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故事

重走红色路,踏上英雄城系列10之武汉

作者:蓝胭脂
2022-05-12 14:06

自抗战爆发,国民政府首都南京沦陷以后,大量的人员物资都迁往了西南大后方,武汉成为了人员、物资大转移的一个中转站。同时,国民政府还将大部分机关和全国的军事指挥中心设在武汉,武汉成为当时全国的政治、经济和军事中心。

1938年初,日本参谋本部认定只要攻占武汉、广州就能够支配全中国,在徐州会战结束后,由中原直取武汉。在日军中有“首席军刀”之称的华中派遣军司令官畑俊六制定了作战计划,由冈村宁次指挥第11军5个半师沿长江两岸主攻武汉;由日本昭和天皇的叔叔东久迩宫稔彦王指挥第2军4个师沿大别山北麓助攻武汉;华北方面军以一部在华中派遣军攻势开始前攻占郑州一带直取武汉,想要从南北两路夹击武汉。

1938年五月下旬,日军第16师团计划直攻武汉北面,主力大部分聚集于颖水以东,另外两个联队分别抵达新郑和许昌;被称为“中国通”的土肥原贤二率日军第14师团从郑州直扑平汉铁路,计划与沿淮河沿线北上的第107师团在中原会师,日军华北派遣军就将可能由平汉铁路南下直逼武汉。

在徐州会战结束后,南下的中国军队正在赶往大别山一线的阻击阵地,在他们身后有着紧追不舍的30万疯狂的日军。由于中军武器装备都不及日军,为了甩掉30万日军,在五月底炸毁了平汉铁路的郑州大铁桥。1938年6月3日,日军兵临开封。国民党军事委员会批准了关于黄河决堤的报告,并密电第一战区司令长官陈潜在中牟县的赵口决堤放水。6月4日,第53军派两个团的兵力挖了两天,无功而返。程潜将任务交给了第八师师长蒋在珍,蒋在珍决定将决口地点改在郑州东边的花园口。第八师的两个团连挖带炸,于1938年6月9日上午九时黄河决堤。黄河水一泻千里,沿途数十个村庄被冲毁,古城蚌埠也被完全淹没,淮河下游的洪泽湖水位高涨,洪水泄入高邮湖,经邵伯湖涌入长江。河南、安徽、江苏三省共44个县市成了一片汪洋大海,受灾百姓过千万,为了阻止日军侵略,国民政府可谓是“腹蛇在手,壮士断臂”。

花园口决堤使日军由作战、行军、追击的状态变成了防洪的状态,十万日军分别被困在各个狭小的孤岛上半个多月,日军士兵被饿死、冻死数人。1938年六月中旬,畑俊六命令东久迩宫稔彦王率第2军4个师向庐洲集结,直通武汉屏障大别山。冈村宁次率第11军的5个师团和波田支队向黄梅、九江集结,由长江两岸向武汉推进。同时命令德川好敏的航空兵团第一、第三、第四、飞行团待命。日军用于直接进攻武汉的海陆空兵力达到了30余万人,各式大炮数百门,坦克装甲车数百辆,海军舰船140余艘,作战飞机数百架,可以说是集中了侵华战争以来最多的兵力,有誓死夺取武汉的架势。

6月20日,中国统帅部以长江为界,把兵力分成南北两个战场。长江北线由李宗仁的第五战区保卫长江北线在广济方向大别山东麓阵地,并在田家镇方向击破沿江及豫南进军的敌人;长江南线由陈诚的第九战区保卫德安、门泗桥等要地;孙连仲、宋希濂、张自忠固守豫南大别山北线的黄麻大别山北麓阵地;胡宗南和于学忠部负责侧面的防线,保卫武汉北面的信阳。南北两军共117个师,总兵力达110余万人,这些人有一半是徐州会战下来的,可见中军力量较弱。

畑俊六命令波田支队沿长江向上攻占安庆,命令第6师团从合肥附近陆地行军南下攻占安庆。中日双方几次激战,12日安庆机场陷落,13日安庆城被日军占领。安庆的失守使武汉的水路门户马当要塞完全暴露于日军面前。蒋介石严令马当守军不得撤退,以掩护马当封锁线,并紧急调动长江北线,南线两个战区,作出重新布防。武汉会战由此正式拉开序幕。

国共两党不计前嫌和数亿百姓一起众志成城,誓死保卫武汉。蒋介石亲自到达武汉指挥作战,投入总兵力共49个师110万多人。1938年6月24日下午,日军波田支队占领香口镇,并倚仗香口镇居高临下的位置,向马当要塞各炮台阵地进行射击。马当守军向军部请求支援未果后,迅速向武汉大本营报告军情。当时副参谋长白崇禧正在田家镇要塞视察,立即打电话给附近的167师师长薛蔚英,薛蔚英率部队从崎岖不平的小路前进,迟迟未到。
马当守军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与海陆空密切配合作战的强大日军激战两天后,伤亡惨重,被迫撤出阵地,马当要塞失守。日军又对九江进攻,在7月25日晚中军撤出九江。此后又不断进向前进范。从1938年8月至9月中旬,在中国军队的顽强抵抗下,火力强大的日军在长江南岸进展缓慢。

与此同时,在长江北岸日军稻叶四郎率领的第6师团不断向东突进,以几万人的兵力携带大量的重装备,从舒城出发,一路攻占。在8月4日攻占了中军重兵把守的黄梅,在黄梅广济门户大洋庙山口,遇到了曾经让日军闻风丧胆的刘汝明的第68军,这支军队早在长城抗战中,就以大刀威震敌胆。日军虽有飞机大炮,但始终不能攻下68军阵地,刘汝明组织400多名壮士手持大砍刀直扑日军阵地,300多名日军丧命。日军随即释放了毒气弹,中国守军死亡400余人,伤兵无数。日军手持刺刀上山逼迫守军投降,山上守军无一就范,最后被日军杀害。

为尽快结束武汉会战,8月27日,东久迩宫稔彦王指挥第2军4个半师兵分两路攻占大别山的门户六安和霍山后又兵分两路,右路直攻罗山、信阳、迂回武汉,左路穿越大别山北麓直逼武汉。9月2日,逼近叶家集,开始进攻大别山战略要地之一富金山。由于中军宋希濂部队的顽强抵抗,日军的进攻屡屡失败后又投放毒气弹,1000多名中国士兵冲出毒气,杀向日军阵地,让日军措手不及。到9月6日,日军没能攻占富金山,就变换作战方向,进攻左翼的114师,在途中被中军88师打了伏击,损失400余人。日军原路返回,等待援军。在大别山阵地,日军共损失两万多人。9月11日,日军增援部队第16师团到达富金山,宋希濂因伤亡过大,下令撤离阵地。

9月29日,日军106师团占领万家岭。薛岳对万家岭的日军进行了包围,双方在万家岭进行了十分惨烈的交战。到10月2日起,中军10余万军队,开始在崇山峻岭中出击,围歼开始。106师团在万家岭被围之事,在武汉三镇广为流传,日军大本营收到这个消息后,命令畑俊六和岗村宁次不惜一切代价,尽力救助106师团。10月9日,日军出动航空兵向万家岭空投200名军官指挥作战。同一天,蒋介石命令薛岳务必在10月9日24时全歼106师团。薛岳命令各部队选拔勇壮士兵200至500人组成敢死队率先出击,经过一夜血战,160师防御阵地彻底并崩溃。此时,日军的援军已到,薛岳命令各部队撤出战斗,万家岭战役胜利结束。万家岭之战大大震惊了日本朝野和国际社会,日军整整一个师团被歼,这在历史上是从未有过的。

9月下旬,在长江线波田支队占领富池口,第91师团,进至和尚垴、笔架山,在长江北线日军第六师团攻至广济;在大别山战线,日军第3、第10师团攻下罗山向信阳进逼。9月27日,日军第11军直逼武汉江防要塞之一田家镇。中军第341团全部战死。9月29日,中军主力从田家镇撤退。日军又占领罗山城,并深入罗山与信阳之间的五里店,直逼信阳,威胁平汉铁路。中军胡宗南指挥部队在罗山阻击日军,战斗异常激烈,双方伤亡都很大。
至10月初,日军大量援军陆续赶到,截断了信阳至武汉之间的铁路线,1938年10月12日,信阳失守。平汉铁路正面门户大开,武汉的外围要点完全丢失。与此同时,日军第21军在广州登陆,广州守军第12集团军抵不过有着重装备的日军,被迫撤退,广州失守,粤汉铁路被切断。广州失守不仅使中国失去了主要的战略物资进口基地,而且武汉也无法继续成为战略物资进口的转运中心。

武汉的战略地位下降,蒋介石决定放弃武汉。1938年10月24日深夜,蒋介石和宋美龄乘飞机飞往湖南衡阳。蒋介石临走之前下令,将武汉所有能被敌人利用的设施予以破坏。中国守军按计划撤离,到25日夜全部撤离武汉市,武汉会战结束。

武汉会战是中国现代史上投入兵力最多,战场地域最大,作战时间最长的一次大战役。武汉会战后,日军彻底放弃了所谓三个月灭亡中国的这种狂妄计划,中国的抗日战争从战略防御阶段进入战略相持阶段,武汉会战因此成为中国14年抗战的转折点。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