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故事

和两任丈夫三次立下婚内遗嘱的小富婆

作者:红袖添乱
2022-05-01 23:07


我是诉讼律师严玲。做律师八年,主要处理各种婚姻家庭纠纷、继承纠纷、侵权纠纷等民事案件。

但是近些年来,让我感触最深的是,来找我立婚内遗嘱的女性越来越多。

她们的情况大多相似,没有到离婚的程度或者不想离婚,但每天被强烈的不安全感和焦虑所困扰,尤其是2017年轰动全国的“榆林产妇”跳楼和杭州纵火案之后。

我的委托人情况各异,有些在经历过一场大病之后,发现孩子尚未成年,父母已经衰老,而丈夫又对自己漠不关心,根本指望不上,在失望之余选择立婚内遗嘱;也有些人经历过家庭暴力,可表面还维持着形婚;

还有些是进入第二次婚姻之后,自己没有生育,担心以后生活没有保证;更有些老年女性长期遭受丈夫冷暴力,儿女又不孝顺,她们选择把遗产留给国家……

可以说,这些“遗嘱”是女人守护自己权益的最后一道防线。

我的委托人里有一位叫白丽的公务员,前后曾三次找我更改遗嘱。以至于后来,只要一提“婚内遗产”四字,我脑海里马上就会浮现出她崩溃、绝望的样子。

那是2018年初,我的事务所走进一个瘦弱矮小的女人,用一双大眼睛打量着我,透着几分精明。

这个女人就是白丽,她戴着眼镜,脸上有雀斑,穿衣打扮也很随意,唯一能体现她身份的是肩挎的蔻驰包。

落座后,她低垂着头,微微叹了口气,说起她的婚姻。

白丽是名校毕业的研究生,在市财政局工作,她的父母都是高知,家庭条件很好。由于相貌普通,所以她对婚恋的态度一直高不成低不就,一拖就拖到了30岁。

后来白丽在网上相亲,遇到了高齐。来找我的时候,她刚结婚一年。

高齐是东北人,身高将近178cm,,在一家汽修店做主管。他特别擅长甜言蜜语,把白丽哄得很开心。

白丽告诉我,他曾经问过高齐,为什么选自己,毕竟以高齐的条件,完全可以找个漂亮年轻的。

高齐的说辞是,娶妻要找心善温婉的,像白丽这样的女人才是宝,再说,漂亮女人也见过不少,他早就麻木了。白丽就这样被他这一通表白打动了。

我一听,这男人颇有“强东不知妻美”的意思,段位不低啊!

高齐家在东北农村,家里经济条件不好,他要用工资的三分之一赡养父母。不过,情人眼里出西施,白丽不但没觉得这是负担,反而认为高齐很孝顺。

当时,白丽的父母坚决反对这桩婚事,觉得两人门不当户不对,更看不上高齐的油嘴滑舌,可最终拗不过女儿,还是答应了。

白丽和高齐结婚后,一开始两个人的生活还挺甜蜜,可是自从他们回了一次婆家,两个人之间的分歧渐渐显露出来。

高齐的父母都是农民,家里只有两间小平房,房子的水泥地面开裂,窗户进风,白丽很不适应,而且她发现回老家之后的高齐和平常判若两人。

“怎么个不同?”我问。

“他很大男子主义,当着他们家亲戚的面,使唤我倒茶、洗碗,处处显示着他的能耐。还有,给他们家亲戚的红包礼品、出去请老家的朋友吃饭,都要我买单。这让我很不舒服,但真正让我不安的是那天……”

白丽说,有一次,高齐和发小一块儿撸串。几个男人喝了不少酒,白丽中间去了洗手间,回来的时候正好听到其中一个对高齐说:“你以前那个模特女朋友,可比现在这位漂亮多了啊!”

高齐答:“漂亮有什么用?”

那人又说:“听说她回来了,正四处打听你的消息呢!人家为了供你读书,当了两年小姐,还为你流过产,你现在结婚攀高枝了,她能善罢甘休?”

高齐翘着二郎腿,深吸一口烟,吐出云雾:“嘿,年轻时不懂爱,再说,那是她自愿的,又不是我逼的。”

白丽起了疑心,觉得自己并不了解高齐,她开始胡思乱想,甚至猜测高齐有可能是杀猪盘一样的凤凰男,现在虽然没太显露出马脚,但以后谁知道?

回家之后,白丽追问过几次前女友的事,都被高齐搪塞过去,他还一本正经地说,“谁没几个有过故事的前任呢?重要的是,我们夫妻要相互信任,不要总疑神疑鬼,把日子过成事故。”

这样的话并没有打消白丽的顾虑。随着两人激情褪去,高齐的抠门、自私、懒惰一览无遗,白丽理智起来,越来越为自己担心,开始后悔没听父母的话。

她不是没想过和高齐离婚,可是一方面,她和高齐还没有出现实质性的问题;另一方面又舍不得,毕竟和高齐在一起很有面子,每次闹了别扭,高齐甜言蜜语,一下子就能把她哄好。

哪知有一次,白丽洗澡的时候,因为热水器漏电差点出意外,问高齐,高齐却说热水器根本没问题,是她自己成天胡思乱想,搞得神经兮兮的。

那时候,杭州纵火案刷屏,各种传闻半真半假,但女性大多形成一个共识,那就是,如果你没有拟定遗嘱,一旦发生意外,按照法定继承顺序,配偶会接管你的财产,到时候养新老婆,父母无依无靠,儿女生活失去保障……

白丽越想越后怕,开始失眠焦虑,便找我拟定婚内遗嘱的事情。

白丽考虑到父母年纪大了,担心自己出事后无人照顾,所以想把属于自己的财产分成两部分,一部分给父母养老,另外一部分赠与一位可靠的远房表姐,如果自己真出了意外,可以让表姐照顾老人。

我按照她的要求,帮她办理了相关事宜。但隐隐的,我感觉,白丽这段婚姻,并不是立个遗嘱就能够保障的。

果不其然,两年后,白丽又打电话给我,喘着粗气说要咨询更改遗嘱的问题。我告诉她立遗嘱之后,可以撤销和变更,法律规定以最后所立遗嘱为准。

白丽焦急地让我马上赶到市妇产医院,说要修改遗嘱。

2021年8月24号下午,天气闷热。我去了医院,那真是叫一个兵荒马乱啊,我也跟着为白丽狠狠捏了一把汗!

因为修改遗嘱的过程需要全程有录像、录音,还需要两名无关系公证人,这样才具有法律效力。所以,我带上事务所的实习生,赶到医院。

当时,白丽已经出现早产迹象,她满头是汗,疼得嗷嗷直叫,医生准备推她进手术室,可是白丽非要坚持先处理遗嘱的事。

我还没生过孩子,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

白丽的父母一直守在她身边,病房外的走廊上,还坐着一个中年男人,头发有点“地中海”,身材发福。

她攥着产床扶手,颤抖着告诉我,自上次立下婚内遗嘱后不久,她就和第一任丈夫高齐离婚了。

离婚半年后,白丽在工作中认识了现任李显荣,就是走廊里那位。

他开了一家经营医疗用品的公司,公司在预算中出现了一些问题,正好属于白丽负责的部分。白丽在不违反原则的情况下,帮了对方一点小忙,一来二去,两人有了来往。

李显荣比白丽大18岁,也曾经有过一次婚姻。他对白丽很感激,请了几次饭后,开始追求白丽。

除了年纪大一些,白丽对李显荣也很满意。他成熟、稳重、有自己的事业。白丽衡量了一下,觉得自己比对方年轻,学历比他高,在这次婚姻中是有优势的,所以两个人很快结了婚。

医生告诉我,白丽怀孕时已经36岁,属于高龄产妇,做产检时,她被检查出妊娠期合并高血压,还伴有产后大出血的风险,所以,生产对大人来说很危险。

可是白丽和李显荣都很想要这个孩子,一直在保胎,没想到还是发生了早产的迹象。

白丽曾经多次问李显荣,要是发生意外,保孩子还是保大人,李显荣回答,当然是保大人。

可白丽还是不放心,她联想到“孕妇疼痛难忍,婆家却阻止做剖腹产,逼迫到孕妇跳楼”的新闻,马上想到了遗嘱的事。

白丽强撑着问我:“如果我在生产中发生意外,我的上一份遗嘱还有效吗?”

我告诉她,因为她和高齐的婚姻已经解除,所以上一份遗嘱属于部分失效遗嘱,不过她有更改遗嘱的权利。

“如果孩子出生,而我出了意外呢?”白丽又问。

“那么,属于你的那份财产将被平均分成三份,丈夫、孩子、你父母各一份,由于孩子还未成年,你先生作为孩子的第一监护人,会代持孩子的财产,所以他最终会分得至少三分之二的财产。”

“那绝对不行。”白丽又焦急地问:“如果遇到最坏的情况,大人和孩子都没保住呢?”

“你先生将拥有全部财产的四分之三。”

这时,主治医生进来,说白丽已经宫开五指,早产迹象非常明显,必须马上进手术室,否则会有生命危险。可白丽不顾医生的劝阻,强忍着疼痛,叫唤着:“严律师,我要修改遗嘱,现在,马上!”

鉴于白丽目前的情况,根本没办法自书遗嘱,口头遗嘱容易失效,最后我们只能进行了代书,同时录像、录音,后续的公证部分也由我们代理。

在新的遗嘱中,白丽将所有的遗产都赠与父母,我明白她的意思,如果她出了意外,最信任的人也只有双亲了。

在遗嘱办理的过程中,我注意到,白丽的丈夫李显荣一直在走廊,似乎是出于回避,始终没有站起来过。

遗嘱完成之后,白丽终于被推进产房,半个小时后,孩子出生了,是个女儿。生产过程中,白丽大出血,幸运的是,她被及时抢救成功。

我也跟着长长吁了一口气。

白丽脱离危险后,我问她怎么立了遗嘱还跟之前那个高齐离了婚。

白丽告诉我,她发现高齐偷偷和前女友见面,而且还盗用自己的信用卡借钱给前女友。

高齐对此的解释是,如果不给前女友补偿,前女友就威胁说要找白丽的麻烦,所以他才出此下策。

这样的解释,白丽当然不信,她坚持要离婚。一开始高齐不同意,后来发现白丽态度坚决,一下子嘴脸全暴露了出来。

他让白丽赔偿他的青春损失费,甚至说“陪丑女人玩了这么长时间,应该得到补偿”。

白丽气得要吐血,为了尽快摆脱高齐,给了他八万块,终结了这段婚姻。

“严律师,幸好我当初找你立了婚内遗嘱,高齐搬走的时候,所有的东西都坚持要分走一半,连枕头都不放过。这男人啊,不要看他对你有多好,他对你有多坏才是婚姻的底线。”

婚姻法里规定,只要遗嘱中明确指出财产归属,就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

白丽和高齐结婚后,住的房子价值300万,是白丽婚后自己贷款买的,车子也是白丽的,因为立了遗嘱,高齐没占到半点便宜。

现在,白丽再婚生孩子,她又生怕自己发生意外,便宜了现任李显荣,生死关头非要重新立遗嘱才肯罢休。

作为女人,我能理解她的固执和偏激,在死亡面前,为孩子留下保障,是一个母亲的本能。

一番折腾,我以为这一次白丽总该消停了。没有想到的是,半年后,白丽又一次联系了我。

我心里一惊,莫非她又要闹离婚了?

出乎意料,这一次,白丽告诉我,是她老公——李显荣要立一份婚内遗嘱,受益人是她和孩子!

我愣了一下,看起来这男人对白丽是真爱啊!

白丽的家在半山联排别墅区,我和同事到场之后,白丽说李显荣已经同意立遗嘱,婚后的所有财产归她和女儿所有,与前妻和儿子无关。

李显荣坐在沙发里,没有表示反对,一直吸着烟,云雾缭绕,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不过,既然双方都达成了共识,那就办理遗嘱手续吧!

助理打开公文包,正准备草拟内容,突然,门铃响了,进来一个50来岁的女人, 
后面还跟着个年轻人。

李显荣介绍,这是他的前妻和儿子。

早不来晚不来,这时候让前妻和儿子过来,看来是要“节外生枝”了。从白丽的表情看,她也很意外。

接着,最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

李显荣的前妻也从包里拿出一份公证过的遗嘱,说李显荣早就已经答应把所有财产留给她儿子了。

白丽非常生气,质问:“就因为她生的是儿子,所以你要把财产全部给他们吗?”

李显荣很无奈,说那是离婚的时候,他和前妻已经协议好的。

“那你不早说?”白丽埋怨李显荣欺骗她,指责他这是对现在的婚姻没有信心,李显荣马上跳起来,反驳:“你不也在生孩子的时候急着立遗嘱,不相信我吗?”

“那是因为我发现你秘密转移公司财产,你不但给你前妻买房子,还给你儿子买新车,是你先提防我的。”白丽捏紧了拳头,硬着脖子辩驳。

李显荣却一再强调,无论房子还是车子,都是买给自己的儿子,儿子要结婚了,他当父亲的必须一碗水端平。

“既然你要一碗水端平,也要保证女儿的利益,现在马上立遗嘱。”白丽继续咄咄逼人。

看着他们夫妻俩,吵得不可开交。

李显荣的前妻冷嘲热讽道:“你们知道李显荣名下还有多少财产吗?公司这几年效益不好,除去债务,剩下的资金不到三十万,你要是真愿意和他同甘共苦,就帮他还债好了啊!”

白丽眼睛瞪得像铜铃,死死盯着李显荣。

他这才承认自己早把儿子和前妻安排在公司工作,并且他的前妻还是公司的财务总监!显然,白丽一直被蒙在鼓里。

她抱着孩子嘶吼:“我不管你现在有多少财产,以后只要赚了一块钱就有五毛是我的,我女儿才这么小,你儿子已经成年了!”

“那不行,儿子是我的根,是我们李家的血脉,虽然你生的是个女儿,我也没嫌弃,再说我不是在你身边吗?有什么好争的?”

李显荣的前妻,趁机帮腔,在一旁煽风点火:“不过是二房,有这么猖狂吗?一日夫妻百日恩,显荣偶尔也会在我那里过夜的。”

白丽更是气得发抖。

“谁是二房,我才是她的妻子。你个不要脸的,赶快给我滚出去,我可以告你们出轨,让你们坐牢,律师在场,可以作证!”白丽把求助的目光投向我,她怀里的孩子被吓得哇哇大哭。

我让助理先把孩子抱到一边,冲李显荣和他前妻说:“婚内出轨的过错方,要承担相应民事责任,我的当事人可以要求赔偿。”

但事实是,就算李显荣与前妻通奸,也不用承担法律责任,赔偿也很少。

由于整个过程,李显荣丝毫没有顾及白丽的感受,反而和前妻站在统一战线,白丽一直气得发抖。

她头发凌乱,穿着睡衣,脸上都是眼泪,却依然固执地和对面的“一家人”对峙,逼李显荣给她一个交待,要不然,就让她后悔一辈子。

我握了握她那双冰得像铁一样的手,安慰她,作为律师,我也没有权利强迫委托人,不如先冷静下来,慢慢谈。

可白丽用质疑的眼神看了我一会儿,突然从我助理手里抢下孩子,一路抱着孩子小跑上了二楼,站在阳台的围栏上,喊叫:“李显荣,你要是不立遗嘱,我就和孩子死在你面前!”

我吓了一跳,和助理赶紧冲过去,劝说她先下来,白丽情绪越来越激动,我担心她会发生意外,对李显荣说:“你最好想办法安抚自己的妻子,否则出了意外,你要负法律责任。”

李显荣也吓到了,他答应了立遗嘱,但是又要求自书遗嘱,全部手写。白丽这才从阳台上下来。

在这种威逼情况下写成的遗嘱很可能在公证受理的时候被拒绝。关于这一点,我想提醒白丽,又担心她做出过激的行为,当时,我的心里也很纠结。

在李显荣写遗嘱的过程中,我提醒他要标注清楚立遗嘱人的目的,一条条列举清楚自己名下财产,并将每项财产要按照份额分配给指定继承人,同时要标注清楚继承人身份证、姓名、落款、时间,最后还要按指模,缺一不可。

李显荣一会涂改,一会勾划,一会要喝茶,明摆着是故意拖延时间,李显荣的前妻也没消停,在一旁吵吵闹闹——这两人的伎俩我太清楚了!

李显荣是早有准备,他很有经验,知道如果在遗嘱中缺了要素或者有涂改痕迹,难以辨别真伪,会导致自书遗书无效。

基于我的身份,不能让委托人利益受损,我监督他写好每个步骤,之后和助手分别签字盖章。

处理好一切之后,我对李显荣的前妻说:“虽然你手里的遗嘱公证过,但现在有了这份新的遗嘱之后,你手里的是无效的。”

“别以为找个律师就能吓唬人,你们等着瞧!”前妻见木已成舟,叽叽歪歪了几句,拉着儿子怏怏地走了。

我又把遗嘱重要的部分一一和李显荣夫妻确认后,才带着助理离开别墅。

“师父,刚才好险啊!把我吓得,你看,我后背都湿了!”小助理出了门,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弛了下来。

“嗨,自从上次产房立遗嘱后,白丽干什么过激的事,我都觉得不奇怪了。”

话虽如此,作为白丽的律师,我理应维护她的权益;从私人角度,身为女人,我也希望能帮助她。

只不过,这个女人在婚姻里,守护了财产,却始终没有获得安全感。

其实,作为女人,有时候,我也会困惑,婚内立遗嘱这事儿,真的不知道是一种觉悟,还是一种绝望。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女人们千万别把自己的未来,押在一桩有裂痕的婚姻上。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