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姻人选定下了
小说连载 故事 第84章:联姻人选定下了 赐卿良辰

赐卿良辰-第84章 联姻人选定下了

作者:月落
2022-05-05 22:31

前情回顾:
江流垂着头,丧气道:“她要嫁给晋王。”
“啪!”地一声,粗陶壶在地上打碎,溅起凸凹不平的渣滓。
马奶茶洒了一地。

第84章 联姻人选定下了

孔佑看着江流,在对方脸上看到愤愤不平和内疚不安。
“卑职气闷了一路,想着也不能怪沈掌柜这么快就……毕竟大家都以为世子爷已经战死沙场。她一个姑娘家,总要找个依靠。晋王正妃,哼,倒是个不错的归宿。”
江流絮絮叨叨地说着,或许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的语气里除了气恼,还有对沈连翘的牵挂。
孔佑心乱如麻,眼底是深深的恐惧。
“她不是要嫁给晋王,”孔佑的声音像是被人用刀抵着要害之处,透着夺命般的惶恐,“她是要行刺陛下。”

那是死罪。
即便她有良氏族人帮助,也难逃一死。
如果现在沈连翘还没有行动,那么她会在大婚的第二日觐见陛下时,铤而走险。
孔佑了解她的秉性。
那个姑娘虽然表面上见钱眼开爱财如命,可骨子里赤诚无瑕倔强勇猛。她能把金楼的账目算得一分不差,也能提着菜刀上邙山,英勇杀敌。
她是心碎了,是慌了,是要为自己,为十六年前死在驿站的亲人报仇。
都怪自己。
怪自己没有成为她的依仗。
孔佑心底翻涌起腥咸的液体,那些液体冲撞出喉咙,被他强行咽下。
心急如焚,却什么都不能做。

“婚礼是哪一日?”孔佑问道。
只不过是一瞬间,他的脸已经变了颜色。重伤初愈后微红的脸颊被惨白覆盖,眉心紧皱,表情像是扭曲了一般。虽然刻意保持镇定,但整个人已经如同引弓待发的利箭。
“三月初七,”江流道,“还有两个多月。”
这是他在城里打探出的消息。
孔佑猛然走向帐帘,却又顿脚凝眉。
来不及了。
而他却不能贸然回京。
“你回去一趟,”孔佑道,“去告诉严君仆,无论如何,要阻止沈连翘。”
“沈掌柜怎么了?”
帐外忽然有人说话,那声音熟悉而又亲切。孔佑快走几步,掀开帐帘。

茫茫风沙中,露出严君仆包裹严实的脸。
他瞪大眼睛看着孔佑,揉搓着冻得通红的手,笑中带泪连连点头。
“东家没死,世子爷没死,小东西们没骗我!苍天有眼!我还能多活几年!”
“严管家!”江流从地上蹦起来,撞进严君仆怀里。
“你收到我的信儿了?”
因为孔佑要江流把散在各地的人马聚齐,江流好一阵忙活。他让各州府自己人留下聚集讯号,也散出去了孔佑还活着的消息。
“收到了。”严君仆挤进帐子,把头上裹着的帽子、围巾、毛巾全数解下,一层一层,丢在地毯上。又从衣袖中掏出茶壶,点头道:“我刚到陇西李家,就见到咱们的暗号。”
“你去了李家?”孔佑问。
李家是孔佑的母族,长久以来,联系很少。

“是,”严君仆寻不到水壶,转身道,“是沈掌柜的主意。她这个主意好,李家那边,这次能派上大用场。对了,我听见世子爷也在说沈掌柜,她怎么了?”
孔佑俯下身,把严君仆刚刚脱下的东西拿起来,一股脑摞回他的肩膀,郑重道:“劳烦管家回去一趟,家里出事了。”
千里跋涉,刚来就要被赶走,刚脱的衣服被摞回来,举着茶壶,一口水还没喝上呢。
严君仆的眼睛睁得比原先更大。
他抿了抿干巴巴的嘴唇道:“谁呀?值得卑职跑一趟。”
“咱们家小姐。”孔佑道。

虽然无可奈何,但严君仆还是一面裹上围巾拴好毛巾戴好帽子,一面抱怨道:“两位主子还是赶紧到一块儿去,也省得我们这些下人熬心费力。不过我回去也成,带回去消息,省得小姐伤心了。”
江流连忙给严君仆重新烧水,只是当严君仆听说出了什么事,没赶上烧好,就接了一壶半热的水,急匆匆地走了。
“这傻孩子!”他顿足道。
“这天杀的晋王!他娘的也敢?!”他破口大骂。
严君仆翻身上马,孔佑看着他离开,一颗心恨不得跟着他去。但是涿邪山的战役给了孔佑教训,让他明白了很多事。
沈连翘的性命同他息息相关,只有他带着兵马打回京都去,她才能好好活着。
他越凌厉可怕,皇帝就越投鼠忌器。
为了这个,他将不惜让自己堕入地狱,身染污垢。
孔佑站在营帐外,直到严君仆的身影消失在天边,才转身回到营帐。地上的陶壶渣滓已经被江流收拾干净,他支撑着自己,稳稳坐在几案后。翻开舆图,看着那上面京都的位置。
翘翘,求你……
求你好好活着,等我回去。

成蔚然回到府邸,不等她禀报,随她出门的丫头婆子就已经把刚才发生的事告到了夫人那里。
不顾矜持名节闯进晋王府,大喊大叫丢尽颜面,这在成府,是天大的事。
主动交代,胜过夫人以后知道了,拿她们出气。
丞相府原先跟着大小姐的仆役已经卖出去一批,搞得其余人再也不敢大意。
成蔚然没等母亲发落,就已经径直跑进父亲的书房。
丞相成坚正在看书,乍然见平日稳妥大方的女儿闯进来,双眼红肿头发凌乱,举止与往日不同,顿时放下书卷。
“怎么了?”他问道。
成蔚然跪在地上,抽泣道:“父亲大人,十六年前宜阳驿站的大火,您知情吗?”
成坚立刻起身去关门窗,动作之快,不像一个年过不惑的中年人。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背对女儿,成坚看一眼外面清冷的日光,问道。
“晋王今日说,当年火烧宜阳驿站的,是……”成蔚然咬了咬嘴唇,低声道,“是……当今陛下。”
成坚转过身,他的脸上有恰到好处的震惊。
“晋王还说……”成蔚然的嘴唇咬破,口中一片腥咸,“您当年,也知情。”
从小到大,父亲是她唯一崇拜敬重的人。他出身江南举孝廉入仕,清正廉洁不畏强权,一步步,坐到丞相这个高位。
成蔚然自小受教于父亲,学的是孔孟之道、大仁大义。
她怎么也不肯相信,父亲会做出背德忘义之事。
成坚有些僵硬地走到书案后,扶着椅子的月牙扶手坐下。
他的声音一刹那苍老了许多。

“当年父亲知道时,他们已经得手了。”成坚脸上一片苦涩,“为父我只能……”
“您只能为虎作伥效忠楚王吗?”成蔚然道,“据女儿所知,当初有许多大臣认为楚王有嫌疑,进而被楚王清洗。可父亲您,却什么都没有做!”
“蔚然!”成坚猛然拍向桌案,脸部肌肉如痉挛般发抖,他缓缓起身,走到成蔚然面前,“你可知道,什么叫含垢忍辱蛰伏待动吗?你可知道父亲身后有多少人吗?是整个成氏的生死!当年父亲甚至官居五品以下,根本没有资格觐见陛下。”
成蔚然泪流满面,哭道:“我只是为先太子,为沈连翘难过不平!如果人人畏惧奸贼,如果我成家也是这样,那女儿还不如死了的好!”
“你——”成坚陡然举起巴掌,却迟迟没有落下。他看着女儿的脸,忽然想起自己年轻时的样子。

这么些年了,他的血性已经在官场磨灭,几个儿子也学得处事圆润,倒是这个女儿,最像自己。
成坚重重叹气,手也收回,咳嗽一声,转过头去。
外面有轻快的脚步声传来。
“老爷,宫里来人了。”
成坚出去,过不多久推门回来,对成蔚然道:“你起来吧,皇后娘娘要你明日进宫觐见。”
成蔚然迷惑地问:“见女儿做什么?”
“做什么?”成坚脸上有些悲凉,还有些羞愤,“如今成氏合族的性命,都在你手上了,就如父亲当年一样。”

北疆雪落,中原凝冰,大梁倒已经露出和暖的春意。
京都外旌旗飘扬,皇子萧闲端坐马上,身披甲胄,手持长弓,随意瞄准着什么,松开弓弦,连发三箭。
黑色的箭矢像游龙般迅疾掠过,大梁城上最高的那根旗杆,应力而断。
蓝色的旗帜裹着春风掉落,引得萧闲身边的兵马大声喧喝起来。
城门上站着一位将军,他大声喝骂道:“萧闲,你要造反吗?”
萧闲不回话,他只是搭弓瞄准了那位将军,吓得将军躲进垛口里去。
“你要造反吗?”因为砖石的阻挡,这一句明显声势不足。
不是城门上的人不敢反击,实在是萧闲去了一趟洛阳,学到了中原的造箭工艺。
他射出的箭箭程又远又锋利,此时萧闲虽然能射断旗杆,但他却站在城墙军士的射程之外。

“造反?”萧闲道,“萧势勾结大周皇族弑父夺位,十恶不赦罪该诛杀。你们说造反就是造反吧,且等本王攻入皇宫,再同你们理论!”
鼓角齐鸣,千军万马气吞山河,向大梁都城压去。
萧闲一马当先,甲胄闪亮,眼中掠过森冷的杀意。
不必再等大周的帮助。
没有什么,比夺回皇位更有说服力。
……

阅读其它篇章:赐卿良辰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