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差点在公园男厕里失身的19岁小鲜肉

作者:钱三
2022-05-05 22:24

今天带来的故事里,部分情节会有点重口味。
但这样的故事,很可能就发生在你我的身边。
闲话少叙,书归正题。



2018年夏天的时候,我徒弟一二三接了一桩找人的活儿。
结果人没找到,差点把自己给搭进去。
事情是这样的。
一二三有个同学叫毛毛,他找到一二三,想让一二三帮自己找个人。
但毛毛既不知道那人的姓名,也没有对方的联系方式,只是跟他见过几次面。
而毛毛之所以无论如何都要找到那个人,是因为他想还对方的钱。
整整三万块。
一二三听了之后都傻了,说这特么也太离谱了,你连那人叫啥都不知道,只是见了几次面,聊了几回天儿,然后他就借你三万块钱?
毛毛点点头,说我也觉得挺离谱的,但那钱真金白银的,可全都是真的人民币。
一二三激动地说我咋感觉像是在听一千零一夜的童话呢?这好事儿你在哪儿遇到的,我特么也想去试试。
毛毛说了一个地名,那是离他的店不远的一处公园。
跟一二三一样,毛毛中职毕业后没有选择继续读书,而是步入了社会。
在社会上混了两年、积攒了一些经验之后,他跟自己另一个朋友一起,开了一家小小的甜品店,也算是自我创业了。
店里的生意十分不错,两人就合计再租个大点儿的店面,适当地扩大一下规模。
结果新的店面租下来、钱都投了进去之后,他的那个朋友突然说自己不干了。
这下毛毛算是彻底坐了蜡。
合作伙伴撂挑子,自己如果不继续干下去,已经投进去的钱也就打了水漂,可是如果继续往下干,又没地儿找钱去。
所以他那段时间一边到处借钱,一边勉强维持着新店的装修,特别的苦逼。
没事儿的时候,他也不愿回家,就独自一个人跑到离新店不远的那处公园里,坐着发呆。
因为当初投资开甜品店的时候,家里人死活不同意,所以如今遇到了难处,他更不愿让家人知道。
三个来月前,他正坐在假山边的一块石头上发呆的时候,突然有个男人主动跟他打招呼。
那人看模样四十七八岁的样子,头发花白,身材瘦削,穿一件修身的西装,气质儒雅,而且一看就是很有钱的那种状态。
西装男人十分健谈,坐到毛毛旁边跟他聊了没几分钟,就知道了他的基本情况,并很感兴趣地问他能不能给自己做点甜品尝尝。
毛毛说自己那会儿又丧又颓,被他充满善意且温暖地一鼓励,竟然鬼使神差般地答应了。
西装男拍拍他的肩膀,说咱们定个君子之约,明天还是这个点儿,咱俩还跟这儿见面,我尝尝你的手艺。

回到家后,毛毛其实是有些后悔答应西装男的。
毕竟两人也不认识,只是在一起聊了一个来小时的天,自己竟然就答应给他做甜品。
但他觉得既然自己都已经答应了,如果不做的话,心里又有些过意不去,最终第二天还是精心制作了两份提拉米苏,又手工磨了两杯咖啡带着,按时来到了公园。
刚在石头上坐下,西装男就出现了。
不过这次他穿得比较休闲,上身穿了一件看不出牌子但能看得出很贵的羊绒衫,脖子上还挂着一条很个性的项链,星范儿十足。
毛毛把自己做的甜品递给他,西装男吃了之后赞不绝口,说这绝对是他吃过的最正宗的提拉米苏之一,说完就从兜里摸出二百块钱,塞给了毛毛。
毛毛说啥也不要,说两份小甜品而已,就算是给钱,也不用这么多。
西装男大手一挥,说你不要跟我客气了,人生短暂,能遇到有趣的人,吃到绝妙的美食,这种体验是多少钱都换不来的。
说完,他还要求毛毛明天多做一些甜品带来,自己准备把它们带回到公司去,给自己的员工们吃。
毛毛开始面露难色,说你要那么多份,我现在做不了。
西装男问他为什么,毛毛就把自己的难处说了,现在的店面连装修都快进行不下去了,重新开业就更不敢想了。
没有专门的场地,自己用家里的设备,实在是做不了那么多。
西装男听了眉头一皱,片刻后对毛毛说,这样,你回家能做几份就做几份,明天见面后我给你想办法。
转眼又一天时间过去,毛毛带着十几份甜片又一次跟西装男见了面。
从毛毛的手里接过装甜品的袋子之后,西装男从兜里摸出一个牛皮纸信封,塞给了毛毛。
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是3万块钱。
毛毛惊了,有了这三万块,自己的店就能开业了。
可是,自己跟他才第三次见面,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能收他的钱呢?
西装男倒是很淡定,他对毛毛说自己不差钱,这点钱对自己来说不算啥,但是能帮到一个有梦想的年轻人,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而且,这钱不是白给你的,就当我借你的,等你的新店开了业,挣到了钱再还我就行。
说完,他拍拍毛毛的肩膀,潇洒地离开了。
毛毛急忙追上去,想留下他的联系方式。
结果西装男走得很快没追上,只看到他出了公园后,上了一辆没有牌照的崭新跑车,呼啸着开走了。
毛毛没办法,只好先把这钱收了。
再后来,他顺利地完成了新店开业,三个来月过去,生意一如既往地火爆。
可这三个月里,虽然他几乎每天都来公园,可再也没见过那个西装男。
他连那人叫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之前听他打电话的时候,隐约听电话那头的人喊他“yangge”
只是不知道他姓杨,还是名字里有个阳字。
如今毛毛攒够了三万块钱,就想着赶紧把钱还给人家,可因为一直都找不到阳哥的人,这钱反倒成了他的一块心病。

听完毛毛的故事,一二三开始嘬牙花子。
他也建议毛毛赶紧把钱还了。
不过他倒不是出于有借有还的江湖道义,而是觉得,这里面的事情怕是没那么简单。
一二三跟我时间久了,见惯了江湖险恶、人性黑暗,知道从来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
像这种穷小子突然遇到贵人慷慨解囊、然后陡然而富的事儿,只能写在童话书里骗骗小孩子。
谁信,谁就输了。
而且会输得很惨。
对于一二三的这点判断,我表示很赞赏。
因为当一二三把毛毛的事儿跟我说了之后,我也觉得那个阳哥别有用心。
但我实在是想不通为啥他把钱借出去后,一连三个月都不露面。
就算是再好的猎人,也没有这么沉得住气的。
都说放长线钓大鱼,关键是这个毛毛家庭条件也一般,他新开的店虽然生意不错,但就算是把店整个卖了,也卖不出几个钱。
这个阳哥到底图啥呢?
一二三跟我说师父,毛毛是我职高时最好的同学之一,这次咱说啥也得帮帮他。
我说你别说那没用的,他特么又不给钱,我撑死只能给你掠掠阵、提供一些技术指导,找人的事儿,还得你自己来。
谁特么让你天天净整这些义务帮忙的事儿,都像你这么干,咱爷俩喝风去啊?
话是这么说,我还是去了一趟毛毛说的那个公园。
在里面转了一圈之后,我就明白这公园咋回事儿了。
这地方,其实是一个男同性恋者的秘密聚集点。
回来之后,我就把这个发现跟一二三说了。
一二三一听我亲自跑了一趟,嘴上立马跟抹了蜜似的,对我一阵拍乎。
我说你不用谢我, 我估摸你小子那同学应该是让那个阳哥给看上了,准备对他下手呢。
一二三听了之后大惊失色,激动得都开始大舌头了,说狮虎不会吧,就毛毛那个样子,长得五大三粗的,皮肤又黑,而且一脸络腮胡子,怎么会有同性恋看上他?
我说你懂个毛,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就有人专门待见他这款的。
而且你不知道的是,男同性恋里很多长得跟李逵似的壮汉,往往在情侣关系中是“受”的角色。
一二三脏话都飙出来了,说原来那个阳哥是想把毛毛当马子来泡啊?他可是钢铁直男,这要是硬生生给他掰弯了,妈呀,想想都疼。
我顺手给他一个脖儿拐,说我就能帮你到这儿了,不过这只是其中一种可能,具体那人想图什么,我也搞不明白,剩下的你自己想办法吧。

一二三把我的分析说给毛毛,他也惊讶不已,同时感到菊花发凉。
后来两人一合计,决定还是采用笨办法,蹲守。
于是两人分了分工,一三五毛毛去公园蹲守,二四六则是一二三去。
到了礼拜天,俩人一起去。
转眼一个礼拜过去,他们还是没有发现那个阳哥的踪影。
毛毛看着装在信封里的三万块钱,就像是在看一块烧得通红的砖块,恨不能立马就将它出手。
礼拜天到了,他和一二三一起来到了公园。
毛毛继续守在他当初跟阳哥相遇的那块大石头处,然后让一二三去公园的另一个门守着。
等到了快中午的时候,公园里的人渐渐少了下来,百无聊赖的毛毛突发奇想,拿出手机打开微信,开始玩摇一摇。
既然这地方是男同性恋的秘密据点,那么肯定有不少来这儿找伴儿的。
如果自己能加上一个两个,跟他们唠一唠,没准儿能打听出那个西装男的下落。
当然,前提是阳哥得真的是同性恋。
可惜的是,毛毛把这事儿想得太简单了。
他根本不懂来公园里找刺激的那些男同们,沟通起来有多直接和露骨。
他拿着手机刚摇了没几下,很快就有人加他。
通过之后,那人很快就发来一张照片,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猥琐男人。
同时发来的还有打招呼的话:帅哥,想交个朋友一起玩玩儿吗?你那个大不大?发张照片给我看看呗?
毛毛都给吓楞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他。
更要命的是,毛毛发现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 有个男人正在不停地盯着自己看。
而看那人的模样,分明就是刚才加了自己的猥琐男。
这让他心里很慌张。
对方一直不停地给他发消息,显得很猴急。
毛毛犹豫片刻,决定不发自己的照片,而是选择坑队友。
于是他从相册里找出一张一二三的照片,发给了对方。
猥琐男收到照片之后,马上发来一个流口水的表情,说原来是个小弟弟啊,长得真白净,我喜欢,咱们去公厕玩会儿吧。
毛毛彻底吓傻了,刚要拉黑他,就见那个猥琐男起身朝公园深处走去。
毛毛一看他走的这方向,正是一二三蹲守的那里。
一会儿万一两人要是碰上了,可就麻烦了。
于是他也赶紧跟了过去,想着要是看到了一二三,就让他赶紧撤。
谁知道事情就是这么巧,当他跟着那猥琐男走了一阵子之后,果然看到了一二三。
他远远地看到了毛毛,还冲他这边打了个招呼,然后迈步走进了旁边的公共厕所。
那个猥琐男显然是会错了意,以为一二三认出了自己,是在跟自己打招呼。
于是他开始小跑起来,跟在一二三的后面也进了厕所。
这下搞得毛毛不敢进去了,他焦急地等在厕所门外,掏出手机开始给一二三发微信。
可他的微信还没编好,就听男厕里传来一声惊呼。
那是一二三的声音。
惊呼过后,就是一阵怒骂。
听那大舌头啷叽的声音,叫骂人的也是一二三。
毛毛刚想要往厕所里冲,就看一二三狼狈不堪地提着裤子就从厕所里冲了出来,正好跟他撞个满怀。
一二三看到毛毛,一脸惊慌地对他说,快肘(走)快肘(走),妈蛋彻(厕)所里有个变态,可ne(恶)心死我了。
两人一路狂奔,一直跑到假山后的小树林里,才惊魂未定地停下。
一二三腾出手来把腰带扎好,然后开始心有余悸地跟毛毛讲述自己在厕所里的遭遇。
原来,他在蹲守了半天之后,感觉肚子有些不舒服,就准备去厕所蹲个坑。
可他进了厕所后刚蹲下,就看到厕所隔间的板子上竟然有个圆圆的洞。
那个洞的直径有水管粗细,而且洞的周围显得十分光滑,透过那个洞,能够清楚地看到隔壁隔间的情况。
一二三觉得这个洞的存在让自己很是不爽,毕竟谁也不喜欢在拉屎这种最私密的时候被人偷窥。
刚想要换个地方,就听到有人进了隔壁的隔间。
然后就是一阵窸窸窣窣脱裤子的声音。
接着,一个让一二三震惊不已的东西从那个洞里伸了过来。
竟然是男人的那个部位!
对面的男人晃了晃自己的那玩意,然后又缩了回去,接着竟然把自己的舌头从那个洞里伸了过来,还非常挑逗地舔了舔。
“帅哥,你想怎么玩儿,隔着洞还是到我这边来?”


一二三又是震惊不已又是怕得要命,而且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
接着飞快地提起裤子,一边骂一边打开门冲出了隔间。
听了一二三的讲述,毛毛又是心惊,又是想笑。
最后还算这小子仗义,把自己将一二三的照片发给那个猥琐男的事儿给他说了。
气得一二三直跺脚,说要不是看在你职高时天天帮我打饭的份儿上,老子现在就跟你掰了!
俩人正拌嘴的时候,一二三突然噤声,然后一把捂住了毛毛的嘴巴。
他朝着毛毛身后努努嘴,示意他千万不要出声。
俩人躲在树丛后面偷偷朝外看,只见那个猥琐男正好从他们前面不远处路过。
显然,那哥们儿可能也觉得十分晦气,正在一边走一边嘟嘟囔囔地骂娘。
此时正是中午时分,天气热得要命,那哥们儿走着走着,竟然把衬衣的扣子给解开了,露出了胸前挂着的一条项链。
毛毛突然愣住了,因为猥琐男挂着的那条项链,竟然跟阳哥的一模一样!
他觉得,这俩人绝对有关系。
他很想冲出去找那人问问项链是从哪儿来的,认不认识阳哥,可他最终也没敢去。
事后,一二三把他的遭遇也跟我讲了一遍,笑得我差点直不起腰来。
我跟一二三说你小子真是白跟我这么久了,连男厕隔板上的洞都不知道是干啥的吗?
那叫“鸟洞”,是一帮同性恋挖的,目的就是你遇到的那样,隔着洞进行PY交易,满足自己的欲望,隐秘而又方便。
其实这东西是从国外传过来的,老外们把它叫做“glory hole”。
在当年没有智能手机、没有各种交友软件的时候,男同性恋们想要在公共场所交友或发生关系,还不想让陌生人看到,于是就有人发明了这种方式。
很多时候,用这种洞的人就跟开盲盒似的,两边完事儿之后,各自走人,甚至连对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一二三听完恨恨地说妈蛋,当时给我吓坏了,早知如此,我就该趁他那东西没缩回去,上去就是一脚。
我说你丫别吹了,你要真踹了人家,就等着进派出所吧。
以后碰到这种有洞的厕所,要么赶紧换一间,要么就视而不见,对方见你没反应,知道你不是圈子里的,也就走了。
一二三以自己受了惊吓为名,非得让我出马跟踪那个猥琐男,想办法搞清楚他跟阳哥是什么关系。
我花了些功夫跟踪了那个猥琐男一阵子之后,居然意外地发现还有另一拨人在跟踪他。
然后我就及时地收手了。
因为,跟踪他的另一拨人,是便衣警察。
能让这么多警察跟踪,说明这个猥琐男犯的事儿,绝不仅仅是在男厕所里搞PY交易那么简单。
如果我继续掺和下去,纯粹是给自己找麻烦。
再后来,我跟自己在警方的一个朋友打听了一番,这才大概知道怎么回事儿。
原来,猥琐男是某个邪教组织的成员。
他们组织里的人,都会在脖子上挂一条特殊的项链来作为标志。
这下事情就明白了。
借钱给毛毛的阳哥,应该也是邪教组织的成员, 而且很可能是个级别很高的头目。
他之所以借钱给毛毛,大概率不是做慈善,而是在发展下线。
而他的突然消失,极有可能是因为他被警方给抓了。
至于他为啥会看上毛毛,还愿意借给他那么多钱,因为涉及到案件的审理,我们就不知道了。
后记:
后来,我建议毛毛去当地的派出所报警,说明情况,以作备案。
不过,因为他连对方的身份都不知道,派出所也没法收他的钱,只能是备案之后让他走人。
当然,这样的钱拿在手里,毛毛始终是不安心。
所以两年后疫情来的时候,他把钱都捐了出去,而且自己也捐了两倍的数目。
至此,这一桩荒唐的故事,也就算是画上了一个并不完满的句号。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