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前男友携子自杀,我抱着300万保险金快意人生(上)

作者:最咖啡张小姐
2022-05-14 21:19


加班到晚上9点,我急匆匆地叫了辆滴滴,女儿一个人在家写作业,我很不放心,归心似箭。

滴滴晚来了10几分钟,我有点不满。

刚上车,滴滴司机就急忙解释:
“不好意思,我刚拐了趟医院,给我儿子送药。”

“没事,没事,我不急。”
我言不由衷地回答着,人家司机给孩子送药,你还好意思说啥呢。

话音刚落,车里一片寂静,仿佛空气被凝固了。
我和司机不约而同地望了对方一眼,熟悉的声音,熟悉的相貌,我们,曾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你怎么开滴滴了?”
我大吃一惊,没错,生活就是这么狗血,约个滴滴都能遇见前男友。
而且还是曾经甩了我的前男友王强。

前男友可是公职人员,依他的性格,也不是那种乐于努力,要兼职去赚钱的人啊。

王强沉默半天,沮丧地说:
“我儿子得了肾透明细胞癌三级,前几个月刚做完左肾切除手术,现在吃靶向药索坦,一个月吃药要6万块。
我把房子卖了给孩子治病,下班开滴滴也是赚一点算一点。”

我听了,大吃一惊。

被王强抛弃近十年,我们之间从不联系,我以为他岁月静好,谁知道他命中遭此一劫!

很快,我就到家了。
我加了王强的微信,并诚恳地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

回到家,安排女儿吃完晚饭,写完作业,我的心情还是久久不能平静。

10年来,所有的爱恨情仇,似乎在刹那间,烟消云散。
在生死面前,感情的事情,实在不足挂齿。

都是做母亲的,我现在牵挂的是,王强可怜的儿子。
不到10岁的孩子,遭受这个病痛折磨,生活真的是对孩子太残酷了!
还有,王强只字不提他老婆,那个曾经的第三者,此刻跑哪里快活去了?

我和王强曾经是热恋多年的情侣。
在即将谈婚论嫁的时候,我在体检中,查出了有乙肝。从此,王强开始疏远我。

在他和第三者确认好关系后,王强无情地和我提出了分手。
当时,悲痛欲绝的我,苦苦哀求王强不要抛弃我。

王强冰冷地说:
“我不会娶一个有乙肝的女人做老婆的,我必须对我的子孙后代负责。”

在我的泪眼中,王强抛出了最后一句话:
“不管你怎么哀求,你怎么痛哭,我都不会娶你的,哪怕你去跳楼!
你现在就算去做最坏的事情,我都想过了,我都不会回头。”

“我去做最坏的事情,王强都不会回头?”
我愣住了,我听懂了王强的意思,那就是,就算我去自杀,他也一样要离开我的。

我擦干眼泪,收拾起残存的自尊,无奈地选择了逃离。
此后很长的一段时间,我都无法从被王强抛弃的阴影中走出来。
我开始封闭自己,除了工作,我不和任何人接触。

转眼,我就成了人们眼中的大龄女青年。


后来,无奈之下,我嫁给了老妈安排的相亲对象,也就是我的前夫。

前夫长相斯文,工作稳定,有套小三房。
他看起来老实巴交的,这也是我同意嫁给他的原因之一。男人老实点好,我可不想我的婚姻再出现任何变故了。

可是,在我女儿出生后,陆续有债主上门,我才知道前夫一直好赌,输了很多钱,欠下不少的信用卡和小额贷款。

看在女儿的份上,我对前夫苦苦相劝。
我用自己多年的积蓄,并且回娘家筹集了一些资金,帮前夫把所有的赌债都还了。

我期待他能和我好好过日子,我的心经不起折腾了,我也不希望我的女儿没有爸爸。

然而,好日子不长,前夫消停了没多久,事情又来了。

那天,在下班的路上,几个人堵住了我的去路。
他们告诉我,我老公欠他们小贷公司20万。
20万?我头都炸了,我答应小贷公司,回家了解情况后,给他们答复。

回到家,在我的泪眼中,前夫告诉我,他背着我,以他个人名义,把我们家房子去小贷公司做了10年租赁备案,和小贷公司贷款了20万,赌博输了。

我欲哭无泪,我再也没有还款能力了,我还欠我娘家一大笔钱啊。

我的朋友们劝我离婚,劝我不要承担这20万债务。
因为新婚姻法规定,夫妻关系中,以个人名义借款的,如果没有用于家庭开支,配偶可以不承认这个债务。

痛定思痛,我和前夫提出了离婚。
丈夫把我们住的三房卖了,还了小贷公司的20万,还了我娘家的钱。
剩下的钱,前夫和我一人一半,女儿归我抚养。

朋友们都说我傻,说前夫是过错方,这样处理,太便宜他了。
我只能无力地摇摇头。

他毕竟是我女儿的爸爸,除了赌博,他对我们母女还是很好的。
就冲着他的这点好,冲着结婚的时候,他能不计较我是乙肝患者,我就不和他计较钱财。

我用分到手的钱,买了套小小的单身公寓,我和女儿平静地生活着。

我对爱情没有任何奢望了,我只想把女儿培养成才。
无数个寂寞的夜晚,我也想起过王强,他过得可好?他偶尔会想起我吗?

可能是对王强有过真感情吧,在梦中我想的都是他。
我从来没有梦过我的前夫,或许也是因为和前夫是凑合着结婚的吧。

人的感情,真的是很复杂的,很多时候,说不清道不明。

周末,我和王强约好,去他家看看他儿子。

我买了很多水果和补品,去了王强家。
王强的孩子,寂寞地躺在床上休息,满眼都是孤独。

尽管脑子里已经有准备,但看到王强出租屋的窘境,我心里还是很震惊。

王强不好意思地看着我:
“房子卖了,钱用来给孩子做手术和化疗了,也所剩无几了。”

我忍不住问道:
“孩子妈妈呢?奶奶呢?怎么不见她们来照顾孩子啊。”

“孩子生病后,奶奶气急攻心,也得了脑溢血,现在我爸在照顾着。
孩子妈妈看到家庭惨遭变故,受不了打击,提出了离婚,一走了之。”

我听后,唏嘘不已。
当初抛弃我,就是希望后代健康的王强,偏偏自己的儿子得了重症!

这么多年,我自己经历了那么多磨难,我已经学会了面对困难的勇气。
看着无助的王强,我知道生活还是没有让他成长。

王强虽然在公职单位上班,但因为常年不上进,听说也还是个小科员。
再加上他从小就是个妈宝,自然也没有太多面对困难的勇气和办法。

孩子有买保险吗?我猛然问王强。
王强低头想了半天,说没买保险,但是有参加支付宝里的相互宝。

“那可以申请互助金呀,有30万!”我开心地大叫,我知道,对有病人的家庭,钱可以救命。

“真的吗?30万?可是,我们没有在相互宝缴费呀!”王强有点吃惊。

“不用缴费的,是医疗费均摊形式的,平时你也有互助别人,直接在支付宝里代扣了。
因为参保人数达几千万,每个人均摊下来每个月才扣几分钱,可能你没有注意。”
我急急解释。

我让王强提供了孩子的出院小结和疾病证明书等相关医疗资料,我立马在网上帮王强申请了互助金。

王强感激地看着我,连连说错过我,是他今生最大的过错。
我略过他的目光,怜爱地看着他身后的孩子。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可怜孩子,还是可怜王强,还是自己圣母心爆发。
只是我觉得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还是想为孩子做点什么,也为王强帮点忙。

令人欣慰的是,相互宝在网上通过了初审,并快速地派出了审核小组和我们对接,及时对孩子的情况做了审核,把孩子的材料做了公示。

很快,30万的互助金到账了,王强高兴得抱住了我。
在困难无助的时候,我带给了他一丝的亮光和希望。
工作不忙的时候,我带着女儿去王强家,陪他儿子。
两个年龄相仿的孩子,有说不完的话题。

王强的儿子在家养病一年多,爸爸白天忙于上班,晚上跑滴滴到深夜,非常的寂寞。
每次孩子那期待我们来他家的眼神,让我心疼不已。

慢慢地,我把王强的儿子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照顾。
每个周末,我都和女儿去王强家,我买很多菜做给孩子吃,给他们打扫卫生。

王强家开始焕然一新,王强儿子的精神状态也越来越好,生活仿佛对他们注入了新的活力。

孩子的治疗费用巨大,我后来又想办法去申请了水滴筹,帮忙筹到了40万的资金。

有了这笔资金,王强和我一起带孩子去上海做后期治疗。这次治疗的效果非常好,王强的儿子身体恢复得很好,能行动自如了,并且开始去学校上学。

我和王强高兴万分。
在上海治疗的一个多月,我和王强为了方便,在医院附近租了一个小单间,我们水到渠成地住在了一起。

那天晚上,我和王强都激动万分。
两个昔日的恋人,时隔多年再次相遇,这把干柴烈火,说缠绵悱恻,感天动地也不为过。

历经风雨,我的爱情回来了。


从上海回来后,我和王强就公开了关系,他的儿子开始叫我妈妈。

虽然,我的娘家和我的朋友们极力反对我和王强复合,但我依然感觉很幸福。

我很清楚,他儿子的病情随时需要大笔资金治疗,但我想,夫妻同心,其利断金,我愿意和王强共同承担这个责任。

对于王强年轻时对我的无情,我理解为是因为他那时候不够成熟,没有担待。
现在,经历这么多磨难,他总该成熟了吧。

后来,孩子在上海的主治医师给我们打来电话,说国外一家医院治疗肾癌的权威专家来他们医院做交流,会呆2个月的时间。
医生建议我们再去做一次靶向介入治疗,这个治疗能比较彻底的防止病灶复发和转移,治疗费用大概要20万左右。

我和王强面面相觑,既为这个难得的机会欣喜,也为这一大笔钱忧愁。

王强是借不到钱了,他已经欠下不少外债,我能借到大钱的机会也十分有限。

那天,我突然在微信上看到一篇文章,说有个姑娘,接连遭遇母亲病重和父亲车祸,急需30万度过劫难。

情急之下,这个姑娘决定向300位陌生人借钱,每个人借1000,共借30万。
她今后分期每个月用工资,还5个人各1000,分5年还完。
不到三天,这个姑娘的30万就筹集到了。

受这个姑娘启发,我也说我们这样操作吧,王强坚决反对。
他说,一是太没有面子了,二是他是公职人员,这样可能涉嫌非法集资。

我白了王强好几眼,救儿子命重要,面子算什么。
什么非法集资?我们借钱救命,有据可查。
王强还是不同意这样操作。

无奈之下,我决定用我的名义,用这种方式去筹集20万。

不同的是,我没有向陌生人筹集,我向我的亲朋好友同学邻居筹集,每人1000,分4年还清。
以我的收入,一个月还5个人共5000没有问题。

用这样的方式,没几天,我就真的筹集到了20万。
当我把存有20万的银行卡交给王强时,他吃惊不已。

立刻现在马上,我着手安排王强和孩子去上海事宜。

我要努力工作赚钱还债,我自然也没有可能去上海陪护一个多月。
想了半天,我求我一个远房表妹帮忙去上海照顾孩子一个月。

在我的软磨硬泡下,表妹终于答应帮这个忙。
表妹因为表妹夫的出轨刚离婚,心情不好,也想出门散散心。
加上她自己做生意,时间也能安排得出来,我觉得她是最适合的人选。

看着王强和表妹带着孩子,踏上动车,我满心欢喜,我感觉幸福的生活离我更近了一步。

欠20万算啥,我用时间换空间,我可以还清的。
如果我的工作进展顺利,我觉得我也不需要4年的还款时间呢。

王强他们在上海一切顺利,刚开始,我每天和他保持密切的电话联系。

后来,王强一直强调让我安心工作,照顾好女儿,他也忙着在医院奔波,让我不要一直打电话。
我还是每天和他微信,即使他没有时间回复,我也不在乎。

失而复得的爱情,让我浑身像打满鸡血,每天精力充足,生活充满阳光。


转眼一个多月过去了,王强儿子的治疗到了尾声,治疗很顺利,我们都很开心。
国庆假期到了,我带着女儿,急急奔去上海和王强父子会合。

到了上海,我发现表妹不在。
王强说,表妹看我要来,跑去苏州看她同学去了。

我打趣地说:
“我这个表妹,失婚的心情恢复得真快呀!”
王强没有回答我。

在医院,我怜爱地摸着王强儿子的头,孩子把脸转向一边,欲言又止。
我以为孩子和我分开一个月,陌生了,我赶紧出去买了很多好吃的回来给孩子。

到了晚上,王强把我和女儿带到出租屋,让我们安顿下来。
他说,他自己回医院陪儿子。
我虽然有几分吃惊,但是,我还是理解为王强心疼儿子一个人在医院无聊。

我内心是有几分嗔怪王强的,久别胜新婚嘛,孩子做的是介入治疗,不需要专人陪伴的。

我环顾出租屋的情况,这是个简单的单身公寓。
王强说,他和表妹轮流住,一个住这,另一个就住医院,我心里觉得他们真的很辛苦。

第二天一早,我买了早餐,送去医院。
我在医院照顾孩子,让王强回出租屋休息和洗漱。

孩子吃着我买的早餐,很开心,话也开始多起来了,他故意问我:
“爸爸昨天怎么来医院睡觉呀?”

我奇怪地看着孩子:“爸爸平时不睡医院吗?”

“不睡呀,医院有护士阿姨的。爸爸和小姨每天睡在租的房子里。”孩子似懂非懂地看着我说。

我摸摸孩子的脑袋,心知这个被病魔折磨的早熟的孩子,是真心和我很亲。
我让女儿陪他玩,我说我先回去洗衣服。

回到出租屋,王强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我坐在床头,和他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后来,我借口累,也躺了下来。

王强不自然地往墙角挪了下位置。
久别重逢,我温柔地偎依了过去,王强毫无反应。

我纳闷着,内心有一丝不祥的预感,但我没有声张。我温柔似水地摩挲着王强,他躲闪着我,喊累。

我很清楚,王强这是拒绝我,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
以前,中午就那么一点空挡,他都要和我温存一番的。

我坐起来,怔怔地看着王强,看着房间的摆设。

敞开的布衣柜里,王强的内衣内裤和我表妹的胸罩内裤,就那么赤裸裸地,毫无顾忌地堆放在一起。
我仿佛看到他们纠缠在一起白花花的肉体。

我明白,他们俩已经有情况了。

正在这时候,王强的手机响了下,我低头看看,是我表妹的微信:
“你不可以和她睡一起哦,否则我和你没完。”

我看着王强,眼泪流了下来。

王强坐起来,低声说:
“我对不起你,我和你表妹相爱了。她年轻,还能生孩子,我儿子这个样子,也不好说什么时候会再问题。
我想再生个孩子,你毕竟有乙肝,不适合要孩子吧。
你表妹那边有房也有点钱,我和儿子不能一直租房子住,我也不能一直拖累你。
你帮我筹的20万,你表妹会先还你,我们对不起你。”

我站起来,什么话也没有说,什么话也没有问。


未完待续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