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情感故事 故事

老伴去世五个月,50岁的我再婚了

作者:小楼故事
2022-05-10 12:33

50岁那年,冯秀芹的老伴去世了。

她和老伴,当年是父母之命结的婚。冯秀芹心气高,过日子要强,不甘心落在别人以下。
而她的老伴是个老实人,一辈子就想平平淡淡过个小日子。

由于性格不合,两口子经常为一些小事吵架。
老伴脾气好,忍让不和她计较。当然,老实人也不会说那些哄老婆开心的甜言蜜语。

冯秀芹早就过够了这样没有一点生气的枯燥日子。但碍于孩子,只能委屈自己,强撑着过下去。

老伴是车祸走的,一辆大货车撞的。当场,人就没了。

冯秀芹拿着赔偿款,来到城里女儿家居住。

冯秀芹在老家就喜欢跳广场舞,进城后,这里的老年人生活更加热闹精彩。
女儿怕她寂寞,给她置办了不少跳舞的行头,别叫她有什么失落感。

很快,她就适应了那里的生活,和那些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热络起来。

三个月后的一个晚上,冯秀芹把她女儿,女婿叫到一起,说有个重大的事情要宣布一下。

女儿和女婿一头雾水,不知道她一本正经的样子,到底要干什么?

原来是她找了个老伴,比她大两岁,年龄相当,两人聊的来,性格也合拍。

女儿不解。说她找老伴不反对,只是父亲走了还没半年,说出去,也太不好听了吧。
再说,这个男的人品如何,谁也不知道,就是跳广场舞认识这两个月,就和他确定关系,也太仓促了吧。

冯秀芹却铁了心,谁的话也听不进去。
她说,她就认定他了,这大半辈子都窝窝囊囊的过来了。
如今,她要真真正正为自己活一回。

还没等女儿打听一下这个男人的来历,冯秀芹已经和那个男的领了证。

尽管她女儿很生气,但已成事实,又能怎样呢?

这个男人叫张一新,正是跳广场舞认识的。
张一新,舞跳的好,又会说话,一起跳舞的大妈都很喜欢和他在一起。

张一新和妻子离异多年,无儿无女。只有一个瘫痪在床的老母亲,两个妹妹照看。

张一新虽然50多岁,但身材挺拔,不胖不瘦,连根白头发都没有。
尤其张一新嘴甜,会说话,小细节处知冷知热,把一辈子没被男人宠,没听过几句情话的冯秀芹,哄的头晕目眩。
真是后悔咋没早遇见几十年。

再说,他又没有孩子,就没有矛盾。
各方面都满意的不得了。几天后,冯秀芹不顾女儿的好言相劝,毅然决然搬去她的新家。

搬到张一新家的冯秀芹,感觉每天的日子都是新鲜的,连呼吸的空气都是甜蜜的。

张一新刚和冯秀芹在一起生活的时候,确实不错。每天抢着做饭,打扫卫生,陪冯秀芹逛街,买衣服。
为了表达对冯秀芹的真心,还给她买了一对金耳环。虽然很小,但张一新说,冯秀芹清秀,戴这种小巧的才好看。

冯秀芹像重获新生一样,像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享受着甜美的新婚生活。
她庆幸自己没有看错人。老天没有辜负她,又叫她重新做了一回真正的新娘。

可好景没到两个月,问题来了。

张一新的母亲瘫痪三年了,都是两个妹妹照看。因为他没媳妇,两个妹妹不和他计较。

这么多年过去了,如今他娶了媳妇,也该尽尽孝道了。

两个妹妹把他叫到一起,商量养老的事。

以前他总是推脱,说自己一个人,东一顿西一顿的,没法照顾老母亲。
现在,他找不出推脱的理由,并且他是家里唯一的儿子。只能把这事应下来。

冯秀芹是一脸的不情愿。

前婆婆不好,都是老公伺候,她从来没管过。到这里,成了她的事了。
广场舞跳不成了,还整天跟屎尿打交道,她能不撂脸子吗?

可这个老公和去世的老公不一样呀!这事可由不得她呀。

那天,冯秀芹包了老太太喜欢吃的水饺。
老太太吃了一盘,又要。
冯秀芹怕她消化不好,劝她少吃点,吃撑就麻烦了。
老太太不听,非得吃,嘟嘟噜噜的骂个没完。
冯秀芹觉得很委屈,就和老太太怼了几句。
张一新听见了,不但不帮着冯秀芹说话,反而大骂冯秀芹不孝顺,眼珠子瞪得像铜铃,怒视她。

冯秀芹劝不住,只好任由她吃。


结果,还没到下午,老太太就连吐带泄。冯秀芹给她拾掇着呕吐物,自己也吐起来。

中午就着饺子喝了二两的张一新不但不帮忙,还骂骂咧咧说冯秀芹装腔作势,矫情。

冯秀芹哪吃过这种气,前老公对她都是言听计从。

她用愤怒的目光瞪过去,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响亮的一记耳刮子已经呼脸上了。
她傻楞了两秒,就冲了上去,她这辈子那挨过打。

两个人扭打起来,她哪是张一新的对手?
冯秀芹被打的鼻青脸肿,嘴里还流着血。看着张一新狰狞的面孔,吓得不敢动弹。

她想起死去的老伴,虽然老实木讷,可大气都没说过她,更别说动手了。

冯秀芹哭了半宿,想回女儿家。
可看看自己鼻青脸肿,回去了怎么交代啊。她更不好意思跟女儿说,多丢人呀,自己当初可是死活要嫁的。

第二天一早,张一新跪在她面前抽自己嘴巴,一个劲道歉,求冯秀芹原谅他。

过了几天,两个妹妹来看她妈。
冯秀芹把这事给她俩说了。叫两个妹妹劝劝张一新,如果他脾气这么暴躁,她就不和他过了。

两个妹妹倒是通情达理的人,说伺候瘫痪病人不容易,不然他兄妹三人轮流养。一家一月。

冯秀芹挺高兴,只可惜,还没等轮到两个妹妹家,老太太就犯病了。

可到了医院,张一新拿不出钱来,说卡上的钱不够了,叫冯秀芹垫付一部分,等存折到期就还给她。

冯秀芹看着老太太难受的样子,就同意了。住院费加上生活费花了两万多,都是冯秀芹拿的。

钱花的不少,治疗效果不是很明显。出院后情况更严重了,吃饭都得用人喂。

张一新说,他是要面子的人,养儿防老,不能把老母亲这样送去妹妹家。

冯秀芹又伺候了小半年,最后老太太还是走了。
张一新喝了酒后,大骂冯秀芹伺候他妈不用心,才走的这么快。

冯秀芹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葬礼花了小一万,张一新说存折不到期,也是冯秀芹拿的。
至于冯秀芹花多少钱,她女儿没有过问,也没在乎,只要她过的高兴就好。

冯秀芹以为,领了证就是一家人,至于钱嘛,都是小事,张一新的存折到期,肯定会给她的。

冯秀芹想,婆婆死了,没什么牵绊他们的事情了,以后的日子就好过了。
可她没想到,她想法太简单了。

那天,张一新把一张银行卡交到冯秀芹手里,说里面有十多万块钱,是定期。
还有几个月就到期,到期了叫冯秀芹随便花。还说,最近他手上没钱了,往后这段日子家里生活,就花她的钱。

冯秀芹像喝了迷魂药一样,脸上泛着红光,在张一新的老脸上亲了两口。
那个高兴劲就好比中了五百万的彩票一样。

张一新拿着冯秀芹的钱,买手表,买高档衬衫。当然也不忘给冯秀芹买点东西。
比如跳舞的扇子,还有地摊上的连衣裙,更多的是冯秀芹爱吃的葵花籽。

张一新用这些小恩小惠,把冯秀芹哄得心花怒放。

冯秀芹天天揣着那张银行卡睡觉,她盼着日子过得快一点,到期赶快把那十万块钱提出来,她心里那个高兴劲,做梦都能笑出声来。

银行卡还没到期,张一新的外甥结婚的日子到了。

张一新跟冯秀芹商量,两个姐姐,就一个外甥,红包给一万块钱吧,少了没面子。

冯秀芹知道有十万兜底里,还在乎这一万么,拿一万就拿一万呗。

婚宴上,认识张一新的人,都对他刮目相看,好多人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有的说,没想到昔日的浪荡公子,摇身一变成了有钱人。还有的说,这个女人真大胆,跟着他,不怕把她卖了。

还有很多模模糊糊的话,虽然都是悄悄说的,冯秀芹也听到了一些。

她搞不清楚张一新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为什么大家这样评价他?
就在她云里雾里的时候,只听得一个包间里传出吵闹声,越来越大。

原来是,一个菜里发现了一根头发,酒后的张一新不依不饶,和服务员吵起来。

任凭服务员说好话,赔偿,换菜怎么都不行,最后,摔了盘子,掀了桌子,把服务员打伤。店家报警,惊动了110,120。

为了不把事情闹得更大,最后的结果,协商私了,赔给店家和服务员六千元。
这个钱也是冯秀芹出,因为他的银行卡还不到期。

事情还没算完。

回到家,酒劲未下的张一新非叫冯秀芹出去买菜,晚上叫朋友来家吃饭。

冯秀芹埋怨他,这么大了的人了,做事还如此冲动,这六千块钱不是多花的吗,还叫人家受了伤,好好的婚宴叫你给搅乱了。
想叫你狐朋狗友吃饭,改天吧。

张一新见冯秀芹顶撞他,立刻不干了!把她按在沙发上,哐哐就是两拳。

冯秀芹只顾抱着头,哪有还手的余地。再说,她也不敢还手,上次还手,可是被打狠了。
冯秀芹抹着泪,忍着疼,还是出去买了菜又做饭。

再后来,张一新第二天又是磕头道歉,百般哄劝。
可冯秀芹这回是真的后悔了。
她就盼着日子快点过,银行卡到期,提出钱来,马上走人,可不跟他过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了。


好不容易,几个月过去了。

冯秀芹跟张一新提银行卡的事,说到期了就提出来,她手里钱也不多了,提出一部分零花,剩下的再转存。

张一新把冯秀芹拦在怀里,说卡在你手里,怕啥,到期了咱俩一块去提。
冯秀芹耳根子软,又被他几句好话哄的脸红,迷迷糊糊又过了几个月。

可她手里的钱也没了,基本的生活费都拿不出来了。
但一提到银行卡的事,张一新就转移话题,冯秀芹死活追问,才问出密码。
但张一新告诉她密码之后,又哈哈大笑着说,你就是个傻子,告诉你密码也没关系。

她拿着卡去银行查看。卡里只有十几块钱!冯秀芹觉得眼前发黑,几乎都迈不开腿。

她自己的钱都花完了,动不动还要挨打,这日子可咋过啊。越想越难过,不由得坐在家门口哭了起来。

张一新有个老邻居,是个孤寡老太太。冯秀芹平时经常给她送点饭菜过去。
老人看她哭的可怜,就把她叫进屋,把张一新的事都给她说了。

冯秀芹知道真相后,浑身打颤,几乎晕倒。

原来,这张一新从小就是浪荡公子一个。
好吃懒做,不务正业,男人的不良嗜好他都占了,并且还家暴。

他前妻就是因为他家暴被打流产了,才离了婚。

从那以后,没人敢给他说媳妇。
期间,他也往家领过女人,最长的没超过三个月,都偷偷跑了。
直到遇见她冯秀芹。

张一新也不是什么企业内退,压根就没工作,更没有养老保险。他哪有什么钱,全靠着一张嘴,骗吃骗喝。
说白了,他就是个一辈子好逸恶劳的混子。冯秀芹还以为自己捡了宝,遇到真爱了,一头扎进去,不能自拔。
现在的她,肠子都悔青了,当初为什么没听女儿的话呢?

她想收拾东西走,却被张一新发现了。
张一新又揍了她一顿,警告她如果敢跑,腿打断!而且他还要闹到她女儿家和单位。
他恶狠狠的指着冯秀芹说:你别想离婚,这辈子都别想!


冯秀芹后悔的恨不能一头撞死自己,可现在该怎么办?
晚上,张一新出门喝酒了。
她哭着给表姐打电话,想求表姐姐偷偷把她救走。

表姐在医院工作,到底比她见识广,知道张一新这种无赖,谁粘上都够倒霉。
帮她出了个主意。

表姐找了个做假证的,花二百块钱给冯秀芹伪造了一张肿瘤的诊断书。
装了半个月病的冯秀芹,假装打电话给女儿陪自己去看病。
张一新也没阻拦。

几天之后,哭成泪人的冯秀芹,可怜兮兮把诊断书拿给张一新看。
他先是一愣,接着又面露难色,说有病治病呗,你老头的赔偿款还不够你看病的吗?

冯秀芹说,她手里没什么钱了,当初,赔偿款大部分都给了女儿,她自己留下的,结婚后早就用完了。
如今咱俩是合法夫妻,你可不能不管我呀。

张一新一听就火了。
说你这病就是无底洞,最后也是人财两空。再说了,钱你都给了你女儿,看病找我出钱,你咋那么会打算呢!

冯秀芹说,不然就离婚吧,她闺女叫她回去,别把病耽搁了。

张一新倒也痛快,主要是怕花他的钱。第二天,他们就去办了离婚手续。
冯秀芹拿着离婚证书,收拾了东西就跑。头也不敢回,只怕跑慢了一步。

这一场再婚,前后两年,洗衣做饭伺候人没少做,自己手上那点钱,也花个精光,还挨了不少打骂。
冯秀芹夜里想起来,都睡不着觉。
悔呀!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