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情感 情感故事 故事

隐私倾诉:我和一个同性恋男人约会交往结婚的全过程

作者:韩霞
2022-05-10 21:00

我的婚姻,和别人的不一样。
 
今天,我鼓起勇气,跟大家讲讲关于我和老公的故事。


我叫李茹,湖南株洲人。
 
我是个不大喜欢交际的女孩,受过一段情伤后就一直单着,愣是把自己拖成了个大龄剩女。
 
被爸妈催婚,被亲邻议论,连养了多年的狗子都在遛弯儿时邂逅了自己美好的爱情。
 
为了不再遭人嫌,我励志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将自己嫁出去。
 
说起来也有些草率。
 
在一个百无聊赖的深夜,我打开了微信里的摇一摇功能。哗哗两下,就收到了二三十个打招呼的异性。
 
我像在菜场挑菜般扒拉着那些头像,最终加了一个看着比较顺眼的。
 
小伙子叫张驰,他远在千里之外的河北廊坊。
 
寒暄过后,我了解到他跟我一样,也是被爸妈催婚才想到在摇一摇碰运气的。
 
我俩算是同病相怜,所以没多久我们便一拍即合决定了奔现。
 
也不知道当时我哪来的勇气?一个姑娘家家的居然就只身一人,打着飞滴来了场千里觅缘。

见到张驰是在廊坊的一家咖啡厅。
 
现实中的他比照片上清瘦一些,但看上去依然阳光帅气,是我喜欢的类型。
 
第一次在现实中相见,我紧张的心都攥成了一团。张驰反而自如的为我点了我最爱吃的抹茶味提拉米苏。
 
因为奔现的目的很明确,所以尽管初次相见,但彼此看对眼了我们就直接确定了恋爱关系,我还跟着张驰见了他的父母。
 
拍拖了三个月后,张驰就带着他的父母来我家提亲来了。
 
他们不远千里,大包小包带了许多礼品,还阔绰的拿出了十万现金作为彩礼。
 
事实上,这些年因为我的婚姻大事,我爸妈没少被别人戳脊梁骨。二老大抵是再不愿意听到任何的闲言碎语了,所以当他们看到张驰一家如此有诚意时,便乐呵呵的答应了这门亲事。
 
我俩在我家这边宴请了宾朋后,就打算去廊坊办婚礼。
 
讲真,这一顿操作下来我整个人都是懵的。
 
我从来没有想过幸福竟来的如此轻易。

来到廊坊,张驰家就马不停蹄的为我们筹备了婚礼。虽说时间比较赶,但婚礼办的一点也不差事儿。
 
新婚当夜,我说不出的紧张,在房中来回踱步等待着张驰。
 
可直至深夜,张驰还西装革履的趴在书房的电脑上敲着字儿。
 
看着他的呆样儿,我也没好意思开口催他。
 
可没多久张驰电话响了,他压低声音接了之后,匆忙跑进卧室告诉我,他必须得去趟公司。
 
还没等我开口,他就蜻蜓点水似的在我额头亲了一下,便扬长而去了。
 
新婚之夜却独守空房,我委屈极了,躺在软软的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睡。
 
次日一大早,婆婆就带着两个孩子来敲新房的门。当地习俗叫“踩门”,寓意着多子多福。
 
我顶着肿眼泡打开了门,婆婆看见我蔫头耷脑的样子,就火急火燎的挤进卧室来一探究竟。
 
此时的张驰恰巧从外面走了进来,婆婆见他还穿着昨日的新郎衣服,便猜到了他彻夜未归,瞪着眼睛抄起扫床刷就往张驰身上抽。
 
张驰急忙闪躲,我也慌忙阻拦,婆婆这才放下家伙事儿气急败坏的离开了。
 
经过婆婆这么一闹,我的气倒也消了,当晚也和张驰有了夫妻之实。

可在一起时间一长,我就发现张驰是个清心寡欲的男人。
 
平日里要么早出晚归,要么出差在外。那些闺中密事都得算准了我的排卵期才会有。
 
要不是张驰在其他方面对我还不错,我都怀疑他在外面有人了。
 
大概我是易孕体质,尽管这样,还是很快就怀孕了。
 
我这一怀孕,张驰说特殊时期,怕自己把持不住伤了孩子,干脆就搬到客房去睡了。
 
我没有理由反驳,便同意了。
 
可令我不解的是直到孩子出生三个月后,张驰又以孩子太吵会打扰他休息为由,依然坚持分房睡。
 
夫妻常年分房算怎么回事?这一次我没有妥协,张驰乖乖地搬回了卧室。
 
可虽说又睡到了同一张床上,但依然是各睡各的,张驰再没有碰过我一下。
 
久而久之,我就觉得特别憋屈,可这样的苦楚又难以跟旁人启齿。

如此这般的日子一直持续了半年。
 
有一次张驰出差回来,我想着既然小别胜新婚,那自己就主动一次吧。
 
可我刚一凑近,就闻到了张驰身上浓浓的栀子花香味。
 
张驰用的是古龙水,这栀子花香水怕只有女人才会用吧?而且我对栀子花过敏,我忍不住打了好几个喷嚏。
 
“你身上怎么会有女人味儿?”我揪着张驰质疑到。
 
刹那间张驰的脸涨得通红,他愣了一下然后支支吾吾的说,跟他一起去出差的男同事喷了栀子花香水,估计是沾染了上他身上的味道。
 
其实我压根算不上个敏感的女人,可张驰异常的反应瞬间让我警惕了起来。我闹着非要见一下这个用栀子花香水的男同事。
 
架不住我的再三威逼,张驰答应了。
 
次日,如约来到了张驰公司楼下的西餐厅,在那里我见到了那个“栀子花男”。
 
他约么二十七八的样子,长得非常白净,像古装剧里的奶油小生,隔得远都闻的到他身上若有似无的栀子花香味儿。
 
张驰见我死盯着人家看,便赶紧说这就是跟他出差的那个同事,名叫汤越。
 
汤越起身腼腆的冲我笑了笑,我也礼貌性地咧嘴笑了下。
 
这时服务员过来点餐,汤越跟我异口同声的说到:来一份抹茶味的提拉米苏。
 
我惊讶的看了眼汤越,可就在与他目光相交的瞬间,汤越却迅速眼神闪躲着看向了别处。
 
他这操作,让我觉得莫名的尴尬。
 
为了缓解尴尬,我抓起张驰的手,想摆弄下他新买的手表。
 
但不知怎的,那天张驰也怪怪的。我的手刚碰到他的手腕,他就条件反射似的将手一缩。
 
而我抬头的一瞬间,看见坐在对面的汤越正盯着我俩。
 
我越发的尴尬了,瞪了张驰一眼,甩了句:扎到刺儿啦?
 
张驰把脸撇了过去没说话。
 
我觉得这饭吃的很没劲儿。
 
既然验明了正身,我也就不想再多逗留。借口得回家看孩子,便带上提拉米苏离开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张驰还是一如既往地清心寡欲。
 
而我虽说整日里被咿呀学语的孩子折腾的精疲力尽,可只要一静下心来就会忍不住的想我和张驰之间存在的问题。
 
我总感觉我不了解张驰,同床共枕的我俩之间像隔着一条难以逾越的鸿沟。我迫切的想要探索关于张驰背后,我不知道的一切。
 
那种感觉促使着我处心积虑的窥探到了张驰的手机密码。
 
也如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男主放下手机去洗澡,女主趁机翻开了男主的手机。
 
当心惊胆战的点开张驰的微信的那一刻,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微信里只有一个好友,而那个头像正是奶油小生汤越,昵称还赫然备注着“爱越儿”!
 
我惊的一个踉跄跌坐到地上,颤抖着手点开聊天记录。
 
聊天的内容露骨的让我这个已婚妇女都觉得脸红。
 
点开朋友圈,那里也全是二人秀恩爱的画面。
 
显然,这是他们的专属微信。别人根本看不到。
 
凡是张驰谎称出差的日子都是跟汤越去度假了,凡是张驰夜不归宿的日子都是在同汤越相拥而眠。最可恶的是连我们的新婚之夜,张驰都是跟汤越在一起的。
 
顷刻间,我奔溃了。
 
我猜想过张驰对我这般冷漠,可能是在外面有了别人。可我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婚姻中的第三者竟然是个男人!
 
想象着张驰同汤越之间的种种,我感觉胃里翻江倒海,难以抑制的趴在垃圾桶上呕了起来。


当张驰从浴室出来,看见脸色苍白的我手里握着他的手机蜷缩在沙发上时,他就猜到了事情不妙。
 
我抬起头本想狠狠地骂他一顿,可我迅速地搜索了大脑中的词汇库,竟没有找出一个词来形容眼前这个跟我生了娃的男人。
 
半晌,我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无耻!
 
“你跟那个汤越是怎么回事!”我歇斯底里的吼到。
 
张驰倒很平静,他开诚布公的坦白了一切。
 
他说,大概在上高中时他就发现自己的性取向有问题,那个时候他也很自卑很痛苦。但他把所有的苦都埋在内心深处,从来不敢声张。
 
大学毕业工作稳定后,父母就催他找对象,将他的终生大事提上了日程。他找各种借口逃避,可越是逃避父母就越逼得紧。
 
压力太大无法喘息的张驰,无意间在网上找到了一个GOC俱乐部。在那里他邂逅了同城、且有着一样困扰的汤越。
 
汤越的出现让张驰感觉生活有了一丝曙光,两人像异性那样谈情说爱、展望未来。终于在相处了一年后,张驰鼓起了勇气向父母出柜了。
 
可父母的反应比他想象的还要糟糕。
 
老爸当场血压飙升住进了医院,老妈寻死觅活绝不接受。
 
二老还威胁张驰,如果再跟汤越有瓜葛,哪怕拼了老命也要让汤越全家不得安宁。
 
一边是两鬓斑白的父母,一边是心心相惜的爱人,张驰哪个也割舍不下。
 
就在张驰束手无策想一死了之时,汤越提出了一个缓兵之计:让张驰结婚生子先稳住父母,暗地里继续跟自己交往。
 
于是,就有了张驰跟我在微信摇一摇中的千里姻缘一线牵的故事。
 
可娶妻生子以后,张驰就觉得愧对汤越,加上我比较大条,所以婚后他就千方百计的找机会弥补汤越。
 
而且一直暗地里跟汤越来往得事,张驰父母是知道的。
 
只不过今时不同往日,有了儿媳妇有了孙子,起码能续了香火,也堵了别人的悠悠之口。所以两位老人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任凭张驰去了。
 
张驰说着抬起眼皮偷偷瞄了我一眼。而此时的我,就犹如被一把利刃割裂了五脏六腑。
 
我咬着牙,将指甲深深地掐入了自己的肉里。

我这才恍然大悟。
 
怪不得张驰条件这么好,却要通过微信摇一摇这种方式来找对象;怪不得结婚这么久,张驰与我同房的次数两双手都能数得清;怪不得第一次见汤越就莫名的感觉到了敌意……
 
原来自始至终我就是个小丑,一个用来掩人耳目、传宗接代的小丑。
 
可张驰毕竟是我托付了终身的男人,我心里是有他的。
 
所以我抱着一丢丢希望,心有不甘的反问到:如果你完全不爱我,怎么能在恋爱时说出那些违心的甜言蜜语?能清晰的记得我喜欢吃提拉米苏?
 
可张驰的回答,却再次在我心上扎进了刀子。
 
他说拍拖时每次发给我的那些暧昧情话,都是自己与汤越共同研究过的话术。至于提拉米苏,压根不知道我喜欢吃,他只不过是随口点了汤越最喜欢的甜点。
 
那一刻,我仿佛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我再也不想让张驰继续侮辱我了,强撑着抹了把眼泪,颤抖着声音说了句“离婚吧。”
 
话音未落,张驰竟如释重负般的立马点头答应。他还许诺:离婚后房子归我,存款归我,若想要孩子他也可以想办法说服他父母。
 
望着张驰迫不及待的样子,我再也忍不住的嚎啕大哭了起来。


我俩要离婚的消息不胫而走,两家的大人一下子炸开了锅。
 
张驰父母老泪纵横的求我不要离开。他们说只要不离婚,他们会将毕生的积蓄都给我,也会想尽办法让张驰收心好好过日子。
 
我爸妈更是百般奉劝我得过且过。他们说如果离婚回家,一定会被别人的吐沫星子淹死。而且孩子还那么小,离婚以后单亲妈妈带着孩子没法度日。
 
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跟张驰压根儿没法将就,纵使万般不想,我也做不到在这场婚姻中自欺欺人。

一位闺蜜问我是否想要再婚,重新开始新的生活,我的回答是不想。

她的建议是如果不想重新开始,还不如目前先维持着现在的婚姻。

张弛的意见也是,我和他维持表面的婚姻,各有各的自由,他不管我,我不管他,我们可以有一个形式上的婚姻,这样孩子既能有一个完整幸福的家庭,也不耽误我。

如果我以后有了意中人,他随时都可以离婚,而且不会争孩子和财产。
 
听他这样说,我犹豫了。
 
自从我说了要离婚,公婆每次见到孩子,都忍不住的落泪,一个劲儿的说舍不得孙子,也对不起我。
 
望着二老这样子,我也满心的酸楚。
 
如果离婚,要伤害四位老人,一个孩子,可是不离婚,我真的不想维持这样一个畸形的婚姻了。

是留下?还是离开?我纠结不已。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