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风起
故事 第十八章:孩子的死亡真相。 蕙风起

孩子的死亡真相

作者:左左的异想国
2022-05-12 08:38

前情回顾:
三皇子确实已经死了,而那只掉落的鞋子,不过是皇后制造的假象。
 
她这也算是一箭双雕吧,这边迷惑了皇上,而一旦真相大白,皇上知道三皇子已经死了,且就埋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他还徒劳无功地四处找寻,伤心欲绝之余,恐怕更是恨死了那个杀害三皇子的人。
 
以前是姐姐,现在是我。
 
只是,皇后做梦也想不到,我已经猜到了三皇子的葬身之处。
 
接下来,就等着我的致命反击吧。
 
正失神间,皇上突然目光灼灼地逼视着我,问道:“朕记得以前你因为芳嫔冤枉了你,向来不提起他们母子,今儿这是怎么了?”


第十八章

我微微一怔,很快便笑着说:“这次要不是皇上及时相救,臣妾怕就葬身火海了……也算是经历过生死的人,所以很多事,突然就想开了。
 
想想看,芳嫔也实在是可怜,对一个母亲来说,哀莫大于失子……话又说回来,那次她在桂花鸭上下毒,臣妾毫发无伤,沐汐公主也有惊无险,臣妾觉得不必对她太苛责。她不过是一时被蒙蔽,拿臣妾做了宣泄愤恨和悲痛的对象。
 
臣妾私以为,关键还是要赶快查清楚三皇子的事。只要芳嫔明白三皇子的事与臣妾无关,自然就此收手,不会再把这些无妄之灾加诸于臣妾身上了!”
 
皇上定定地看着我,好大会儿才说:“你长大了,和以前一样善良,但又……多了几分聪慧通透!”
 
第一次听皇上当面夸我,我有点儿高兴,又有点儿不好意思,便抿嘴对他笑了笑,羞涩地垂下了头。
 
心里默默祈求,希望水落石出的那一天,证明三皇子并不是姐姐害死的。这样我就不用背负她的罪恶,沉重愧疚地活下去,也算是能担得起皇上的这句话夸赞。
 
正想着,却见皇上突然起身,走到我身后,用结实的手臂环住我的肩膀,伏在耳边我耳边小声说:“给朕生一个孩子吧!”

皇上温热的呼吸灌进我的耳朵里,痒痒的,麻麻的,我的心怦怦直跳。
 
孩子?这个话题太过突然,也太过遥远。
 
虽然不管从哪方面来说,我现在,都已经算是他的女人了。
 
但我和皇上之间,有且仅有的一次的亲热,还是他神志不清时。紧接着我就被禁了足,更是连见面都没有。
 
这会儿,他突然提起孩子,让我想到他说不定很快就会在完全清醒时宠幸我,免不了紧张。
 
眼下,我被皇后威胁,连生命和安全都还保障不了,实在没有闲情逸致,去思虑男欢女爱的事。
 
所以,能拖就往后拖吧。姐姐以前也曾找理由拒绝过他的求欢,不至于引起怀疑。
 
如果可以,我想让我和他的第二次亲密接触,成为我顺利反击皇后的一缕东风。
 
我终究,还是要利用他的宠爱,来解除横亘在我面前的致命危机。

想到这儿,我握住他垂下来的那只手,顾左右而言他:“皇上,午膳还没用完,臣妾肚子饿着呢!”
 
他哈哈笑着,在我的脸颊上亲了一下,狎昵地问道:“你说经历过生死后,很多事都想开了……什么时候能把这事也想开?”
 
我耳根一热,正欲回答。他却扳起我的下巴,让我面对着他。和我久久对视后,他用充满自信的语气自说自话:“朕相信会有那么一天的!”
 
说完,他放开我,又坐了回去,亲自给我盛了一碗黄芪乌鸡汤,用关切的语气,柔声道:“在外面转悠半天,都冻透了,多喝点儿汤暖暖身子!”
 
我接过来,粲然一笑:“谢谢皇……”
 
话音未落,突然觉得眼前的一幕如此温馨和谐,这句“谢谢皇上”未免太生硬太违和,便调皮地说:“谢谢慕风大哥……不在床上也可以叫皇上的名字吧?”
 
他先是一愣,然后笑了,笑得特别开怀。他一边点着头,一边沉吟道:“慕风大哥……嗯,这个称呼朕很喜欢,准你叫了!”

用过午膳之后,皇上便离开了霁月殿,说是和几个大臣约好的,有要事相商。
 
他前脚离开,我后脚就打发殿内所有伺候的宫人都出去,然后把冬岑和冬卉叫到暖阁,紧紧关上了门窗。
 
她俩见我如临大敌的严肃模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讶异又骇然。
 
我便在紧张的气氛中,告诉她们三皇子已经被人杀害,而皇后把我丢失的玉佩和三皇子的尸体葬在一起,以此胁迫控制我的事。
 
末了,我带着一脸视死如归的决绝,凄然道:“你们不是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三皇子失踪后,本宫像变了个人似的,对皇后唯唯诺诺言听计从吗?现在全明白了吧!

以前,本宫不敢反抗,但是这次纵火事件后,本宫也算是大彻大悟了……人弱被人欺,本宫不能再忍气吞声,一味做砧板上的鱼肉。
 
眼下的当务之急,就是把本宫的玉佩,从三皇子的埋身之处取出来。如果本宫没猜错的话,三皇子,就埋在刚刚那棵海棠树下!”

可想而知,听到我的这番话后,冬岑和冬卉有多震惊。
 
冬卉张口结舌,讷讷道:“娘娘,奴婢之前做过很多猜测,但做梦也没想到会是这样……”
 
而冬岑,却是快言快语地提出了她的疑问:“娘娘,三皇子是谁杀的呢?是皇后吗?是皇后杀了他然后嫁祸娘娘您吗?”
 
我沉吟了会儿,才摇头道:“本宫也不知道,但总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
 
尽管皇后一再强调,是姐姐把三皇子从假山石上推下去摔死的。
 
可在潜意识里,我还是觉得事情太过蹊跷,又有太多的巧合,肯定不像皇后说得那么简单。
 
所以,还是先瞒着冬岑和冬卉,免得她们受到更多的惊吓。
 
冬卉沉思了会儿,一下子提出了问题的关键所在:“娘娘,如果您确定三皇子就埋在那棵海棠树下,那事不宜迟,我们得赶快行动,把你的玉佩取出来……只是,这是在宫里,要想人不知鬼不觉地挖一个坟墓,可没那么简单……”
 
冬卉说的,也正是我犯难的地方。这种事,肯定要在深更半夜进行,抛开恐惧不说,也太过危险。
 
我们三个,手无缚鸡之力,没有任何经验,也没有任何工具,天寒地冻的,未必能在短时间内完成。
 
迎着冬卉的目光,我点点头,蹙眉道:“是啊,本宫也正在考虑这些,只凭我们,怕是艰难……但事关重大,又绝不能让第四个人知道!”

暖阁里一时静寂下来,我和冬卉沉思着,却都一筹莫展。
 
就在这时,一直没说话的冬岑,突然一拍大腿,兴奋地说:“娘娘,奴婢有个好办法!”
 
我和冬卉都一起看向她,不知道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她能想出什么好办法。
 
冬岑凑近我们,神神秘秘地说:“御膳房烧火的小太监金旺,原来是干那个的……”
 
她看我们一脸不解,就做了个挖地的动作,解释道:“盗墓的!”
 
我跟冬卉都吃了一惊,冬岑一脸笃定:“这是他老乡亲口说的,千真万确,他们家往上数三代,都是靠这个吃饭的,金旺爹死得早,金旺还没被带出来,挖不到什么好货。日子过不下去了,他娘才托了人,送他到宫里净了身……”
 
冬卉打断冬岑越扯越远的喋喋不休:“即便金旺原来真的是干这行的,难道能去找他,让他帮我们挖坟吗?”
 
冬岑急得噘嘴瞪眼:“当然不……你听我说完啊姐姐,我们可以利用他……无意中向他透露,海棠树下埋着皇上的心爱之物,还有稀世珍宝做陪葬。
 
他肯定会上钩的,这种人,据说就像赌徒一样,对盗墓的事上瘾,戒不掉,一听说哪儿埋着宝贝,就情不自禁想去挖。
 
到时候,我们只用在暗中藏着,看他挖得差不多了,就跳出来把他吓走。然后把娘娘的玉佩取出来,再把坟填上就是了……对盗墓人来说,多深的古墓都能挖开,这点儿活还不是小菜一碟!”
 
倒也是个主意,冬岑这个鬼丫头,心眼儿还挺多!
 
我赞许地看了她一眼,冬卉有些担忧地说:“就怕金旺洗心革面,不再干这种事了……”
 
冬岑骨碌碌地转着眼珠子:“先让奴婢试试,不上钩再说!”

第二天午后,冬岑急匆匆地从外面回来,一脸兴奋地小声告诉我:“娘娘,金旺应该是上钩了……他追着问奴婢具体位置在哪儿,奴婢告诉他了,还故意跟他说,这儿很偏僻,是禁地,不能随意来看。”
 
冬卉紧张地问:“你是怎么说的?不会被他发现异常吧?”
 
冬岑很是得意:“奴婢才没那么笨呢,奴婢是跟御膳房的宫女闲聊的时候,装着无意透露的……说有一次听路德兴说漏了嘴,好像皇上还埋了颗夜明珠在里面……奴婢偷偷观察了,金旺一听到夜明珠三个字,那两只眼睛立刻就变成夜明珠了,闪闪发光的!”
 
她的话把我和冬卉都逗笑了,冬卉白了她一眼:“小心路德兴知道了找你算账,他什么时候说过这话?”
 
冬岑吐吐舌头,我正色道:“既然鱼儿已经上钩,那咱们就得打起精神,看他什么时候会来!”
 
冬岑和冬卉立刻点头,都是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

一连三天过去了,冬岑和冬卉每晚都起好几次夜,透过霁月殿的后墙,暗中观察那棵海棠树下的动静。
 
却一次次失望了。
 
金旺并没有像我们想象中的那样,急不可耐地过来寻宝。
 
一直到第四天黄昏,阴沉的天空,再次飘起雪花。先是细细密密的小雪粒,紧接着便越下越大,很快演变成一场鹅毛大雪。
 
不到掌灯时分,地面就盖上了厚厚的一层。
 
晚膳后,我叮嘱守夜的小太监:“今儿下着雪,天太冷了,你们待会儿在周围巡视一下,没什么异常,就回屋里睡吧。别在廊下守着了,仔细冻着!”
 
两个小太监一脸感激,惊喜不已地连连道谢。
 
直觉告诉我,金旺如果会来的话,今晚是最好的时机。
 
因为大雪,夜晚留下的一切痕迹,待到天亮,就会被完全覆盖。
 
金旺之前做过这行,自然是有经验的。

不出所料,三更后,冬岑和冬卉神神秘秘地进来,紧张又欣喜地说:“娘娘,金旺果然来了!”
 
我跳下床,披了白色的风毛斗篷,和冬岑冬卉一起,从霁月殿后面的角门,悄无声息地走了出去。
 
然后,绕着后墙,潜在那条平日里鲜少有人踏足的竹林小径上。
 
依然是大雪纷飞,天地间一片朦胧。
 
依稀仿佛,能看到那棵海棠树下,一个白色的身影,正在不停地灵活地蠕动着。
 
金旺的动作很快,像个土拨鼠一般,身边已经攒起一个土堆,片刻便被大雪覆盖。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我的腿都快要冻麻了,却还是一动不敢动,目不转睛地盯着金旺。
 
眼见土堆越来越高,金旺的面前,出现一个黑色的坑洞,他已经准备探身下去了。
 
我轻轻拍了拍冬岑,她立刻压低嗓音,粗嘎沙哑地,低声喝道:“大胆,谁在那儿?”
 
金旺先是被吓傻了,整个身体,立刻缩成小小的一团。接着,他慢慢地向栅栏边挪动,然后,一跃而出,连滚带爬地逃离。
 
冬卉也装出男人的声音,低低地喊了声:“追!”还故意跑了几步。
 
金旺更是没命了一般,慌不择路地往前狂奔。

眼见金旺不见了踪影,留冬卉望风,我和冬岑急急地走过去,跨过栅栏,来到那棵海棠树下。
 
没想到冬岑居然那么胆大,在我因为害怕而放慢脚步时,她已经跑到坑边,毫不犹豫地跳了进去。
 
我扑过去往里看,只见冬岑已经俯下身子,用手小心翼翼地刨挖着,摸索着。
 
紧张夹杂着恐惧,像铺天盖地的海啸一般,淹没了我。一颗心,紧张得几乎要跳出来。
 
却听冬岑喃喃地念叨:“娘娘,果然是埋在这儿了,金旺已经挖出来了……骨头……这么小这么细的骨头……啊,这是头……”
 
五脏六腑都翻搅起来,说不清寒冷还是害怕,我整个人瑟瑟发抖,冬岑的声音还在继续:“玉佩在手里……这是头,大约就是这个方位了,手,这儿,这个地方应该是手了……”
 
仿佛过了一万年,漫长到我觉得自己已经承受不住这样的恐惧和压力,即将崩溃时,忽听冬岑惊喜地低喊:“娘娘,找到了,找到了,快……快拉奴婢上去!”

我伸出手,连拖带拉地,把冬岑从那个坑里拔了出来。
 
她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我的掌心,雪光的映照下,正是一块碧透的翡翠玉佩,散发着绿莹莹的光芒。
 
冬卉这时候也闻声跑了过来,我吩咐她们道:“快,快点儿把坑填埋上,恢复原状!”
 
我们仨几乎是跪在地上,把混杂着雪花的冰冷的泥土,又一一填进了坑里。
 
雪花依然飘飘洒洒,这让我心安不少,明天一早,这儿会被积雪覆盖,即便留有痕迹,也看不出来。
 
玉佩拿到手了,再没有把柄被皇后拿捏,我终于,可以如期开始我的反击了。
 
我们拍打掉身上的泥土,依然绕到那条竹林小径上,准备从角门折回霁月殿。
 
万籁俱寂中,偶尔传来树枝被积雪压断后,发出的轻微声响。
 
霁月殿的角门,已经近在咫尺了。
 
只要我们进到霁月殿,今晚就算大功告成了。
 
然而,就在这时,不知道从哪里,突然传来一声严厉地呵斥:“站住!”
 
我承认这一刻,我像被冰雪封冻了一般,四肢麻木,浑身僵硬。
 
待我迟钝地转过身,只见斜前方的大路上,出现了两团漆黑的身影,正疾步向我们走来。 


点击阅读其他篇章:蕙风起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