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为了给死去的亲妈报仇,他给亲爹戴了顶绿帽子

作者:钱三
2022-04-30 13:26

生活中有许多禁忌,就像是不能逾越的禁区一般,约束着人们的言行。
比如,乱伦。
今天给大家带来的,就是这样一个突破人伦禁忌的故事。


2012年,京城某地发生了一桩血案。
血案的肇始,源于警方接到的一通报警电话。
报警人称,邻居家有女人大声喊救命,声音恐惧且凄厉,几分钟后归于平静。
当警察冲进房间的时候,赫然发现一对赤身裸体的男女交叠在床上。
男上女下,一动不动,明显都已死去,但依旧保持着交合的姿势……
两人的身下满是鲜血,浸透了床单被褥,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以及排泄物的恶臭。
法医勘查后惊讶地发现,男性25岁左右,已经死亡;而女性居然大概45岁左右,依然存活,还有微弱的脉搏和呼吸。
男尸身体无外伤,口腔间有呕吐物残留,法医初步判断其死于中毒。
而那名女性身体左侧胸肋之间有多处刀伤,口腔也有少量呕吐物,同时大小便失禁。
经进一步调查,血案死者的身份不禁让所有人都无比震惊。
男性死者叫杜航(化名),而那名女性叫刘艳莲(化名),二者竟然是母子关系。
确切地说,刘艳莲是杜航的后妈。
两人从2010年开始发生关系之后,在将近两年的时间里,一直瞒着杜航的父亲杜国庆(化名),秘密保持着这种乱伦的地下情。
而这起血案的凶手,正是死者杜航。
让杜航走到杀人这一步的,归根到底,正是他自己内心那畸形且不受控制的欲望。
从一开始像做贼一样跟后妈偷情,到后来他甚至趁着父亲在家的时候,就在隔壁房间跟后妈发生关系,杜航早已沉沦于这种禁忌之恋所带来的刺激与快感之中,无法自拔。
而这悲剧的结局,从一开始就仿佛已经注定了要发生。
不可逆转。
这起乱伦引发的血案,其实跟我师父王五五也有些关系。
杜航的父亲杜国庆,曾经是老王的客户,他当年曾委托老王调查妻子刘艳莲。
因为他怀疑刘艳莲背着自己在外面找男人,希望老王帮自己把奸夫给找出来。
老王经过一番调查之后,果真掌握了刘艳莲出轨的证据。
但是,他最终并没把真相告诉杜国庆。
因为,刘艳莲出轨的对象,远不止继子杜航那么简单。

接下来,简单介绍一下杜国庆和杜航父子的家庭情况。
杜航是杜国庆的独子。
在他十三岁那年,杜国庆跟妻子离了婚。
离婚的原因,是因为他爱上了一个叫刘艳莲的女人。
那一年,刘艳莲32岁,身材婀娜,长得也漂亮,可谓是风姿绰约、明艳动人。
所以她尽管是离异,而且还带着个9岁大的儿子,但42岁的杜国庆还是毅然决然地跟发妻离了婚,将他们母子带回了家。
可以说,从那时候开始,对后妈刘艳莲仇恨的种子,就已经深深地在少年杜航的心里扎根了。
两年之后,杜航的亲妈因为遭遇车祸身亡,所以他又被杜国庆接到身边一起生活,一直到18岁考上大学才从家里搬出去。
杜航大学毕业之后,杜国庆托自己的关系,给他找了份不错的工作。
而且杜航也确实比较有能力,每年都能拿到不菲的奖金,收入跟同龄人相比十分可观。
所以他就独自租了一套两居室的房子,正式开始跟女朋友同居。
因为他租的房子距离父亲杜国庆家不远,所以平时他也经常会去父亲家吃饭。
2010年的时候,杜国庆请我师父王五五吃饭,聊着聊着话题就扯到了“绿帽子”上。
老王当年就是因为老婆出轨才离婚的,所以就故意板起脸跟杜国庆说你这人会不会聊天,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老王当年还在金融公司的时候,杜国庆就是他的客户,所以两人很是熟悉,说起话来没有太多的顾忌。
杜国庆赶紧作势打自己的嘴,跟老王说我不是那个意思,其实我是想让你帮我查一下你嫂子,刘艳莲。
老王一听,笑着问咋了,你也被绿了?
嫂子虽然长得确实风骚了一点,但我看她不像是那种在外面乱搞的人啊,你可别乱猜。
杜国庆点起一支烟,一脸愁容地叹口气,然后重重地点了点头。
老王一看他这架势,接着问他说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
杜国庆被一口烟呛到,咳嗽了半天后才幽幽地说,不是蛛丝马迹,而是证据确凿。
他对老王说,几天前的晚上,他跟朋友在外面吃饭,朋友给了他一盒进口的伟哥,让他回家后试试。
杜国庆一想自己确实好长时间都没跟刘艳莲过夫妻生活了,于是欣然揣进了兜里。
当然,这主要是自己的问题,一来年纪大了,本身对那方面的需求就有所减退;二来也是十来年的老夫老妻了,对她早就没了当年的激情。
于是在回家的出租车上,他就剥出一片蓝色的小药片,用随身带的保温杯喝口水吞了下去。
想到回家之后就能给妻子来点惊喜,他的内心竟然还有一点小激动。
然而当他开门进家之后,却惊讶地发现刘艳莲没在家,只有她的亲儿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刘艳莲的这个儿子,小时候得过一场病,结果把脑子给烧坏了,所以智力跟正常人相比有些低下。
在残疾学校上了几年之后,他就一直都待在家里,眼看二十来岁了,连个工作也没有。
杜国庆问他你妈呢?他摇摇头说不知道,下午就出去了。
然后他对杜国庆说爸爸我饿,我还没吃饭呢。
杜国庆掏出手机给刘艳莲打电话,但是对方却关了机。
他很不耐烦地给傻儿子煮了一碗面,然后就回到卧室的床上躺着看书。
不久之后,药劲儿上来了,杜国庆只感到口干舌燥,心烦意乱,就在他正难受的时候,刘艳莲回来了。
杜国庆出门一看,傻儿子已经回屋睡觉,于是他一把拉住刘艳莲就往卧室的床上拽。
不料刘艳莲竟然十分抗拒,她的表情既尴尬又有几分慌张,说自己太累了,你让我去洗个澡放松放松。
十几分钟后,刘艳莲洗完澡回来,先是随手关上了灯,然后再上了床。
杜国庆觉得妻子今天有些奇怪,因为他们在一起这么多年,办那事儿的时候,从来就没关过灯。
但他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也顾不得想那么多了,直接就开始步入正题。
事毕,杜国庆去上厕所,已经进入贤者时间的他坐在马桶上燃起一支烟,脑子里对妻子今晚的表现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在卧室的时候,自己曾问她这么晚回来去干啥了,她说是跟闺蜜去逛街了。
可她平时几乎从来不会出去这么长的时间,因为她不放心自己的傻儿子。
那么她今天出去到底干什么去了?
毕竟自己比她大十岁,自己虽然在那方面不行了,可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她会不会背着自己在外面有人了?
想到这儿,杜国庆顿觉手指一疼。
原来是自己沉思太久,没注意烟头烧到了手指。
他下意识将烟头扔出,结果却落进了洗衣机旁的脏衣篮里。
他急忙冲过去往外扒拉烟头,结果跟着烟头出来的,还有妻子之前洗澡时换下的内裤。
杜国庆也不知道当时自己怎么想的,鬼使神差的就把内裤捡起,凑到鼻子下闻了闻。
结果,他的头嗡的一下就炸了。
因为他闻到了一股浓重的男性“精华”的气味!
杜国庆对老王说,自己当时在卫生间愣了好长时间,后来终于冷静下来,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回到房间,躺在刘艳莲的旁边睡了。
但他一点儿都睡不着,就那么硬生生地在床上躺着。
而且他能感觉到,刘艳莲也一直都睡不着,所以他愈发坚定了自己的判断。
她绝对是出轨了,此时的内心也正在万分的紧张,所以才会睡不着。
他说自己不是没想过直接拿着那条内裤跟刘艳莲对质,但所谓捉奸要捉双,假如她抵死不认,仅凭一条裤衩子也说明不了什么。
所以他才找到老王,让他帮自己暗中调查一把。
老王听了杜国庆的故事,内心其实已经百分百确定,刘艳莲肯定是给他戴了绿帽子。
但他还是安慰杜国庆,说老哥你先别多想,兴许是你搞错了呢?
而且我得问问你,假如,我是说假如啊,嫂子真在外面有了人儿,我也帮你查到那人是谁了,你会咋办?
杜国庆长叹一口气,说了句造孽啊,我他妈真是打死都没想到,自己老了老了,竟然还被人戴绿帽子。
老王啊,我的情况你是最了解的,我之前攒的那些家底儿,这些年让我玩地下赌场都败得差不多了,现在也就还剩几十万的存款,以及两套房子。
本来啊,这两套房子,我是准备将来把那套大的留给我亲儿子杜航,给他娶媳妇用;那套小的留给刘艳莲他们娘儿俩。
如果真要像你说的,是我多想了,那我今后还像以前一样对她;要是这骚娘们儿真背着我偷人,老子将来写遗嘱的时候,一毛钱都不留给她!

接受了杜国庆的委托,老王随即展开了对刘艳莲的跟踪调查。
然而,调查的结果却让他咋舌不已。
刘艳莲确实出轨了,但她出轨的对象,却正是杜国庆的亲儿子,杜航。
这可是乱伦啊!
老王犯了难,如果直接把真相告诉杜国庆,以他的脾气,没准儿会闹出人命来。
但如果不说,任由他们两个这么乱搞,自己也实在是看不下去。
怎么办呢?
老王发愁了好几天,最后决定还是私下先找刘艳莲谈一谈。
于是,他跟踪着刘艳莲,发现她又一次趁杜航的女朋友不在家,去了杜航的住处,并待了一个多小时才出来。
在一个没人的地方,老王拦住了她。
刘艳莲是认识老王的,短暂的慌乱过后,她笑着说怎么这么巧,我来给航航送点东西,你这是忙啥呢?
老王暗暗佩服这女人的心理素质,然后斟酌着措辞,点破了她和杜航的奸情。
刘艳莲一下子就崩溃了,痛哭流涕地就给老王跪下了,让他无论如何放自己一马。
因为,自己也是被逼的。
接下来,她像竹筒倒豆子一般,把自己的秘密跟老王说了一遍。
原来,她不仅跟杜航之间发生过关系,也跟自己的傻儿子保持了好几年的乱伦关系。
杜航正是发现了自己跟亲儿子之间的事儿,所以才以此为要挟,强逼着自己跟他发生了关系。
而之前她被老杜怀疑的那次,就是杜航第一次强暴自己。
说起她给亲儿子的乱伦,也是一场孽缘。
她十年前嫁给老杜之后,两人一开始十分的恩爱和谐,生活也格外美满幸福。
但后来老杜几次投资失败,生意遭受了很大的影响,家底大不如前,而且他从那时开始染上了赌瘾,经常游走在各大地下赌场之间,十天半月都不着家。
她苦劝不听,自然跟老杜经常闹矛盾,爆发争吵,两人的感情也出现了裂痕。
因为苦闷,她那段时间经常喝闷酒,喝多了就吐,酒醒了再喝,甚至连自己的傻儿子都顾不上管了。
可她不知道的是,傻儿子自己在家的时候,无意中看了许多淫秽色情的小电影。
那些视频都是老杜搞来的,之前他们两口子感情好的时候,老杜经常带着她一起看,说是助兴。
傻儿子那时候已经成年,身体的本能一旦被唤醒,自然而然地就把家里唯一的女人当做了性幻想的对象。
而且他的智力本来就有问题,自然也不懂得那么多伦理上的禁忌。
那时是夏天,刘艳莲一天晚上又喝多了,回家之后发现杜国庆又没在家,直接脱掉衣服就把自己摔在床上睡着了。
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她感到有人趴在了自己的身上,不停地亲吻抚摸着自己。
她以为是丈夫回来了,也没有想太多,反而还主动地配合了他一下。
可是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她突然觉得不对劲,睁开眼睛一看,吓得魂都飞了。
趴在自己身上的,竟然是自己的傻儿子!
刘艳莲发疯一样地将他推下床,劈头盖脸地打了他一顿。
可是打完之后,看着儿子像受伤的小动物一样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样子,她不禁又感到一阵难忍的心疼。
尽管事后刘艳莲花了无数的唇舌跟儿子讲道理,对他说这么做是不对的,可有些事情,一旦开了头,是不可能停下来的。
从那之后,儿子还是会时不时地想要侵犯她。
刘艳莲一开始都是强硬地拒绝,但看着儿子的性格变得越来越暴戾,她既担心儿子的心理出现问题,又害怕老杜在家的时候,他一不小心把这事儿说出来,所以万不得已的时候,她还是会选择配合……
有天晚上,老杜不在家,儿子又摸到了自己的卧室。
事毕刘艳莲让儿子回自己的房间睡觉,可他说什么也不愿意,就那么抱着她睡着了。
刘艳莲也是心力交瘁,不久之后自己也撑不住睡着了。
结果那天晚上杜航临时回来拿东西,看到了赤身裸体抱在一起的他们母子俩。
杜航拿出了手机,把这一幕拍了下来。
几天之后, 刘艳莲接到了杜航的电话,他让自己到他的住处去一趟。
刘艳莲跟杜航之间的关系一直都很一般,她也知道杜航小时候因为父母离婚而恨过自己,虽然长大后改善了许多,但那种芥蒂始终无法消除。
所以,她跟杜航平时基本上没什么太多的交流,也不知道杜航突然叫自己过去做什么。
不过她也没多想,直接就去了。
一进门,杜航就反锁了房门, 然后粗暴地命令她跪下,并脱掉自己的衣服。
刘艳莲当时就火了,愤怒地质问他你有病吧?怎么能这么跟我说话,我可是你的后妈!
杜航冷笑一声,抬手就是一巴掌,扇得她眼冒金星。
刘艳莲的心里突然一紧,毕竟做贼心虚,她开始意识到,杜航这么嚣张,不正常。
果然,当杜航掏出手机,给她看那些照片的时候,她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缓缓地跪在了他的面前。
那一天,杜航在她身上泄愤一般地发泄,并说这是替他的母亲报仇。
他还说,自从自己13岁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知道她是个骚货狐狸精。
而当他15岁重新跟父亲他们一起生活的时候,看着她一天天穿得那么少在家里到处走动,当时就想有朝一日,一定要像今天这样报复她!
刘艳莲只能在杜航的身下无声地流泪,默默地忍受着这一切……
而且她心里很清楚,杜航是不会放过自己的,既然有了这第一次,将来就会有无数次。
自己已经成了被他攥在手心里的蚂蚱,只能任由他来摆布。
……
对老王说完这一切,刘艳莲死死地抓着他的衣袖,恳求他千万不要把真相告诉老杜。
否则就算老杜不杀了自己,自己也没脸再活下去了。
而一旦自己死了,只留傻儿子一人在世上,他也不会好过的,这可是至少两条人命啊。
然后她向老王保证,自己一定想办法跟杜航断了,包括自己的儿子,将来再也不敢了。
老王心里也是一阵犯难,他不禁向刘艳莲问道,你准备怎么跟他断?
没想到此话一出,刘艳莲的眼睛里突然有了光彩。
她对老王说你不是搞调查的吗?你肯定有办法!
你有没有那种能在暗中偷拍的设备,你借给我,教教我怎么用。
杜航他拿照片来要挟我,如果我也有他强暴我的视频,那我就能用这个反过来制约他了,我相信他肯定不敢让他爸知道。
老王听完叹口气说,算了,这事儿我管不了,我也不打算跟老杜说了,你们自己造的孽,你们自己处理吧。
于是老王找到杜国庆,跟他撒了个谎,说自己跟踪嫂子,结果跟到了杜航住的小区后,不小心被她给撞见了,所以没法儿再跟了。
我劝老哥你别多想了,嫂子应该是没事儿,你要是再不放心,不行就另请高明吧。
这桩烂事儿就这样让老王给遮了过去,从那之后,杜国庆倒是再也没跟老王提过这事儿。
而一连一年多的时间,老王也没再跟他联系过。
直到2012年初,杜国庆突发脑溢血,没抢救过来,成了一直昏迷不醒的植物人。
老王曾经去医院探望,当他看到刘艳莲和杜航的时候,直觉告诉自己,他们两个之间,根本没有断。
再然后,几个月后,就发生了这起血案。
事后老王跟自己在警方的朋友私底下打听这起案子的细节,然后听到了这样一个版本的故事。
根据刘艳莲的证词,她是被杜航强暴的,而且有很多次。
但是事关乱伦,她也不敢报警,更不敢说出去。
只能苦苦哀求杜航,不要再这么干了,否则把自己逼急了,就把这事儿告诉他的女友。
她这么说的次数多了,杜航显得很烦躁,情绪也一天比一天差。
案发这天,她接到杜航的电话,让她来自己的住处。
到了之后,杜航倒了两杯红酒,自己先喝了一杯,让她把另一杯喝掉。
刘艳莲说她觉得杜航的神情和表现很不对劲,因为他平时滴酒不沾,所以怀疑他在酒里放了什么东西。
于是她当着杜航的面喝下,但把大部分都含在了嘴里,然后借上厕所的机会,吐在了马桶里,并且抠嗓子催吐,把已经咽下去的部分也吐了出来。
然后杜航开始逼着她发生关系,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杜航开始抽搐、呕吐。
她问杜航怎么了,他说自己在酒里下了毒药,今天要和她一起死,而且要以这种方式去死,让她死后都抬不起头来。
她听后吓得要命,当时就大小便失禁了,然后疯狂地推打杜航。
杜航见她没什么中毒的反应,质问她为什么没事儿,是不是偷偷去把酒给吐了!
说着他就从枕头下掏出一把刀,对着身下的刘艳莲猛刺了几刀……
后记:
我刚入行成为王五五徒弟那大半年,几乎天天都活在三观被震碎的震惊之中。
因为我见过了太多诸如此类让人三观尽碎的故事。
这对刚从相对封闭、单纯的部队出来不久的我而言,确实难以接受。
但老王当时却跟我说,类似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
只是,因为话题的禁忌性,人们说得很少而已。
没人说,不代表它不存在。
我听后叹息,说刘艳莲这个故事里,其实每个人都有错,但好像谁都没有错。
不过,她倒真是个可怜的女人。
老王笑了,说不一定。
三儿你这么聪明,应该知道,最高明的猎人,往往会以猎物的形式出现。
我心里一凛,说真要是那样,这个女人太可怕了。
不过,你有证据吗?
老王说,杜航死后,他曾经去过他租住的那套房子,帮杜航收拾遗物。
结果,他在房间里的某个隐秘的角落里,发现了安装过偷拍设备的痕迹。
那年头偷拍设备个头都比较大,安装也比较费劲,所以会有一些安装的痕迹。
刘艳莲曾经对老王说过偷拍杜航的想法,假如她真的在杜航家装了这样的设备,那么肯定看到了他在红酒里下毒。
所以,她才会把酒都吐掉。
当然,这都是猜测而已,不是证据。
另外,老王说后来他还偷偷调查过刘艳莲,发现她还有至少两个情人。
而且都是比她大十几二十岁、很有钱的男人。
不过,她跟那两个情人并不经常见面,也无法证明什么。
老王也说,这是职业病造成的,对任何事任何人都保持怀疑的态度。
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我们面对任何扑朔迷离的事情,如果拿不准,不妨看看最终的受益者是谁,往往能得到真正的答案。
最后,我让老王分析下杜航的心理,他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还有,刘艳莲为什么会长时间跟自己的傻儿子保持乱伦的关系。
老王说,刘艳莲曾经说过,她和前夫离婚后,自己一个人带孩子。
儿子生病的时候她正在上班,耽误了孩子的及时治疗,所以她一直都把孩子变傻的责任怪到自己头上。
这种负罪感,可能是其中很重要的心理因素,之一。
而至于杜航,他的心理其实更为复杂。
他对刘艳莲,不仅仅是恨那么简单,也有爱恋和情欲的羁绊。
父母离婚后,母亲又要上班挣钱,又要照顾年迈的外公外婆,对杜航的管教自然会疏松许多。
而对一个正处在青春期的孩子来说,变坏,往往只在一瞬间。
可能是几个坏朋友,也可能是一部色情书刊或电影。
但他觉得,杜航的性觉醒应该是很早的,而且他有恋母情结。
母亲的过早亡故,造成了母爱的缺失,也让他内心的恋母情结无处安放。
在他的内心,刘艳莲是坏女人、是风骚的、是下贱的。
当这些仇恨的因素掺杂了未经引导的不成熟性心理之后,就会让他觉得继母这样的女人,就是可以甚至应该被侵犯的。
另外,后来他跟父亲一家重新一起生活的那三年里,杜国庆夫妻肯定在很多方面都不怎么避讳他。
比如刘艳莲在家时穿衣服不注意,比如那些后来被傻儿子翻出来的色情视频。
因为在他们的眼里,彼时的杜航,只不过是个孩子而已。
然而他们缺失了他宝贵且重要的成长过程,自然也就不了解他的内心埋下了怎样邪恶的种子。
总之,人一旦掌控不了自己的欲望,就会成为欲望的奴隶。
关不住内心的魔鬼,过度的放纵,就会堕入深渊,万劫不复。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