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老公啪了我那个200斤的女员工

作者:
2022-05-04 23:48

01 摊   牌     

“啪!”我终于是忍无可忍,给了不断叫嚣着的张燕一记响亮的耳光。
  
我也没料到,我这瘦弱小身板,也能给面前这个块头能抵上两个我的肥硕女孩,面上留下那么清晰的血印子。
 
这个叫张燕的女孩,在我经营的家装布艺店里打工,我一手把她栽培成优秀员工,她却背地里睡了我老公。
 
打完那巴掌,我就有些后悔了,悔我不该动气折损自己,白白脏污了手。
 
可她言辞激动下抛出的脏言污语,诅咒我女儿将来和我一样,被人撬了老公。
 
触及到了我最后的底线!
 
“我对你是仁至义尽了,张燕,你别给脸不要脸,你这两年的吃穿用度,可都是我供着的,王征承诺你的都是狗屁,你最好仔细问问他,没了我,他能掏出几个子儿,又愿意给你多少?!”
 
她也是被我这一巴掌扇蒙了, 捂着脸看向局促地站在一旁,屁都不敢放的王征,泪珠子开始啪啪往下掉,全然没了刚才颐指气使的神态,开始求助于这个她自以为榜上的大款有妇之夫。
 
以前,我是样样待她不薄的贵人萌姐,从她觊觎上我的男人和生活时,我就早已成为她眼中年老色衰的幸运婆娘,妄图取而代之。
 
但她毕竟,还只是个二十几岁的丫头,涉世不深又目光短浅,以为一个抢来的二手男人,就能成为理想的庇护所。
 
“别哭了!烦死人了!”王征终于硬气了起来,但矛头却是指向了他的情人。
 
也不知是被我爆发的样子震慑了,还是让我的那番话提醒到了,
 
他怒斥完张燕,转头赶忙拉着我的手,扑通一下双膝砸在地上,声泪俱下:
 
“萌萌我对不起你,但是你听我解释,真的是她勾引的我,一直都是她逼我的,你也知道的,我怎么可能看的上她?!”

 

02 过   往    


其实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一步,冥冥之中都有一些注定的意味,只是那时当局者迷,没栽跟头前看不清。
 
我的家境在当地这所小城市,可以算是滋润富足, 父亲有经商天赋,靠着家装建材生意赚得盆满钵满。
 
我被富养长大,机缘巧合,碰到了在我爸手下做活儿的王征,小伙家境贫寒,高中肄业就出来城里打工,但好在踏实肯干。
 
他还很会说话,经常对我不吝赞美,虽然工资不高,但总舍得给我花钱,宁可饿着自己也要给我送这送那,我感动不已,觉得找个赚100却舍得给你花99的穷男人,也没什么不好,钱我有,你给我爱就行。
 
起初我父母很是反对,觉得凭我的条件,想找个什么样的硕士博士,高管富商不行,非要扶贫一个毛头小子,但架不住我的决心和坚持。
  
软磨硬泡下,宠溺女儿的我爸终究是松了口,觉得我们家大业大,也不图亲家什么,只要这个小伙老实肯干对我好,女儿高兴就什么都好。
 
房车婚礼一应置办,都是我家出钱,他家只象征性的给我凑了一笔见面礼,我去他家的时候,他爸那满是皱纹的皴脸上,笑意就没停住过,对我嘘寒问暖好生客气,恨不得跪下给我磕几个响头。
 
我爸还以为我家姑爷不能就做小工为由,托人在一个很好的单位给王征找了份工作,人前体体面面。
 
但只有我知道,他因为学历不高,能力不足,并胜任不了什么大头,领导也只是看在关系上加以照顾,就是个没什么技术含量的职位,背地还要被人指点吃软饭。
 
谁能想到,这是一份孽缘。
 
而遇见张燕,又是我的另一段孽缘。
 

03 真   相    


大学毕业后,我就回来接手了家里的一间店面,完美遗传我爸经商才能的我,没多久就能独当一面,风风火火将店运转了起来。
 
两年前,我店里的老店员张阿姨,准备辞职回家专职带孙子,走之前,介绍了亲戚的女儿来打工,就是张燕。
 
她农村出生,不爱学习,没考上大学,就想着来城市里打打工,因为小时候生病吃过一阵子带激素的药,她身形丰满壮硕,但好在是年轻小姑娘,满脸的胶原蛋白,肉也会长,都在该在的地方。
 
活泼话又多的她,很快就和周边的商贩客户们打成一片,做展览活动的时候,不怕尴尬,积极拉客,业绩斐然,我看这姑娘拼劲十足,也就总指派重用她,加奖金请吃饭也毫不吝啬。
 
很快她就一口一个萌萌姐地叫,把我视作亲姐处处恭维维护,现在想想,她和王征真就是同一类人。
 
而王征开始是十分嫌弃她的,当了几年的入赘女婿,他就忘了自己几斤几两,
 
总背地里吐槽张燕没文化,写个宣传语十个字错俩,还旁敲侧击让我提醒她,夏天天热,她那个肥胖的身体又容易出汗,总是一股子味道,熏得人头疼!
 
有一次王征还愤愤地跟我抱怨,说店里电脑的鼠标,都被她摸油腻了,说还撞见过她直接抱起来腿抠脚……
 
因此我一直以为,王征是很嫌弃我这个店员的。
  
怀女儿的时候,我反应剧烈,精力不济,多是在家里养胎,店面就全权交给张燕负责,王征工作清闲,也不时溜个号过去看看店、帮帮忙。
 
估计两个人就是那段时间,开始了苟且之事,期间店面的账目还出过问题,我都想着新手上路,差点就差点吧。
 
原来他俩这是花着我的钱在绿我。
 
我的身材瘦小细长,关键部位也没什么肉感,一对A身材随了爹,恋爱的时候王征还夸我像模特,苗条骨感。
 
可张燕那可是丰乳肥臀,夏天天热,有一次她穿了一件前系扣低前襟的衣服,坐在那开票,我不经意间观察到王征有往那边偷/瞟的眼神,带着一丝玩味。
 
我假装没看见,心想男人怎么就都对那两坨肉这么感兴趣??
 
但完全没敢往那想,毕竟王征可是经常私底下管张燕叫肥猪嘲讽。
 
可后来,纸终究包不住火,我还是发现了两人偷/情的端倪,但确切地说,也是张燕急了,她想抓紧上位当凤凰。
 
她以为在外高就的王征,握着我家资产和生意的话语权,只要离了婚,她就能接替我的位置,享受富贵女老板的一切。
 
姜还是老的辣,也是我爸留了一手,告诫我财不外漏,家事莫要皆语外人,王征估计为了稳住小情人,也将自己吹嘘得很是厉害,让张燕的算盘越发打得贪婪。
 
我来捉/奸的那天,把王征堵在了张燕的单身公寓,这房子还是我专门托了关系给她争取到的,之前的免费员工宿舍,她抱怨太拥挤,我就破例给她单独找了房子。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经济又实惠,却没想到,却成了王征和她偷/情的好去处,给他们省了开房的钱。
 
身边的白眼狼,你永远喂不熟。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