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风起
故事 第二十四章:丈夫塞个儿子让我养,我傻眼了。 蕙风起

丈夫塞个儿子让我养,看到他亲妈,我傻眼了

作者:左左的异想国
2022-05-16 20:42

前情回顾:
所以,我绝不能掉以轻心,一定要防着皇后趁乱反扑。
 
就在我严阵以待之际,当天晚上,皇上忽然在路德兴的陪同下,来到霁月殿。
 
我迎出去,刚要请安问好,他却扶住我,表情严肃,语气郑重地开门见山道:“朕今天来,是有一件事想求你!”
 
他居然用了“求”字!
 
我吓了一跳,禁不住浑身一震,紧张不安地看着皇上。



第二十四章

皇上的目光很柔和,一脸平静,但接下来说出的话,却是让我大吃一惊。
 
他说:“朕决定赐死江雪蓉……灿儿,朕想把他放在霁月殿,由你抚养,不知你意下如何?”
 
太过突然,我一时说不出话来。
 
按理来说,膝下空空的嫔妃,能有一个皇子放在自己名下养着,绝对是莫大的荣宠,也是将来的指靠。
 
可是,我却本能地不愿意揽这样的差事。
 
想想不久前,皇后还曾一而再再而三地威逼我,让我务必除掉二皇子。
 
也就是说,她早已把二皇子萧灿视为眼中钉肉中刺,视为大皇子萧焕的最大竞争对手。
 
而我,现在也彻底和她撕破了脸,成为明面上的死对头。一旦我来抚养二皇子,新仇加旧恨,她更是不会善罢甘休了。
 
皇后那么阴毒缜密,万一她动用极端手段,害死二皇子,再嫁祸于我……
 
想想就不寒而栗。

我之所以冒充姐姐的身份进宫,最大的目的,本就是为了父母和唐氏一族的平安。
 
揣着这个秘密,我已经活得谨小慎微,又怎么可能在自身难保的情况下,再给自己增添一层危险?
 
更何况,二皇子是江雪蓉的孩子。
 
而江雪蓉,曾经把“婉妃”视为不共戴天的仇敌。不久前,她还设下圈套,造谣我得了麻风病,后来更是半夜纵火,害我差点儿葬身火海。
 
替敌人养孩子,绝非明智之举。二皇子快七岁了,已经到了记事的年龄,万一江雪蓉给他灌输过什么,那我岂不是……养虎遗患?
 
这么分析盘算着,心里已然有了决断。
 
不能答应!
 
就说自己太年轻,又没生养过孩子,怕照顾不周,委屈怠慢了二皇子。


我抬头看向皇上,正想委婉拒绝,却发现他也正定定地看着我。
 
目光灼灼,满是希冀。
 
审视我的表情后,他仿佛一下子看穿了我的心思,脸色瞬间黯淡下来,声音也低沉了许多:“朕知道会让你为难,但放眼整个后宫,朕只信得过你!
 
皇后去求过朕,想让灿儿和焕儿做个伴,要亲自抚养灿儿,被朕拒绝了;后来她又提议让芳嫔抚养灿儿,说芳嫔失去煜儿后,悲痛欲绝,煜儿又是江雪蓉害死的,算是还她一个儿子……简直荒唐;太后那边,身体一直不好,这些年吃斋念佛的,朕也不想麻烦她。思来想去,只能来找你了。
 
煜儿殁了,朕现在就剩下两个儿子,焕儿的腿不灵便,你也是知道的……所以,灿儿真的不能再有任何闪失了。朕今天来,不是以皇上的身份强制你,就是单纯希望你能帮朕,照顾这个孩子!”

“整个后宫,朕就信得过你!”
 
这句话一遍遍回荡在我的耳边,让我心酸,也让我感动。
 
他是九五之尊,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和地位,本可以居高临下地,赏赐我、命令我抚养二皇子,可他没有。
 
他定是设身处地想了又想,懂我的难处,却还是觉得我最合适。
 
所以才用了“求”字。
 
想到在桂花鸭事件中,他无条件地信任我;想到连太医都怀疑我得了麻风病,建议把我送出宫时,是他顶着压力,让我住进秋水阁;想到那个雪夜,他悄悄留下来,不动声色地保护我,救我于火海;再想到最近和皇后的对抗中,也是他一直护着我,替我说话,为我出头。
 
进宫以来,他给了我太多的呵护,哪怕他只是把我当成姐姐,可毕竟这些温暖,是实实在在落到了我身上。
 
这会儿,在他需要我的时候,我又怎能出口拒绝?
 
我太理解他此刻的心情,作为父亲,他害怕三皇子的事再重来一次;作为皇上,他信不过皇后,也信不过别的嫔妃。
 
思忖之下,也确实可怕,皇后居然主动要求抚养二皇子。
 
把灿儿放到凤鸾宫,岂不就是把一只小鸡,送进了黄鼠狼窝?还是一只表面慈眉善目,背地心狠手辣的黄鼠狼。
 
让芳嫔养就更离谱了,试想一下,杀子仇人的儿子送到她面前,她能善待才怪,只怕是生吞活剥的心都有。
 
这么想着,我又忘了刚才的设定,开始同情和心疼年幼的二皇子了,这个不到七岁的孩子,不仅即将失去亲生母亲,往后还会处于群狼环伺的境地。
 
稚子何辜!

思前想后,左右矛盾。
 
但最终,情感还是战胜了理智,我喟然长叹一声,郑重地点头:“但愿臣妾不会辜负皇上的信任!”
 
这一刻,我心里也是百感交集,接过这个重任,往后怕是有更大的风浪等着我了。
 
看我点头应允,这些天来,皇上第一次由衷地笑了:“那……朕就谢谢你了,你放心,朕会让内务府多拨几个靠得住的宫女,过来照顾灿儿的衣食起居……”
 
说着,他的语气突然又变得阴狠:“给灿儿找到了去处,那个毒妇,也该为她的行为付出代价了!”
 
我一愣,立刻意识到他说的是赐死江雪蓉的事。
 
江雪蓉的下场,我早就料到了。用如此惨绝人寰的手段谋害皇嗣,定然没有活命的道理。
 
只是这会儿,听到皇上这么说,我还是忍不住心惊胆战。
 
命运多无常,我刚进宫时,江雪蓉还是那个荣宠万千春风得意的瑾妃,且即将封为贵妃,短短几个月,她就已经沦落为不久于人世的阶下囚。
 
自作孽,不可活啊!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眼前禁不住一亮。
 
自从知道毒杀三皇子的真凶是江雪蓉后,我就一直想见她一面。
 
心里有很多疑虑,亟待解开;也有一些模糊的猜测,需要找她验证。
 
这关系着我和皇后接下来的较量,而我已经决定抚养二皇子,所以这较量,是生死相拼的。
 
眼下,倒是个绝好的机会。
 
我抬头看着皇上,正色道:“臣妾有个不情之请……臣妾没有生养过,没什么经验,所以想见见江雪蓉,听听她有什么可交代的。不管怎么样,她毕竟是二皇子的生母,最了解这个孩子!”
 
他一怔,咬牙切齿道:“她根本不配做母亲……”
 
顿了一顿,又两眼微闭,无力地说:“你想去……就去吧,朕派两个侍卫陪着你一起去,免得那毒妇发疯,再伤了你……”
 
他的声音低下来,几乎不可闻:“她落到今天,朕也有责任。朕不喜欢她,却为了制衡皇后,给她名分和恩宠,让她日益膨胀,存了非分之想……”
 
我惊讶地看着皇上,他突然抱住我,俯在我的耳边小声说:“以后不会了,朕有了最爱的人,再不会像以前那样,什么都无所谓了……朕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你能为朕生个孩子,皇子也好,公主也好……”
 
他的这番话,虽说的语无伦次,但细细品来,又似乎意味深长,让我的心跳禁不住加快。

在离宫的囚室见到江雪蓉的那天,我终生难忘。
 
阴冷发霉、昏暗逼仄的房间里,江雪蓉正缩在墙角,那扇小门打开的一瞬间,有一束光照了进来,她像是适应不了亮光似地,猛地起身,神色张皇地向门口望过来。
 
然后,我们四目相对。
 
此时的江雪蓉,早褪去了华服珠宝,一身月白色的棉袍,杂乱的长发直垂腰际,不施粉黛的面孔,惨白如雪,且憔悴不堪。
 
不复往日的明艳照人,也不复往日的飞扬跋扈,看上去,就是个凄苦无比的妇人。
 
我缓步走到她面前,开门见山道:“皇上让本宫抚养二皇子……你是灿儿的亲生母亲,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不妨提前告诉本宫!”
 
她微微一愣,先是吃力地笑了一下,接着,便掩面啜泣起来。
 
泪水从她的指缝间漏出,顺着手背流了下来,她拼命压抑着自己,但依然从喉咙里,发出沉痛心碎的呜咽声。

看得出来,她舍不得二皇子。
 
她用那么极端的方式去害三皇子,说到底还是想为自己的儿子做打算。
 
到头来,不仅没能帮到儿子,连陪他长大的机会都没有了。
 
害人终害己啊!
 
忽然间,江雪蓉直直地跪在我面前,哽咽着说:“婉妃,虽然自打你进宫后……我就一直和你针锋相对,但我知道,你不是那种邪恶歹毒的人,恳求你……恳求你善待灿儿,我在九泉之下,也会念着你的好!”
 
看到她这副样子,我百感交集。
 
据我了解,不管是之前的姐姐,还是现在的我,江雪蓉和“婉妃”,一直都是水火不容的。她今天能跪下来向我低头,纯粹是为了孩子。
 
只有她的儿子,能让她向昔日的仇敌求饶。
 
我深深地叹息了一声,语气忍不住激愤起来:“你这又是何必呢?一年前,你是仅次于皇后的瑾妃,又是二皇子的生母,前途无量,何必要害死芳嫔的三皇子……他才四岁,你!”
 
她松开手,在脸上抹了一把泪,现出凄凉又麻木的笑容:“如果我说我是着了皇后的道,你信吗?”

我的心里,轰然响起一片倒塌声。
 
果然,皇后果然不是无辜的。
 
江雪蓉看我一脸平静,有些受伤地问:“怎么?你不信?”
 
我怔了下,缓缓道:“我信……她,最擅长借刀杀人了!”
 
她泪如雨下:“对,借刀杀人……那时候,她一遍遍在我耳边说,说她的大皇子腿瘸了,没指望了,将来,就看本宫的灿儿和芳嫔的煜儿了。
 
她说芳嫔野心很大,比我年轻,人又生得美,皇上已经准备晋她妃位了……她又说三皇子聪慧机灵,深得皇上欢心,皇上曾无意中提过想立三皇子为太子。
 
说得多了,就在我心里埋了刺,让我动了杀机。
 
但是婉妃,那天深夜我给三皇子下毒后,他就跑出去不见了,我当时吓死了,也不敢找他。根本不知道他怎么会埋在海棠树下,他的坟里又怎么会有一块玉佩……我没想过要陷害你。
 
反正现在,我说什么也没人信了,落到如此田地,也是我咎由自取,怪不得他人,只能怪我蠢!”

我心里叹息不已,江雪蓉,自然不知道后来是什么情况。
 
而我,现在终于弄清了三皇子离世的全部经过:
 
那晚,江雪蓉利用芳嫔外出、怡春宫阖宫酒醉之际,偷偷溜进去,给睡梦中的三皇子喂了毒药。
 
毒药引起孩子的失语癫狂,他从怡春宫跑出来,跑到了霁月殿附近。
 
刚好,侍疾归来的姐姐,坐在假山石上赏月,药力已经开始发作的三皇子,无法言说的难受之下,肯定把姐姐当做救命稻草。
 
姐姐却不明所以,不知道这孩子从哪儿冒出来,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神色怪异,问起来却不会说话。
 
最后,估计是三皇子疯狂地揪住了姐姐的衣衫,而姐姐为了挣开,推了他一下。
 
毒药的药性彻底发作,三皇子倒地后,便再也没能起来。
 
恰在此时,皇后带着言若来送玉佩了。
 
目睹这一幕,便一口咬定是姐姐害死了三皇子。
 
就连姐姐自己,惊慌失措下,也以为是自己的一推,让三皇子丧了命。
 
从此,她便被皇后拿住了把柄,不得不对她言听计从,最终不堪忍受她的胁迫威逼,才利用省亲的机会逃走。
 
而皇后,也一直认定是姐姐害死了三皇子。
 
直到仵作说三皇子是中毒而亡,她才在震惊之下,明白幕后真凶应该是江雪蓉。
 
她之前不断怂恿江雪蓉,肯定也察觉出江雪蓉已经起了杀心。
 
那天,她极力建议皇上带芳嫔出宫,晚上又把姐姐困在凤鸾宫侍疾,不就是在给江雪蓉创造条件吗?
 
皇上和芳嫔不在宫里,皇后病了,死对头婉妃又去侍疾了,江雪蓉肯定觉得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最后,皇后名义上给姐姐送玉佩,实际上估计是想带着心腹出来,看看江雪蓉有没有动手,看看自己的阴谋有没有得逞。
 
结果撞见的,是另一个宠妃害死了三皇子,这个阴毒的女人,当时心里一定乐开了花。
 
三皇子不仅如愿死了,她还有意外之喜,那就是控制姐姐,继续对付江雪蓉和萧灿母子。
 
恶魔一般的女人!

事到如今,我也不想和江雪蓉说太多的内幕,只是感叹道:“你到现在才明白自己上了皇后的当?估计当初她说给你的那番话,也没少说给芳嫔,她就是想让你和芳嫔斗,不管谁害死谁的孩子,她都能渔翁得利……你倒是替她害死了三皇子,可知道她的下一个目标,就是你的二皇子!”
 
江雪蓉哆嗦着嘴唇,瞪大了眼睛,似乎还没明白这其中的利害。
 
她的这副样子,让我不忍卒看,看起来精明又泼辣的江雪蓉,根本不是皇后的对手啊!
 
忍不住点醒她:“皇后早就在谋划除掉二皇子了,她的大皇子腿瘸了,所以她要把这两个四肢健全的皇子都害死,为她的儿子清除障碍!”
 
江雪蓉似乎被吓住了,身子微微颤抖着,却是一言不发。
 
良久之后,她突然压低声音凑近我,哑着嗓子说:“婉妃,你答应我,好好照顾灿儿……我,我会在临死前,为你们杀了皇后这个老妖婆!”

点击阅读其他篇章:蕙风起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