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风起
故事 第十六章:原配完爆我的手段,深不可测。 蕙风起

原配完爆我的手段,深不可测

作者:左左的异想国
2022-05-12 08:33

前情回顾:
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豁出去一般,抬起头,直视着皇后:“娘娘,有些话,臣妾一直不敢说。但事到如今,您逼着臣妾再去杀人,臣妾就不得不说了……三皇子的事,您也脱不了干系。
 
您身为皇后,在发现臣妾害死三皇子时,应该向皇上告发的,但您没有……您为了自己的利益,为了大皇子的前程,还帮着臣妾消尸灭迹,所以,您就是臣妾的同谋。
 
您现在拿这个来威胁臣妾,就不怕把臣妾逼急了?三皇子的尸体是您让人掩埋的,臣妾完全可以反咬一口,说三皇子是您杀的……”
 
她愣了一下,突然仰天大笑起来。
 
笑声让我不寒而栗的同时,也明白事情不会像我想得这么简单。
 
皇后,肯定还留了一手!



第十六章
片刻后,皇后止住了笑声,玩味似地看着我:“婉妃,禁足两个月,倒是把你的翅膀养硬了,居然敢威胁本宫,和本宫抗衡!
 
告诉你,你永远逃不出本宫的手心。本宫能替你消尸灭迹,难道会不给自己留后路,等着你来反咬一口吗?
 
三皇子是本宫让人埋的不错,可是埋三皇子的人,已经死了。而这件事的整个过程,仅限于你、本宫和言若知道,你觉得等你出来诬告本宫的时候,言若会替你说话,还是会替本宫说话?
 
告诉你,最好和以前一样,乖乖听话。不然,你要是把本宫惹恼了,本宫就会让人无意间发现三皇子的尸体……到时候,必然阖宫震惊,查找真凶。
 
本宫从来没告诉过你三皇子埋在哪儿,所以你根本不知道,三皇子入土时,手心里攥着一枚玉佩……皇上赏赐给你的玉佩,也就是那晚你落在凤鸾宫的那枚。
 
事实上,本宫只用保持观望,根本不用出来作证是你杀了三皇子。仅凭那枚玉佩,便可使真相大白。
 
你自己想想看,到那个时候,别说你诬告是本宫杀了三皇子,就是你实话实话,说三皇子的尸体是本宫让人替你掩埋的,又有谁会相信呢?
 
三皇子失踪一事,你本来就是最大的怀疑对象,不然芳嫔也不会在桂花鸭上下毒,想要了你的命。
 
等事情败露后,你觉得你还能继续做宠妃吗?你觉得皇上还会护着一个杀了他亲生儿子的女人吗?只怕是他现在有多宠你,到时候就会多恨你!
 
残害皇嗣是什么罪?诛灭九族都不为过吧!”
 
说完,她又笑了,笑得洋洋自得,又阴森可怖。

仿佛一盆冷水兜头泼下,我在彻骨寒冷的同时,也瞬间明白了一切。
 
皇后在埋葬三皇子前,把姐姐的玉佩,放在了三皇子的手心里,一同入了土。
 
这枚玉佩就是铁证,再加上那天深夜,只有姐姐在从凤鸾宫侍疾归来,路过了芳嫔的怡春宫。
 
因此,三皇子的尸体一旦被发现,姐姐杀了三皇子,就是铁板钉钉的事实。
 
所有人都会认为,姐姐因为嫉恨芳嫔,在发现睡不着偷偷溜出来的三皇子时,引他到隐蔽的假山旁,把这个仅有四岁的孩子,从假山石上推下去摔死。
 
三皇子坠落的一瞬间,扯掉姐姐身上佩戴的玉佩,攥在了手心。
 
而姐姐,惊慌失措中并未发现。因此才在掩埋了三皇子的尸体时,连同自己的玉佩,一起埋进土里。
 
皇后说的很对,有了这枚玉佩,她根本不用出来指证我从而暴露自己。
 
即便我咬定她曾派人掩埋三皇子的尸体,随后又拿这事来胁迫控制我,也会因为没有任何证据,而被人认为是狗急跳墙逮谁咬谁的疯话。

这个女人,果然如姐姐所说,心思缜密,阴狠毒辣。
 
她在发现姐姐杀了三皇子时,已经做了万全之策,既要以此为把柄挟制姐姐,又能让自己全身而退。
 
那个掩埋三皇子尸体的人,想必也是她在事后悄悄除掉的。
 
那么,皇后在其中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仅仅是凑巧发现姐姐杀人,然后加以利用?
 
还是,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的阴谋?
 
如果三皇子确确实实是姐姐推下假山摔死的,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皇后说的理由,未免太过牵强。
 
我敢确定,姐姐不可能单纯因为嫉恨芳嫔而杀了三皇子。
 
即便芳嫔有了子嗣,她也只是个嫔位,并不会对姐姐造成实质性的威胁。
 
何况,姐姐还那么年轻,从皇后威胁她喝避子汤药一事也看得出来,她有正常的生育能力。
 
所以有孕是早晚的事,她何必为了逞一时之快,去杀了一个皇子,给自己埋下天大的隐患。

百思不得其解中,我真恨姐姐。
 
哪怕她在皇后的威胁紧逼中撑不下去了,想要逃脱。最起码也得在离开前,把这桩要命的事告诉我啊。
 
估计是害怕一旦告诉我实情,我会被吓得魂飞魄散,不敢进宫,和她一样逃之夭夭。
 
现在可倒好,我被威逼着,携裹着,不得不背负她留下的一切,一步步走到风暴的中心。
 
一边惧怕身份败露,一边警惕后宫争斗,还要被皇后控制着,去害人,去造孽。
 
只是,这会儿抱怨也好,痛恨也罢,也是唯余一声叹息。
 
姐姐已经死了,也算是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所以眼下,我在没有想出万全之策之前,还是只能继续假装服从皇后。

我跌跪在地上,敛眉低首,一脸绝望地说:“娘娘,臣妾果然逃不出您的掌心。那好,臣妾做过的事,臣妾都认了。但是,除掉二皇子,还得从长计议,毕竟人命关天,您不要逼臣妾……不然臣妾只能鱼死网破,一死了之了……”
 
她笑了,一边笑,一边俯身把我扶起来。
 
这次的笑容,如春风般和煦:“本宫知道,婉妃是个聪明人,自是知道权衡利弊。你放心,本宫不会逼你,也舍不得你死。
 
等你做完这件事,本宫就让你就此收手,也不让你再喝避子的汤药……你不是一直都想有个自己的孩子吗?本宫成全你!”
 
这话倒是让我心一沉,愕然不已。连旁边的言若,也是微微一愣,下意识看了皇后一眼,目光惊异。
 
只是一瞬间的呆滞,我很快就露出满脸惊喜,忙不迭地跪下叩头,连连谢恩:“臣妾多谢娘娘!”
 
趁此机会,我悄悄把腰间的帕子扯下来,塞到我刚刚坐的贵妃榻下,然后起身告辞。
 
没有人出来送我,皇后和言若,依然留在暖阁。

我缓步走到正殿。
 
正殿的大门虚掩着,殿内却静悄悄的,空无一人。
 
所有的宫女和太监,刚才都被皇后遣走了。
 
就连冬岑和冬卉,也只能到凤鸾宫外等我。
 
刚才言若的眼神,让我意识到,待我离开后,皇后和她的这个心腹之间,势必还有一番不为人知的密谈。
 
我想知道她们说些什么。
 
只有多了解一些内幕,我才能更好地应对眼下的艰难局势。
 
而这会儿是最好的机会,暖阁内的皇后和言若,以为我已经离开了。因为我有把柄在她们手里,她们不会过多提防。
 
殿外的宫女太监,则以为我还在暖阁里和皇后说话。对于不明真相的他们来说,婉妃请安后被皇后留下,是司空见惯的事,谁也不会怀疑。
 
我走到门口,却并没有立刻出去,而是折转身,悄无声息地再次潜到暖阁门口,侧耳细听。
 
我早做好了打算,如果有异常,我就做出假装回来找帕子的模样。

里面,果然传来皇后和言若的喁喁私语,先是言若小心翼翼的声音:
 
“娘娘,您真会让婉妃诞下子嗣吗?”
 
一阵冷笑,然后,皇后阴恻恻地开口了:
 
“怎么可能?她现在这么得宠,被皇上捧在手心里,一旦诞下皇子,还有本宫和大皇子的活路吗?”
 
“那……”
 
“本宫不过敷衍她罢了,让她乖乖听话,把二皇子除了……只要二皇子一死,本宫就会找机会向皇上告发,接着再查出三皇子的事。手里有两个皇子的命,皇上还会留这种蛇蝎女人吗?
 
本宫就是要一举多得。除掉三皇子,芳嫔已经完了,杀了二皇子,江雪蓉也就完了。而害死三皇子和二皇子的婉妃,一样要毁灭……本宫要让自己的竞争对手,和大皇子的竞争对手,统统消失。
 
宫里的女人,永远只能是本宫一枝独秀;这宫里的孩子,也只能是……唯我的大皇子独尊!”
 
言若奉承道:“娘娘运筹帷幄,再英明不过。那些女人,长得再好看又怎么样,没有一个是您的对手!”

皇后的声音,良久后才响起,听起来像是咬牙切齿般发着狠:“本宫也是被逼的,焕儿这副样子,拼不过任何一个四肢健全的皇子。本宫只能让那些活蹦乱跳的皇子,一个一个都丧命,这样,就没有人和他抢太子之位了。
 
而本宫,是他的亲生母亲,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双手绝不能沾血。
 
所以只能利用嫔妃间的矛盾,除去本宫想要除掉的人。本宫要清清白白地,把焕儿推上太子的位置,再让他顺利登基,到时候,本宫就是名正言顺德高望重的太后。”
 
“那……婉妃会不会听话呢?”言若迟疑着问。
 
皇后斩钉截铁地回答:“她不敢!”
 
“娘娘,这个婉妃……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婉妃呢?连奴婢都觉得,婉妃省亲回来后,性子好像有些变了。

三皇子没了之后,她自知理亏,向来对娘娘言听计从,忍气吞声窝里窝囊的,现在竟敢讨价还价了……不过也可能是近来皇上对她宠得厉害,她恃宠而骄!”

皇后沉默了会儿,才开口道:“凭她是谁,只要顶着婉妃这个名分,就得承担婉妃做过的事。本宫倒希望她是个假的,这样本宫就能更牢地攥紧她,利用她为本宫做事……

忙过了这一段,派人好好查一下。这种事,没有真凭实据,绝不能胡说。听说因为这事,皇上那晚在霁月殿生了好大的气!”
 
言若嘻嘻一笑:“还是娘娘厉害,故意把自己的疑虑透漏给江贵人,她还真拿这个做文章,去害婉妃,结果倒把自己套进去,连妃位都没了……二皇子现在不过是个小小贵人所生,奴婢倒觉得不足为惧!”
 
“还是不能大意,斩草要除根……”
 
我挪动着震惊到几乎麻木的腿,悄悄退了出去。
 
原来,江雪蓉说的高人,指的就是皇后。
 
而她,正在在皇后不动声色的引导下,怀疑我的真实身份,筹谋麻风病事件,想要除掉我,到头来,反而害了自己。
 
皇后,可真是借刀杀人的高手啊!
 
现在,她又要利用我,去除掉二皇子。

走出凤鸾宫后,我只觉得眼前发黑两腿发软,耳边,一直萦绕着皇后和言若的盘算。
 
她们已经给了我最后通牒,也已经觉察出了我的异常。
 
所以,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
 
我记得冬卉曾说过,那天深夜,姐姐侍疾归来,快走到霁月殿时,停下来赏月,打发她回去拿披风。
 
皇后也说了,是在霁月殿附近的假山旁出的事。
 
所以,为了证明三皇子是婉妃害死的,她应该会让人把三皇子葬在霁月殿周围。
 
想到这儿,我不仅毛骨悚然。
 
不怪姐姐撑不住,就在她居住地的附近,埋着被她杀害的孩子。而她,还根本不知道具体的地方。
 
也就是说,平日里,脚下踩的每一寸地方,都可能埋葬着一具尸体。
 
她能不胆战心惊、夜夜噩梦吗?
 
不知道姐姐可曾暗中找过,只是听言若的意思,她从三皇子出事后,便吓破了胆,从此噤若寒蝉忍气吞声,对皇后说一不二。
 
但我不要,我绝不能听从皇后的摆布,也绝不能重蹈姐姐的覆辙!
 
我不要去害人!
 
就在这一刻,一个模糊的计划,慢慢浮上我的心头。
 
我一定要尽快找到三皇子的埋葬地,然后,取走姐姐的那枚玉佩。
 
这么一来,便没有办法证明三皇子是姐姐杀的。到那个时候,即便皇后发现,也不会出来指证我,一来口说无凭,二来会暴露她自己知情不报。
 
她也就再没办法再控制我了!
 
只是,三皇子到底埋在哪儿了?
 
一年多了,居然没有任何人发现。而皇后,又这么笃定地、无所谓地说出来。
 
所以,这个地方,必定是极为隐蔽极为安全,又让人意想不到之处。

点击阅读其他篇章:蕙风起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