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小说

我做了300年的鬼,最后还是要跟别人分享他

作者:惊池故事
2022-05-10 20:43

小鬼青鸾莫名其妙多出来了一个相公,而且,是一个特别厉害的相公!


青鸾正在集市上逛着,东瞅瞅西望望。蓦然间,一道身影出现在了她的视野中——是个男子,一个极其俊朗的男子。

她抬起头,细细地打量了一会儿,总是感觉这个男子似曾相识。尤其是他那一双狭长的眸子,真真的是在梦中出现过无数次。

男子朝她走来,越走越近。青鸾看着男子优雅的动作,几百年没有跳动的小心脏,像是要扑通扑通跳起来,就连一直冰冷的脸颊都隐隐有些发烫了。

说心脏几百年没有跳动,是因为青鸾是只鬼,一只彻头彻尾的鬼。

只不过,她除了没有眼泪,其余的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她不怕光,可以吃饭睡觉。她常常会有种错觉,觉得自己只是一个永远不会变老、又不会哭的人而已。

在她胡思乱想的片刻,那个人走了过来。

“还好吗?”男子开口问道,像是在问候一位老朋友。

他那暖如春风的语调,青鸾很喜欢,她弯起月牙一样的眼睛,笑着说:“还好。”

这样的对话发生在一对陌生人之间,竟然没有半分违和。青鸾被这理所当然吓了一跳,小心地开口问:“你是谁啊?”

对方的回答令青鸾不知如何言语。男子说:“我是子墨,你相公。”

自称子墨的男子,就这样堂而皇之地住进了青鸾的家里,没有任何解释。

青鸾也拒绝,但是用尽仅存的脑力也没能成功将他赶走。哪怕青鸾告诉他,自己只是一只鬼,子墨也不为所动。不过,子墨从来不做什么,只是再关心着青鸾的一日三餐。

子墨做饭的手艺很好,好到让青鸾这样一只鬼,开始变得一日三餐按时吃饭。他总是能够化腐朽为神奇,把那些普普通通的食材变得色香味俱全,让人垂涎三尺。

而且他还写了一手好看的簪花小楷,秀气异常,和他的人一样好看。

每天晚上,他都会在烛光下看书,样子极其娴静、文雅。有时候青鸾无聊,会偷偷地远观,看得小脸红扑扑的。

和子墨在一起的日子,青鸾总是以为自己是一个人,而不是一个怪物。

平淡然如水的日子就这样悄悄地流逝,青鸾已经习惯了子墨的存在。习惯了每天清晨,子墨在她房门外温和地喊她起床,习惯了他做好丰盛的饭等她享用,习惯了有个人可以陪她聊聊天,听她滔滔不绝地讲述着三百年来的见闻。

青鸾孤独了太久,她一直散漫的生活,但是自从有了子墨,她的生活变得极其有规律,到点儿就会被勒令睡觉,该吃饭的时候必须吃饭,像是被管教的小孩子。

青鸾偶尔会闹闹小情绪,但是她很享受这一切。只不过,她感到很虚幻,不真实。她不敢多问,生怕子墨会离开。

那日,子墨携青鸾外出归来,一个女子已在家中等候。

女子若水似冰。

青鸾看着眼前的女子,如临大敌。仅凭直觉,她就知道这两个人之间有故事。

她紧紧地攥住子墨衣服的一角,生怕他被人夺走。她对自己的反应感到惊诧。

女子正在调茶,动作行云流水,大有清风徐来、水波不兴的遗世独立之感。
“青鸾,你先出去,一会儿再回来。”

青鸾闻言一愣,眉头皱得紧紧的。但是她没找到留下来的借口,只能顺从地离去。

女子名唤九莲,是子墨的师姐。

九莲看向子墨的眼神是炽热的,包含着一种想要燃烧尽一切的火。这个眼神,像极了她对子墨的爱,不顾一切。

三百年前,子墨和青鸾大婚之夜,帝王下旨,灭他们满门。在那一战中,只有子墨尚有一丝微弱的气息。九莲散了周身七魄,换回了子墨的一条命。若不是因为师傅不忍,九莲恐怕早就在那时香消玉殒。

但是,爱不是怜悯与感激。尽管子墨感激九莲,却依旧一心只想着青鸾。他招回了青鸾的魂魄,把她变成了一只鬼收在身边。他仍不满足,又同修罗王做了交易,以三百年炼狱为代价换回了青鸾的肉体。只是,他没办法复活她,因为代价是他付不起的。

子墨为了青鸾受了三百年炼狱之苦,九莲为了子墨苦等了三百年。唯有青鸾,被封印了记忆,什么也不知道,反倒是活得最洒脱的。

“只要我把你的行踪透露出去,你和她必定会变成全天下的公敌,没有哪个修士会允许一只鬼存活在世上。”

“你想怎样?”子墨冷冷地问。他已经是尽力克制,不过眼神中依旧充满了杀气。

子墨的语气刺痛了九莲的心,她却表现出了一副不在乎的样子,笑着说:“陪我一个月,一个月后我帮你把她变成真正的人,让你们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你可以不答应,我不敢保证自己不会直接杀了她,或者透露出你们的行踪。”

九莲款款地走向子墨,冰冷的脸上浮现了一丝丝的妩媚,“而且,你不能告诉青鸾你要做什么,正好也看看你在她心中的地位。要是她很快的忘记你,你跟我走。她能做的,我也能。她不能做的,我一样能。”

九莲心中的痴意,子墨明白,他不敢冒险,于是他答应了。

子墨离开,青鸾又恢复了之前的状态,漫无目的地活着。只是,若未曾拥有,那么不会觉得难受。

子墨出现的突然,消失的突然,没有留下任何痕迹。青鸾有时候会分不清现实和幻想。她一度以为,所谓的子墨只是她幻想出来的,只是因为自己太孤独。但是她又不甘心,常常去小镇上转,看看能不能找得到。

直到那天,她果真远远地看见了子墨。

青鸾欣喜若狂,三步并两步就冲了上去,但是还没有喊出声,她看见了九莲。

九莲真的好美,她依偎在子墨身边,两个人好似一对金童玉女。

子墨没注意到不远处的青鸾,九莲却看到了,并且给了她一个挑衅似的眼神。

“你始终只是一个怪物,不是人!”飘渺的声音传进了青鸾的耳朵,她浑身一颤,目光慢慢地涣散开来,好像是滴落在宣纸上的一滴墨。回过心神,她连忙跑开了,远远地看着碧玉天成的二人。

她终于知道什么是心痛的感觉了。她呆呆地站在原地,目送两个人并肩离去。看着那一双渐行渐远的背影,青鸾除了一句好般配,竟别无他话。

她失魂落魄地回到家,看着周围的一切突然想哭,只是,她没有眼泪。

坐在他们曾经吃饭的桌子边上,她支着腮回忆着那段甜甜的时光。她时而痴痴地笑,时而蹙着眉,表情随着回忆不断变换。最后,化作一声长长的叹息,回归现实。

原来,自己竟然真的爱上了他。

“走了,终究是走了。”青鸾自言自语地说。

她收拾了一下,要离开这个地方,离得越远越好。

她突然厌倦了这样的长生不死,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样才能死去。严格意义上说,她早就死掉了,怎么可能再死一次?

“子墨,我要走了,谢谢你给了我一段欢乐的时光。只是,我始终只是一个怪物。要是我还能轮回,希望能再遇见你。希望那时候,我能以一个人的身份,堂堂正正地站在你面前,希望那时候,我还记得你。”青鸾看着眼前生活了三百年的小院子,很是不舍。

“你不会有来世的。”背后,九莲的声音传来。九莲手中的长剑散发着动人心魄的寒光,“你只是一个怪物,你一旦死了,直接魂飞魄散,不会堕入轮回的。”她身形款款,拖着优雅的长纱裙,摇曳着走向青鸾,盯紧青鸾,问:“你难道不想知道你们的过往?”

“不想,既然过去了,就是过去了。我只知道,你来找我就代表子墨还是比较看重我的,我很高兴。”

九莲轻蔑一笑,问:“你知道谁把你变成这个鬼样子吗?就是你的子墨啊。”

青鸾下意识后退了两步。

“当年,你死了。子墨舍不得你,把你变成了鬼。可是他不想你一直活在黑暗里,就和修罗王做了个交易,用三百年炼狱之苦换回了你的肉身。但他还是没法复活你。也不是不能,只是他要用自己的换回你的命,可是他没有。”

死是容易的,一碗孟婆汤,前尘事都散了。但是,活着难,有回忆地活着更难。所以,子墨比她苦,她能体会。所以,她不会埋怨子墨当初没有牺牲自己救下她,反倒是很欣慰子墨没这么傻。

爱一个人,要么同生,要么共死,留下一个人是很孤独的,她受了三百年的孤独。为对方而死,是惩罚一个爱自己的人最残酷的方法。现在她要自私一次,傻一次。

“我选择离开,为了他。我不得不承认,现在的你,更适合他。”

青鸾接过她手中的法剑,细细赏玩。她似乎是感受到了长剑铮鸣,如泣如诉。

她动了,长剑势如闪电,划破了长空。青鸾看着刺向自己的剑,闭上了双眼,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她不怕死,她终归是死过一次了。只是,现在好想见一下子墨,再看他烛下夜读,看他言笑宴宴,看他一身青衫,走向自己,就像初次相遇那样。

恍惚,长剑,刺入了她的胸口。
依稀间,青鸾的思绪飘远了,回到了以前的以前。

“子墨哥哥,我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为什么要长大呢?”

“因为只有长大了才能嫁给哥哥啊。”

天阶夜色凉如水,一轮玲珑月高高的挂在天际。小小的子墨拥着更小的青鸾席地而坐,看着美轮美奂的月亮。说这些不着边际的话,天真烂漫的誓言。
 
“子墨哥哥,我明天就要举行及笄礼了,你能来看吗?”青鸾长大了一些,到了该嫁人的年纪了,她没有了小时候的那般精怪,开始害羞。

子墨欣赏着眼前的美人含羞图,一脸笑意,他想逗一逗丫头,于是说:“明天有事呢,去不了。”

青鸾满目失望,低着头不再说话。那副泫然若泣的表情,让子墨感觉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他赶紧接上说:“明天,你就是我最重要的事。”

青鸾微微抬起头,斜着眼看向子墨,那表情分明是在说:你最好说人话。

子墨把青鸾拥进怀里,轻轻摇晃:“丫头,陌上的花开了呢。”

青鸾脸一红,想到了“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及笄礼后,亲鸾满心欢喜地准备着嫁衣,她要嫁给子墨了。

那段时间,她连最爱的阿爹都不理了,只顾做女红。阿爹吃了满满一缸的醋,看子墨的眼神都不太对,那表情就好像是要一口吃掉他一样。

大婚那天,青鸾惊艳了子墨。

修长的身姿架着一身鲜红的嫁衣,凤冠霞帔映衬着她容颜绝世。颈戴缨络,腰挂琼瑶。一步一摇曳,一步一莲花。白嫩的肌肤被鲜红的嫁衣映衬出抹抹淡红,好像是刚刚成熟的蜜桃,引诱着子墨。他偷偷在青鸾的手背吻了一下,惹得青鸾娇嗔。

婚礼不算盛大,基本上只有双方的一些关系比较近的亲友在场。

拜完天地,她被引到了洞房中等待。但是,她始终没有等到子墨。

那一夜,京城下旨,说他们两家意图造反,就地处斩。

那一夜,哭喊声响彻在长安城的上空,地下的鲜血上映着明亮的月,生生的将月亮映成了红色。

那一夜,子墨新郎的红袍被染成了黑红色,那是血色凝结的的色差。

青鸾听到有声音,本能地想起身查看。但是,胸口被一剑贯穿。那身嫁衣的红掩不住心头的血,来不及揭开的盖头在荡漾。

谁也没看见,九莲额间的入魔印记以及那双血色的眸子。

青鸾缓缓醒了过来,模糊的视线里缓缓地映出了子墨的脸。她哭了,眼泪顺着脸颊滴在锦被上。她不敢相信的抹抹自己的眼泪,感受到了自己心脏的跳动。

她努力地回忆着,终于想起了九莲最后的话:“当初是我杀了你,现在我把这条命还给你。既然我不能陪在他身边,那么就让我的心在他身边吧,只要他还爱你,就不能抛弃我的心。”

原来,所谓的复活,只是给青鸾换了一颗心。这算是对子墨的报复吧,她要子墨永远地看着她的心再青鸾的胸膛里跳动。

呵,你也算是赢了。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