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风起
故事 第二十二章:一块玉佩,差点害死了我。 蕙风起

一块玉佩,差点害死了我

作者:左左的异想国
2022-05-16 20:38

前情回顾:
四周静得吓人,北风呜咽,穿过不远处的竹林,像地狱里的鬼魂,发出的低沉的呜咽。
 
所有的人都怔在了原地,也都意识到是怎么回事,失踪的三皇子,原来早已被杀害,而尸体,就埋在宫里。
 
皇上踉跄着后退一步,死死地盯着那只鞋子,脸上,弥漫着惊恐和愤怒的表情。
 
而就在这时,有个侍卫往上爬时,脚下一滑,露出了被浮土盖着的,一块脆莹莹的翡翠玉佩。



第二十二章

在黄褐色的泥土里,那抹翠绿,格外惹眼。
 
皇上一下子便看见了,他抬起微微发抖的手,指着那个玉佩,用略显喑哑的嗓音,命令道:“拿上来!”
 
侍卫急忙俯身,捡起那枚玉佩,然后迅速爬起来,双手捧着,呈给了皇上。
 
所有人的目光,瞬间都集中在皇上的掌心,集中在那枚小小的玉佩上。
 
这是一只精致小巧的玉佩,绿莹莹的翡翠,通透碧澄,上面,隐约能看出,雕刻着花鸟的图案。
 
很明显,是一只女人的玉佩。
 
而此时,它却出现在死于非命的三皇子的坟里,与三皇子的尸骨同葬。
 
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皇后疾步上前,同皇上并肩而立。
 
她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那枚玉佩。片刻后,踉跄后退了几步,才好不容易站定,恐惧万分地惊呼道:“这玉佩……这……这不是婉妃的玉佩吗?臣妾记得,是她进宫后皇上亲自赏的,她几乎天天戴着,从不离身的!”
 
皇后的话,不亚于一声惊雷,震得人头皮发麻。
 
在场的嫔妃,都一起看向我,刹那间,我便笼罩在或质疑或惊悚或畏惧的目光里。
 
就连站在我旁边的瑞嫔,都小声地、着急地、连珠带炮地问道:“这到底怎么回事?那是不是皇上赏你的玉佩?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皇后的声音,已经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和肃穆,缓缓响起:“皇上,三皇子显而易见是被人害死后,掩埋在这儿的。凶手真是心思缜密,不仅选择了最不易被察觉的埋尸场所,还制造了三皇子溜出宫外的现场,迷惑了所有人,其心可诛啊!
 
蹊跷的是,婉妃素日佩戴的玉佩,居然和三皇子的尸骨一起,出现在坟里。如果本宫没记错的话,也确实很久没见婉妃戴过这枚玉佩了……婉妃,你是不是得解释一下?”

皇后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而她,也把别人想说而没敢说的话问了出来,顿时,四周一片鸦雀无声,众人都带着震惊又恐惧的表情,翘首以待,想听听我是怎么回答的。
 
我沉默不言,被吓傻了一般,浑身僵硬,嘴唇哆嗦,怔怔地看着那枚玉佩,呆呆地站着不动。
 
任由皇后的一双凤眼,对着我咄咄直视;任由她用挑衅又解恨的声音,再一次逼问道:“婉妃,说话呀,怎么不说话了?你的玉佩,怎么会在三皇子的坟里?这也太巧了……本宫记得很清楚,三皇子失踪那晚,只有你,经过了怡春宫……”
 
就在这时,皇上忽然侧过身,定定地直视着皇后。
 
他的目光很是怪异,有失望,有愤怒,有不屑,也有嫌恶。
 
紧接着,皇上的声音,仿佛是从牙缝里,一点儿一点儿地挤了出来,冷森森的。
 
他指着皇后,厉声喝道:“闭嘴,你这个毒妇!”

眼见皇上根本不追究玉佩的事,而是毫不留情地责骂皇后,在场的嫔妃,瞬间面面相觑,一片哗然。
 
皇后更是愣住了,很快,便见她脸色铁青,抬高下巴瞪着皇上,豁出去一般,扬声喊道:“皇上,臣妾万万没想到,事到如今,您竟然还是护着婉妃。
 
铁证如山,您难道还看不出来吗?是婉妃害死了三皇子,是她害死了您的亲生儿子。她随身携带的玉佩,能出现在这儿,要么是她在杀害三皇子时,被三皇子扯了下来;要么,就是在埋葬三皇子时,不小心掉进了土里……她才是真正的毒妇!
 
所以皇上,您这会儿明白了吧?为什么臣妾要让她喝避子药?臣妾早就怀疑她是杀害三皇子的凶手,却苦于没有证据……这种邪恶歹毒的女人,是不配诞下皇嗣的。
 
皇上,您为什么一直被这个毒妇迷惑,却不理解臣妾的一片苦心?”
 
最后两句,皇后表忠心一般,喊得撕心裂肺,语气中,带着被人误解的悲愤,也带着得理不饶人的倔强。

死一般的静寂中,我仿佛突然被皇后的话震醒,痉挛了一下,这才一脸恍然大悟,缓步上前。
 
我径直走到皇后面前,轻轻拨开暖袄的领子。
 
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我的动作,眼睁睁地见我从颈间,缓缓掏出一枚玉佩。
 
我取下来,举到皇后眼前,有点儿语无伦次地解释:“皇后娘娘……您说什么呢?三皇子怎么会是臣妾害死的……皇上赏给臣妾的玉佩,这不在这儿呢……之前确实丢了一段时间,可是臣妾又找回来了……那个……那个根本不是臣妾的玉佩啊!”
 
皇后的目光,瞬间像一道雪亮的闪电,直射向我,死死地盯着我手里这枚翡翠玉佩。
 
接着,她又迅疾侧身,看向皇上手里的那枚。
 
两枚玉佩,大小形状,看起来几乎完全一样。
 
皇后愣了一愣,突然轻轻地笑起来,她笑得极为轻蔑,仿佛我做了一件再愚蠢不过的事。
 
她指着我,一脸笃定地说:“婉妃,本宫真是小瞧你了,你可真是居心叵测啊……本宫问你,你现在戴的这枚玉佩,是刚进宫时皇上赏的吗?”
 
我没说话,皇上却开口了,他直视着皇后,一字一顿地说:“是的,婉妃现在戴的这枚,才是朕赏给她的玉佩!”

皇上的这句话,彻底激怒了皇后。
 
她一反往日的沉静娴雅,像一只被瞬间点燃的炮仗一般,一边在地上兜着圈子,一边口不择言地嚷嚷:“皇上,您……您这是在包庇婉妃,她害死了三皇子,又弄来一枚一模一样的玉佩,企图蒙混过关,您不仅不明察秋毫,还要为她开脱……您……三皇子若是泉下有知……”
 
皇上额头的青筋暴起,他厉声打断皇后:“住口!”
 
然后,他举着那枚刚从土里拿出来的玉佩,轻轻掸掉上面的泥土,同我颈间戴的这枚放在一起,咬牙切齿地说:“这两枚玉佩,虽然材质和大小形状都很相似,但并非一模一样。朕赏给婉妃的那枚,上面雕的是并蒂莲花……而这枚,则是喜上梅梢。
 
皇后不妨认真看看,如果还不信,可以去内务府查看存档……婉妃的这枚玉佩,曾掉在床榻底下,前段时间,朕亲眼看着宫女找出来的……朕从来不会包庇任何一个坏人,但也绝不会冤枉无辜!”

皇上的这番话,说得无比肯定,掷地有声。
 
皇后呆呆地看着皇上,又慢慢把目光移到那两枚玉佩上,似乎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傻掉的状态,脸上的表情全部停止了,连眼珠,都好像一动不动。
 
看上去,就像一个滑稽的木雕。
 
过了会儿,她的目光才如羽毛般,在我的脸上轻轻拂过,脸色颓然沮丧,灰败如土。
 
我想,以皇后的心计,这会儿肯定已经猜到,我之前何以敢和她翻脸,眼前的一幕又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的,从我故意让皇上撞见喝避子药开始,她就已经跳进了我精心设计的圈套中。

皇上手里的这枚玉佩,是我不断从冬岑和冬卉的嘴里套话,根据她们俩对那枚丢失玉佩的描述,特地找来冒充的。
 
那个雪夜,冬岑从三皇子的坟中取走真正的玉佩后,也听从我的吩咐,把这枚足以以假乱真的“赝品”,放了进去。
 
根据皇后之前的回忆,一年前的深夜,姐姐在给她侍疾时,把自己的玉佩丢到了凤鸾宫。
 
紧接着,送还玉佩的皇后和言若,便目睹了三皇子的死亡。匆忙之中,她们把那枚玉佩与三皇子一同葬下,作为姐姐害死三皇子的致命证据。
 
所以我猜测,皇后当时一定来不及、也不会细细审视观察姐姐的那枚玉佩。而经过这么长时间后,她可能更记不清楚了。
 
即便记得,埋在坟里的那枚,图案被泥土覆盖,也不可能第一时间看清。
 
因此,只要大小形状材质差不多,一旦三皇子的事暴露,皇后在看到玉佩后,肯定会毫不迟疑地跳出来针对我。
 
她太自信了,玉佩是她亲手放的,埋三皇子的地方,又是她精心挑选的,一年多来安然无恙,她早以为万无一失。
 
她做梦也不会想到,我会提前把玉佩掉了包。
 
而且,真正的玉佩,在从床榻下拿出来的时候,又是皇上亲眼看见的。
 
因此,今天皇后说的每一句话,都是造谣,都是对我的诬陷。
 
她说得越严重,越肯定,就越是显得自己信口雌黄,居心不良。

不过此时此刻,我也捏着一把汗,不知道皇后会不会在恼羞成怒下,不惜暴露自己,站出来一口咬定,她和言若曾亲眼看到“婉妃”把三皇子推下假山石摔死。
 
然而,过了很久之后,皇后敛眉低首,讨好地、讪讪地对皇上说:“臣妾看到三皇子的尸骨,悲痛过度,急火攻心,没看清楚就下定论,还望皇上恕罪!”
 
我心里冷笑一声,皇后,果然是识时务的!
 
她知道这会儿即便来指证我,也没有任何证据,反而更容易坐实她对我的陷害栽赃。
 
不如直接承认,说自己急火攻心看错了。
 
她缄口退缩,想要轻描淡写不了了之,我却不会如此轻饶了她。
 
我轻抚胸口,如释重负般对皇上道:“幸好臣妾的玉佩是掉在了床榻之下,万一丢到别处,被什么别有用心的人捡到,臣妾今儿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还别说,这块玉佩和臣妾的,确实很像,难怪皇后娘娘会看走眼。
 
臣妾在想,这玉佩,怎么会出现在三皇子的坟里?会不会是有人故意放进去的呢?”

皇后当然听出了我的言外之意,脸色很是难看。
 
皇上看着我,正要说什么,皇后突然急急地插话道:“皇上,婉妃说的也是实情,臣妾和她的想法不谋而合,这枚玉佩肯定有来头……不过,以臣妾看,只要查出三皇子的死因,揪出真凶,玉佩的事,就会随之真相大白。
 
想想倒也不复杂,谁故意放进去的?肯定是真正的凶手,知道婉妃的玉佩丢了,就找了一枚类似的,放在三皇子的坟里,想转移视线,诬陷婉妃……”
 
皇上没有理会皇后,甚至根本没有看她。
 
他的目光,再一次停驻在那副小小的尸骸,和那些斑驳不全的小衣裳上。
 
那张英俊疏朗的脸,是少见的苍白,眉梢眼底,弥漫着清晰可见的悲伤和恨意。
 
看到他的这副神态,我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眼前,是一个孩子的尸骨,他才只有四岁,本可以有无限光明的未来。却因为出身皇家,小小年纪就要卷进后宫争斗的浪潮,被百般算计,死于非命。
 
而他,是皇上的亲生儿子。
 
这一年多来,他从没有放弃过找寻他,难以想象看到孩子的尸骨后,会是怎样绝望的心情。
 
也难怪刚才皇上厉声痛斥皇后,在他最悲伤的时候兴风作浪,确实会让他厌恶至极。
 
这一刻,我几乎忘了和皇后之间你死我活的争斗,轻轻握住了皇上的手,想要给他一点儿安慰。这才发现,一向温暖的手掌,此刻是冰凉的。
 
他回过神,茫然又痛楚地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语气沉重地说:“路德兴,马上传大理寺卿康震入宫觐见……朕要知道真相,朕要知道到底是谁……”
 
他哽住,似乎再也说不下去了。

我微微闭眸,皇后诬陷我的事,比起三皇子的死,太无足轻重了。
 
罢了,我的第一个目的,也算完全达到了,从此以后,我将彻底摆脱皇后的胁迫,摆脱三皇子之死带来的枷锁。
 
她再没有任何把柄能拿捏我控制我了。
 
即便皇后能躲过一劫,就凭皇上懒得再多看她一眼的样子,也说明她今天的言行,会让她就此失信于皇上。
 
眼下,查出三皇子的死亡真相,也确实是当务之急。
 
潜意识里,我一直怀疑皇后和三皇子的死有关系。
 
但看到皇后这么不设防地提议查找真凶,又让我觉得,她似乎是置身事外另有准备的。
 
这么一想,我就禁不住紧张起来,像被困在黑暗的山洞里,前方依稀有声音传来,却不知道那声音是敌是友。
 
两个侍卫很快离开,不到半个时辰,大理寺卿康震,带着几个衙役和两个仵作,匆匆而来。
 
几乎用不着皇上的命令,侍卫把三皇子的尸骨、衣裳、鞋子取上来后,仵作就很快拿出随身携带的工具,神色紧张地忙活开了。
 
康震自是知道严重性,亲自上阵,督促衙役和仵作们加快动作。
 
寒冷的冬日,众嫔妃本来是跟着皇后去向太后请安的,这会儿却都不得不站在风口处,围着骇人的白骨。
 
寒冷加上恐惧,个个面色惨白。
 
我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三皇子的真正死因,也许很快就要揭晓了。
 
如果他真的就是掉下假山石摔死的,以皇上此刻的态度,定不会善罢甘休,万一……

时间缓慢地流逝,一直到临近正午时分,一个年长的仵作,站起身,面色凝重地跟康震说了什么。
 
康震点头,又细细询问了几句,这才走过来,带着笃定的语气汇报说:“启禀皇上……已经查出,三皇子,是中毒而亡!”
 
中毒?!
 
只听康震又继续说:“皇上,这个毒,不是一般的毒,是江湖草寇间流传的一种毒药。中毒后,不会立刻发作,而是先引起失语和癫狂,约莫一个时辰后,才会毒发身亡,且表面上不留任何痕迹!”
 
我的心先是忽悠一下被提了起来,又重重地落了下去。
 
果然,三皇子不是姐姐推下来摔死的,和姐姐无关。
 
那么,这毒,是谁下的?
 
我情不自禁地看向皇后,而她,也刚好正看向我。
 
看清楚她此刻的表情后,我整个人都呆住了。

点击阅读其他篇章:蕙风起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