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风起
故事 第六章:姐夫的深情,让我沦陷。 蕙风起

姐夫的深情,让我沦陷。

作者:左左的异想国
2022-05-05 18:51

前情回顾:
但因为初来乍到,除了皇后和瑾妃,我根本不清楚姐姐与宫中其他嫔妃的恩怨纠葛。因此,想破脑袋,也不知道是谁要嫁祸于我,又是在哪个环节上动的手。
 
这会儿面对皇上,我唯有“实话实说”:“回皇上,臣妾看您一下子送来两只,一时也吃不完,又想到沐汐公主也爱食用鸭肉,所以就送来了一只。臣妾以性命担保,绝不会存了害公主的心,还望皇上明查!”
 
皇上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不再说话,蹙眉沉思。
 
殿内再一次响起嫔妃们惶恐的议论声,就在这时,皇后突然凑近我的耳边,压低嗓子,狠绝地说:“婉妃,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再一次对皇嗣下手……”


第六章

皇后的话,让我差点儿惊跳起来。
 
再一次对皇嗣下手?她这是什么意思?
 
我冷汗涔涔,顿觉自己不能再这么沉默下去。
 
于是,我站起身,摆脱皇后,走至殿中央,俯身跪下,语气端肃道:“皇上,沐汐只有七岁,臣妾一向很喜欢她,怎么会下如此毒手?
 
昨天您派人送桂花鸭到霁月殿时,臣妾并不在,而是被皇后叫到凤鸾宫叙话了。

臣妾回去听说后,就立刻派人把其中的一只送到瑞嫔的明瑟殿。众目睽睽之下,哪有机会下毒?皇上若不信,可以审问霁月殿的宫人!”
 
冬卉立刻跪下,带着哭腔说:“皇上,当时是奴婢提议,把桂花鸭给沐汐公主送一只的!”
 
冬岑也随声附和:“皇上,奴婢也可以作证,娘娘回去后,根本就没有接近桂花鸭的食盒,又如何能下毒?”
 
皇上依然带着一脸沉思的表情,不说话,也看不出他的态度。
 
就在我内心惴惴不安时,看到不远处的瑞嫔,竟也走了走出,盈盈跪倒。
 
刚刚经历这么一场变故,她的嗓子有些喑哑,但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很温柔坚定:“皇上,臣妾和婉妃交好,她对沐汐向来亲厚,不可能会是她……臣妾私以为,这其中,必有隐情!”

殿内一片肃寂。
 
只见曹汝彬往我站立的方向看了一眼,犹豫了一下,也起身,语气沉稳地对皇上说:“皇上,微臣在听到桂花鸭是婉妃娘娘送给沐汐公主的时候,也曾怀疑过她。
 
但是据微臣观察,婉妃娘娘得知沐汐公主中毒后,焦急和关切之情溢于言表,极力坚持先救公主,就连微臣想出用羊血治疗的法子,也是在她的提醒下想出来的。

依微臣看,如果她真的存了害沐汐公主的心,又怎么会想要千方百计地救公主呢?”
 
皇上看着曹汝彬,脸上现出动容的神色。
 
就在这时,瑾妃突然笑了一声,柔声道:“婉妃的人缘真好,这么多人为她求情。但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在本宫听来,都是些牵强附会的借口。
 
霁月殿的宫女,都是婉妃的亲信,自然会向着婉妃,替婉妃遮掩,她们说的话,如何能作数?
 
瑞嫔单凭直觉相信婉妃,就更是无稽之谈了,只怕是被婉妃平日里表现出的亲热善意给蒙蔽了。
 
至于曹太医的话,乍一听有道理,却不能深究。婉妃表现出的焦急关切,也许是深知断肠草之毒无药可救,故意摆样子给人看呢。
 
臣妾知道,曹家和婉妃的娘家是世交,曹太医和婉妃打小就认识……对了,听说曹太医和婉妃的妹妹已经订婚,作为未来的妹夫,自然要想方设法为妻姐洗脱罪名了。”

瑾妃的巧言令色让我愤怒不已,但说到最后,“未来的妹夫”“妻姐”两个词,则更是深深地刺痛了我的心。
 
为了整个唐家,我放弃自己的爱情和未来,不得已失去自我,成为姐姐的替身。然而,刚刚入宫,在我还是两眼一抹黑的时候,就遭到如此陷害。
 
悲愤之下,我干脆无所畏惧,陡然提高了嗓音,咬牙喊道:“皇上,瑾妃这么说,臣妾就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但断肠草不是寻常之物,追踪来源,定能发现蛛丝马迹,请皇上彻查此事,还臣妾清白!”
 
然后,我目光冰冷地扫视着面前一张张或娇艳或清丽的面孔,沉声道:“是谁下的毒,谁心里清楚。嫁祸他人,残害公主,对一个年幼的孩子做出如此惨绝人寰的事,是要遭天谴的,是会有报应的……

而我唐月婉以自己的性命,以父母的性命,以唐氏一族的荣辱起誓,绝没有毒害沐汐公主!”

皇上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突然厉声喝道:“路德兴!”
 
一个站立在皇上身后的小太监,似乎正在发愣,这会儿听到皇上的声音,打了个哆嗦,急忙上前跪下,战战兢兢地说:“奴才在!”
 
皇上紧紧地盯着他,平静地问道:“朕昨天让你送金陵进贡来的桂花鸭,当时特意交代,给婉妃送两只,给芳嫔送一只,你是怎么送的?”
 
小太监抬起头,目光闪烁地看了皇上一眼,才略带不安地说:“启禀皇上,奴才提着两个食盒,先路过怡春宫,所以就先给芳嫔娘娘送了……”
 
他嗫嚅着停下来,皇上审视着他,语气虽轻描淡写,眼神却凌厉如刀:“然后呢?”
 
小太监噤若寒蝉,瑟缩着往旁边看了一眼,似乎在寻找什么,声音几乎不可闻:“芳嫔娘娘……芳嫔娘娘很客气,非要留奴才喝一盏茶,奴才……奴才就在怡春宫停了片刻……”
 
皇上冷笑一声:“你好大的胆子,朕吩咐你做的事,竟敢如此不尽心……说,你在喝茶的时候,给婉妃送的食盒放在什么地方了?”

小太监还没来得及回答,却见一旁端坐着的芳嫔,突然摇晃了几下,几乎跌倒在地。
 
额头上,也渗出黄豆大的汗珠,顺着鬓角,流在苍白枯瘦的脸上。
 
身边的小宫女急忙扶住她,一迭声地喊着:“娘娘,娘娘,您怎么了?”
 
皇上眼神复杂地扫了芳嫔一眼,似乎仅此一眼,他便对一切了然于心。
 
他不再看芳嫔,而是继续沉声审问跪在他面前的小太监路德兴:“说!”。
 
芳嫔吃力地站起来,颤颤巍巍地走到殿中央,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噗通一声跪下,俯身叩头:

“皇上,您不要再为难路公公了,一切都是臣妾所为。是臣妾,假意请路公公喝茶,然后趁机在送给婉妃的桂花鸭上,涂抹了断肠草的汁液……”
 
她的语速很快,没有丝毫的犹豫和踟蹰。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包括我。
 
没想到,芳嫔竟会主动承认。
 
或许也是看到大势已去,皇上已经觉察出异常,顺藤摸瓜追查下去,很快就能查到她头上,所以不得不认罪。
 
但是,我又隐隐觉得哪里不对。
 
当时,芳嫔应该只知道那个食盒是送往霁月殿的,她又猜不到我会给沐汐公主送去一只。
 
而把桂花鸭送给沐汐公主,明明是在冬卉的提议下的临时起意。
 
所以……芳嫔的本意,并不是要害沐汐公主,然后嫁祸到我头上。

似乎是为了解答我的疑惑,芳嫔又微微喘着气,咬牙切齿地说:“臣妾……本来想把两只桂花鸭都涂上断肠草,结果路公公很快就出来了……来不及!”
 
皇上冷冷地逼视着她,压抑着隐隐的怒气,语气严厉:“你不是想害沐汐,也不是要嫁祸婉妃,你的本意……是想害死婉妃,对吗?”
 
芳嫔笑了,那个笑容,落在我眼里,格外的阴森可怖:“皇上明鉴,臣妾是饱尝过失子之痛的人,又怎么会去害一个孩子,把这种锥心痛楚强加给瑞嫔?更何况,我们无冤无仇。
 
没错,臣妾早就想杀了婉妃,昨天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却没想到,阴差阳错,她竟然把那只有毒的桂花鸭送给了沐汐公主,上天真是不开眼,竟然会眷顾婉妃这种十恶不赦的女人!”
 
我骤然看向芳嫔,她也直视着我。她的脸很瘦,显得一双眼睛大而突兀,这么直愣愣地瞪着我,似乎恨不得用目光在我身上剜出个洞来。
 
这一刻,我的心如同坠入腊月冰冷的湖水中,彻骨的寒意,弥漫开来。
 
姐姐和芳嫔,到底有什么过节?竟让她痛恨至此!

一时之间,对于芳嫔的所作所为,我不知道我该厉声怒斥,还是按兵不动。
 
就在我犹豫的片刻,只听皇上的声音,带着愤怒,也带着痛心,在我耳边响起:

“荒谬,朕念在你失去儿子的份儿上,体谅你,心疼你,你却不知悔改,胡闹不休,这次更是对婉妃起了杀心,让沐汐凭白遭了这么大的罪,差点儿丧命,朕断然不能再容你!”
 
芳嫔虚弱地站起身,突然向皇上扑过来,终是体力不支,没走几步,又缓缓倒下了。
 
她匍匐在地上哭喊道:“皇上,煜儿肯定是婉妃害死的,那天深夜,只有她路过了怡春宫,不是她还能是谁……

皇上,煜儿也是您的亲骨肉,他才四岁,一个皇子,就这么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地消失不见了,您让臣妾如何放得下……”
 
我把芳嫔这番语无伦次的话组织起来,顿时毛骨悚然。
 
芳嫔的儿子,一个才四岁的皇子,在一个深夜突然消失不见了?
 
皇上沉痛无比的声音,验证了我的猜测:“芳嫔,煜儿失踪,朕也痛心,正如你所说,他也是朕的亲生骨肉,朕怎能不惦念?这一年多来,朕从没有停止过寻找他。
 
但是,你不能因为失去儿子,就污蔑陷害他人,你说煜儿是婉妃害死的,证据呢?你有什么证据?怎么可以平白无故,就想要害死婉妃的性命?你这样的心肠,上天又怎么会眷顾于你,煜儿又怎么可能找得到?”

最后一句话,击溃了芳嫔。
 
她愣怔了片刻,瘫倒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皇上心灰意冷地瞥了她一眼,低声命令道:“芳嫔蓄谋残害婉妃,祸及沐汐公主,歹毒至极,着迁至离宫,非昭永不得出!”
 
殿内一片静寂,在场的所有嫔妃,都鸦雀无声。
 
我知道,离宫就是冷宫,远离君王,远离花团锦簇,远离璀璨锦绣,只剩清冷孤寂。
 
就在这时,皇后温柔和煦的声音,打破了殿内的沉默:“婉妃受委屈了,自三皇子失踪后,宫里就风一股雨一股的,传闻不断。终是落到芳嫔的耳朵里,让她起了杀心。依本宫看,婉妃生性善良,怎么可能会残害皇子,芳嫔也是糊涂了!”
 
说着,目光雪亮、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
 
皇上看着皇后,面无表情,连声音,都不带任何感情色彩:“谣言四起传闻不断?那这就是皇后的失职了。正是因为后宫风气不正,才屡屡出现此等污糟腌臜事!”
 
皇后那张端庄温婉的面孔,瞬间僵了一下。
 
皇上不再看她,站起身,淡淡地说:“都回去吧,朕也要去崇明殿处理政务了!”
 
路过我时,他突然停下来。伸手把还在地上跪着的我扶起来,朗声道:“以后再赏给你东西,朕会亲自送过去。你也要记住,凡是朕给你的,不许再给别人!”
 
瞬间,在座的嫔妃,都向我投来或羡慕或嫉妒的目光。

走出明瑟殿的大门,已经临近中午了。
 
进宫的第二天,就迎来这么一场猝不及防的风波,经历了如此你死我活的场面,让我一时意难平。
 
重新回想刚才的一幕,也依然觉得心有余悸。
 
如果不是皇上的英明睿智,发现整个事件的破绽,迫使小太监供述实情,逼得芳嫔主动承认罪行,那么今天,我就是浑身长满嘴,也无从辩解。
 
也就是说,我差一点儿成为毒害沐汐公主的凶手。
 
瑾妃的落井下石,芳嫔的歇斯底里,皇后的表里不一,让我顿时觉得,姐姐之前在宫里的处境,远比我想象得要更糟糕。
 
这么想着,浑身都起满了鸡皮疙瘩。这沐浴在秋日暖阳下的深深宫苑,好像也变得冷风凄凄,阴森无比。
 
到底发生了什么?芳嫔为什么要一口咬定,说姐姐害死了她的儿子?
 
而皇后,在得知沐汐公主是吃了我送来的桂花鸭中毒后,曾凑在我耳边痛斥我“再一次对皇嗣动手”。
 
当着皇上的面,却又替我说话。

再一次?
 
难道,真的是姐姐害死了芳嫔的三皇子?
 
而皇后知道实情,洞悉内幕,所以才以此为把柄,威胁姐姐乖乖听她的话。
 
可是如果是姐姐,她把孩子弄到哪儿去了?芳嫔说“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皇上说“失踪”,说明他们都不确定三皇子是生还是死。
 
而且,事关皇嗣,皇后也不可能替姐姐遮掩,万一有一天东窗事发,她包庇了姐姐,岂不是也成了共犯。
 
我前思后想,顿觉疑虑重重,也矛盾重重。
 
正全神贯注地想着,突然听到一个温厚熟悉的男声传来:“婉妃娘娘,请留步……”
 
我震惊地回过头,只见曹汝彬,正跟在我身后不远处,脚步匆匆地赶了上来。
 
他在我面前站定,一脸诚挚地祈求道:“婉妃娘娘,微臣斗胆求您一事……你能不能派人给唐府传个口谕?让微臣见一见蕙儿!”


点击阅读其他篇章:蕙风起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