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志

《红楼梦》这四大婆媳,暴露了婆媳之间最好的相处模式,读懂一个,受益终生

作者:慈怀兹心
2022-05-09 00:10

“孔孟不如曹子妙,莲花有舌泪凝珠。”

曹公的妙,在于让《红楼梦》中不同的人物背负上不同的悲:黛玉的爱而不得,宝玉的被爱强求,宝钗的一生凄凉......

这些被拆开揉碎的悲剧,吸引着一代又一代人的注意力,让他们为之掉下眼泪。

但若只把眼光放在“悲”上,那便是小看《红楼梦》了。

因为它还是一部家庭伦理宝典,它告诉我们亲戚之间的相处之道,告诉我们养育子女的正确方式,更告诉我们,什么才是婆媳之间最好的相处模式。

一如下面四对婆媳。


秦可卿和尤氏
多说好话,婆媳相处便简单了

孟子曾言:“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

会说话,不仅会给人带去温暖,也可以打开对方的心门,让相处变得简单。

婆媳关系也不例外。

《红楼梦》中的尤氏和秦可卿,可以说是“同病相怜”的一对婆媳,她们同是高嫁,同被看轻。

但她们之间却并不低看,尤其是尤氏这个婆婆,夸儿媳妇的话,总是不要钱似的往外说:

“这么个模样儿,这么个性情的人儿,打着灯笼也没地方找去。”

“她这为人行事,那个亲戚,那个一家的长辈不喜欢他。”

秦可卿的弟弟闯了祸,面对找秦可卿兴师问罪的人,不明就里的尤氏又是把秦可卿一顿夸,对方的嘴便这样被堵上了。

而秦可卿呢,更是一个心思细腻的人,“不拘听见个什么话儿,都要度量个三日五夜才罢。”

这样的人,更不会去说婆婆尤氏的坏话。

所以,尤氏和秦可卿的婆媳关系,是几对婆媳关系中最简单的,撇去秦可卿去世后,尤氏的种种做法,两个人在相处中,便大有婆媳联手、一致对外的意味。

这便是“说好话”的作用,只需要用心夸对方,便可以拉近与对方心的距离。

演员伊能静,便幸运地遇到了一个会说话的婆婆。

她不仅自己夸伊能静,还要求儿子在公众面前“夸”伊能静。

在一档节目中,她便不断引导儿子夸伊能静,现场一度气氛高涨,不仅他们一家三口倍感开心,观众也是狠狠羡慕了一把。

人类行为学家杜威说:“人类本质里最深远的驱策力就是希望具有重要性,希望被赞美。”

婆媳相处也不例外,与其“爱得深沉”,让人不易察觉,不如多夸一夸对方,让对方感受到来自对方的肯定和认可。

这种精神需求被满足的感受,会成为婆媳之间的润滑剂,就算是千古难题,也能迎刃而解。


王熙凤和邢夫人
不信谗言,婆媳相处便冷静了

王熙凤和邢夫人,可以说是《红楼梦》中最为复杂的婆媳关系了。

作为高嫁进贾府的填房,王熙凤可比邢夫人在贾府更有地位,毕竟,大半个掌家权,都握在王熙凤的手里。

虽然王熙凤觉得自己的这位婆婆有些“左性”,却也没有不恭敬的地方。反倒是邢夫人,因为身边小人的谗言,有事没事找王熙凤的茬。

“只哄着老太太喜欢了他好就中作威作福,辖治着琏二爷,挑唆二太太,把这边的正经太太倒不放在心上。”

于是,邢夫人再看到王熙凤,理智便下线了:下人得罪尤氏,王熙凤整治家风,邢夫人便当众为下人求情,以羞辱王熙凤;小妾秋桐在邢夫人面前抱怨贾琏偏爱尤二姐,邢夫人便借机喊来王熙凤教训一顿。

甚至迎春的奶娘出现问题,邢夫人都能迁怒到王熙凤的身上。

被亏待的王熙凤自不落下风,在鸳鸯事件上,她把自己择出来,任凭贾母把怒火发在邢夫人身上;在司棋大闹小厨房的事情上,她让平儿行使权力,毫不顾忌邢夫人的面子。

教育家家赫·斯宾塞说:“人人反对偏见,可人人都有偏见。”

婆媳本就是最容易产生偏见的两个人,若再偏听偏信,让小人谗言加入,那对于这段关系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在年代剧《那年花开月正圆》中,周莹在丈夫去世后发现怀孕,正当她为这个迟来的爱的结晶高兴时,婆婆却听信谣言,误信周莹对儿子不忠,要将她沉塘。

虽然周莹终是被证清白,但胎儿却成了这场闹剧的牺牲品。

可悲可叹!婆媳本是一家人,却会因为外人的话心生嫌隙,最终伤害的,也只是自己的家人而已。

真正聪明的婆媳,懂得亲疏有别,明白远近不同。只有远离挑拨之言,才能保持冷静,用心经营两个人的关系。

李纨和王夫人
保持边界,婆媳相处便不累了

“宝丫头出去难道你也不知道不成?”

这是王夫人和李纨在《红楼梦》的前八十回中,所说的第一句话。

适逢凤姐生病,家中事物由探春、宝钗、李纨三人掌管。在这场人事变革中,探春才是主要人物,但王夫人责问的,却是李纨。

说起来,李纨该是王夫人满意的儿媳妇人选,来自书香世家,在丈夫贾珠去世后,便一心只教导儿子。

但王夫人对李纨,并没有多少慈爱,甚至可以说是,毫无边界感可言:

查抄大观园,王夫人特意去李纨住的稻香村,赶走孙子贾兰的奶妈,并坦言贾兰大了,不再需要奶妈,可是宝玉的奶妈至今仍在;

李纨让生病的晴雯暂留怡红院,晴雯很生气,宝玉却说这是李纨“唯恐太太知道了说他不是”,可见,王夫人说李纨的不是,是常有的事情。

在这样的婆媳关系中,李纨过得很累。但碍于孝道礼法,李纨无法反抗,只得把自己的不满情绪发泄在儿子贾兰身上。

许是听惯了母亲埋怨,贾兰对于王夫人,乃至王夫人疼爱的宝玉,都十分疏远。甚至在看到宝玉在课堂中与人发生冲突,贾兰还会拉住想要去帮助宝玉的人,说“此事不与咱们相干”。

情感之冷漠,可见一般。

在婆媳鼻祖剧《双面胶》中,亚平妈也是一个没有边界感的婆婆:

儿媳妇和儿子分工做家务,她要发表不满意见;儿媳妇吃肉不吃饭,她便瞧着不顺眼;儿媳妇的任何举动,她都能在儿子面前编排一番。

甚至还不顾儿媳妇的极力反对,非要帮洗内裤。在她看来这是付出,在儿媳妇看来,这就是侵犯隐私。

就这样,儿媳不满,便找自己的丈夫闹;她心里不舒服,便找自己的儿子哭。

最终,这段以美好开头的婚姻,被搅黄了。

其实,婆媳相处很简单,只要保持边界,不去打探对方的底线,便能找到相处舒适的距离,相处不累的婆媳关系,自然也会越来越好。

王夫人和贾母
互相尊重,婆媳相处便体面了

一个人想要获得别人的尊重,首先要懂得尊重他人。

虽然贾母已经放权给王夫人,但她对贾母没有半分怠慢,只要贾母在,不管是什么场合,都会侍奉在左右。

贾母问在哪里吃螃蟹好,王夫人便会说“老太太爱在哪一处,就在哪一处”;贾母让王夫人想个新法子,给凤姐过生日,王夫人想都不想就说“老太太怎么想着好,就是怎么样行。”

如此尊重贾母,贾母自然也不会让王夫人失了体面。

在邢夫人替丈夫讨要贾母身边的得力丫鬟鸳鸯的时候,生气的贾母迁怒于王夫人身上,把王夫人也数落了一顿。

但冷静下来后,立马意识到自己行为的不妥之处,忙让宝玉中间传话,以便让王夫人收复洒落的“面子”。

甚至,贾母还会爱屋及乌,对于王夫人的亲戚薛姨妈一家,也热情待之。

牙齿和嘴唇会打架,住在一起的婆媳自然也会有矛盾,但情商高的婆媳,会赋予对方尊重,为自己保留体面。

而这份体面,则会给家庭带来更大的幸福。

一如民国好婆婆张幼仪。

吃尽婚姻苦头的张幼仪,怎么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儿媳妇重复自己的路。

她明白女子独立的重要性,希望儿媳妇也能有独立的人格,但她却从来不会把自己的意愿强加在儿媳妇的身上。

为了让儿子和儿媳的共同语言增多,她想给儿媳请语言家教,会先征求儿媳的同意;儿子在考上哥伦比亚大学后,她又和儿媳商量,让儿媳也去美国进修,自己一人带四个孩子。

有人希望儿媳把自己吃过的苦,再吃一遍,有人希望儿媳可以避开自己的痛苦之路。

不同的方式,造就不同的儿媳。

张幼仪用尊重打造出了一个优秀的儿媳妇,也给自己酿造了一个体面的晚年。

所有的关系都是相互的,婆媳关系也不例外,多一点尊重,多一点同理心,就算没有前半生的养育之恩,也会有后半生的感激之情。

人心,不就是这样一步步靠近的吗?


爱,多了是债,少了是怨。

凡事有度,才能更靠近好的结果。

婆媳关系也是如此。学会把对方当“外人”,多说说好听的话,两个人相处起来才会更融洽;学会把对方当“家人”,少听他人的离间之言,两个人相处起来才不会被偏见蒙蔽双眼。

再加一些尊重,留一点边界,慢慢靠近,婆媳这场修行,最终会获得圆满。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