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生活故事

当年资助的女生来报恩,老公花80万买下她的傻儿子

作者:云朵
2022-04-29 15:56


我叫秦萌萌,结婚六年,在双方父母的期盼目光中终于怀孕了。
我其实一直是忙着自己创业,不想这么早生娃。

但架不住双方父母明里暗里的催促,因为我俩都是独生子女。
更受不了婆婆口中后继无人的念叨,再加上公司也步入正轨,才把生娃提上了日程。

怀孕了就在想,着要不要去中介那里找个保姆回来照料。

半年前家里其实有请保姆的,可是请的阿姨在上海待的时间比我都久,资深到什么都要依着她的要求来。
到最后搞得不知道家里谁是主人。
我请保姆的目的是回来照顾我们的,结果请个祖宗回来发号施令,就辞退了没再找。

我和丈夫吴大伟是大学同学,毕业后留在上海打拼,开了一间规模不算太小的广告公司。
我家条件还不错, 结婚时我父母帮了大忙,出了首付在上海买了现在住的房子。

之前大学时,我和吴大伟资助了一个他老家同省的贫困小女孩,如今已经大专毕业了,想来上海找份工作。
大伟跟我商量,帮人帮到底吧,咱们公司也正想招一个文员呢,我一想也是,就答应了。

于是这个来自贫困小山村的陈春丽,第一次来到上海,她就跟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似的,还非要来我家表示感谢。

来后正好听到我在跟中介打电话说请保姆,她很是眼明手快,忙东忙西的帮我整理打扫。
并主动说,这些事我可以帮你做,你不用请保姆,我白天去公司上班,晚上回来搞卫生,活又不多忙的过来。在老家干的比这个多得多,还能住我家省了租房的钱。

给她这么一说,我想想毕竟在上海的开销不小,大不了我给她加多点钱就是了。

21岁的陈春丽,生的其貌不扬,皮肤黑黑的,但很会体贴人,我心里对她生出几分怜惜。
因为孕吐厉害,我就在家休养,公司也不是很忙,陈春丽就也在家陪着照顾我。

大伟白天很少在家,但晚上一定会回家陪我吃晚饭,吃完饭他再在书房继续忙他的事。

我这忙习惯了的人,这么突然闲下来了,还真的不习惯,辛亏这时有陈春丽给我端茶递水,跟我聊她的梦想,她的家庭,乡村的风景与生活状况,倒也没觉得闷的慌。

她说自己这不入流的大专文凭,想在上海立足是痴心妄想。
在她老家,女儿出嫁会要很大一笔彩礼,说她还有个哥哥,从小身体弱,还没成家呢。
她们那里有女儿的父母,心里就想着嫁女儿时能收笔钱。

陈春丽苦笑着说,她爸妈就指望着她出嫁了,给她哥娶媳妇呢。
好歹在你家不用租房,还不用出伙食费,她能存下不少寄给父母,她也知足了。

很快就到预产期了,所有准备工作都已妥当,两边父母都很积极的想要前来照顾我。
但是我说请了月嫂,何况陈春丽现在不去公司,在家照顾我,就不想两边的父母再为我们操心。
说好临产前再通知两边父母来,越是临近预产期,大伟越是想法留在家陪着我。

家里碰到有事不明白,陈春丽也尽量问大伟,怕打扰了我休息。
到生产时,宝宝出生得出乎意料的顺利。

婆婆一直身体不是很好,看到没有如她所愿的生个带把的,家中又有月嫂和陈春丽很是贴心,过了两天她就回老家了。

月嫂出了月子就离开了,我妈就留下来帮我带孩子,孩子6个月的时候我又回到朝九晚五的节奏中去了。

我重返工作后,看到陈春丽还是只负责简单的文员工作,想着我怀孕期间她对我的细心照顾,我觉得应该带着她在工作上提升一下,也能帮上我们。

带职场小白提升的困难自然不小,好在她听话又机灵,性格也比较沉稳,工作上手还挺快。
工作之余我鼓励她继续升本,对着装上我也尽可能的提醒她,给她指导。

很快她已经褪去了刚来时的土味,看着就是个职场中人了。

我时常和大伟感慨,这样勤奋好学的女孩子,现在真的不多了。
大伟还时常跟我说不要带个人感情去看员工,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不要对员工投入过多私人感情。
我还送他白眼说他铁石心肠,没人情味。

陈春丽渐渐对我交代的工作都上手了,我也放心的把更多的事交付给她,关照她有不懂就及时问,放手去做,不用怕,要对自己有信心。

我也刚好腾出时间照顾女儿。
陈春丽倒也机敏,工作中遇到不明白的,看到大伟在,会直接找他请教。
有几次我在家提到小陈,大伟倒也难得的表示赞许。
公司的业务繁忙却平稳,陈春丽由于工作勤恳,被提升为业务部主管。

随着公司的发展,大伟决定拿下一个大型在建项目的广告,与在建投资方进行积极磋商。
我也跃跃欲试与大伟一起拓展市场,大伟却是说这新业务太耗时间,我生完孩子需要好好休养。出钱请员工,自然是要用来替公司前途打拼的。

我并未觉得有何不妥,看着业务熟练的陈春丽跟着大伟四处奔波。
陈春丽还常自责没学会开车,没学好公司业务拓展技能,不然就不用老板辛苦带着她四处跑,她能独挡一面多好。
听她这么说,我心里更觉得我没看错人,教她的东西能派上用场。

孩子会走路开始牙牙学语时,我妈就带回老家带。
反正离得也不远,我们周末可以去看她,就跟我们平时早出晚归的也差不多。

八月的时候,大伟接到广州的一个大客户的投标邀请函,要出差两天。
陈春丽高烧不退请了病假,业务这块没人看管,我就留守公司。

出差在外的大伟还是跟以前一样,晚上回到酒店就跟我视频,看着一脸疲惫的大伟,我深感新业务拓展的艰辛。

招投标石沉大海,业务招待费倒用去了好几万,回来听他这么一说,心里不由觉得惋惜。

 大伟说这是必然的,利润高,自然前期的成本也会高,就像风险投资,要么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做生意嘛确实是这样,我也就没往心里去。

一次我去茶水间,在外面就听到两人在议论,说陈春丽跟大伟关系不一般,我没进去转身就离开了。

无风不起浪,我既然听到了就会留神,渐渐地,我也觉察出有点不对劲。
比如陈春丽的行头越来越有范儿了,包包也开始往奢侈品上靠了,她的工资我是清楚的,难道她把钱都花在这上面了?
但我又不能跟谁问这事,就在心里憋着。

一次陈春丽负责的业务被客户投诉,在一周的例行会议上我就提出来了,希望能有改进。
谁知大伟当场反驳,说客户措辞吊儿郎当,这种投诉不能当真的。

这要放在以前,我也不会多想,甚至会赞同,但这一次我发了脾气,在会议室言辞激烈的反驳了吴大伟,也顺道严肃批评了陈春丽。

看到陈春丽当着众人的面哭鼻子,我当时又觉得自己是否太过了。
晚上大伟板着脸吃完饭就回了书房。

临睡前,他突然语调温和的对我说:
忘记说了,明天我们要去苏州谈合同的事情。我心想,怎么忽然跟我说去苏州,那我明天上午的工作安排要调整了,但我没出声就睡了。

谁知第二天一早,吴大伟匆匆洗漱后,大声对我说:
我先走了,去接陈春丽赶去苏州,不然来不及了。
我这才回过味来,所谓的“我们”,并不是我和他,而是他和她。
还我们!气得我当场摔了手上端着的碗。

晚上快到饭点了,大伟打来电话说他要陪客户应酬,顺便谈下细节,晚饭让我自己解决,不用等他。
隔一天就是周末,想跟他去我妈家里看孩子,他说约了客户要谈不能去。
我说那我陪你一起去吧。

大伟说我们都好久没去看女儿了,我没时间去,你就去看咱宝贝女儿吧,这案子是陈春丽一直跟的,你还不放心么?
对!我就是不放心!我吼了一句。
  
大伟看着我回了句,你神经吧!

于是战争爆发了,该来的还是来了。
我发疯似的,把客厅能摔的都往他身上招呼。

他躲闪着,然后留下一句,不可理喻就摔门而出。过了没多久,发来微信:
我们冷静一下吧,你最近总是没事找事,分开一段时间冷静一下。



于是,吴大伟就理由十足的,以各种出差为理由不回家。同时,陈春丽也总是隔三差五的就发烧,身体原因请假。

我气到要开除她,打电话给吴大伟,告诉他公司不需要这种三天打渔,两天晒网的员工。

吴大伟接到电话跟我说:
“你觉得怎么处理好,就怎么处理。但我觉得你这就是没事找事。
真要把她开除了,你是不是更要瞎想,觉得她每时每刻都跟我在一起了?
你能不能不要跟其他人学,格局大一点?”

我当时一听气的摔了电话,后面一想也对,与其放任在外,不如放在眼前,看她能折腾出什么浪来。

陈春丽每次见到我,还是那般殷勤周到的招呼,让你不觉得有任何异常。

她的穿着打扮也越来越像本地白领了,学会了精致的妆容,再也不是低眉顺眼的模样,说话言语间也开始生硬的呛同事。

一次在工作上,陈春丽与一位老员工起了争执,双方都口无遮拦,让公司的人听了个热闹。

陈春丽说那个老员工除了拿工资,什么都不会干。
那位老员工当即反唇相讥,那当然,我确实不如你,你不仅会拿工资还会陪人睡觉!

陈春丽当即大哭大闹,办公室乱成了一锅粥,前台赶紧给我打电话。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