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风起
故事 第四章:皇后突如其来的请求。 蕙风起

闺蜜的孩子,吃了我送的鸭子后,中毒了。

作者:左左的异想国
2022-05-05 18:47

前情回顾:
我几乎可以断定,姐姐,一定有什么把柄在皇后手里捏着。

所以,她才乖乖地受制于她,对皇后言听计从说一不二。还要在被皇上宠幸之后,第一时间过来,饮下一碗避子的汤药。甚至,被她轻视,被她侮辱,被她利用。

这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一定要弄清楚!

不然,等着我的,会是比姐姐更恐怖的遭遇。

姐姐还能仗着有个孪生妹妹,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而我呢,就只能万劫不复,生不如死了!

第四章

走出凤鸾宫的大门,穿过一条鹅卵石铺就的小径,见四下无人后,我停下来,站立在一棵桂花树下。
 
满树累累的米粒状繁花,在秋日的暖阳下,氤氲出甜蜜馥郁的浓香。
 
我悄然打量了冬卉一眼,看她满脸愤慨,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料想她定是被皇后和言若刚才的言行举止给激怒了。
 
于是,我故意微微闭上眼睛,做出疲惫又无奈的表情,同时,深深地叹了口气。
 
我想引出冬卉的心里话。
 
作为姐姐的贴身侍女,她定然知道很多内幕。
 
果然,冬卉走到我身边,语气中带着强烈的不甘和疼惜:“娘娘,恕奴婢直言,那药,您不能再喝了……深宫之中,唯有诞下皇子公主,才能立足啊!”
 
我幽幽道:“本宫何尝不知,可是……”
 
冬卉小心翼翼地看了我一眼,斟词酌句:“娘娘,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奴婢就回霁月殿给您取了件披风,怎么回来您就吓成那样了?
 
再后来,您……便开始对皇后言听计从,听从她的差遣,忍受她的训斥。奴婢实在是心疼,作为皇上最宠爱的婉妃,您原本是多么骄傲洒脱,可这一年多来,您却彻底变了,总是战战兢兢心事重重的,奴婢实在是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冬卉的一席话,让我震惊又沮丧。
 
震惊是因为一切如我所猜,姐姐和皇后之间,确实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
 
沮丧是我听得出来,这背后的隐情,居然连冬卉都一无所知。
 
这件事一定非同小可,不然姐姐不会三缄其口,连最亲近的贴身侍女都瞒着。
 
见我沉默不语,冬卉惴惴地转移了话题,小声道:“娘娘,那您接下来准备怎么做?瑾妃……可不是好对付的,她是宫里的老人儿,这么多年盛宠不断,为人又狠辣凌厉,能和皇后分庭抗礼的。
 
您之前为了皇后,和她针锋相对形同水火。现在,瑾妃即将晋封贵妃,皇后自己无能为力,居然逼着您去对付她,让您想办法搅黄她晋封的事儿,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原来是这样,皇后最后那句话的意思,是想让我阻止瑾妃晋封。
 
这会不会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也许姐姐正是因为做不到,又怕皇后迁怒怪罪,所以选择了逃离。

想到这里,我心里涌上一阵酸涩又恐惧的情绪。
 
姐姐啊姐姐,你在宫里已经整整三年,连你尚且办不到的事,我一个初来乍到的新人,又能如何?
 
听皇后的语气,如果我不能让她满意,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在这尔虞我诈的后宫,目前的情况是,她对付不了瑾妃,却分明是能够拿捏我的。
 
所以,在搞清楚姐姐到底有什么把柄握在皇后手里之前,我必须得服从她。
 
一如姐姐离开之前交代的,对皇后,要乖乖听话。
 
不管做得到做不到,我都得想办法,阻止瑾妃,成为仅次于皇后的瑾贵妃。
 
冬卉扶着我的手,一边继续往前走,一边愁容满面地说:“偏偏娘娘的手又受伤了,唉,回来就听素靥她们讲,娘娘省亲这段时间,皇上没少去瑾妃宫里……”
 
言外之意,这段时间,皇上宠幸瑾妃多,她的胜算也就更多了一些。
 
这会儿,我终于理解了姐姐的那句感慨:后宫那么多女人,都眼巴巴地指望着一个男人,怎么可能过得好?

冬卉看我一直不声不响,有些踌躇,生怕自己说错话,却还是忍不住,又试探着说:“虽说皇后强人所难,但瑾妃……还真不能让她晋成贵妃,奴婢担心,一旦她的位份比您高,那娘娘您的日子,怕是就更不好过了!”
 
她低下头,声音里含着浓浓的担心:“册封礼在八月十九,只剩……十天的时间了。”
 
我忍不住惊跳了一下,八月十九?
 
我的月信,一直很准,就在每月的十八或者十九。
 
我原本准备就在这两天,选个合适的时间,遮掩自己的处子之身,与皇上同床,成为真正的“婉妃”。
 
那么,能不能把这两件事放在一起,一举两得,既蒙混过关,又制衡瑾妃呢?
 
一路上,我就这么心乱如麻地盘算着,不知不觉回到了霁月殿。
 
冬岑看见我和冬卉回来,忙迎上前,一脸喜悦:“娘娘,皇上让人送来两只桂花鸭,说是金陵进贡的,给您的晚膳加个菜。”
 
我微微一愣,桂花鸭是姐姐的最爱,但我并不喜欢。遂强颜欢笑道:“皇上有心了,只是一下子送来两只,哪里吃得下这么多!”

冬卉听我这么说,便在旁边接过话:“娘娘,要不给瑞嫔娘娘那儿送过去一只?沐汐公主和您一样,都爱吃鸭肉!”
 
瑞嫔?就是姐姐说的那个性子直爽、为人善良、与她交好的嫔妃。
 
沐汐公主,应该是她所生的女儿吧。
 
我于是点头道:“行,给她送去一只吧!”
 
然后,我便声称自己累了,径直去了寝殿。
 
一个人躺在薄纱的帷幔里,前思后想,筹谋良久,直到窗外暮色沉沉时,冬岑进来,喊我用晚膳。
 
皇上送来的那只桂花鸭,摆在桌案的正中间,看上去油润光亮,为了不让人起疑心,我装作喜欢的样子,用了一些。
 
晚膳之后,我便早早睡下,前一晚的未眠,加上今天一整天的紧张,虽然心里有事,却还是因为太过疲累,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我起得很早。
 
想第一个赶去凤鸾宫给皇后请安,免得嫔妃们都到了,我一个也不认识,会手忙脚乱不知所措。
 
冬岑和冬卉伺候我更衣洗漱,而后,我便端坐在梳妆台前,一个精干利索、冬卉她们称呼为“苏嬷嬷”的婆子,过来给我梳头。
 
苏嬷嬷一边细心地梳着我的满头乌发,一边审视着我在镜中的容颜,嘴里奉承道:“放眼整个宫里,婉妃娘娘的容貌,也就只有先前的芳嫔,可媲美一二……”
 
她的话还没说完,我就看到旁边的冬卉拧着眉,给苏嬷嬷递了个眼色。
 
苏嬷嬷似乎意识到什么,立刻就停下不说了,只是讪讪地笑着。
 
我虽然心里狐疑,但因为紧张惶恐,一时也顾不上太多。
 
这可是我第一次见到众位嫔妃,都说女人的感觉最为敏锐,待会儿那么多女人同时在场,万一我哪句话或者哪个动作露出破绽,让她们发现……
 
这么想着,就情不自禁捏了一把冷汗。
 
梳妆完毕,我便在冬岑和冬卉的陪同下,前往凤鸾宫。
 
昨天来过一次,倒是轻车熟路。我们迎着初秋清晨微凉的风,迤逦前行。
 
果然我是第一个,到了凤鸾宫,我们在一个小太监的引领下,进了正殿的门。
 
言若迎出来,笑模笑样地说:“婉妃娘娘来得真早,皇后娘娘还在梳妆,娘娘稍坐片刻!”
 
我在左侧下首的位置坐下,一个模样清秀的小宫女,过来敬了茶。
 
因为昨天直接去了暖阁,没看清正殿的布置,这会儿无所事事,我便好奇地打量了一番。
 
只见上首是皇后的凤椅,背后的墙上,悬着一副匾额,上书“贞静柔嘉”四个大字,看落款,正是皇上所书。
 
整个凤鸾宫的正殿,一如皇后昨天的衣着,简朴清雅,想起霁月殿的奢华绮丽,我突然有些不安。

正这么想着,一个带笑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昨天听说婉妃娘娘回来了,还想去看看你呢,结果汐儿吃坏肚子,手忙脚乱的,也没顾上!”
 
我抬眼望去,一个身材修长,穿着藕荷色暗花云锦裙的女子,正缓缓走进来。
 
她浓眉大眼,鼻梁高挺,身材纤秾合度,有种很大气端庄的美。
 
她直视着我,抿嘴笑道:“怎么?几日不见,娘娘不认得臣妾了!”
 
我正一筹莫展,不知如何称呼,身后的冬岑和冬卉,行礼如仪:“瑞嫔娘娘万安!”
 
原来这个就是瑞嫔,我恍然大悟,她说的“汐儿”,应该就是沐汐公主了。
 
我忙站起身,走上前执了她的手,温言问道:“汐儿怎么了?”
 
她见我这么亲热,很是动容:“汐儿无大碍,不过是昨儿晚膳后贪吃了几颗脆枣,肚子疼……这几日娘娘不在宫里,也没个说话的人儿,当真无聊得紧。
 
对了,多谢娘娘送来的桂花鸭,汐儿可喜欢了,一个人吃了小半只呢。您的手怎么样了?昨儿派人去太医院请太医,回来后我才知道您手烫伤了……”

正说着,皇后出来了,她分明听到了瑞嫔的话,语气关切:“沐汐向来懂事,皇上最喜欢这个公主了,瑞嫔很会调教孩子……太医怎么说?”
 
瑞嫔笑着:“曹太医说可能是吃坏肚子了,无大碍,开了两副药,已经见轻了,多谢皇后娘娘关怀!”
 
听到曹太医三个字,我的心跳猛地加快了。
 
从小叫到大的彬哥哥,曹汝彬,我的未婚夫,从今往后,虽同处皇宫,却是咫尺天涯。
 
说话间,嫔妃们陆陆续续地来了。
 
我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在心里默记每个嫔妃的长相特征:
 
妩媚耐看,笑起来有两个梨涡的,是宸妃;
 
身姿娇小,活泼灵动,俏丽娇艳的,是韩贵人;
 
……
 
最为引起我注意的,是苏嬷嬷刚刚说过的芳嫔,听她的语气,芳嫔应该也是花容月貌才对。
 
而我眼前的她,衣着素淡,身材瘦削,脸色苍白,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仿佛刚大病初愈一样。
 
遂又想起,苏嬷嬷的原话是“娘娘的容貌,也就只有先前的芳嫔,可媲美一二”。
 
那么,现在的芳嫔怎么了?
 
正猜测着,却见芳嫔目光灼灼,也不断地瞥向我,当我探寻地看过去时,她又惊慌失措地躲闪开来。
 
我深吸了口气,顿时觉得,这深宫之中的每个女人,都暗藏锋芒,各揣心机,不可小觑。

就在这时,只见一个穿着缕金百蝶穿花曳地长裙的女子,袅袅娜娜走了进来。
 
她的裙子是樱桃红色,无比地明丽娇艳。再看她的长相,鹅蛋脸,两道秀眉纤细修长,一双丹凤眼,媚意天成,又似乎凛然生威,青丝万千,梳成繁复雍容的飞天髻。
 
不用猜,这肯定就是瑾妃了。
 
此刻,皇后下首,只有右侧第一个位置还空着。
 
瑾妃姗姗来迟,皇后不仅没有半分责备,反而客气地温言道:“瑾妃来了,快赐座!”
 
却在不经意间,目光凌厉地看了我一眼。
 
我顿时明白,平日里,都是皇后充当好人,却由我出头,替她向瑾妃发难。
 
可是,今天是我和瑾妃的初次见面,我对她一无所知,肯定不能先发制人。
 
于是,我干脆避开皇后的目光,装作没看见。
 
瑾妃给皇后行了礼,便直视着我,阴阳怪气地揶揄道:“我说今儿怎么这么热闹,原来是婉妃回来了……不过婉妃看起来好像瘦了,怎么?唐府的饭食,不如宫里的?”
 
她先来找茬,我就不能一昧退让了,不然平日里针锋相对,今天偃旗息鼓,会让在座的嫔妃生疑。
 
于是淡淡笑道:“瑾妃姐姐难道没听说过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本宫……不过是记挂皇上罢了。说来姐姐还得谢谢本宫呢,听说省亲这段时间,皇上没少去您那里!”
 
一层嫉妒的神色飞上她娇艳的面孔,她狠狠地瞪我一眼,气咻咻地坐下了。
 
我悄然看向皇后,她果然不动声色地对我赞赏一笑。

寒暄谈笑间,只见言若引着一个小宫女,突然脚步匆匆地进来了。
 
小宫女进门就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对着瑞嫔急急地喊道:“娘娘,您快回去看看,沐汐公主不好了……” 
 
瑞嫔吓了一跳,猛地站起来,一脸惊慌地问:“公主……公主怎么了?”
 
小宫女带着哭腔:“公主起来后,就嚷嚷着饿了,要用早膳,谁知才吃到一半,便突然倒在地上打滚,说是肚子疼得厉害……奴婢已经让人去请太医了……”
 
瑞嫔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异常,整个身体几乎要瘫软在椅子上,却还是硬撑着站起来,嘴唇微微颤抖:“皇后娘娘,请容臣妾先走一步!”
 
皇后神色凝重,点头道:“瑞嫔你先回去,本宫随后就到!”
 
瑞嫔走后,皇后也起身:“本宫惦记沐汐公主,想过去看看,你们如果有事可以回宫,没事的,随本宫一起去看看吧!”
 
皇后这么说,谁敢不去!
 
只有瑾妃,缓缓站起,一脸骄矜地说:“皇上上朝的时候说了,下朝后过来陪臣妾用早膳的,臣妾要先回去准备了!”
 
皇后没做理会,带着一众嫔妃出了门。

一进瑞嫔居住的明瑟殿,便听到西偏殿里传来一片嘈杂混乱。
 
有宫女迎出来,带着我们,疾步走了进去。
 
西偏殿的暖阁里,正有几个宫女,围着靠窗的软榻,手忙脚乱。
 
隐约传来瑞嫔沉痛焦急的声音:“汐儿,汐儿怎么了?你说话呀……”
 
见皇后进来,宫女们急忙跪下请安。
 
我看过去,只见瑞嫔满脸泪痕,怀里抱着一个约莫七八岁的小女孩,正一迭声地问着旁边的男子:“曹太医,公主这到底是怎么了?”
 
沐汐公主,此时正蜷缩成一团,哭叫着肚子疼。
 
就在这一瞬间,我的心猛地揪紧了,紧张得几乎要窒息。
 
软塌前,那个身穿藏蓝色衣衫的太医,不是曹汝彬又是谁?
 
恰在此时,他回过头向门口处看来。
 
不其然地,我们俩的目光,隔空相撞。
 
只见他牢牢地盯着我,嘴里的话,却是对瑞嫔所说:“娘娘,依微臣看,公主……应该是中毒了!”


点击阅读其他篇章:蕙风起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