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 故事

我那副美艳绝伦的皮囊,是画出来的

作者:每天读点故事
2022-05-03 23:16


“叮咚”,随着手机提示音的响起,沈非拿起了手机,打开了那个粉红色的软件。

“欢迎来到女人的终极乐园,神笔马良不如你,一张画皮美人心。画皮,祝您拥有全新的美丽人生。”

甜美的声音随着软件界面打开传来,虽然是电子机械的声音,内容也十分普通俗气,但莫名的就是有一种蛊惑人心的能力。

这个粉色的软件叫做“画皮”,是一款新出的美颜类软件,但这只是表面上的功能介绍而已,但却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发挥她的美颜功效的。正如其名,画皮画皮,就是下单让美化师给自己“画”出一张人皮。

但所有的用户都知道,只有S级的美化师才能真真正正的“画”皮,就像《聊斋》里的女鬼,给自己画一张“美人皮”披上。

沈非成为美化师已经快三年了,现在还是A级美化师,她还需要完成两个A级订单或者一个S级订单才符合升级申请的条件。

所以当她这次接到的订单被平台认定为S级的时候,她的心情很是不错,迫不及待地打开了新的订单,想看看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客户。

果然,是一个值得被评为S级的难度。沈非心里想着,不自觉皱起了眉头。

照片里的女人长着一张国字脸,两眼狭小细长,鼻子塌又大,颧骨略凸起,牙齿是龅牙,嘴唇无法完全闭合,皮肤黑黄还有不少的斑点和痘印。发际线也很高,额头十分高凸。最重要的是,她看起来很胖,体重绝对超过了160斤。除了脸长得不怎么样,身材也惨不忍睹。一身圆滚滚的肉,体态也不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胖,看着特别像一只大猩猩。尤其是那一双腿,看着比上半身还要短一些。真的是和美扯不上一丁点的关系。果然,当沈非点开基础资料的时候被眼前的数据绞的心肝疼。

这个女人的ID叫做美美,三十一岁,身高157,体重165。而她的要求,是在不改变基础骨架的同时,让她成为即可以打扮成甜美萝莉,又可以打扮成成熟御姐的美化。只不过因为囊中羞涩,她选择的就只是脸部画皮而已,不然按照她的选择应该是选全身画皮,这样也落不到沈非的手里了。

如果在生活里听到这样的话,谁都会觉得很离谱,但在“画皮”里,只能说有难度,但不离谱。因为爱美是女人的天性,“画皮”和美化师的存在,就是为了实现这些女人看起来不切实际的愿望的。

沈非看着订单下方的倒计时,美化师对下放到自己手里的订单都有拒绝的权力,计时15分钟,如果在规定时间里没有拒绝就默认为取消,系统会回馈给用户,更换美化师或者加价。

沈非不想错过这次升级的机会,尤其是看到美美选择画皮的原因栏里写着“不想被喜欢的他嘲笑是恐龙”,更加坚定的点击了“接受”。

“晚上好非非,欢迎来到画皮,今天也是神来之笔的千金难买我美丽哦,希望你今天也能创造出独一无二的美少女~”

随着沈非的确认,界面逐渐发生变化,熟悉的系统提示音再次出现了。

沈非是被安南的电话吵醒的。

“大姐,这才几点,你追魂夺命Call也有个限度吧。”沈非终于再也忍不了了,看了一眼8点都没到的手机被迫接起了电话,忍不住抱怨道。

“你看我们大学同学群!周薇薇说今天晚上在WINK酒吧聚餐,王翰也会去!!!非非,你忘记毕业的时候周薇薇说你的那些话了吗?你必须去狠狠地打他们的脸!”安南在电脑那头疯狂输出,喋喋不休。

“你以为我去了能有什么好事?周薇薇肯定会说这么多年不见变好看了,是整容了吧。”沈非嗤之以鼻,想起那张美丽却略显刻薄的脸,种种不好的回忆涌上心头。

“你那是减肥运动和化妆好不好,她才整容呢,你是没看到她现在的样子。我之前在她的社交网站上看到她现在这样子,那个苹果肌和眼皮肿的哦啧啧啧……打针打的脸都僵硬了。再说了,你现在可是超厉害的化妆师好不好,变好看也很正常啊!”

“你刚刚说王翰也去?”沈非忽然话题一转,问道。

“可不是,自从毕业以后就没见过了,听说周薇薇和王翰在毕业后没多久就因为异地分手了,但是王翰这么多年还是保养的很好,和当年一点差别都没有呢!最重要的是!他还是单身呢!”安南说到这个话题,忽然兴奋了起来,“周薇薇这次组织聚会估计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因为王翰上周刚回到A市,据说要在这儿工作了!”

也难怪安南会这么激动,王翰可是他们学校出名的男神,要知道每一个学校都会有这样的神奇存在,不仅人长得好看,而且成绩也好,一般来说家庭背景也不错,深得一众无知少女的喜爱,但往往这种男神最后都是落入相似的女神手里,并不会像小说电影里那样,没理由的爱上一无是处又平凡普通的路人女。

很可惜,当时的沈非就是这么一个路人女,甚至更坏一点,因为她那时候胖的有150斤,可以说人见人嫌弃。男生背地里取笑她叫她胖球恐龙,女生也经常冷嘲热讽,没什么好话。除了安南,安南并没有因为她的肥胖而排挤嘲笑她,反而还会维护她,鼓励她。

Girlshelpgirls。

这是安南常说的话。

毕业后,大家都去毕业旅行或者步入实习工作,只有沈非,她失联了。

失踪几个月后再出现时,她变瘦了,也变美了,好像从头到脚脱胎换骨了,但又好像没怎么变,还是那张脸,还是那些五官,只是变得更为精致,好像每一样部件都落在了黄金点上。而沈非告诉安南,她去参加了一个封闭式的减肥训练营,现在她找了一份化妆师的工作。

虽然安南对她一直很好,但她和安南本质上是不一样的,安南一直都是那种长的可爱甜美人缘又好的女孩子,吃吃喝喝逛街买东西,从不像沈非因外貌而自卑。

“我说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晚上给我全副武装穿上战袍,到酒吧惊艳众人听到没有!我可是和周薇薇夸下海口了,你不准让我没面子啊!”安南在电话那头叽叽喳喳道。

“好了好了我的小姑奶奶,我知道了。”沈非无奈答应。

其实她也想扬眉吐气一次,只不过晚上这个时间,对她来说有些紧张了。但无论如何,她之前付出的一切努力,不就是为了这样的场合吗?想到这儿,沈非忽然也有些亢奋了起来。

晚上9点,沈非如约来到了酒吧,看到了久违的一些同学。

“非非!”安南看到沈非,眼前一亮,立马欢呼雀跃地跑了过来拉住了她的胳膊,在她耳边低声道,“你这真是杀人诛心的妲己战袍啊!”

此时的沈非穿着一条黑色吊带大V领的带亮闪紧身裙,高开叉,露后背,加上一双黑色蕾丝高跟鞋,双耳挂着长流苏的耳环,背着一只链条小羊皮包,确实让人挪不开眼。

“哟,几年不见,沈非大变样了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丑女大翻身里的女主角,做了全身整容呢~”周薇薇最先开口,她今天穿着一身大红色的连衣裙,看上去风情万种,有那种复古港风的味道,但是就像安南说的,不知道是不是脸上刚打过水光针,苹果肌和眼睛这儿显得有些浮肿,略显疲惫和老态。当然她对沈非表现了十分的敌意。

“网上不都说了吗,减肥就是全身整容,谁还不是个潜力股了。”安南立马开口反击,转头像沈非眨了眨眼,略显俏皮。

“是吗?我怎么记得沈非以前是单眼皮呢?现在双眼皮多明显啊,这还能后天改变吗?”周薇薇一边说,一边转向周围的人,脸上的笑容藏不住的嘲讽。

“我是单眼皮,我贴了双眼皮贴的。”沈非落落大方地回答,微微一笑,毫不畏惧。

这下周薇薇倒是一愣,她可没想到沈非居然会这么回答。

“难怪人家说女大十八变呢,看看沈非,简直是脱胎换骨啊哈哈哈。”其他人这时候也开始出声,氛围又变得热闹起来。

沈非被安南拉着坐在了人群里,不过她不怎么说话,大多时候别人问她几句她轻声回答,微笑点头,倒有一种说不出的迷人味道。就连坐在角落里的王翰也往她这里不经意地看了好几眼。

一直到晚上十一点,大家都喝了不少酒,沈非和安南走出了酒吧大门。这时候安南已经有些喝醉了,东倒西歪。

“我叫了车,要不要顺道送你们一程。”王翰忽然出现在沈非的身后,开口问道。

沈非一愣,随即露出笑容来,“不用了,我和安南住的不远,我打个车先送她回去。”说罢,沈非叫的车就到了,她向王翰点点头,就坐上了车。

回到家之后,沈非看到手机微信上那个好友认证,露出了颇有深意的笑容。

而这时候,她手腕上的表带发出了刺耳的“滴滴滴”声音。

“都这么晚了……”沈非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忍不住自言自语道,随即走进了卧室旁边的小房间里。

这个房间灯暗的有些诡异,是一种淡红色一样的映像灯光。看起来像是老港片里那种氛围效果,但搁在现实里就不适合种感觉了,总有一种说不出的阴冷感觉。但沈非却十分习惯,她关上门,按了按门框边上的开关,瞬间房间里的灯光又变了,变成了一种鲜红色的光线。

沈非熟门熟路地脱掉了身上的衣服,拿掉了所有的首饰,最后就连身上的内衣内裤也脱得干干净净。她赤身裸体的走到了一个人型模特前。这个模特看起来很完美,和橱窗里那些女模特也不一样,看起来似乎平平无奇,但其实仔细看就会发现,这个模特的身材比例十分和谐,虽然不是常规的那种凹凸有致,腰细腿长,但就是给人一种很舒服的自然美。

沈非看着这个模特,眼里的光变幻着,有些茫然,又有些期待。

好一会儿,沈非手腕上的表带再次发出了“滴滴滴”的声音,频率更加急促,把沈非的思绪拉了回来。

时间到了。

沈非无奈地叹了口气,随后点击了手腕上的表带屏幕,随后她的后背脊柱处缓缓地出现了一条裂痕,随后越来也大,从颈后一直到尾骶部,就像是“东非大裂谷”似的,没多久之后,沈非的手就伸进这条裂缝里用力地撕扯开,眼瞅着她身上的皮就这么徒手被撕裂开了,就像是脱衣服似的,全身的皮肤就这样整套似的剥脱了下来,直到整张皮被沈非挂在了那个模特的身上。

脱下皮囊的沈非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没有了原本的姣好容貌,前凸后翘的身材,但又似乎还是她,从五官上看还是和之前有些相似,却没有那么精致立体。身体也没有了那种前途后翘的凹凸有致,变得有些腰腹赘肉和扁平,两条腿也又粗又短。

而挂上模特的皮囊就像是充上电的手机,原本暗沉灰暗的皮肤一点一点地就像是活了一样,逐渐变得光滑透亮了起来。就在同时,沈非的粉红色软件也弹出了新的消息:

“欢迎使用画皮,您的私人订制皮囊已经使用344天,距离过期还剩21天。如您需要继续使用定制皮囊服务,请尽早下单哦~”

几天后,沈非正在工作室里绘制着“美美”的脸部五官,王翰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沈非撇了一眼,看到来电显示后并没有理会,任由手机铃声回荡在房间里,而她则趴在人脸模型前,手里握着专用的皮肤绘制笔,小心翼翼地在上面描摹着。

按照“美美”的要求,沈非干的活有点像整容医生,毕竟对着这样一张脸,即便是一流的整容医生也会头疼。大部分的人或许会决定重塑,但“画皮”存在的意义并不是整出一张全新的脸,恰恰相反,沈非这些美化师要做的是优化顾客已有的五官。正如沈非自己一样,是她,又不是她。

手机持续响了很久,过了好一会儿,沈非收到了新的微信信息,发送人依旧是王翰。但沈非依旧没有理会,直到15分钟以后,沈非才不急不缓地放下了手里的绘笔,拿起了手机。

“不好意思,刚刚在忙。”

沈非缓缓输入,按下了发送。很快她就看到了对话框顶上出现了“正在输入……”的字样。
“也没什么事,周末有时间吗,想请你吃个饭。”

沈非看着王翰发送的消息,并没有着急回复。

“好多年没见了,你变了很多。”

王翰又接着发了新的消息过来,但沈非还是没有回复,就是这么看着屏幕。

“以前的事,是我的错,很抱歉。”

沈非看到这儿,似乎都能想象手机另一头王翰抓耳挠腮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样子,这才缓缓输入。

“应该是我说抱歉,化妆师周末一般都有活儿的。”

“那你什么时候方便?”王翰迅速地回复。

“这周吗?好像都没时间……下周三好像是休息的。”

“那就下周三吧,我来接你。”

“不用麻烦了,我可以自己去的。”

“约女孩子吃饭怎么可以让女孩子自己去呢?我来接你吧,你到时候把定位发给我。”

沈非回了一个可爱的“ok”表情,结束了这一次短暂的对话。

她转过头看了一眼正挂在人体模特上的那副皮囊,仿佛那是一个沉睡的美人,在角落里呼吸着。沈非心里不免想,王翰想约的并不是沈非,而是那个批在沈非外面的美艳皮囊吧。

果然,男人都是视觉系动物。所以有前仆后继的女孩子选择了整容,化妆,医美手段,所以有了“画皮”这个软件,所以有了沈非现在这个职业。

女为悦己者容,真是一句从古至今的魔咒啊。

王翰在约定的餐厅里焦急地等待,一会儿看看手表,一会儿又看看窗外,一会儿又让服务员换杯水,一直等到周围吃饭的人都换了一波,服务员换了第4杯水的时候,他这才看到了沈非姗姗来迟。

今天沈非穿了一件白色连衣裙,脸上的妆容非常生活化和自然,仿佛不施粉黛,脚上是一双白色缎面的珍珠高跟鞋,整个人走来有一种仙气飘飘的感觉,让王翰一瞬间有一种心跳暂停的感觉。

“不好意思,有点事耽搁了。”沈非走到王翰面前轻轻拨开头发,轻声细语地说道,坐下。

“啊……没事。”王翰这才反应过来,意识到自己刚刚走神失态了,立马招手喊来了服务员,“喝点什么?”

“柠檬水就行,谢谢。”

王翰不自觉地瞟着对面的沈非,不得不承认,他确实心动了,自从上次酒吧聚会之后,他对沈非就产生了其他的想法。他以前并不相信那种什么“女大十八变”,“减肥就是整容”这种话,但沈非给他的感觉确实冲击到他了,他也没想到眼前这种美女竟然是以前那个胖乎乎的女生。

其实王翰也不是没怀疑过沈非整容了,但是他那天回去就把毕业照翻了出来,沈非的五官和面容并没有改变,确实是变瘦了,五官更立体精致了,他也问了一些医疗美容行业的朋友,得到的回答也是不像动过脸,化妆也是可以达到这种效果的,而且沈非本来的五官确实就不错。

“上次在酒吧……周薇薇的那些话,你别往心里去。”王翰尴尬的笑了笑,抛出一个话题,“你这些年变化确实还挺大的,现在……很漂亮。”

沈非轻笑一声,“化妆师么,都是画出来的,假的。”

说完,沈非俏皮地眨了眨眼,好像真是这么回事一样的,但氛围却这么轻松了下来。

这一顿饭两个人吃的挺愉快,不知不觉就到了深夜,这一次沈非并没有拒绝王翰送她回家,到了沈非楼下的时候,沈非看到王翰欲言又止的样子,心里跟明镜似的,但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自顾自地上楼了。直到沈非回到家中,她看到王翰还站在楼下,似乎并没有要走的意思。

很久之前,她确实真心喜欢过王翰,和所有的怀春少女一样,只不过和大部分少女不同的是,她得到的不仅仅是拒绝,还有一堆人的嘲笑和羞辱。可男人就是这样,他们是视觉动物,天生就是喜欢漂亮女人。

所以有无数的女人为了博取心爱男人的关注,而选择减肥、整容、化妆等等,投入不计其数的金钱和时间,或许最后得到了如烟花般的短暂灿烂,但最终还是归于黑暗之中。

沈非放下了拉着窗帘的手,转身走进了小房间里。

封闭房间里,沈非坐在椅子上,一手端着红酒杯,一边看着挂在脸部模型上的皮子。这就是“美美”的订单,晚上和王翰吃饭之前她已经完成了这单,裁剪绘制结束之后,还要再放在特制的人脸模型上“养”上24小时,这是画皮的最后阶段。

皮料娇嫩,裁剪绘制的过程中,随着皮质里的水分不断消逝,皮料会变脆,变硬,如果绘制时间过长则需要继续泡发养护一段时间,不然皮料就会因为缺少水分而褶皱老化失去弹性,甚至是脆裂。

沈非已经是一个成熟的美化师了,所以基本上能在几个小时内就完成脸部皮料的剪裁和绘制,一气呵成不间断。但是一开始的时候,她也是经历过无数次的停顿和返工,甚至是浪费了皮料重新来过的。

沈非看着隐隐发出粉色光的人脸模型,忍不住凑近了去看。她一直很好奇,这个模型究竟是什么原理机构,就好像真的会像人体一样给皮肤滋养似的,把看起来还是皮料子的皮慢慢养护成了真的和人脸皮一模一样的皮肤。

光标上显示,还有20小时。

沈非喝完了酒杯里的酒,转身回了卧室。

“我听说,你和王翰最近……有情况?”安南靠在沈非的身后,露出狡黠的笑容,就像是一只小狐狸似的挑了挑眉。

“听谁瞎说呢。”沈非坐的十分挺拔,缓缓放下手里的咖啡杯,但是隐藏不住嘴角的笑意。

“这还要听谁瞎说?”安南笑嘻嘻地拿出手机,“你看你看,前两天王翰发的这个朋友圈,和你发的这不是同一个地方吗?虽然都没有看到人,但是这个角度……”

“只是一起吃了几次饭而已,有那么夸张吗?”沈非拿过安南的手机,退出了朋友圈,语气淡淡地回答。

“什么叫吃了几次饭而已?那是谁啊,王翰啊!男神啊!你可以啊沈非!”安南瞪大了眼睛,声音也不自觉提高了音调。

“低调。”沈非做了一个“嘘”的手势,“以前确实是男神,现在也就那样吧。”

“沈非,你变了。”安南忽然一脸严肃。

“我变了?”沈非一愣。

“对,是你变成超级女神了!哈哈哈哈!”安南忍不住大笑。

沈非被她这样子弄得一会儿紧张一会儿又放松,但还是隐藏起了她一瞬间的慌张,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从咖啡馆离开之后,沈非就接到了王翰新的邀约,她心里确实十分得意,但事实上她从一开始就和王翰不会有好结果,她清楚地知道王翰现在之所以会对她有这样殷勤的态度,只是因为她现在拥有一副好皮囊罢了。但她的好皮囊是有时效,除非她能在失效之前,成为一名s级的美化师,为自己制作一张永久性的皮囊。

回到家后,沈非只觉得全身疲惫,瘫倒在了沙发上。她拿出手机,打开了那个粉色的软件。

“美美”的订单已经完成了,但是还需要通过平台监测,之后再配送给用户,每个用户收到东西之后有三天试用期,不满意会退货或者重新修改。毕竟一张画皮的钱可不便宜,总是要让人满意才行。更何况,“美美”的单子不仅仅是沈非的一张脸皮,她还有低级的全身皮一起使用。

沈非刷新了一下界面,忽然来了精神,立马坐了起来。

界面上显示:订单已完成,客户已完成签收,本次服务反馈为“满意”。

沈非立马登入了个人账户,发现开通“s级”的按钮已经从灰色变成了金黄色,这一刻沈非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甚至都能听到“咚咚咚”的声音了。沈非伸出手,指尖都已经开始颤抖了。

当她终于按下那个梦寐以求的按钮时,沈非只觉得天旋地转,好像这一切都发生的不真实。

“恭喜您成为画皮第1392位s级美化师,已为您开通尊享级权限,已将您添加至s级美化师交流群,详情请登录s级美化师指引指南。”

沈非看着自己头像旁边的小字符变成了金红色的“s”,一瞬间竟然觉得眼眶都有些湿润了。她迫不及待地进入了平台的选购商城,她要为自己挑选最顶尖的皮料,用来制作自己永久性的皮囊。

然而当她进入尊享商场时,她却呆滞了。

因为整个尊享商城里只有一种皮料,根本毫无选择。但是就这一种皮料,价格却是A级美化师能选购最好皮料的好几倍。沈非点开这款皮料的详情,却发现里面的介绍更加少的可怜。

“名称:真皮

皮质含量:100%

价格:100万美化币(仅s级美化师可下单)

保质期:与使用者同寿

详情介绍:能够完全贴合用户者本身的皮料,不需要进行脱离充电,并且经过三个月的持续佩戴后能够与客户身体进行完美融合,同步生长。

选用途径选择:A.用于客户B.自用

备注:选用途径不同,皮料的配送与制作将会不同,请明确告知。”

沈非根本没有多想,也没有弄明白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剧烈的喜悦已经冲昏了她的头脑,她迫不及待的把这些年积累下来的钱都一掷而空,只为了能为自己制作完美永恒的皮囊。

手机屏幕的光照在沈非的脸上,诡异的就像是从电视机里爬出来的贞子似的。她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挂在人体模型上的美人皮,正在隐隐地撒发着红光。

“最近有什么好事吗?似乎心情很好。”王翰一边给沈非递酒,一边笑着问道。

“要升职加薪了算吗?”沈非歪过头笑了笑,妩媚中透着一股俏皮。

王翰被沈非的笑容迷了眼,竟然愣住了。

“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沈非看到王翰呆滞的模样,摸了摸自己的脸。

“不……不是,升职加薪当然是好事啦哈哈哈。”王翰笑嘻嘻地回答道,“那更应该庆祝一下了。”

这天晚上王翰觉得,沈非和之前有些不一样了。

他不得不承认,再次见到沈非,她和大学的时候确实不一样了,变瘦了,也更美了。只不过变美了的沈非似乎有着一种美人特有的高冷和疏离,对谁都是客客气气的。

他在酒吧见到沈非时,根本不能相信眼前这个美女就是大学里给他写情书,当着他的面说话磕磕巴巴的又黑又胖的女同学。当时的王翰还为此十分苦恼,毕竟这又不是什么有面子的好事。但那以后,沈非就再也没出现过了,听说沈非被一直爱慕王翰的女学生针对了。

因为有着一张不错的脸,他从小到大都是女孩子们爱慕的对象,即便是出国的那几年,他身边也从来没有少过莺莺燕燕,但是他明显感觉到回国后在沈非这儿碰了壁。

明明以前沈非是明确向他表达过爱慕之情的,即便是几年过去,她变好看了,但王翰自认为现在的他也比读书的时候条件更好了,不仅仅是外貌,他现在的工作、收入,方方面面,就连周薇薇都主动约了他好几次。但沈非对他却一直不冷不热的,约她几次虽然会有拒绝,但也能成功一两次。沈非对他虽然也挺温柔和气,但也没有什么进一步的发展。

她在吊着他。

这是王翰最直观的感觉。

但沈非越是这样,王翰就越想要得到她。

今天沈非的心情明显十分愉快,对他的态度也有所改变,王翰心头一动,觉得或许时机到了。

“既然庆祝,那就第二趴吧,好好开心一下。”

“第二趴?做什么?”沈非眼神有些迷离,一手支撑着脑袋,慵懒地看着他问道。

“当然是……”王翰笑了笑。

十几分钟后,两个人走进了深夜酒吧。

午夜的酒吧总是十分热闹,昏暗的环境以及不断变换的彩色灯光,还有震耳欲聋的音乐声,每一次的声响仿佛都和心脏在共振,带来一次又一次的亢奋感,在这样的氛围里,情绪会不自觉地被带动起来,加上男男女女的尖叫声,还有不断刺激神经的大量酒精。

“怎么样?开心吗?”王翰凑近了沈非的耳畔,大声喊道。

“开心!特别开心!”沈非笑的合不拢嘴,还一手握着啤酒瓶,一手勾住了王翰的脖子。

“升职加薪开心还是喝酒跳舞开心?”王翰顺势搂住了沈非的细腰。

“嗯……不能说……”沈非已经有些醉了,脸颊透着绯红,身体也变得异常柔软,就像是没了骨头的蛇似的,弯弯扭扭,缠缠绕绕。

王翰搂着沈非腰的手逐渐向下滑动,眼睛盯着沈非的前胸,闪烁出欲望的光芒。等两个人离开酒吧的时候已经快要12点了,沈非的意识已经十分模糊,东倒西歪的。

“回家!我要回家!”沈非摇摇晃晃的,却一直喊着要回家。

“好好好,回家回家。你家在哪儿呢。”王翰紧紧搂着沈非,一边打车一边问。

“宇庭花苑……12幢2单元1903……”沈非喃喃道。

“好,我们回家。”王翰坐上出租车,就对司机师傅说道,“麻烦您,宇庭花苑。”

王翰醒过来的时候,正是深夜,他发现身边却没有人。

他揉了揉眼睛,从床上起来,走出卧室。按照他的经验,这时候沈非应该在浴室洗澡,但是他没有看到人,觉得有些奇怪。这时候,他看到了卧室旁边的一个小房间,虚掩着门。

王翰轻笑一声,推门走了进去,“在哪儿躲着……”

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眼前的景象吓得愣住了。

沈非正背对着他,她的后背沿着脊椎的地方裂开了一条巨大的黑色裂缝,从头颈到臀部,而沈非正双手插进那个裂缝里,向外扒拉着身体,脱下了一张皮。

她转过头,脸上的皮松脱了一半,显得十分诡异。

“呀,被你发现了呢。这可怎么办?”

王翰只觉得从脚底升起一股可怕的冷气,他此刻脑子里莫名地出现了那个著名的聊斋故事:《画皮》。

“你最近和王翰联系过吗?”安南一边喝着奶茶一边玩着手机,不经意地问道。

“没有,怎么了?”沈非也看着手机里的网购平台,漫不经心地回答。

“听说最近都联系不到王翰,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安南看了沈非一眼说,但是沈非连头都没抬一下。

“那我怎么知道。”沈非拿起手机凑到了安南的身边,“你看这个口红颜色好看吗?我被种草了好久啊,好想买啊!”

“我看看我看看!”安南立马来了兴致,看了一眼,“这个这个我知道!走走走,旁边就是百货商场,有专柜的,去试试?”

“好啊好啊,赶紧!”

说着,两个人就拿起包往外走。

安南正在化妆品柜台疯狂试色的同时,沈非听到了熟悉的提示音。她走到一边,打开了手机上的粉色的软件。

直到界面登录后,好一会儿她才看到新消息提示,她不免皱眉,商场的无线信号也有延迟了,提示音都响了,信息倒是延迟出现了。

“恭喜您,s级画皮原料申请已通过,请于三日内达到指定地点完成申办手续。”

沈非来来回回反反复复地看着这句话,感觉这一刻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

“看什么呢?跟丢了魂儿似的。”安南走过来拍了拍沈非。

“没……没什么。”沈非慌乱地收起手机,看到安南的手里已经多了一个袋子,她已经买好了。

“你还买不买啦,我都买好了。”安南嘟着嘴撒娇道。

“口红还是算了,我太多了,不过我想买瓶香水。”沈非把手机收好,心情愉悦道。

“想法不错哦,确实应该买瓶香水了。”安南一边说,一边挽住了沈非的胳膊,脸上的表情似乎若有所思。

第二天,沈非就按照平台给出的地址,找到了这个叫做“赴美”的公司。她确认再三,确实没有走错地方。但是这里怎么看都像是一家科技公司,她原本以为“画皮”的大本营应该是在单独的写字楼里。

“沈非是吧。”前台核对再三,在电脑里搜寻着沈非的记录,随后回答道,“找到了,进门左拐,302房间。”

沈非一愣,随即点点头,按照指示走了进去。

走进大门以后她发现这里比她想象的还要大,也不像是一般的公司那样,用隔板和桌子分割成一个个小小的工位,反而显得十分空旷,中间是纯白色的流线型沙发,几乎看不见人,而边上都是一个个单独的房间,因为全是白色的,也不知道里面都有什么。

她找到了门牌号302,敲了敲门,推开走了进去。

里面有一张类似于按摩椅似的大躺椅,旁边还有两排架子,上面放满了各种仪器。

“您好,我是您的私人皮料培育师,编号30202。”

房间里站着一个全身被包裹,戴着护目镜和手套的工作人员,对沈非说道。莫名的,沈非觉得她的声音和软件里那个提示音的声音是一样的。

“请您躺在治疗椅上,只需要3分钟,我们就会完成皮样采集,5日后专属您本人的皮料和精修师将会上门为您服务。”

沈非从走进这个房间开始,就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她现在满脑子都是自己即将拥有属于自己的完美皮囊,一个完全由自己的想法喜好创造,再也不需要每天脱下来放在人体模型上养护的皮囊,这就是她的新生。

她缓缓走上了那把椅子,那已经不是一把椅子了,那是她的梦想。

“现在开始皮样采集,过程中可能会出现轻微的不适和刺痛感,请您忍耐。”30202说完,沈非眼前亮起剧烈的白光,让她睁不开眼,她觉得后脖颈的地方似乎刺入了什么东西,有些刺痛,但很快这种感觉就消失了,她觉得有些晕眩,甚至有些恶心。

“本次皮样采集已经结束,谢谢您的配合。”

没等她反应过来,她已经再次睁开眼睛,仿佛刚才的一切都只是她的幻觉。唯一不同的是,她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后脖颈处出现了一个微微的红点,就像是一颗朱砂痣。

从“赴美”离开之后,沈非只觉得时间过的很缓慢。

但是只要一想到再过几天之后她就能拥有完美的新生皮,她就觉得这一切的等待都是值得的,毕竟这么多年都等过来了,也不差这几天了。

只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赴美”取皮样的后遗症,最近沈非总觉得有些累,提不起劲,睡觉的时间也比以前更久了,但依旧觉得睡不醒。而且这几天她感觉好像过敏了,皮肤总是很痒,但是她仔细看过了,身上也没有哪里出现皮疹或者红斑。

因为马上就要换皮囊了,所以这些天沈非也没有出门,也没有继续使用定制的皮囊,这也是平台发给她的使用注意事项里提到的内容。

说起这个,在取完皮样之后,平台给她推送了长长的一串说明,因为她选择的是自用尊享皮料,以前沈非也不知道原来要给自己做一副皮囊竟然还有这么多的注意事项。也是因此,她了解了更多只有s级美化师才知道的内容。

比如说在平台内部,也是有美化师等级排序的。

整个“画皮”上美化师有超过十万的数量,但能够上s级的到现在还没满两千,所占比例不到百分之五,而在这些s级美化师中,最有名且接单率最高的是ID名为“小唯”的美化师。小唯是画皮平台上的元老级美化师,也是最好的美化师,常年盘踞榜单第一名。一个美化师的顶级水准,不是大部分女孩子使用p图软件那样,只知道瘦脸瘦身,要一双大眼睛,细的和长条似的腿和手。

小唯是平台最贵的美化师,费用不菲,但物有所值。沈非的皮囊就是小唯的作品之一,她对自己现在的皮囊很是满意,唯一的缺陷就是当时的沈非还是用客户的身份下单定制的皮囊。毕竟“画皮”是一个盈利平台,所以她的皮囊是有有效期的。

但s级的美化师拥有特权,其他的美化师只能接平台上的订单,而s级的美化师不仅可以接单,还可以为自己定制美化服务。这也是很多美化师挤破脑袋想要升级的原因,即便升级的条件很苛刻,甚至可能把自己多年来赚的钱都耗尽。

除此之外,s级美化师为自己定制的美化服务都是永久性的,即便出现了后续的问题,也是可以永久免费护理的,而不像沈非现在这副皮囊,每天需要剥脱养护,而且只有一年的有效期,再次下单定制的话也不能保证和现在的皮囊完全一样。

更麻烦的是,很有可能就被人发现了穿脱皮的过程。比如那天,王翰就撞破了她的秘密,所以沈非也就只能让他永远地闭上嘴。

沈非用冷水泼了泼脸,让自己精神一点,想要冲走疲惫。

她抬起头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这些天都没有穿她的美艳皮囊,她觉得眼前的这张脸让她有些陌生,她已经不习惯自己真实的模样了。

沈非凑近了镜子,看着自己脸上的皮肤,莫名的觉得眼下颧骨的皮肤好像在下坠,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突然脸的皮就像是突然受到了什么重力影响,迅速地往下滑脱,和她发生了脱离似的,吓得她忽然弹开。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她自身的皮就像是被脱掉的衣服一般落在了地上,而镜子里的沈非已经变成了一个鲜红的肉条人。

“啊!”

尖叫声穿透了整个公寓。

等到沈非再次醒来的时候,她的眼前是刺眼的强光,让她的瞳孔瞬间急剧收缩,下意识地转过了头。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看清楚了周围的环境。

这个房间看着有些熟悉,她好像在哪里见过,但又很陌生,因为她明明记得自己是在自己的家里发生了意外……一想到这儿,她忽然全身一颤,那个噩梦般的血腥场面再次浮现在她的眼前……

镜子!镜子!

沈非满脑子就只有镜子,她想看看,或许那只是自己做的一个梦而已。

“尊敬的S级美化师,您已开启自制终身美化皮程序,请在24小时内完成皮料制作,距离结束还有19小时。”

沈非起身并没有看到镜子,却看到了上次在“赴美”采集皮样的私人皮料培育师:30202,这话就是她对沈非说的。说完之后,30202就离开了,这时候沈非才看清楚了,自己身处于一个密闭的狭小空间,就在她醒来的躺椅不远处,正挂着一张皮,即便是脱离了人的肉体,但沈非却像是有感应一般,在看到它的一瞬间就确定了,那就是自己的皮。

那一切都不是梦!

她的皮真的完全脱落了,此刻就挂在养护仪上,等待着她这个S级的美化师进行再次创作。

而此刻,沈非也终于明白了“画皮”上独属于S级美化师的尊享待遇究竟是什么意思。

她可以随心所欲地创造自己的皮囊了,真正的自己的皮囊,不是别人做的披在自己身体外面,需要定时穿脱养护的,一旦脱下就又会变成原来不堪入目样子的,而是真正可以随着创造变成的新生。

沈非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心绪澎湃,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鲜红肉条状的身体外面有一层包浆似的透明膜,她立刻就投身于自己完美皮囊的创作中去了,此刻她的眼里只有眼前的人皮,对其他另外的一切都已经没有任何的兴趣了。

就在倒计时快要结束的时候,沈非长舒了一口气,看着眼前的皮囊,她的眼里闪现着贪婪的光芒。仿佛她看着的不是皮囊,而是一个闪耀光辉的未来。然而就在她伸手要触及到那张皮的时候,她忽然发现了自己的身体外面包裹着的透明膜,这层包浆膜正在迅速地融化,已经没有原来的光亮饱满感,不仅逐渐干瘪,还在萎缩滴水,连带着她的身体也在急速脱水中。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了?”沈非忽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惊恐,“我的皮!快给我我的皮!我的皮!”

然而无论沈非怎么挣扎向前,她就是无法触碰到近在咫尺的皮囊,那副皮囊就像是活了过来一样,紧紧地盯着变成了“肉条”并且极速萎缩的沈非。

“救我!救我!30202!到底怎么回事!”

沈非犀利尖叫,拍打着房间的墙壁,但在别人看起来她就是一只发了疯的困兽,在做垂死挣扎。

几分钟之后,30202打开了房门,她一边往里走,一边脱掉了身上的衣服,鞋子,还有装饰品,直到走到了养护仪前,只见她熟练地挖开了自己的后背,脱下了身上的皮,然后伸手取下了养护仪上的皮囊,穿在了身上。神奇的是,和沈非穿脱皮囊时会有一些不合适和卡顿褶皱,需要人手不断抚摸揉平,30202穿上皮囊之后那副皮囊就像是找到了什么似的,吸附了上去,并且自主融合似的,紧紧贴附在了身上。

等到她把一切穿戴完毕之后,才瞟了一眼角落里萎缩成一团“腊肉”似的沈非,周围一滩血水,那样子十分恐怖。可即便是变成了这样,沈非也没有死,她还是活着的。30202看着沈非好像早就习以为常了似的,她从旁边拿出了一个接头似的东西插进了沈非的身体里,没有多停留一秒就走了出去。已经干瘪的沈非就像是一个气球似的又开始膨胀滋润了起来,逐渐恢复了包浆包裹的“肉条”,可她的眼睛变得十分空洞,毫无神采,她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

不知道沈非此刻在想什么,但她的眼里只有无尽的苍白。

“欢迎来到女人的终极乐园,神笔马良不如你,一张画皮美人心。画皮,祝您拥有全新的美丽人生。”

30202打开手机上的粉色软件,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

“亲爱的小唯,您的新皮囊已收入,新的旅程已开启,祝您有一段全新的人生体验。”

她微微一笑,合上了手机,转身走进了一间房里。

这是“赴美”最大的房间,但只有她能够走进这间房,因为这里就是“画皮”的真相,也是绝不能被人知晓的秘密。

那里面是全透明的舱体,每一个里面都是一架养护仪,上面挂满了人皮。只不过和“画皮”用户们的不一样,这里的养护仪都是和沈非一样的人体“肉条”,她们每个人的背后都连着一个“插头”,而她们都“穿着”她们亲手制造的自己的完美皮囊。只不过她们历经千辛万苦耗费了无数财力物力,终于等到成为s级美化师来为自己制作永久皮囊的时候,也只是为他人做嫁衣罢了。

30202走到其中一个“人”的面前,把一张名牌重新贴回了上面的凹槽里。

“作为你的人生过去了,我要换个新衣服,去过新人生了。”她摸了摸自己的脸,走到了另一边的镜子,看着里面的自己十分满意,“我盼着这一天,已经很久了啊。你好啊,沈非。”

她大笑着走了出去,镜子里正好照着贴回去的那张名牌,上面写着:安南。


尾声

周蜜坐在地铁上,刷着手机新闻,屏幕正中间正是一个女性的照片,五官十分精致,看起来确实挺好看的,这个就是失踪的沈某吧。

周蜜和每一个上班族一样靠着挤地铁的漫长时光来补充每日的新闻资讯。新闻视频播放的同时,还有无数的广告闪现在角落里,时不时地弹跳出来。

美容的,整形的,化妆的,减肥的,应有尽有。

大数据时代,总是能精准推送,无处可逃。

每一个女性的手机都无法避免被投送容貌和身材焦虑。

周蜜收起手机,下了地铁。

她是一家牙科诊所的护士,因为是私人诊所,并没有公立医院那么繁忙,不过牙科诊所的生意很好,总是有很多人来做牙齿矫正,女性占了绝大多数。

今天,诊所来了新人,是一个叫做沈非的年轻女孩,长着一张甜美可爱的脸。

“你好啊,我叫沈非,你能带我转转吗?”沈非忽然凑到周蜜的身边,眨了眨眼睛,一副自来熟的样子。

“嗯?好。”周蜜有些不习惯,点了点头。

“周蜜?这名字真好听。我能叫你蜜蜜吗?甜蜜蜜的哈哈哈。”沈非开始自言自语着,“你的皮肤好好诶,又白又光滑。”

沈非一双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周蜜,让她觉得有些不适,但又说不出来。她只是尴尬的笑了笑,随后加快脚步,带着沈非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诊所的各个区域。期间她发现沈非一直不停地拍照,并且打开了一个粉色软件,她忍不住好奇心探头看了看。

“你在玩什么?”周密还是没忍住,问道。

“哦,这是一个新的p图软件,可好用了,你要不试试,叫画皮,我推荐链接给你啊。”沈非微微一笑,继续拿着手机。

“不用,不用。”周蜜笑了笑走开了。

回到前台后,周蜜坐在了椅子上,拿出了手机。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她打开了沈非发来的链接。

界面上忽然多出了一个粉色的软件,写着“画皮”。

“欢迎来到女人的终极乐园,神笔马良不如你,一张画皮美人心。画皮,祝您拥有全新的美丽人生。”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