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姻人选定下了
小说连载 故事 第69章:心肝儿的报恩 赐卿良辰

赐卿良辰-第69章 心肝儿的报恩

作者:月落
2022-04-30 23:50

前情回顾:
自入军中,孔佑滴酒未沾。
今天是个好日子,可以喝一点了。
刘礼一饮而尽,眼底泛起细碎的冷光。

第69章 心肝儿的报恩

孔佑看了一眼酒杯。
邙山平乱后,他对晋王已经多加提防。
不过虽然人心难测,但也还未到杯弓蛇影的地步。营帐内这么多双眼睛盯着,刘礼不会莽撞动手。
“世子爷身上有伤,就不要喝了。”主帅卫燃一面撕开羊腿,一面劝道。
此次大胜,孔佑厥功至伟。
自那日卫燃带领军队与孔佑一起夹击敌军后,便对孔佑多番关照。
给他最好的医官,饮食也开小灶,甚至同孔佑随行的护卫江流,都得到了优待。

“无妨。”孔佑却举起酒杯,同刘礼遥遥致意,继而缓缓饮尽。
“好酒!”他赞道。
营帐内烛火耀眼,映照得他玄青色衣角的云纹微微闪动。
见孔佑如此,中垒、屯骑等八校尉共同举杯,恭贺战事大捷。
孔佑豪爽饮下,数杯却并无醉意。
“明日还要追击敌军,”卫燃道,“诸位要适可而止。”
校尉们连连应声,都希望第二日可以由自己率军追击。
“本王去!”没想到刘礼起身道,“自战事开始,本王尚未有大胜之仗。明日就由本王率领五万精骑,追击匈奴吧。”
卫燃一直暗沉的眼眸忽然亮起,拱手道:“那便劳请世子爷从旁协助。”
孔佑欣然答应,帐内气氛更加热烈。正要痛饮后散席,突然听到外面有吵闹声传来。

“怎么了?”
坐得距离帐帘最近的步兵校尉起身,勾头出去,又转身回禀。
“是杨啸旧部,听说打胜了仗,想趁着将军们心情好,恢复他们的军籍。”
听到杨啸的名字,孔佑和刘礼对视一眼,面露疑惑。
步兵校尉只得把事情讲得明白些。
当初太傅杨秋皓被抓,太傅之子杨啸要带军反叛。他的亲信当然听他的,但有三四个校尉与杨啸对抗,起了内讧。杨啸一面同匈奴勾结,一面诛杀这些兵马。校尉们干脆带上粮草叛出北地军,跑到沙漠里躲避了。
但既然已经叛出,无论原因是什么,朝廷尚未裁决之前,这些兵马都已经不在军籍。
这会儿摸回来,是想请大将军帮他们同朝廷说些好话。
卫燃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他点头道:“出去告诉他们,本将军会为他们上奏请旨。沙漠维生艰难,让他们明日收拾行李,先回来吧。”
步兵校尉乐呵呵出去回话,孔佑也站起身,说要见见敢跟杨啸对抗的人。酒席就这么散了。

初雪下得不多,太阳刚刚晒到,就化完了。
沈连翘忙完金楼的事,挽着成蔚然的胳膊出门,去裁缝铺定制冬衣。
挑了最好的棉花,最软的内里,百姓能用的最好布面。
先给娘和红芍各一套,再给夫子师娘各一套,又扯了一匹天青色的好料子,左看右看,眯着眼笑。
“哎哟,”成蔚然道,“这是要给情郎做一套了。”
沈连翘任她逗笑,给掌柜留下孔佑的尺码,又写了世子府的地址,嘱咐送上门去。
这一下花费不少银子,她捏了捏荷包里剩下的银两,索性又给萧闲、江流、严管家各做了一套。
这些都是愿意对她好的人。
对她好的,她会忍不住报答。

“掌柜的真是大手笔!”成蔚然摇着头赞叹。
“也给成小姐来一套?”沈连翘客气道。
“来呀!”成蔚然伸出胳膊,“来,量一量本小姐的尺码。”
她说着果然让人给量了,一面量,一面还看着沈连翘心疼银子的表情,哈哈大笑。
“看你,哪儿有丞相府小姐的样子。”沈连翘嘟嘴道。
“还不是跟你学的。”成蔚然得意洋洋。
沈连翘便笑了。
“也成吧,成小姐没少照顾金楼生意,这个算是谢礼了。”她说着嘱咐裁缝铺掌柜,“找块最便宜的棉被料子,深绿底大红花的,给小姐打扮起来。”
虽然这么说,但沈连翘结账前,还是给成蔚然挑了一件霜色底,茜色碎花的名贵料子。
看起来稳重又不失活泼,应该很适合她。
两人出了裁缝铺子,迎面遇到萧闲。

他穿着一件略薄的黛色长衫,腰间系一条栗色绸带,上面挂着好几块玉玦,走起路来“叮叮咚咚”地响,看到沈连翘,露出舒展的笑容。
这笑容一如往常,散漫、自由、无拘无束。
沈连翘上前一步,成蔚然避嫌,已经后退着侧身。
“哥!”沈连翘伸出手,“给钱。”
“给什么钱?”萧闲竖眉道。
“妹妹知道你怕冷,刚给你定制了冬衣。钱都花光了。你以前骗我说良家的生意给我,也没见你给啊。”
给她的就只有那些人名罢了。
“那些人里,只要做生意的,都是你的生意啊。”萧闲提醒她,见沈连翘不依不饶伸着手,无奈道,“多少钱?”
“五十两!”沈连翘道。
“这么贵?”萧闲一面抱怨,一面从衣袖中掏出银子,放在沈连翘手中,“这京都的布料,都是金子做的吗?”
成蔚然听到这句,不由得笑了。
倒不是金子做的,实在是因为做的衣服多,都由这位冤大头双倍买单了。

见到成蔚然笑,萧闲才同她搭话:“二小姐也在。”
成蔚然转过身,对萧闲施礼。
她丁香色的衣袖刻意拢起,遮挡住那个小巧的手炉。
铜质镂空凤鸟纹手炉,是萧闲送给她的赔礼。
萧闲并未注意这些小事,他的注意力在京都的风物人情上。
“我看这大周税赋已降,京都却还是一片萧条啊。”
街面上有不少店铺都是关闭的,行色匆匆的路人里,也很少有高声谈笑的。
自皇帝即位,苛政重税已经有好些年。
繁华洛阳城,如冬日的花朵般,渐渐有凋落衰败的颓势。
沈连翘没想到萧闲突然说这个,看了看左右道:“大周厉害,还是大梁厉害。”

“当然是大周。”萧闲抿唇笑着,拍了拍沈连翘的肩头,“但是心肝妹妹啊,天下可没有常胜的将军,也没有国祚永延的国家。大周……”他双手握在胸前,又猛然张开,仿佛什么炸开道:“距离轰地一声……不远了。”
沈连翘毕竟从小长在大周,闻言摇头道:“怎么会?”
成蔚然却若有所思,没有说话。
“你说呢?”萧闲微微低头,询问眼前的姑娘。
他看起来很有耐心,就连下巴上的疤痕,都透出几丝平易近人。

“或许会吧,”成蔚然抬头道,“国有兴盛衰败,但不管到什么时候,大周的子民都会奋发图强抵御外侮,建立一个无人敢入侵的国家。”
她说得掷地有声,显然是站在大周人的立场上,要挫败大梁皇子的野心。
萧闲脸上露出震惊的神色,接着无声地笑了。
“好口舌。”他道。
“所以,”沈连翘伸出拳头,捶在萧闲胸口,“你就别想着占我大周的便宜了。”
“不想了不想了。”萧闲向前走去,含着笑意,回头看了成蔚然一眼。
这一眼看得认真,似乎要把成蔚然的一切记在心里。
“年节将近,”萧闲道,“我该回去了。”
这一趟收获很大,眼下孔佑再胜一局。萧闲也要回大梁去,等合适的时候,同孔佑谈条件。

正是北地最冷的时候。
将军们的兽角弓被冻得难以拉开,铠甲冰冷沙漠结冰。孔佑端坐战马向后看了一眼,见营帐边往日飘扬的旗帜,已经被冻得无法翻卷了。
然而这次的追击至关重要。
前线已传来消息,说匈奴单于之子继任王位,已经调集兵力,准备在涿邪山休整后,开拔攻击大周主力。
故而说是追击,其实也是正面迎敌。
晋王刘礼斗志昂扬,先一步迈出寨门。
大将军卫燃忽然在此时喊住了孔佑。
“给世子爷舆图。”
他说着上前,亲手把舆图送上。
孔佑接过舆图,卫燃却并未松开。感觉到对方微小的僵持,孔佑有些意外地看向卫燃。

“世子爷,”卫燃道,“沙漠路况多变,您要仔细看看舆图。”
远处刘礼转过头,呼喊道:“兄长,走了!”
孔佑把舆图收在衣袖中,原本意气风发的神情已经变了。
卫燃眼中露出一丝不忍,拱手道:“祝世子爷凯旋!”
“祝将军凯旋!”留在营寨中的士兵恭贺道。
孔佑收回目光,驭马向前。
行军途中,他打开那幅舆图。

那上面没有山峦道路的图纹,只有一行字:“世子爷切莫回营,保重。”
切莫回营,是因为回营即死。
切莫回营,是要他消失在这茫茫的沙漠中,隐姓埋名苟活下去,再也不要回到洛阳城。
孔佑抬起头,刚毅的脸颊神色深沉。
他忽然明白那日卫燃收到了什么命令。
那是皇帝的命令,而卫燃显然是不忍心的。
或许是因为相伴军中的情谊,或许是对他力克敌军的感激。卫燃选择了通风报信,选择让他活下去。

风沙很大,如冰刀般在孔佑脸颊划过。
他曾经消失在宜阳县城十六年,寄居在孔老大人家里,整颗心被仇恨啃噬,每个日夜,都想早日长大,报仇雪恨。
这一次,要继续隐姓埋名吗?
他已经二十三岁了。
人生苦短,有几个二十三岁呢?
“兄长,”不远处,刘礼对他挥手,极力喊道,“距离匈奴大军还有两里。”
……

阅读其它篇章:赐卿良辰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