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风起
故事 第二十章:嫁给姐夫后,我每天怕到瑟瑟发抖。 蕙风起

嫁给姐夫后,我每天怕到瑟瑟发抖

作者:左左的异想国
2022-05-12 08:43

前情回顾:
皇上定睛一看,便笑着说:“这不是朕赏你的那块玉佩吗?之前说是丢了,还心疼了好一阵子,原来在这儿呢!”
 
我也装作惊喜的样子,如获至宝般接过来,紧紧地攥在掌心。
 
心里,长长地舒了口气。
 
这枚玉佩,终于以正当的方式,在皇上的亲眼见证下,回到了我手中。
 
有惊无险,万事俱备,从这一刻开始,我要张开那张早就织好的巨网,把皇后罩入其中。


第二十章

这么耽误了一阵子,眼看时辰不早了,皇上行色匆匆,赶着要去上朝。
 
而我,也准备收拾停当后,去向皇后请安。
 
皇上将要出门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什么,跑过去扯住他的手,笑靥如花:“皇上,待会儿还来霁月殿用早膳好不好?有您最爱吃的胭脂鹅肝和茯苓夹饼……”
 
他刮了下我的鼻子,宠溺地说:“你不说,朕也是要来的!”
 
我迟疑了一下,一边晃着他的手,一边期期艾艾地开口:“那……皇上下朝后,能不能去凤鸾宫接臣妾,然后我们一起回来?”
 
我甚少这么撒娇,他似乎很受用,眉开眼笑,问我道:“今儿怎么了?这么黏着朕?”
 
我敛眉垂首,迟疑着说:“皇后娘娘总喜欢留臣妾,臣妾又不好推辞……皇上去了,臣妾正好可以脱身!”
 
他愣了一下,蹙眉问我:“皇后经常留你?留你做什么?”
 
我目光闪烁,有些难以启齿,声音小得几乎不可闻:“皇上今儿去看看就知道了……反正是臣妾顶不喜欢的事儿!”

那天,我故意磨磨蹭蹭,很晚才去凤鸾宫。
 
等我到的时候,嫔妃们都已坐定,唯余我的位子还空着。
 
雪后清冷的早晨,穿着胭脂红暖袄和同色褶裙的我,像三月里盛开的桃花,灼痛了皇后的眼,让她原本就不悦的脸色,更是难看。
 
我却佯装不知,盈盈然走过来,屈膝行礼:“给皇后娘娘请安,皇上昨晚宿在臣妾宫里,一早伺候皇上更衣上朝,耽误了时辰,娘娘见谅!”
 
我甚少这么张扬,一时之间,除了瑞嫔,人人侧目。
 
江雪蓉更是暗暗翻了个白眼,不过她现在早已不是和我平起平坐的瑾妃,不过是个小小的贵人,自是敢怒不敢言。

皇后紧紧地盯着我,目光灼灼,似乎恨不得在我身上烙个印子出来。
 
连旁边的言若,都是一脸不屑又气愤的表情。
 
但当着众多嫔妃的面,皇后还要维持自己贤良大度的形象,也不便发作,只能忍耐着,语气温和地说:“无碍,坐吧!”
 
我便袅袅娜娜地走过去,毫无愧色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坐定后,皇后不时扫我一眼,然后心不在焉地训话了几句。
 
什么年关将近,各宫嫔妃在过节庆贺的同时,且不可太过奢靡云云。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也就结束了。
 
嫔妃们陆续起身,准备散去。

我和瑞嫔结伴,缓缓向门口走去。
 
刚走没几步,就听皇后在我身后高声喊道:“婉妃请留步!”
 
所有的嫔妃,都一起看着我,瑞嫔小声嘀咕道:“她怎么总是留你啊?”
 
我慢慢转过身,先是低低道了声“臣妾遵命”,然后示意冬岑和冬卉到外面候着。
 
嫔妃们很快散尽,皇后立刻遣走宫人,只留下言若,带着我进了暖阁。
 
她今天估计是气急了,连赐座都没有,而是脸色阴沉,冷冰冰地问我:“考虑得怎么样了?”
 
我诚惶诚恐地说:“启禀娘娘,臣妾正在筹谋……请娘娘再给臣妾一些时间,这不是小事,臣妾要做到万无一失!”
 
她瞥了我一眼,脸上现出一丝嫉妒的神情,狠狠道:“怕是只顾着承宠,敷衍本宫吧……”
 
说着,声音突然激愤尖刻起来:“告诉你婉妃,本宫的耐性是有限度的,别把本宫逼急了……十日之内,如果还不动手,你就等着吧!”
 
我噤若寒蝉,畏惧地点点头,依然是一副忍气吞声的模样。
 
她似乎气消了些,没再说什么,而是斜了斜眼角,瞥了一下言若。
 
言若心领神会,立刻脚步轻捷地出去了。

言若再进来时,手里一如往常,端着一个青瓷雕花的药盏。
 
只不过,今天的这个药盏,比平时的看上去要大上许多。
 
果然是个忠仆,急皇后之所急,恨皇后之所恨,因为今天请安时我态度不恭,所以她便替皇后惩治我,让我多喝上几口难以下咽的苦涩汤药。
 
药盏递在我面前,言若皮笑肉不笑,用轻佻的语气说:“婉妃娘娘,请吧!”
 
熟悉的味道,绕鼻而来,令人作呕。
 
皇后目含敌意地看着我:“皇上昨晚不是留在霁月殿了吗?喝了吧……如果不想再喝,就早点儿动手!”
 
我端起碗,似乎有些迟疑,耳朵,却敏感地扑捉着外面的动静。
 
直到听见正殿里传来的轻微声响,才恭恭敬敬地大声说道:“多谢皇后娘娘体恤!娘娘对臣妾的关照,向来都是独一份的。奈何臣妾不争气……”
 
皇后和言若都一起惊讶地看着我,不知道我平白无故地,干嘛傻里傻气冒出这么几句话 。
 
我也不再理会,端起药盏,一仰脖,咕嘟灌了一大口。
 
与此同时,暖阁的门,“砰”地一声,被大力推开了。

进来的,正是皇上和路德兴。
 
皇上身着朝服,瞧得出来是一下朝便直奔这儿的。
 
看到皇上从天而降,皇后和言若,傻了一般,一时之间,彼此都是面如土色,呆若木鸡。
 
皇上并不看她俩,而是拧着眉毛,盯着我手里的药盏,震惊地问道:“你喝的什么?”
 
我又喝了一大口,才带着一副波澜不惊的表情,用满含感激的语气说道:“回禀皇上,是皇后娘娘赏给臣妾的坐胎药……每次只要臣妾侍寝,皇后娘娘都会留臣妾喝这药,说是有助于臣妾早日有孕。只是臣妾的肚子太不争气,辜负皇后娘娘的一片好心!”
 
一边说着,一边给皇上扮了个苦脸,意思是我让他来,就是因为不想喝这药了。
 
皇上一个箭步跨到我面前,一把夺下我手里的药盏,低头闻了一下,脸色骤变。
 
他咬牙切齿,厉声命令道:“路德兴,宣太医……宣曹太医来!”
 
路德兴审视着他的脸色,急忙诺诺应允,刚走到门口,又听到皇上的一声暴喝:“快点儿!”
 
他吓得打了个激灵,一溜小跑着出去了。

暖阁里静悄悄的,皇上沉默地坐在窗边的暖榻上。那个药盏,在他面前的小桌上,兀自氤氲出清苦酸涩的味道。
 
而皇后和言若,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双双跪在了地上,一言不发。
 
皇后脸色煞白,目光犀利如剑,不时凶狠又恶毒地瞄我一眼,我面无表情,平静地和她对视。
 
我知道,她已经猜出来皇上是我有意引来的。
 
她一定觉得我不要命了,竟敢仗着皇上的宠爱,和她撕破脸。
 
此时此刻,我想皇后的内心一定在疯狂地呐喊着:唐月婉,你给本宫等着,本宫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的!
 
其实,如果不是皇后步步紧逼,让我走投无路,我是真的不愿与她为敌。毕竟,她是皇后,是六宫之首。
 
这也是让我不解的地方,她都已经是皇后了,还有什么不满足的,为什么还要如此阴险毒辣,不停害人?
 
如果不是她的胁迫,姐姐便不会借着省亲的名义逃走。我也不会放弃原本静好的人生,仓促入宫,在后宫的巨浪中沉浮。
 
更可怕的是,她都已经计划好了我的死亡。
 
所以,我必须孤注一掷。即使此举不能摧毁她,最起码也能摆脱她的控制,再不用看她的脸色,被她逼着去做不愿意的事。
 
这么想着,我直直地站在地上,看看皇后,又看看皇上,脸上,是一副懵懂不解的样子。
 
皇上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目光悲凉又心疼,他用命令的语气,大声吼我:“你傻站着干什么?坐朕身边来……平时看着聪明伶俐的,竟这么糊涂,那可是药,别人让你喝你就乖乖喝啊?”
 
他虽然瞪着我,一副要吃人的模样,但当我畏畏缩缩地坐过去后,他却一把拉过我的手,紧紧攥在他温暖的掌心。

大约一刻钟后,路德兴就急匆匆地带着曹汝彬来了。
 
尽管是数九寒冬,他们俩却气喘吁吁的,额头上,也都沁出了黄豆大的汗珠。
 
暖阁里的局势,让曹汝彬微微有些紧张。
 
皇上端起那个药盏,面无表情地问曹汝彬:“曹太医,你过来看一下,这是什么药?”
 
曹汝斌惴惴地环视四周,小心谨慎地走了过去,他接过药盏,先是闻了一闻,又用匙子捞起碗底残余的药渣,凑到窗前细细审视片刻,便噗通一声跪下了。
 
他紧张又惶惑地说:“皇上,这……这是避子的汤药,女子同房后饮下此药,能让其不能受孕……长期饮用,可使身体寒凉虚弱,以致终身不孕!”
 
皇上没有说话,他猛地站起身,脸上是暴风雨即将来临前的平静。
 
只见他慢慢走到曹汝彬面前,夺过了药盏。
 
然后,他缓缓转过身,把那个药盏,狠狠地砸在皇后的面前。
 
药盏的碎瓷片,棕黑的药汁,大半都溅在了皇后的身上。言若哭喊着,冲过来挡在皇后身前。
 
而皇后,却面无表情地岿然跪着,一动不动。

皇上看也不看她,拉起我的手,向暖阁门口走去,一边走,一边大声命令:“路德兴,传朕旨意,即日起,六宫嫔妃,都不必再来向皇后请安……”
 
说完,他才回身逼视着她,目光凌厉到几乎能杀人:“你不配,用这么下作的手段害人,你不配做母仪天下的皇后……”
 
顿了一下,他才又用凄凉又失望的语气,喃喃道:“你应该就是第一类骗朕的人了,表面端庄贤淑,内心邪恶毒辣,你这种人,实在不可饶恕……朕,真是瞎了眼!”
 
皇后瑟缩了一下,就在皇上即将出门时,她突然扑过来,凄厉地大声喊道:“皇上,你早晚会知道臣妾为什么要这么对婉妃?你早晚会知道,臣妾没错……不是臣妾不配,是婉妃不配,她不配您如此宠爱……”
 
暖阁的门,被皇上砰然一声关上了。皇后的歇斯底里,也戛然而止。

殿外,寒风呼啸。
 
路德兴拿来了皇上的披风,皇上接过来,披在我的肩上,把我紧紧地裹起来,然后揽过我的肩,让我紧紧地靠着他。
 
我就这样温顺地依偎在皇上身边,缓步向霁月殿走去。
 
心里在盘算着,如果不出所料,皇后应该很快要拿出她的杀手锏,来报复惩治我了。而当三皇子的尸骨暴露于众人面前时,便是给她的另一锤重击了。
 
我想得太投入,以至于根本没有意识到皇上回头,直到听见他喊曹汝彬的名字,才倏然而惊。
 
我也迟钝地回身,发现曹汝彬就在我身后不远处。
 
他就那么安静地站在冰天雪地里,定定地看着我和皇上,伤感的目光中,又似乎含了一缕羡慕。
 
瞬间,像是有一根细细的刺扎进了我的心里,疼得我几乎无法呼吸。
 
呆滞间,听到皇上吩咐他:“曹太医,你随朕到霁月殿一趟,诊一下婉妃的身体,看有没有受到损伤……”


点击阅读其他篇章:蕙风起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