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一家三代,全是变态

作者:一二三
2022-05-01 23:21

大家好,我是一二三。


面对诱惑,你能够把持住自己吗?


某职业技术学院爆出了一个惊天消息。

“一对睡上下铺的男生,竟然同时得了xing病!”

而且,还是上铺传染给了下铺......

你们以为这是一段“男上加男”的“爱情”故事?

不,并不是。

这其中的曲折,是各位想象不到的。

一个大一学生吴迪,收到了一则微信好友申请。

他打开之后,是一个名叫白悦的女孩子,就点击通过了。

吴迪在某个健身房当游泳教练,白悦,便是他的学员之一。

虽说是学员,但实际上年龄比吴迪要大五岁。

白悦自称是某公司的前台,皮肤白皙,面容姣好。

白悦在微信中夸赞吴迪,说他教的好,人也好,自己上他的课很开心。

得到女孩的夸奖,原本腼腆的吴迪内心也是十分惊喜。

慢慢的,他感觉自己和白悦的距离也在慢慢拉近。

吴迪出身农村,家境一般,但个子高,身材好,天生八块腹肌。

可惜,他性格内向,一直独来独往,没有什么朋友。

白悦的突然出现,让他平静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慢慢的,他突然发现,白悦对于他,显得格外“关心”。

几乎每天一早,他就会收到白悦的“早安微信”。

“吴迪早安!记得吃好早饭哦!”

“今天课程多吗?现在干嘛呢?”

“你在哪儿呢?我现在正好没事,跟你闲聊会。”

………

吴迪感觉到,两个人的关系,不像是教练和学员,反而是知心朋友。

白悦会将自己的一些小“乐趣”分享给吴迪,比如工作中犯了错,但幸好老板没有发现,今天某个女同事穿错了袜子等等。

白悦还时不时说出一些带有撒娇兴致的话语,让吴迪的心态渐渐发生了变化。

不知不觉之中,吴迪期待着白悦给自己发来信息。

一旦早晨醒来手机没有动静,吴迪就会心绪不宁。

直到白悦的早安信息发来,他心里的石头才会落了地。

虽然吴迪没有谈过恋爱,但他取向正常,面对一个比自己大四五岁的女孩的嘘寒问暖,他心动了。

一个月后,他鼓起勇气问了一句,白悦,你有男朋友吗?

结果,那边却是久久的沉默。

这个沉默,让吴迪很后悔,觉得自己太过冒失了。

吴迪觉得自己怎么能这么问呢?

白悦如此青春美丽,怎么可能是单身呢?

想不到,白悦回话了,她没有男朋友。

这仿佛给吴迪带来了无穷的勇气,让他进一步询问,白悦想找一个什么样的男友?

而接下来的答案,让吴迪震惊了。

“我啊,其实想找一个比我年龄小5岁的男孩,身高嘛,186最好,体重在70公斤,喜欢游泳和看书……”

白悦就差报出吴迪的身份证号了。

这个答案,就是为了吴迪量身定做的。

话说开了,这段恋情就开始了。

在他们确定关系的第二天,两个人去了夜店喝酒蹦迪,接着,吴迪来到了白悦租住的公寓,留宿了一夜……

吴迪以为自己的爱情就要开始了。

却没想到,他彻底错了

两个人交往了半个月后,白悦对他的态度突然发生了180度的改变。

平日里微信上的“嘘寒问暖”,不见了。

白悦也不再主动约他见面。

吴迪自己打电话过去,白悦那边不是占线,就是敷衍一句直接挂掉。

他犹豫再三,再次来到白悦的住处。

本想着在这里和白悦好好聊聊,结果却见到一个陌生男孩从里面走了出来。

吴迪当时眼睛都红了,他的第一个念头是,白悦一定是移情别恋,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小三!

吴迪冲过去不由分说,对着男孩就是一顿胖揍。

男孩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推倒在地。

一片哀嚎声中,白悦的房门打开,一个短发女孩跑了出来拼了命地阻拦吴迪。

这时吴迪停手了,他朝着白悦家跑了进去,可,里面并没有白悦。

而且里面的设施、家具,全都变了。

再出来的时候,男孩坐在地上,看着吴迪靠近,吓得不停求饶。

吴迪有点懵,他问白悦人呢?

短发女孩愣了一下,说谁是白悦?他们是上周刚搬过来的。

吴迪明白了。

自己打错人了。

趁着男孩没起身,吴迪撒腿就跑……

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吴迪还是被警察叔叔带走了。

等到吴迪赔偿了医疗费,回到宿舍,他过起了隐居的生活。

就在他深入简出的时候,一个室友出问题了。

他是吴迪的下铺,觉得私处瘙痒,开始没当回事,之后却发现越来越痒,抹药膏也不管用,就去了医院。

这么一查,吓了一条。

室友居然得了性病!

准确来说,是一种源自国外的某种虱虫

这种虱虫可在身体的毛发上寄生,还会通过衣服和床铺进行传播。

但室友本人连个女朋友也没有。

整个宿舍五个人,只有吴迪处过女朋友,室友回忆起来,上铺的吴迪的衣服,有时会从床铺的缝隙掉落到下铺。

他觉得,这玩意应该是吴迪传染给自己的。

室友让吴迪去检查,吴迪不去,两个人吵了起来,最后室友叫来了辅导员,这才让吴迪去检查。

结果,还真是吴迪传染的。

不过吴迪天生体质好,自己没觉得多么瘙痒,倒是苦了室友,得去治疗才行。

一个男生将性病传染给另一个男生,这种爆炸性的消息在学校炸开了锅。

有人还添油加醋弄到了网上。

本来吴迪是毫不在意的。

他心里只有白悦,其他的都不重要,结果有人联系了吴迪。

那个男人,竟然也认识白悦。

联系吴迪的人叫陈可,是一个IT男。

他约着吴迪在一个咖啡厅见了面。

让吴迪想不到的是,这个陈可看起来比自己憔悴多了。

虽然陈可只有三十出头,但整个人看起来很颓废,眼袋很大,皮肤暗黄。

吴迪以为陈可是因为工作的缘故没有休息好,结果陈可说并不是,都是因为那个该死的虱虫。

陈可说自己原本有一个交往多年的女友,虽然女友家里条件比自己要好,但自己工作能力出众,发展前景好,因此获得了女方家人的认可。

可惜,陈可却犯了错。

他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认识了白悦,在白悦的主动攻势下,他没有把持住,和白悦发生了关系。

这段关系,也仅仅维持了两周,因为白悦的突然失踪而结束。

那之后,陈可发现自己生病了,更可怕的是,他传染给了自己的女友。

在女友的逼问下,陈可承认了自己出轨的事实。

之后的事情也就可以预料到了,女友提出了分手。

而他出轨的消息不知道怎么的传到了公司,陈可的直属女领导对陈可很不满,同事也纷纷排挤他,最后陈可根本无法继续工作只能提出了辞职。

爱情事业双双失利,让陈可非常痛苦。

而偏偏那个时候,屋漏偏逢连夜雨,陈可的父亲听说儿子分手,工作也没了,一气之下撒手人寰。

这让陈可彻底将自己封闭起来。

每天就是喝酒、抽烟,搞的人不人鬼不鬼。

就在陈可在网上随意翻网页的时候,无意中扫到了“某大学两男生传染虱虫”的消息。

他点进去一看,傻了眼。

陈可突然意识到,也许这个倒霉的吴迪,跟自己一样。

于是他联系了吴迪,两个人见了面。

这么一见面,才算是真的激活了陈可和吴迪,两个有相同遭遇的人遇到了一起,仿佛有说不完的话。

他们最后一商量,决定一起努力找到白悦。

就算不能惩罚白悦,也要讨一个说法。

可想要找到线索,谈何容易。

吴迪只知道白悦曾经的住处,想着还是去那里寻找。

但他之前已经冒失地袭击了那里的租客,只能陈可出马了。

陈可好好捯饬了一番,瞬间从颓废男变成了小帅哥。

吴迪发现,陈可的颜值和身材,其实并不输自己。

难道那个白悦都是按照一个标准来寻找男孩的吗?

吴迪在外面等候,陈可自己敲开了白悦原来的房门。

等候了半个小时,陈可回来了,说白悦并没有留下任何东西。

吴迪有点失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关键时刻还是陈可给了他灵感。

“白悦有没有用过你的手机、电脑或者平板之类的?也许上面可以找到她的一些电子记录。”

吴迪一拍手,说还真用过!

陈可凭借起高强的IT技术,成功解开了白悦的QQ号。

吴迪把白悦QQ上所有的好友都检查了一遍,就在他检查的时候,一个头像抖动起来。

这个头像发来了一句话。

“货到了,你到底要不要?”

吴迪赶紧回复,说要!

就在吴迪想着接下来该怎么说的时候,那边又说话了。

他说行吧,但他现在不方便送,可以让别人帮忙送,需要加一个微信,然后便传来了一个微信。

微信名叫“私密的屁屁

吴迪申请之后,看了一下“私密的屁屁”的朋友圈,着实惊到了。

这个人竟然在贩卖原味内裤

他发出的图片实在是辣眼睛,内裤款式有男有女,有的还附上了原主人的照片,不过从角度来看,都是偷拍的。

另外真正让人感到不适的,则是有些内裤上明显还沾有一些不可描述的“痕迹”,要么是块状物,要么是条形物……

吴迪忍着巨大的不适,和“私密的屁屁”聊了起来。

对方开门见山,直接来了一句,“就是你要带虱虫的内裤吗?”

吴迪说是的,然后问怎么交易?最好能见面,他要当面验货。

对方沉默了一会,说可以,不过,验货要加钱。

吴迪同意了。

他们约在第二天晚上,某一个小公园见面。

过了半个小时,一个老头出现了,鬼鬼祟祟地朝着四周不停地看。

吴迪本来还拿上了砖头和铁棍,一看居然是老头,就把东西放下了。

他冲着老头招招手,老头点点头走了过去,从怀里掏出一个黑色塑料袋。

“你是那个***吗?”

“是,东西带来了?”

“嗯,你看看……”

说着,老头就把黑色塑料袋伸到了吴迪面前,虽然吴迪什么都没看到,还是直接打掉了老头的手,一把将老头按在地上。

“说白悦在哪儿?你怎么认识她的!不说我弄死你!”

老头吓懵了,躲在一边的陈可看着不对劲,赶紧跑了出来。

幸好他出现及时,老头已经被勒得快要翻白眼了。

陈可扶起老头,发现老头竟然吓得尿了裤子。

没等陈可说话,老头从地上抄起一把土扬了过去,转身就跑!

一边跑嘴里一边骂着什么。

吴迪想要追,被陈可拦住了,这时有几个公园的工作人员正好路过,朝着这边看了几眼。

陈可挠挠头,埋怨吴迪太冲动了,怎么直接就动手了?

吴迪有点后悔了,这才反应过来刚才自己确实有点过激了。

这时白悦的那个QQ号响了,是“私密的屁屁”说话了。

“曹尼玛!你他妈干嘛呢?怎么伤人了?接电话啊你!你他妈吃屎呢?”

吴迪一愣,还是陈可回复了一句,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是不是搞错了?还问对方打得是哪个号码?

“私密的屁屁”发来了一个手机号,还伴随着几句问候白悦家人的脏话,吴迪刚要回复,陈可已经关掉了QQ。

“没事,有了手机号就好说了,我能找人给帮忙……”


陈可通过网上认识的黑客,真的搞到了这个手机号最近一次开机的地点。

在某个快捷酒店。

吴迪和陈可轮流等待,果然在两天后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白悦。

只是眼前的白悦戴着帽子、墨镜,将自己裹得非常严实。

而她走路的姿势,还是被两个人分辨出来。

在白悦身后跟着的,是一个高大的男人。

吴迪和陈可对视了一下,明白这肯定又是白悦的一个“目标”。

白悦先走进酒店大厅,眼看男人就要进去,陈可冲了过去。

他一把拉住男人的胳膊,大声嚷嚷着,好家伙!敢跟我老婆开房!来人啊!快来看看啊……

陈可这么一吓唬,男人捂着脸跑开了。

而听到声音的白悦走了出来,看到陈可,脸色刷的一变,扭头就要跑,结果被吴迪挡住了。

吴迪的出现,让白悦愣住了。

她低下头,挤出一丝苦笑,说该来的,还是来了。

说完话,白悦身体突然开始发抖,她皱着眉头捂住了肚子

吴迪和陈可面面相觑,陈可先摇摇头,示意不要再相信白悦。

他们毕竟都上过当,现在白悦有任何动作都有可能是一种欺骗。

白悦深吸一口气,从包里摸出一个药瓶,哗啦啦将很多白色药片倒进了嘴巴里。

结果因为用力过猛,有的药品可能卡住了喉咙,引起了白悦的呼吸困难。

她剧烈咳嗽着,脸涨的通红。

就在她跪在地上扣嗓子的时候,白悦的手机响了。

听到手机铃声,白悦好像触电一般,明明都已经无法呼吸了,还想着去摸手机。

好像这个电话,非常重要似的。

眼看白悦都晕了过去,幸好有一个路过的医生来帮忙,才化解了危险。

在将白悦送到医院之后,吴迪听到白悦的手机再次响起。

而里面的备注的名字,则是“主人”。

主人?这是什么意思?

看着闪动的屏幕,吴迪非常好奇,他接通了电话,说了一句,“喂?”

那边却是死一般的寂静。

很快,那边传来了挂断的声音。

而另一边,照看白悦的医生,是陈可的一个远房亲戚,专门将陈可拉到了一边。

医生问白悦和陈可是什么关系?

陈可想了一下,说是自己的妹妹。

医生看着陈可,脸上的神情有些复杂,但却什么都没有说。

陈可觉得不对劲,装作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拉着医生恳求起来。

他说白悦是自己唯一的妹妹,他们的父母早就去世了,只剩下兄妹二人相依为命,希望医生一定告诉自己,妹妹到底得了什么病?

话说,陈可演技确实一流,医生犹豫了一下才透露了一些消息。

原来,经过检查,白悦竟然患有多种性病和妇科疾病

基本上除了HIV,其他的各种性病都检出来了。

陈可把这个消息告诉吴迪,听得吴迪也是目瞪口呆。

而医生说那个差点噎死白悦的药片,其实就是止痛药,因为白悦多种炎症侵袭,身体早已经来到极限。

只能靠止痛药来扛着……

白悦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身体都成了这个样子,居然还想着折磨别的男孩子?

看着昏迷的白悦,吴迪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他拿着手机,通过白悦的指纹,成功完成了解锁。

而在白悦的手机中,藏着让吴迪和陈可无法想象的“秘密”。


登录微信后,吴迪看到了白悦和那个“主人”之间的对话。

对话的内容,实在辣眼睛。

简单来说,对面的那个主人,是一个有着严重“怪癖”的男人。

他最大的爱好,居然是让白悦染上各种疾病,然后传染给自己!

而从他们的对话中,吴迪还看到,在白悦传染给“主人”之前,白悦需要做一个工作,那就是寻找“小白鼠”。

先要将这些恶心作呕的疾病传染给“小白鼠”们,然后观察效果,如果效果好,再给“主人”享用。

吴迪看完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

自己心心念念的白悦,竟然有着这样变态的做法?

而且她对待自己,根本就没有爱!

只不过把自己当做实验品罢了!

吴迪越看越生气,嚷嚷着要去报复那个“主人”。

这时陈可倒是冷静下来。

他说先别急,还是等白悦醒了再说。

两个小时后,白悦终于醒来。

面对吴迪的疑问,白悦选择紧闭嘴巴不吭声。

可当陈可拿出手机上的那些对话的时候,白悦终于扛不住了。

她承认自己确实在寻找着不同的男孩子来当做实验品,一旦成功了,自己就会让“主人”享受那些变态的感觉。

“卧槽,那个傻逼,他脑袋是不是让门挤过?世上还有这样的爱好?”

面对吴迪的不解,白悦却笑了。

她说这有什么,世界上的人多了去了,你怎么知道别人的爱好和想法?

陈可说话了。

他说自己已经在网上查过,这种人属于SM的一种。

那些受虐者,除了常规地遭受打骂之外,有的人还喜欢感受疾病或者炎症带来的与众不同的痛苦和煎熬……

吴迪听着不仅感觉裆部一凉。

虽然他天赋异禀,没有感受到那些痛苦,但听着就很有代入感。

吴迪接下来问白悦,那个变态的“主人”,到底是谁?

白悦却不再回答。

她的脸上显出惊慌的神色,仿佛这个名字一旦说出来,就好像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

这时,病房外面传来了吵闹声。

白悦蹭的坐直了身子,她的嘴唇变成了青紫色。

“来了,来了……你们,你们快跑吧!”

陈可反应很快,拉着还一头雾水的吴迪跑了出去。

躲在角落里,陈可看到一伙身穿迷彩衣的男人走进了白悦的病房。

在一片哀嚎声中,白悦被拖了出去,一个医生想要阻拦。

迷彩衣中的一个男人将医生拽到一边,耳语一番,医生的脸色都变了,不再阻拦。

陈可盯着迷彩衣离开后,让吴迪先回学校,自己要跟着去看看。

跟着迷彩衣乘坐的黑色商务车,陈可开车来到了某个商贸公司的楼下。

他本想着在这里能见到白悦。

结果,之后的几天,白悦却彻底人间蒸发了!



这期间陈可和吴迪想过各种方法试图混进这个商贸公司。

但都没有成功。

而关于白悦的任何电子记录,也都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不见了。

就在白悦失踪两周后,陈可和吴迪真的没有办法了。

网上却突然出现了一个爆炸性的消息。

“**商贸公司的董事长王小海,以及他背后的变态组织。”

接着是各种音频、视频以及长篇文章。

发文的人,自称是白悦的姐妹,这些证据都是白悦自己收集的,她说自己已经预见到会有危险降临。

可惜她已经越陷越深,根本无法自拔,只能委托自己的姐妹,一旦她失联超过三天,就将这些信息公布出来……

这篇长文详细讲述了关于白悦,以及王小海和王小海所在的组织那不堪入目的关系。

大学毕业的白悦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就开了直播来挣钱。

当时直播间的榜一大哥总是一掷千金,之后榜一大哥和白悦见了面,两个人一见如故,开始了恋爱。

榜一大哥,便是王小海。

但那时,王小海已经四十多岁,有老婆有孩子。

他给白悦在自己的公司安排了一个闲职,对外宣称这个白悦是自己的远房侄女,可实际上,两个人一直保持着不正当男女关系。

那段时间,白悦也发现了王小海那令人无法启齿的“怪癖”。

本来白悦感觉很难以接受,她也想过要离开王小海。

但,王小海给的实在是太多了。

在金钱面前,白悦选择了接受。

她按照王小海的要求,寻找不同的人,让他们感染疾病,然后再这个疾病传染给王小海。

王小海就这样“痛并快乐”着。

他喜欢私处的那种火辣辣的,兼具着奇痒无比的感觉。

为了能让这种感觉持久,他会选择通过饮酒来进行暂时的麻痹

只有在他身体到了无法承受的临界点,才会让医生介入……

王小海的变态,着实让白悦“大开眼界”。

虽然白悦无法理解,但她还是默默承受。

可直到一天晚上,她却在无意中听到了一个可怕的消息。

在每个周末,陪着她入睡的人,其实并不是王小海,而是另有其人!

当时白悦应该服下了王小海提前准备的安眠药的,但鬼使神差的,白悦拿错了杯子,喝下了普通的白水。

她听到王小海在招呼自己的那些朋友,别忘了到周末来“享受”。

之后,白悦在家里偷偷安装了摄像头,拍下了那些令她作呕的画面。

她想过要报警,但害怕会遭到王小海的报复,于是只能隐忍下来。

白悦记录的视频中,王小海所在那个组织,共有二十一人,这些人身份不同,性别不同,有的是外企员工,有的是大学生,还有的是个体商贩。

他们的共同点,就是有种相同的恶心的癖好

让白悦想不到的是,王小海的父亲,已经六十岁的正在颐养天年的王董,居然,也是这个组织的一员。

他,也侵犯过白悦……

而随着白悦身体的逐渐恶化,王小海流露出了嫌弃和鄙视,同时也开始偷偷寻找下一个人来代替白悦。

白悦便将这些视频交给自己的姐妹,万一自己出事的话,这些便可以成为最好的证据。

………

这些视频音频在网上炸了锅,但仅仅是三个小时后就被删除了。

热搜上也无法看到。

但王小海以及他所在的变态组织,最终还是被绳之以法。

唯一可惜的是,白悦,还是下落不明。

如果,她能够抵挡住诱惑,早一点选择放弃,也许就不会成为现在的样子。

在王小海金钱的诱惑下,白悦曾经过上了“梦想”般的日子。

出入高级场所,买衣服买包包,享受其他人羡慕的目光。

白悦那段时间,觉得自己的人生“完美”了。

甚至家人都觉得她终于“出息”了,变成了真正的“有钱人”。

可只有白悦自己知道,每晚她都要面对怎样的痛苦和折磨。

人生有时就要面临着这些抉择。

一旦你选择了一种生活,你就要承担它所带来的种种......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