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她推开家门那一幕终生难忘

作者:阿瑶4134
2022-05-17 09:02


胡金华刚一推开门,就“妈呀”一声瘫坐在地上,两片唇抖得像筛子,眼泪如豆子一般稀里哗啦从眼睛里往外蹦……
 
老孙直挺挺地躺在床上,嘴角全是白沫,一双眼睛翻得只剩眼白,侧着脸盯着胡金华。
 
胡金华抹了几把脸上的泪,连滚带爬地凑到老孙身边,颤抖着将手指抵在他的鼻前。
 
凉了!
 
胡金华吓得猛地缩回手,紧接着号啕大哭。
 
警察赶到时,胡金华的哭声还在继续,断断续续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说自己出门前,老孙人还是好好地,回来就没了。
 
警察盘问她去了哪里,干了什么。
 
“我去菜市场买菜,平时我都这个点儿去买菜。老孙说想喝鲫鱼汤补补,我就给他买了。”胡金华指着门口的菜篮子小声地说。
 
“你几点出的门,大约在几点回来的?”警察问。
 
“八点左右出门的,回来时将近十一点半。”胡金华想了想后回答。
 
“据我们了解,你家距菜市场的距离不足五百米,怎么会去这么久?”一位女警反问。
 
胡金华眼里划过一丝尴尬,清了清嗓子说:“我是在宋欣那里买的,那里的菜便宜又新鲜。”
 
女警看了她一眼,没有再追问,不过胡金华心虚的表情被她看得一清二楚。
 
一番调查取证后,现场没发现打斗的痕迹,警察将老孙的尸体带回了公安局,具体的结果还需要法医解剖再下定论。
 
“你离开家里之前,你丈夫在做什么事情?”警察刘洋问胡金华。
 
“我,我没太注意。”
 
“有没有做剧烈运动?”
 
“应,应该没有,老孙的心脏不太好,医生不允许他做剧烈运动。”胡金华想到惨死的老孙,又开始掉眼泪。
 
“那他平日里喜欢看什么电视节目?”
 
“老孙不爱看电视,平日里就喜欢看手机,整天抱着手机不撒手。”胡金华提到这个话题有些愤怒,脸上的忧伤淡了很多。
 
“他是不是喜欢看美女,或者那种片子?”刘洋问。
 
胡金华的脸色白了一下,小声地说了句不知道。
 
从胡金华的家里出来,刘洋对办案的几个人说,“胡金华没有说实话,她和死者的关系并不像表面那么好。重点关注胡金华的举动,还有调查一下两个人的社会关系。另外,赶紧找出胡金华刚才提到的名叫李丽的女人,她可能是最后见过死者的人。”
 
警察离开后,胡金华坐在沙发上发呆,她总感觉老孙还躺在床上直勾勾地看着自己。

就在这时,胡金华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她吓得一个激灵,缓了几秒才接起电话,“你好,哪位?”
 
“胡姐,是我李丽!我今天有事就先不过去了,你跟我孙哥说一声,我们改天再约。”李丽娇滴滴的声音就像催命符,惊得胡金华冷汗都要流了下来。
 
“你今天没来家里?”胡金华不相信地问。
 
“那还有假?我要是去了能不给你要钱?”李丽咯咯地笑着,“孙哥真是讨厌,我给他打电话,他的手机死活不通。”
 
“不可能呀,我明明看你进小区的,错不了,你还给我打招呼了。”胡金华喃喃自语。
 
“姐,你是不是太想我了?哈哈哈……”李丽正笑着,突然听到有人敲门,“不说了,我来客人了。”
 
看着挂掉的电话,胡金华的脑子嗡嗡作响,她自认为还没到老眼昏花记不住事的地步。早晨她明明亲眼看到了李丽,难道真的是自己记错了?胡金华一头雾水,脑子里正一团糨糊时,小黑突然蹦进她的怀里。
 
胡金华再次吓得够呛,尖叫一声,将小黑摔在地上。小黑委屈极了,喵呜喵呜地叫了几声。
 
小黑是胡金华养的一只小猫。
 
“吓到了你吧,对不起。”胡金华定了定神,赶紧把小黑从地上抱起来,轻声地安慰。
 
小黑回到主人的怀抱后,心满意足地叫了两声,开始用身体蹭胡金华的手掌。如果换作以前,胡金华肯定陪它玩会儿,可是她现在真的没有这个心情。
 
“小黑,自己去玩吧,妈妈今天太累了。”胡金华摸了摸小黑的头。
 
小黑似乎听懂了她的话,从她的身上跳下来,温顺地走出卧室,走到门口时,它还扭头不安地看了胡金华一眼。
 
看着小猫的举动,胡金华突然有些心酸也觉得讽刺。老孙对她的关心可能都不如这只猫多。
 
胡金华今年四十三岁,和孙福是同乡。当初两个人是相亲走在一起的。
 
后来二人来城里打拼,在郊区买了一个平房。没想到这个房子在几年前遇到了拆迁,分了好几个房子给他们。
 
老孙脑子活络,把房子简单装修后就往外租。一年十来万的房租让他们的日子很惬意。
 
两个人原本没什么感情基础,离婚的事情也闹了几回,可是自从拆迁后老孙再也不提离婚的事情了,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咱俩辛苦打下的家业不能便宜了别人。
 
可是,好日子才过了没几年,人就没了,还真是事事难料。
 
胡金华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她起来把老孙的白酒喝了半瓶,终于沉沉睡去。
 
半夜,胡金华隐约听到有人在她耳边笑,声音很细。可她的酒劲儿还没过,翻个身又睡了过去。

胡金华还来不及吃早饭,刘洋又一次找上门来。
 
她把猫粮放进碗里急急地问,“是不是抓到凶手了?”
 
“目前还没有,不过我们根据您提供的信息传唤了那名李丽的女人。据她的供述,昨天她根本没来过这里。”刘洋边说话边留意着胡金华的微表情。
 
“警察同志,你们可不能听信她的一面之词,我家里可是死了人的,就算她来过,她也不能承认。”胡金华有些愤怒,说话的声音很高。
 
“你别激动,你的心情我理解。就像你说的,我们警察办案不能听信一面之词,我们讲的是证据。我们已经调查李丽昨天上午八点到十二点的行动轨迹,她一直在理发店里做头发,老板可以为她作证。”
 
“理发店里的老板?你知道李丽是个什么货色吗?肯定是她给那个老板灌了迷魂汤!”胡金华咬牙切齿。
 
“那路边的摄像头呢?还有你们小区的监控?”刘洋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心说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我们调取了李丽居住小区周边的监控,发现她所描述的和监控视频基本吻合。除此之外我们调取了昨天你们小区的监控,”刘洋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严肃地看着胡金华。
 
胡金华被她看得有些发毛,吞了一下口水,问结果怎么样?
 
“昨天的监控视频里根本没出现那个叫李丽的女人。你在说谎!”刘洋用力地拍了一下茶几。
 
“不可能,我看到她了,我们还打了招呼。”胡金华更加激动,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来,“我眼睛不瞎,耳朵也不聋,记忆也没褪化到什么也记不住的地步。”
 
刘洋冲着旁边同来的女警使了使眼色,女警赶紧站起身安抚胡金华,“大姐,我们理解你的心情,请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将凶手捉拿归案,给你一个交代。”
 
“交代?我不要什么交代,他死得好,死了省得碍我的眼。”胡金华口不择言地说。

刘洋刚要开口,他的电话响了,看到号码他起身走向阳台。阳台上的小黑正睡得香甜,听到身边有动静,不耐烦地睁开眼睛。刘洋也看了看它,小家伙长得还挺漂亮,就咧嘴笑了笑。小黑见对面的人还挺友好,气消了一些,又眯起眼睛舒舒服服地睡了起来。
 
刘洋从阳台走出去时,胡金华再次泪流满面,她正跟女警碎碎念着自己婚姻生活的不易。
 
“小玉,回队里!法医鉴定中心那边有结果了。”刘洋对女警开口。
 
出了门,刘洋问女警,“你觉得胡金华这个人怎么样?”
 
“她有隐瞒,像一个祥林嫂!”女警回忆了两个人的对话后,认真地说。
 
“你也感觉到她不对劲了,对吧?去调查一下胡金华的就医记录,查一查她是否有精神类的问题。”刘洋命令道,女警点了点头。
 
……
 
“孙福的死因跟咱们之前推测的差不多,没有服药,我们在他的呕吐物里发现了白色毛发。”法医陈述。
 
“是猫毛,他家里养了一只白猫。”刘洋抢先说。
 
“对,是猫毛。”法医点头。
 
“孙福符合性兴奋导致的猝死。孙福在跟人上床时,他的交感神经兴奋,令血管收缩和血压上升,然后造成心脏超负荷,最后导致血管破裂……”法医向刘洋解释。
 
“玩的还挺花,这下玩大了,连命都搭上了!”

刘洋鄙夷地说。
 
“奇怪的是,我们并没有在证物上发现除了胡金华和死者之外的生活痕迹。”法医遗憾地说。
 
现场也没有发现第三个人的指纹。这是痕检科刚刚给的答复。
 
“这难道只是意外?”
 
“恐怕没有这么简单,我觉得他的老婆就很可疑。”刘洋斟酌着说出自己的推测。
 
“查过孙福的手机吗?有很多人在看视频或者聊天时,也会出现兴奋性猝死。他也许在生前看过那一类的内容。再或者说,有人想让他看到这些。”法医分析说。
 
“你是说胡金华吗?不可能是她。她根本不知道孙福的手机密码。”
 
“她会不会在说谎?”
 
“不排除这种可能,需要把她带回来问问。”
 
“刘队,你让我查的有结果了,胡金华的就医记录里没有精神科,她也没购买过任何精神类的药物。不过,我们发现了一个问题……”小玉气喘吁吁地跑进来说。
 
“什么问题?”
 
“胡金华的子宫被切除了,她没办法生育!”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