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风起
故事 第九章:情敌给老公下药,便宜了我。 蕙风起

情敌给老公下药,便宜了我

作者:左左的异想国
2022-05-08 23:26

前情回顾:
第二天一早,我刚起床,瑞嫔便来了,一脸喜气洋洋的样子。
 
看我正懒懒地梳头,她快言快语道:“难得你这么沉得住气,外面都要闹翻天了!”
 
我神思倦怠地看了她一眼,有气无力地问:“怎么了?是不是瑾贵妃的册封礼已经开始了?”
 
她抿嘴一笑,意味深长地说:“还开始呢?册封礼取消了,那位啊,当不上贵妃咯!”


第九章
我做出大吃一惊的样子:“啊?怎么回事?”
 
瑞嫔狐疑地看着我:“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昨儿夜里皇上可是从你这儿出来后,就直奔昭阳殿,下令搜宫的!”
 
她嘴里说着,却也并不等我回答,俯身凑近我,压低嗓子:“据说从瑾妃那儿搜出了好些那种东西……”
 
看我依然一脸懵懂,她鄙夷道:“怪不得皇上不管在哪儿,她一叫就走了,勾魂儿似的。光是从我这儿就把皇上叫走了三四回。原来是用这种狐媚腌臜勾当,活该她这次被抓了现行!
 
你知道她用的什么吗?暖情酒,暖情香……还有一种在秦楼楚馆甚为流行的药丸,能让男人发癫发狂的,和酒掺在一起效力加倍,据说昨天晚上她给皇上的酒里下的就是这个。”

“暖情酒暖情香?”我情不自禁瞪大了眼睛。
 
瑞嫔撇撇嘴:“可不嘛?听说先从她的首饰匣里搜到了那种药丸,瑾妃还不承认呢,哭喊着说自己冤枉,说那药不是她的,是有人栽赃陷害她。结果可倒好,紧接着又从她的寝殿里搜出了暖情酒和暖情香,她这才算是没话说了。
 
皇上都快气死了,春秋鼎盛年富力强的,被瑾妃玩儿这种花样,简直是奇耻大辱……所以不仅取消了贵妃册封礼,还罚她禁足半年……”
 
瑞嫔眉飞色舞地说着,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定睛审视着我:“对了,昨晚皇上是从你这儿去昭阳殿的,你没什么事吧?看你脸色这么不好!”
 
我叹了口气,明知道也瞒不过去,就直截了当地回答:“自然是不好了,瑾妃下的药,皇上发泄到我这儿了……我还纳闷呢,他昨晚像疯了一样,六亲不认的!”
 
瑞嫔先是目瞪口呆,然后忍不住笑得前仰后合:“哎呦,笑死我了,居然有这种事,你说你这叫占便宜了还是吃亏了?”

我尴尬地苦笑了一下,心里,却是百感交集。
 
那药丸,是离家前娘给我的。说是特意找一个江湖游医求来,让我留着,跟皇上圆房前用。
 
小小的一粒,不管男女,都能让其情不自禁,丧失神志,如癫如狂。
 
娘似乎难以启齿,讷讷道:“初夜落红容易掩饰,但你是处子之身,和婉儿……还是不一样的……虽然不堪,可是也确实没有别的办法了!”
 
我一直很纠结,从娘的话里听得出来,这种药,用完之后太过异常,很容易被发现。
 
万一皇上觉出不对劲,顺藤摸瓜查下去,那我就真的是自投罗网了。
 
沐汐公主出事那天中午,皇上来霁月殿看我时,瑾妃故意派宫女流苏叫他走,我突然想出了这着一箭双雕的好棋。
 
以送贺礼之名,把药瓶偷偷放在瑾妃的梳妆匣里。
 
等晚上皇上在昭阳殿和瑾妃饮酒时,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借口身体不舒服,把皇上拉到霁月殿。
 
然后,我把留下的唯一一粒药,下在了皇上的茶水里。

事成之后,我趁皇上没有清醒时,冲洗了他用过的茶杯。也以眼泪和伤痕,婉转证明我是受害者,成功把皇上的疑心,引到了瑾妃身上。
 
因此,当皇上从霁月殿暴怒离开后,我已经预感到,我苦心筹谋的一切,必能够得逞。
 
但心里,却也是惴惴不安的。
 
如果瑾妃一口咬定那药不是她的,精明睿智如皇上,细细溯源后,未必不会想到他来霁月殿时,我端给他的那杯茶水。
 
也是上天助我,我做梦也没想到,瑾妃的宫里,竟然真的藏有暖情酒暖情香这些类似的催情的东西,坐实了她的罪名。
 
所以,即便那药丸不是她的,瓜田李下,她百口莫辩。而皇上,震怒之中,由此及彼,自然也不会再听她的解释。
 
如此说起来,瑾妃也不算冤枉。
 
寝殿里搜出的暖情酒和暖情香,说明她过往确实没少用这种手段来引诱皇上,以此固宠。

想到这儿,我轻轻地舒了口气。
 
这么一来,我进宫后最难最险的一劫,总算平安顺遂地渡过了。
 
瑞嫔见苏嬷嬷给我梳好了头,打量着我道:“走吧,一起给皇后请安去……话说咱们这位皇后娘娘,今儿估计也高兴着呢!”
 
我会心一笑,站起身,和瑞嫔结伴,前往凤鸾宫。
 
今天的凤鸾宫,气氛很是特别。
 
皇后还没出来,嫔妃们带着隐秘诡异的喜悦,凑在一起,窃窃私语地说着,叽叽咕咕地笑着,像一群正在觅食的鸽子。
 
不用刻意听,也能猜到她们在谈论什么,在嘲笑谁。
 
右侧的第一个位置,空了出来,那本是瑾妃的。
 
如果没有发生昨天晚上的事,瑾妃应该已经成了瑾贵妃,这会儿正接受嫔妃们的朝贺和敬拜。
 
然而后宫就是这样,翻手云覆手雨,瞬息万变。
 
今日的宠妃,或许明日就是离宫的弃妇。

我和瑞嫔刚坐下没一会儿,皇后就出来了。
 
和瑞嫔说得全然相反,她不仅没有丝毫喜色,反而满脸阴沉步伐凝滞,整个人看上去,很是凝重阴郁。
 
言若搀扶她在凤椅上坐下,她目光清冷,缓缓扫视着下首端坐的嫔妃们,说出的话,很有痛心疾首的意味:“瑾妃的事,都听说了吧?她整日拈酸吃醋不说,居然还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争宠,不仅丢了自己的脸,传出去,也丢了皇上和本宫的脸。你们,都记住这个教训!”
 
在座的嫔妃都低垂着头,齐齐道了声:“臣妾谨遵娘娘教诲!”
 
看皇后精神不济,请过安后,众嫔妃也都没多停留,很快告辞,鱼贯而出。
 
我和瑞嫔一起,刚走到门口,忽听皇后在身后说了句:“婉妃请留步!”
 
我回过头,她微笑着看向我,温言道:“婉妃,你进来一下,本宫有几句话要跟你说!”
 
我的心跳缓了半拍,不知道皇后这会儿找我做什么。但依然强作镇定,对瑞嫔点点头,示意她先走。
 
然后,我便折身,跟着皇后,进了正殿的暖阁。
 
暖阁里静悄悄的,只有我们两个人,秋日的阳光穿窗而过,照在皇后的身上,让她的面容,显出了几分沧桑憔悴。
 
她又恢复了上次见我时的冷漠倨傲,语气淡淡道:“坐吧!”
 
待我坐定后,皇后直视着我,开门见山地问:“瑾妃的事,是凑巧……还是你的筹谋?”

我微微一愣。
 
我自然不能说是凑巧,这样会让皇后认为我什么都没做;当然,更不能全盘和出,直说那药是我下的。
 
于是,我沉声解释道:“不是凑巧,臣妾早就怀疑瑾妃用那些个腌臜东西勾引皇上,昨日以道贺之名,去昭阳殿悄然探寻了一番,果然发现异常。所以,便设下圈套,请君入瓮!”
 
皇后定定地看着我,难得展颜一笑:“看来本宫小瞧婉妃了,竟能想出如此妙计!”
 
我没说话,她盯着我的目光,逐渐带出了狠绝意味,嘴里却依然慢悠悠地说:“阻止瑾妃晋封贵妃的事,你做得很好,不枉本宫对你的信任……”
 
说到这儿,她突然停顿了一下,再开口时,声音低了下去,但说出的话,却让我悚然而惊:“本宫今儿来,是想再委以重任。本宫觉得,不妨趁着瑾妃被禁足的机会,好好筹谋一番,彻底把她扳倒,免得她东山再起,死灰复燃!”
 
尽管心跳如擂鼓,我表面上依然不动声色:“娘娘想让臣妾怎么做?”
 
她直视着我,静静地说:“自然是……一劳永逸!”
 
我惊跳起来,下意识摇头:“不,臣妾绝不伤人命!”
 
她怔了会儿,突然笑起来,笑得很是夸张,带着一脸匪夷所思的表情:“婉妃,在本宫面前,你就不要装清纯无辜了,本宫又不是皇上!
 
还绝不伤人命?你是不是忘了,你身上背着一条人命呢?你连皇上最宠爱的三皇子,一个仅有四岁的孩子,都能心狠手辣地除去,何况瑾妃,她不过是个被皇上厌弃的妃子罢了!”

我心里轰然一响,皇后的话,仿佛一块巨石般,对我当头压下。
 
三皇子已经死了,真的是被姐姐害死的!
 
我默然看着皇后,内心剧烈翻腾,本能上,我还是不相信,不相信姐姐会做出这样的事。
 
然而,皇后说得这么笃定,再加上之前的种种蛛丝马迹,以及姐姐的离奇出逃,桩桩件件凑在一起,容不得我不信。
 
想想看,纵然姐姐入宫时,如同一张白纸,善良单纯。可后宫是个大染缸,经过三年的浸染,我又怎么敢保证,姐姐能始终如初?不会为了争宠夺利,为了一己之私,对一个四岁的孩子下手?
 
那么,她用什么手段杀了三皇子?而后又是如何瞒天过海的?她和皇后之间,有着怎样的恩怨纠葛?私下里又做了什么样的交易?

一声门响传来,让正在紧张思索的我,吓了一跳。
 
抬眼望去,是言若。
 
只见她端着一只药盏,径直向我走来。
 
药盏里,依然是熟悉的棕黑色汤药,依然是熟悉的清苦的味道。
 
皇后不再看我,只轻描淡写道:“昨晚皇上不是去霁月殿了吗?把药喝了吧!”
 
我站着没动,这一刻,我突然对皇后,有着说不出的反感和厌恶。
 
如果姐姐真的害死了三皇子,那么身为母仪天下的皇后,她在其中又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发现嫔妃害了皇子,难道不是应该立刻禀告给皇上,严厉处置,以儆效尤吗?
 
而她,却以此为把柄,要挟、控制、盘剥、利用……
 
如此阴险,如此狠辣!
 
我没有接药盏,生硬地说:“臣妾今晨来了月信,是不可能有孕的。这种药太过寒凉,这会儿喝伤身子!”
 
皇后猛地转过头,微微眯着眼睛,不动声色地打量了我片刻,挥手让言若下去:“那好,这次就先不喝吧!”
 
言若走后,我们俩继续静静地对峙,她忽然说:“算了,你走吧,本宫不强人所难。回去认真思考一下,给本宫一个准信……你记住,本宫也没那么多的耐心,去为你遮掩罪行!”

神思恍惚地走出凤鸾宫,发现瑞嫔还站在一竿修竹前等着我。
 
看到我出来,她忙迎上前,挽着我的手臂,关切地问道:“没事吧?皇后叫你做什么?”
 
我正要回答,目光突然被不远处的一幕给吸引了。
 
斜前方的竹林小径上,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正蹒跚着走过来。他长得很是清秀乖巧,但走起路来,却一瘸一拐的。
 
细看之下,我发现小男孩锦袍下露出的两条腿,粗细不均,右腿像麻杆一般,瘦骨嶙峋的。
 
身后,有两个小宫女亦步亦趋地跟着,嘴里小心翼翼地念叨:“大皇子,慢着点儿……该回去了,皇后娘娘只允许出来一刻钟!”
 
大皇子?
 
正诧异间,忽听瑞嫔在身边叹了口气,小声说:“看到大皇子,就能理解皇后平日的郁郁寡欢了……这两年宫里真是不太平,先是大皇子得了一场急病,病好后就变成了个瘸子,接着,三皇子又丢了……”
 
她凑在我耳边,压低嗓音:“皇后刚才是不是找你的茬了?别放在心上,她就是因为大皇子,心气不顺。你想啊,皇上本来都准备立大皇子为太子了,结果……她能不恼火不伤心吗?再说了,大皇子这样,以后还有什么指望,她那身子,怕是也不能再生了!”

心里的迷雾重重中,好像突然升腾起一团朦胧的、模糊的亮光,可当我伸手去够时,它又不见了。
 
瑞嫔一边往前走,一边在我身边絮絮叨叨:“咱姐妹之间,我就不跟你藏着掖着了。宫里本来就三个皇子,大皇子成了这副样子,三皇子失踪一年多了,怕是凶多吉少。也就剩下瑾妃生的二皇子了,可她眼下又被禁足……

你现在正得宠,赶紧生个孩子,要是个皇子,那可就……你都进宫三年了,怎么还迟迟没有消息?我早就跟你说了,赶紧找个太医看看,调理调理啊!”
 
我只好回过神,强笑着对她说:“你也可以再生个皇子啊!”
 
瑞嫔凄然一笑:“我就算了,有沐汐已经心满意足了。宫里的孩子,尤其是皇子,想要养大太难了。我只有嫔位,哪里还敢存这奢望,芳嫔不就是前车之鉴……不过你跟我不一样,你有好家世,还有皇上的宠爱!”
 
她话里有话,我正想多问几句,瑞嫔却突然停下脚步,抬头看向前方,笑嘻嘻地说:“喏,真是说曹操曹操到,这不现成的太医吗?还是你未来的妹夫,找他给你开几副药调理调理身子……经过沐汐的事我算是看出来了,曹太医虽然年轻,医术可真是没得说!”
 
我一惊,忙顺着瑞嫔的目光看过去,果然看见曹汝彬正行色匆匆地走过来,看样子,好像是有什么急事找我。
 
他走到我面前,连请安都忘了,直接神色紧张地问道:“婉妃娘娘,蕙儿出事了,你知不知道?”

点击阅读其他篇章:蕙风起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