:李易
2022-04-22 22:35


旷舜回家的时候心里美滋滋的,今天的面试很成功,来到江城才一周,他就找到了自己喜欢的工作,明天就可以去上班了。
他来到一家沙县小吃,点了一碗雪菜面,特地加了根肠。
因为没什么钱,旷舜的房子租得挺偏远,自己也不会做饭,所以经常在小吃店吃完晚饭再回去。
他往雪菜面里加了大把辣椒酱,正准备大快朵颐时,突然被小吃店门口一个瘸子吸引住了目光。
这个男人戴着一顶遮阳帽和一个口罩,帽檐压得很低,正一瘸一拐地从小吃店门口走过。
似乎察觉到了旷舜的目光,瘸子也有意无意地往他这边扫了一眼。
因为疫情严重,现在江城的市民外出都戴口罩。旷舜总感觉这个瘸子的身影很眼熟,却想不起来是谁,只能作罢。
这时,一条微信发了过来。旷舜拿起手机一看,是邓绍的。
邓绍是他的大学室友,也是他为数不多的好兄弟,据说如今混得风生水起。邓绍听说旷舜走出家乡来了江城,正问问他找到工作没有呢。
“我他妈能力这么强,肯定找到了呀。明天就去上班,不是我跟你吹牛皮,我以前是不想找,现在随便去面个试,老板直接同意我一万工资,让我明天去上班。”旷舜得瑟地发了条语音过去。
“行吧行吧,那你先去干着,到时候混不下去了,记得来找你邵哥。”邓绍的语音回了过来。
旷舜正想再吹点牛,说今天面试如何如何顺利,结果小吃店外响起一阵阵急促的警笛,一辆辆警车火急火燎地驶过。
旷舜扒拉了一口雪菜面,手机上又推送过来一条宝石失窃的消息。旷舜也不在意,继续在微信跟邓绍吹起了牛。
吃完饭,旷舜擦净嘴,戴上了口罩出店。

他回到自己租的郊区小民房,打开灯,顺手就摘下口罩,打算躺床上去玩会儿手机。
这时候,变故突生。一道黑影从门后扑出,一脚把门踢上,紧接着又一拳把旷舜打翻在地。
等旷舜反应过来时,那道黑影已经拿着一把菜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菜刀压肉半分,鲜血也流了出来。旷舜压根不敢动弹也不敢呼救,生怕自己一有动作,那把架在自己脖子上的菜刀就深入下去。
这时候,黑影说话了,是一道很冷的声音,带着点嘶哑,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你要想活,就按我说的做!”
旷舜这时才缓过神来,这个黑影正是自己在沙县小吃店门口看见的那个瘸子。
此刻瘸子依然戴着个口罩,冷冷的眼睛正盯着他。
旷舜总觉得那眼睛有几分眼熟,却总是想不起来。
旷舜立马同意。
那瘸子从衣服里掏出一个鸽子蛋大小的淡绿色椭圆形石头对着旷舜说:“把它吞下去,你就能活!”
旷舜刚张开嘴,那颗宝石便直接被瘸子塞了进来,他还没来得及反抗,就已经吞下了宝石。
瘸子检查宝石确实被旷舜吞下去后,便拿出一个针筒给他注射。
旷舜的意识渐渐朦胧,慢慢晕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他感觉肚子像是吃坏东西一般,传出一阵阵疼痛。
屋外远处似乎有若有若无的警笛声一直在响。旷舜的意识逐渐被疼痛唤醒,口中很闷,像是被塞了什么东西。
他眼睛张开一条缝,察觉夜晚已经过去,外面的阳光从窗帘没挡死的区域照射进来,现在屋内就剩他一个人。
旷舜仔细审视,发现自己的手机不见了,一圈尼龙绳把自己紧紧地捆在了床脚边,口中也被塞了布条,还封了一圈胶带加牢。
这时门外响起很轻的脚步声,旷舜立马用尽全身力气撞床架,想发出声音吸引人注意来救自己。可是推开门的,是那个瘸子。
“别搞了,这附近就住了一对老夫妻,你还指望他们来救你?”瘸子嘶哑的声音活像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他还推了一个轮椅进来,手里提着一袋面粉和一个针线盒。
旷舜认出来,这轮椅正是附近二大爷常用的轮椅。
没等旷舜动作,那瘸子又是一剂针剂注射进旷舜身体。
痛,一股剧烈的疼痛刺激着旷舜的神经。
他的肚子像是被无数锋利的尖刀刺着,他的手脚处也传来一股绞心的疼痛。
旷舜想活动手脚,可是稍微一动,便痛得愈发厉害,这时候旷舜才发现,自己的手脚处一片暗红,地上黑褐色的血液已经干涸,面粉敷在关节处,他的手筋脚筋被挑断了!
旷舜痛得死去活来,他满头大汗脸色苍白,脸上的肌肉拧成了一团,汗水也一个劲儿流了下来。
他想张嘴大叫,可他略一发声,一张嘴,便传来让他痛不欲生的感觉,刺激着他的神经。
“别白费力气了,你已经被我下了哑药,嘴巴也被我缝上了。你乖乖听我的话,帮我把你肚子里的石头运走,我就放了你。”瘸子那貌似机器的声音悠悠传来。
旷舜怒目圆睁,他被愤怒和疼痛涨红了脸,像是一头受伤的猛虎,打算伺机反噬。
瘸子不管这些,直接把旷舜搬到轮椅上,用尼龙绳把他牢牢地和轮椅捆了起来,又用一层被单紧紧包着他和轮椅,给他戴上口罩和墨镜后,把他推出了门。


地铁站人不多也不少,每个入站口都有几个警察,拿着一个棍子状的检测器守在入口。
“老张这啥情况呀,怎么地铁站都这么多警察?”路过的市民问道。
“听说咱们博物馆一颗宝石丢了,警察在出城的路上,还有火车站飞机场都驻扎了不少警察。你看到那玩意没,就是检测宝石用的。”旁边一老头答复。
这时候一个戴着遮阳帽的瘸子推着一个残疾人走来,残疾人好像是睡着了,靠在轮椅上没有动静。
在靠近警察时,轮椅上了个台阶抖了一下,那个残疾人轻微被震动了一下,他的眼部肌肉微不可察地动了一下。
警察拦住他们检测了一番,没有异常便放行了。
“附近的小区因为疫情被封路了,如果开车去水泥厂,肯定会有很多盘查,反而是坐地铁方便得多。等我到了水泥厂就可以拿着宝石回去了!”瘸子内心暗想,他把旷舜推进地铁里,人们看到旷舜坐着轮椅,也稍微腾了点空间给他。
地铁一路行驶,突然一个壮汉没站稳撞了瘸子一下连带着撞动了轮椅,壮汉连忙道歉,瘸子也不做动静。
这时如果瘸子把旷舜的口罩摘开,就会发现原本敷在他嘴上的褐色面粉又多了不少鲜红色。
旷舜醒过来了!在瘸子最后一次给他注射镇定剂之前,他用自己牙齿夹住了大半个舌头,为的就是一有动静能快点把自己痛醒。
他的手脚筋虽然被挑了,但是他的手腕却可以动。
身体内钻心的疼痛不断地刺激着旷舜的神经,他紧咬的牙齿已经出现鲜血和裂痕。
他紧咬牙关,慢慢恢复自己躯干的使用权。他的意识清醒了,但他的身体却依旧动不了。他忍着绞心般的疼痛,用尽所有力气来调动着自己的身体。


正在这时,地铁到了一个站点,轮椅突然动了起来。
旷舜认出来这是到水泥厂的站点,这是个偏僻的地方,说不定自己就要死在这里了。
想到这里,旷舜脸上青筋暴起,他很想呐喊出来,可是叫不出来。他感觉到自己的手臂已经能轻微晃动了,紧接着是肩膀,还有腿部。
到了出站口,瘸子还没发现旷舜清醒了。
两个警察又拿着检测仪对着旷舜和瘸子检测了一番,没发现异常就让他们离开了。
旷舜的手臂微微晃动,可那两个警察已经把注意力放在别的乘客身上了,即使看了旷舜几眼,那轻微的晃动也不足以引人注意。
此时天色已经泛灰,夜幕快要来临。
瘸子推着旷舜走向一条人迹罕见的道路。
一步,两步,瘸子那轻轻的脚步像是踩在旷舜的心脏上,每一步都让他痛不欲生。
他明白,如果自己再不找机会求救的话,那他这辈子就结束了。
第三步,第四步。
这时候旷舜的动作愈发剧烈,他不仅开始运动全身,还开始运动自己的上下颌。瘸子已经发现旷舜醒来,他加快步伐往前推去。
前面黑黢黢的小路,似乎是旷舜人生路上最后的风景了。
这黑暗的道路,在旷舜墨镜的叠加下显得愈发阴森恐怖。
他用尽全身力气,调动自己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把轮椅摇得咯吱作响,还拼命从喉咙里挤出一些嘶哑的声音。
可路人以为是道路颠簸导致的,也没注意。
正在这时,一根尖锐的金属靠近了旷舜的脖子,那冰冷的触感正是旷舜熟悉的。
瘸子又要给旷舜打镇定剂了!
“啊!”旷舜终于喊了出来。因为喝了哑药的原因,旷舜只能靠喉咙发出单音节般的叫声。
这时如果打开旷舜的口罩就会发现,他的上嘴唇已经被线割成了七八个耷拉着的小片,下嘴唇的线还缝在嘴上,不过也往上拉了不少。
鲜红的鲜血流淌在瘸子为他止血而敷的面粉上面,不过唯一一点好的是,旷舜能张嘴了。
他拼命地呐喊,喉咙的疼痛打败不了他对活下去的渴望。
喉咙的鲜血淌进肺里,他又咳了出来。
就这咳几下,他的躯干被咳嗽带动了起来,他体内的疼痛愈发猛烈地爆发了,他把这剧烈的疼痛化作更剧烈的嘶吼。
那两个警察已经被吸引,开始朝瘸子走来。
瘸子见状,立马一瘸一拐地推着旷舜跑了起来。
警察立马也跟着跑了起来,边跑边喊:“赶快停下,不然我开枪了!”。
旷舜心中发狠,想用手腕死死地卡住轮椅刹车,却因为手筋被挑断不够灵敏,一直没有成功。
他当即下决心,把自己的手塞进了车轱辘里。
高速滚动的车轱辘把旷舜的手卷了进去,旷舜的腰也被迫压低,可绳子却始终把他的后背和轮椅的后背固定着。
不过经旷舜这么一搅和,瘸子的速度慢了下来。
瘸子见状,心中一横,丢下旷舜,往前冲去。
可谁想到,瘸子脚底一滑,摔在了地上。
旷舜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愤怒,他用尽全力把重心向前,让自己和轮椅压在瘸子身上。
旷舜流着鲜血的牙齿狠狠地对着瘸子的喉咙咬去,等警察到了的时候,那瘸子的喉管已经被咬穿了,奇怪的是这瘸子的喉咙内有不少金属零件。
鲜血流得哪哪儿都是,旷舜的眼睛一片鲜红,分不清是他自己眼睛充血,还是瘸子的鲜血喷溅在上面。
旷舜再次醒来的时候,眼前已经是一片白色,这是医院的天花板。
这次苏醒和上几次一样都伴随着强烈的剧痛,不过这次他明白,他安全了。
路过的护士一见他醒来,便立马通知主治医生过来了。
“你终于醒了,你的手脚筋全被挑断,身上还有剧毒,喉咙和嘴的创伤更是严重。而且失血太多,能挺过来真是个奇迹。你现在不要尝试说话,身体还没恢复过来,不过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休息,加油呀。”主治医生安慰道。
三个月后,旷舜终于康复。只不过因为身体创伤严重,他成了一个瘸子,而且喉咙也只能换成机械喉咙才能说话。
而那个绑架他的瘸子因为被旷舜咬穿喉咙,失血过多死去了。
当警察们知道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他们也很惊讶。
他们没有查到这个瘸子的相关信息,就好像这个人是凭空出现的。
值得一提的一点是,警察们发现这个瘸子跟旷舜长得有几分相似,而且口罩背后,这瘸子的嘴上也有着可怖的伤痕。不过最后这件事也是不了了之了。

岁月荏苒,一转眼就是10年后了。旷舜现在邓绍的公司内上班。
“老旷,这辈子我没求过你什么,这次我真的是没办法啦。你想想,10年前你出院之后,你的工作,你家里有什么难事,都是我解决的,可我从没有奢求过什么回报。可是这件事交别人我真的信不过,而且别人也没这个本事搞这个。就当我求你了,老旷。”邓绍声泪俱下地恳求着旷舜。
时至今日,疫情早已消失,不过为了掩饰自己嘴上的伤痕,旷舜还是习惯戴口罩。
而且那件事之后,他的性格也变得阴暗起来,开始戴起了遮阳帽,帽檐拉得很低。
很多个夜晚,他甚至有一个可怕的想法在脑海中回荡,可却总是不敢下定决心去确认。
“老旷,我有一座穿越时空的机器,我想你帮我回过去取一颗宝石……这个宝石放在活人体内就能屏蔽信号,不过它有剧毒……你到时候取到了宝石,去那个水泥厂开启时空机器就能回来了……时空穿梭会失去部分记忆,不过等回到现在,就恢复了。你准备好了吗?”
旷舜答应了邓绍的请求,奇迹般地回到了十年前,却也失去了不少记忆。
他轻而易举地取到了那颗宝石,不过棘手的是如何通过层层路口盘查,回到那个水泥厂。
正在这时,他察觉到旁边的小吃店内有一道目光在观察自己,他微微侧目一看,是个戴着口罩的年轻人。
顿时,他心生一计……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