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恣意,方好的年纪

作者:刘磊
2022-04-30 23:58

悄见暮里的云流进了夜,紫藤萝小花的影儿藏于树梢梢上。校园外的车鸣声惹明了路灯,爽朗的月弯弯滑入了诸人的心间。这些,皆在序着今天的岁月。

地上,草间,岸际,有虫爬。我在这曼妙的日子里,记得她的故事。

他们的爱蕴在黄昏里头。四月的中旬。当鼠妇柔媚在地上一隅,煦风承载着枝头最惬意一抹绿,纹络在湖中央浅浅唱着,黄昏的霞绵绕着他们心头的悸动,附近窗棂轻掩。门扉里躺着昨日嬉着的小狗,于今,似乎也柔情了。太阳像是酒浸的柿子,软软的,微醺着,一点一点浸入褐色。前几日的雨,珠水依旧徜徉于檐上瓦砾间丛生的杂草上,水洼照样婀娜。

他们在如此深情的日子里深情着自己,深情着“我的你” 。虔的发丝的荡漾着切意、鼓励,甚或几些期许。腮间泛着淡淡迷醉。仿佛偷喝了这黄昏的日酿制的酒,脑子正思索着,嘴即蠢蠢欲动。眸似薄暮归林的飞鸟,忽而惊着,惶惶不安地将傍晚归家的适意搁出林间,心间。

琛淡淡抚着虔的发丝,任紫玉兰的瓣浓浓地掠过他,伸向地面。“我已在这儿,坐落良久。冬日的雪蕴于这充满爱意的神州大陆上,渐渐消融,深浸这饱经风霜的壤土。直至现在,我依然明晰记得上个四月,前一抹春,油菜在微风里舒缓,月季华韵在枝上,舒云在空穹里淡淡地游走,我静静看你。任四月的润泽恣意沉沦。”

她说,他暗自喜欢她三年有余了。如今才讲出来,很大的原因是濒于中考,即各奔四方,他怕日后想来,自己懊悔。我心惊之际,更多流露出对他的执着与专致的敬赏。

流淌的夜里,我反复回味着她的故事。我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样,但也一定不错。我欣赏她的理性。

我们能成为别人的人间温柔,自然荣幸至极。善待漫漫归途中,每一个对你心怀感念的人。

她说,她喜欢看蚂蚁换家时的碌碌无闻,喜欢凝视水波晕开时的旷达,喜欢倾听每一个途径的人,他们的故事。她就是这样一个馥郁诗意的人。糖葫芦一样的蜜甜。

台灯轻抚着桌,我慢慢咀嚼这个故事,让它蔓延至遍身。

她的故事一直告诫着我,方好的年纪,认真地活,勇敢地做。落子无悔。遇见,恣意上那么一阵儿,回首,你尚在我的梦里。

我轻轻合上她的故事,想到自己。日历懒慵地趴在那儿。

摸着黑,伸进床。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