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风起
故事 第五章:一只鸭子,差点毁了我的婚姻。 蕙风起

一只鸭子,差点毁了我的婚姻。

作者:左左的异想国
2022-05-05 18:49

前情回顾:
就在这一瞬间,我的心猛地揪紧了,紧张得几乎要窒息。
 
软塌前,那个身穿藏蓝色衣衫的太医,不是曹汝彬又是谁?
 
恰在此时,他回过头向门口处看来。
 
不其然地,我们俩的目光,隔空相撞。
 
只见他牢牢地盯着我,嘴里的话,却是对瑞嫔所说:“娘娘,依微臣看,公主……应该是中毒了!”


第五章

瑞嫔愕然的声音,夹杂着沐汐公主的哭喊,立刻响彻在每个人的耳边:“中毒?公主怎么可能中毒?中了什么毒?”
 
听到“中毒”二字,我惊恐不已。
 
没想到,自己冒充姐姐进宫的第二天,就遭遇如此阴狠毒辣的事件。
 
后宫的女人,果然勾心斗角不择手段,竟会残忍到对一个孩子下手。
 
这边,皇后听说沐汐公主中毒,也是微微一震,示意其他嫔妃退回偏殿守候,只带着我,走至暖阁的软塌前。
 
短短的一段距离,我走得无比艰难。虽目不斜视,但第六感仍然告诉我,曹汝彬在一直盯着我。
 
我强作镇定,心里却很是慌乱,怀疑他是不是看出了什么端倪。

刚在软榻前站定,定睛看过去时,我整个人都呆住了。
 
只见刚刚还哭喊着说肚子疼的沐汐公主,这会儿无力地倒在瑞嫔怀里,小脸苍白,表情狰狞,嘴里吐着白沫,双目紧闭,已经不省人事。
 
瑞嫔见状,瞬间崩溃,一边晃着沐汐公主,一边凄厉地叫喊着:“汐儿,汐儿,你睁开眼,你别吓娘……”
 
皇后上前一步,神情严肃地逼问曹汝彬:“曹太医,你把话说清楚,沐汐公主到底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会中毒?”

我心疼地看着沐汐公主越来越灰白的小脸,和越来越紧促的呼吸,忍不住插嘴道:“皇后娘娘,现在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得让曹太医先救公主啊!”
 
瑞嫔也如梦初醒般,抬头看着曹汝彬,满脸焦灼:“曹太医,求求你救救沐汐,本宫只有这一个女儿,你一定要救救她!”

曹汝彬微微闭眸,叹息了一声,才摇摇头,无可奈何地说:“瑞嫔娘娘,不是微臣不尽心,只怕是……无力回天,沐汐公主中的毒,没有解药!”
 
一言既出,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瑞嫔愣怔片刻,嚎啕出声。
 
眼见刚刚还和我谈笑风生,说起女儿来满脸慈爱的瑞嫔,转瞬间就要痛失爱女,我觉得自己的心里也撕扯着疼。
 
顾不上许多,我盯紧曹汝彬,带着命令的口吻,焦急地说:“曹太医,本宫记得,你对各种民间偏方颇有研究……不妨试试,总比这样坐以待毙强!”
 
曹汝彬再一次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埋头沉思,似乎陷入某种久远的回忆中。
 
突然,他眼前一亮,急急地交代身边的几个太监宫女:“快,你们几个,马上出去,找新鲜的羊血回来,一定要快……”
 
那些人自然知道轻重缓急,几乎是立刻就疾步跑出暖阁,杂沓纷乱的脚步声,很快远去。

这会儿,瑞嫔反倒冷静下来,大概知道,事到如今,只能听天由命了。
 
她紧紧攥着女儿的手,面无表情地看着曹汝彬,声音沙哑粗嘎地问:“曹太医,您现在可以把话说清楚了,公主……中了什么毒?又是怎么中毒的?”
 
她咬着牙,眼睛里满是噬人的恨意。
 
曹汝彬目光发僵,沉默了会儿,才仿佛下了很大决心般,肃然道:“启禀娘娘,在您回来之前,微臣已经细细查看了公主今晨吃的食物,藕粉汤和点心,都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那只桂花鸭。据说,公主昨晚也吃了……”
 
一个小宫女在旁边抽泣着解释:“那桂花鸭,是昨晚剩下的,公主早上起来看到了,非闹着还要吃,就又吃了一些……”

太过突然,我一下子怔住了!
 
当曹汝彬嘴里吐出“有问题的,是那只桂花鸭”一句话时,我就感觉,心里什么地方塌了一角,脑海中瞬间一片空白。
 
唯一尚存的意识是,出事了!
 
后宫的复杂阴险,远超我的想象。而我,太过掉以轻心,太过大意了。
 
我做梦也没料到,导致沐汐公主中毒的源头,最后竟会指向我。
 
此刻我终于明白,曹汝彬从我进来后,就一直怪怪地盯着我,并不是他看出了什么。而是他已经知道,沐汐公主中毒,我脱不了干系。
 
那只桂花鸭,是我让人送到瑞嫔这儿的。而现在,沐汐公主竟然是因为吃了桂花鸭,变成这副生死未卜的样子。
 
是谁动了手脚?又是谁要嫁祸于我?
 
瑞嫔也愣了,好半晌,她才抬起头,神思恍惚地看了我一眼,摇摇头,喃喃自语:“桂花鸭……这不可能,不可能……”

曹汝彬的声音缓缓响起,每一句话,都说得斩钉截铁:“瑞嫔娘娘,微臣所言,句句属实,那只桂花鸭,有一半涂抹了断肠草的汁液!”
 
断肠草?!
 
暖阁里的所有人,一时都变了颜色。
 
关于断肠草,民间有过很多传闻,据说这种草误食后,能将人的肠子割成一截一截,故称“断肠草”。
 
记得小时候,有一次随娘去曹府,看到曹汝彬正摆弄几株开着黄色小花的草药,忍不住凑上前,想拿起来看看。
 
结果他一下子打开我的手,脸都吓白了:“不能碰,这是断肠草,如果沾在手上,又不幸入口的话,会死人的!”
 
怪不得沐汐公主腹痛至此,怪不得曹汝彬会说没有解药。
 
居然是断肠草,还只涂了那张桂花鸭的一半。
 
好缜密的心思,好歹毒的心肠!
 
然而,这断肠草从何而来?又如何能涂抹在桂花鸭上?

就在我心乱如麻地前思后想时,曹汝彬又接着说:“……昨天晚上沐汐公主吃的,基本上都是没有毒的那部分桂花鸭,期间虽然也沾上了一点儿,但因为量小,所以肚子疼得不甚厉害,微臣当时也没查出来,还误认为是饭后食用脆枣所致。
 
今天早晨,公主又接着吃了一些,而剩下的桂花鸭,大部分都是涂了断肠草汁液的,因此毒发,引发腹部剧痛!”
 
他停顿了一下,目光猝不及防地又一次看向我:“婉妃娘娘,听说这只桂花鸭,是您送给沐汐公主的,对吗?”
 
在曹汝彬说话时,我一直呆若木鸡地听着。
 
直到这会儿被他质问,我才猛地醒悟过来,深深吸了口气。
 
恐惧让我全身发麻,声音干涩,然而我只能一五一十地回答:“是的,是本宫让人送来的。可是那桂花鸭,一共有两只,是皇上赏给本宫的。本宫昨晚自己也食用了,怎么可能有毒?”

“怎么不可能?两只桂花鸭,婉妃完全可以留下一只自己食用,另一只,下了毒送给瑞嫔……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平日里看上去和瑞嫔情同姐妹,私下竟这般狠辣!”
 
清越而刻薄的女声从门口传来,我看过去,是瑾妃。
 
而陪在她身边,随她一同到来的,正是穿着一身朝服,满脸凝重的皇上。
 
他倒是没有被瑾妃的话蛊惑,而是皱着眉头,语气不悦:“瑾妃,你当着朕的面胡说什么?在事情没有查清楚以前,仅凭门口听来的几句话,就敢做如此断定?”
 
瑾妃神色一凛,急忙乖巧地改口:“皇上恕罪,臣妾也是做母亲的人,见不得沐汐公主受苦,想到她才只有七岁,所以一时心急,口不择言,唐突了!”
 
皇上没再理会她,径直走了过来。
 
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他站在了我身边,就在我浑身绷紧时,突然感到,他伸出手,带着安抚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倏然转身,发现他正看着我,四目相接时,他不动声色地,对我点了点头。
 
刹那间,一股暖流涌进我的心里,此时此刻,在这偌大的皇宫,单枪匹马的我,太需要哪怕一丁点儿的温暖、支持和信任。
 
可惜的是,即便是曹汝彬,因为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此刻也是怀疑我的。
 
眼前这个男人就更不用说,虽名义上是我的夫君,但实际上我对他更是一无所知。
 
然而就在这一刻,我看着他坚定又不失温柔的眼睛,还是凭直觉相信,他是睿智的,是强硬的,是可以洞悉一切、不会让我受到冤屈的。

皇上没有再追问下毒的事,而是关切地问曹汝彬:“曹太医,公主要不要紧?”
 
曹汝彬毕恭毕敬地回答:“启禀皇上,微臣已经在想办法了……”
 
话音刚落,只见一个小太监,捧着一只粗瓷大碗急急地走了进来,嘴里一迭声喊着:“羊血来了,刚杀的羊……”
 
一股羊膻味扑面而来,再看那碗里,正是殷红浓稠的羊血,瑾妃已经用帕子捂着鼻子,嫌恶地别过脸去。
 
曹汝彬接过羊血,匆忙对皇上说了句:“皇上勿怪,微臣要救公主,冒昧了……”
 
一边说着,一边示意瑞嫔让开。然后,他把沐汐公主的身子放平,在她头下面垫了个软枕,便用手捏着公主的两颊,迫使她张开嘴巴,然后,把羊血,悉数灌了进去。
 
羊血顺着沐汐的嘴角流出来,看上去触目惊心。
 
瑞嫔似乎不忍卒看,惊呼着想要阻拦:“曹太医……”
 
皇上却拉住她,神色严峻地摇摇头,由着曹汝彬一番折腾。

眼见一碗羊血灌进了沐汐公主的喉中,在场的人都屏息静气,不知道这古怪的法子,能不能有效。
 
候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我看到沐汐公主的脸色好像缓过来一些,呼吸也不那么滞重急促了。
 
曹汝彬诊视了一番,脸上也现出欣喜的表情,吩咐宫女过来,给沐汐公主擦拭更衣。
 
然后,他直起身子,对皇上说:“启禀皇上,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少年时,微臣曾上山采摘断肠草,发现羊群食用此毒草后,竟安然无恙。后听牧羊人说,热羊血能解断肠草之毒。太过久远的往事,微臣今日也是侥幸忆起,尝试一番,还好公主的食用量不大,竟真的有效,待会儿微臣再开些解毒的药物,让公主服用……”
 
皇上听说沐汐公主无性命之虞,舒了口气。
 
下一瞬,脸色却骤然难看起来,他一边往外走,一边低声命令道:“让人好生照看公主,你们,都给朕出来!”
 
我知道,皇上定是要彻查下毒的事了。
 
心跳剧烈,有些喘不过气来,我慢慢走出去,不知道即将等着我的会是什么,亦不知我能怎么说怎么做,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西偏殿里,没能进到暖阁的嫔妃们,正神色张皇地窃窃私语着。看到皇上皇后带着我、瑾妃和瑞嫔以及曹汝彬出来,立刻安静下来。
 
皇上在上首的椅子上坐下,目光灼灼地看向我,开门见山地问道:“婉妃,朕记得你最爱吃桂花鸭,怎么会想起给沐汐送过来?”
 
在救治沐汐公主的整个过程中,我虽处在惊恐之中,却一直在思忖前因后果。
 
但因为初来乍到,除了皇后和瑾妃,我根本不清楚姐姐与宫中其他嫔妃的恩怨纠葛。因此,想破脑袋,也不知道是谁要嫁祸于我,又是在哪个环节上动的手。
 
这会儿面对皇上,我唯有“实话实说”:“回皇上,臣妾看您一下子送来两只,一时也吃不完,又想到沐汐公主也爱食用鸭肉,所以就送来了一只。臣妾以性命担保,绝不会存了害公主的心,还望皇上明查!”
 
皇上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不再说话,蹙眉沉思。
 
殿内再一次响起嫔妃们惶恐的议论声,就在这时,皇后突然凑近我的耳边,压低嗓子,狠绝地说:“婉妃,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再一次对皇嗣下手……”


点击阅读其他篇章:蕙风起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