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 情感故事 故事

小3身上的牙印

作者:浅墨
2022-05-17 09:03

玲珑说,她有个老客户,最近惹上麻烦,好像是得了一种怪病,浑身长满了铜钱大小的黑斑,连脸上都是,已经没法见人了。

“她经常从我这里买药膏,现在出了这种事,我必须查清楚原因,否则影响我自己的声誉,也不好给其他顾客交代。”
玲珑的客户,基本都是些有钱的女人,女明星,网红,阔太太这些。
当然,近些年来,男性客户也在增加。
后来我才知道,一个大家耳熟能详的逆生长男星,就是玲珑的客户。年近半百,却依然一副少年的模样。
这种违背自然规律的事,稍有不慎就容易被反噬。也不知道玲珑是用什么方法,规避了这些风险。
她很有自信,自己的东西不会给客户带来任何副作用。
所以那个女客户找到她哭诉的时候,她否认了是自己的药膏出了问题,不过为了证明清白,还是同意了帮那个女人查清楚原因。
“你来找我,莫非怀疑她是沾染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我问道。
玲珑点点头,说她虽然不擅长通灵术,却也能感觉到那女顾客身上有些不同寻常的气息。
“或许你看她一眼,就一切都明了了。酬金这方面不用担心,我的客户都不差钱。”玲珑劝道。
“听起来不是什么大事。正好这两天有空,我跟你去看看吧。”也是为了给玲珑一个面子,我应了下来。
我俩又聊了一会儿别的,玲珑的店员跑来找她,说店里来客人了,玲珑便跟我告辞回去了。
一会儿,她给我发来信息,说跟客人约好了,第二天下午三点。
2,
她这位女客户叫蒋艳丽,十分在意自己的容颜,出手阔绰。
谁知现在竟得了这毁容的怪病,简直生不如死。
上次来找玲珑的时候,一哭二闹三上吊,玲珑都差点招架不住。
有些人可比鬼怪还难缠。
蒋艳丽的家在京城某高档小区。
这小区名声不怎么好,据说里面的住户好多都是二奶。
玲珑似乎没听到过这种传言,听我这么说,她还有些惊讶。
到了蒋艳丽家门口,我们听到屋里传来争吵哭闹和摔东西的声音。
我和玲珑面面相觑,不知道该不该在这个时候敲门。
正犹豫间,门打开了,一个男人从里面冲出来,跟我们打了个照面。
那男人见到门口的我们,似乎很意外,不过很快低下头匆匆离开。
紧接着,一个女人哭唧唧的跟了出来,想去追那男人,不过被玲珑拉住了。
“艳丽!”
女人这才注意到我俩,匆忙对玲珑解释了一句:“等我一下……”便挣脱开玲珑的手,去追那男人。
我看了玲珑一眼说,我们也过去看看吧。
等我们仨走到电梯间的时候,刚好电梯门关上了。
女人气得狠狠的跺了下脚,骂道,臭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我呸!
玲珑对她说,你要不想那黑斑变得更多,最好不要动怒。
那女人这才理智回笼,赶紧裹紧了头上的黑纱。
到了女人家里,只见屋里一片狼藉。
她尴尬的说,我叫个保洁过来收拾下吧。然后把我们请到餐厅坐下。
玲珑给她介绍了我的身份,她立刻一口一个大师,请我一定要救救她。
其实刚才进来的时候,我就已经看个大概了。
她这房子虽然格局不错,装修也没有任何问题,但屋里阴气却很重,甚至已经给人一种潮乎乎的感觉。
我让她摘下面纱给我看看。
其实她的皮肤底子很好,白而细腻,只是在这样白皙的皮肤衬托下,那一个个的黑色圆斑,反而更加醒目诡异。
这些圆斑大小、颜色深浅不一,据她说,也是陆陆续续出现的,到现在每天也还有新的出现。
我问她还记不记得第一个圆斑出现是什么时候。
她回忆了一下,十分肯定的说,是上周日。
那天,徐达致过来她这里住,因为约好出去旅游,第二天一大早要去赶飞机。
两人先是激吻了一番,然后徐达致让她去洗澡。
她洗到一半的时候,徐达致也进来了,两人少不了又亲热起来。
徐达致虽然已经四十多,但那方面需求却依然很旺盛,有时孟浪起来,年轻的蒋艳丽都招架不住。
两人在浴室里玩了一个多小时,直到蒋艳丽求饶,徐达致才放过她,回了卧室。
等蒋艳丽洗好澡出去,徐达致看见穿着真丝睡衣,曲线毕露的她,兴致立刻又起来了。
他三两下将她剥干净,推倒在床上。
蒋艳丽闭着眼睛等待新一轮的冲击,可等了半天却没有动静。
她睁开眼,看见徐达致正一脸不解的盯着自己白花花的身子,好像有什么疑惑。
“怎么了?”她问。
徐达致伸出手,指着她身上某处,问,这是什么?
她低头看了一眼,发现自己的白馒头上有一个红红的牙印。
她抬手捶了徐达致一下,娇声道:“讨厌,这不是刚刚你咬的吗?”
谁知徐达致摇着头,慢慢坐直身子,说不是自己咬的。
他眼里的怀疑都快要溢出来了。
蒋艳丽吃了一惊,生气道,你什么意思?不是你还有谁?难道你怀疑我跟别的男人有染?
结果不管蒋艳丽怎么说,徐达致就是否认是自己干的。
最后徐达致摔门而去,两人不欢而散。蒋艳丽还气得哭了一场。
然而,可怕的事还在后面。
第二天,蒋艳丽感觉胸口处又痛又痒,她解开睡衣一看,那个牙印从红色变成了黑色,连带着周围的皮肤也开始发黑。
到第二天晚上,那牙印处已经变成了一个黑色的圆斑。
之后,身上别的地方也陆续出现牙印,渐渐变成黑斑,最后甚至开始化脓,散发出恶臭。
我凑近她的脸,仔细看了看,果然,在一块块黑斑里,都有个牙印,因为都是黑色,所以不仔细看,看不出来。
她又脱了衣服,让我看。
我看见在她身上,还有一些新鲜的牙印,而那些黑斑则已经密密麻麻,看着让人心理极度不适。
蒋艳丽对我们吐槽道,自从她身上出现黑斑后,徐达致便一下都不愿意碰她。
更过分的是,他今天过来是来通知她,让她尽快搬走,说这套公寓他打算卖出去。
徐达致有老婆,蒋艳丽跟他在一起,不过是贪图他的钱财。
这一点,恐怕徐达致也很清楚,只不过双方都各取所需,谈不上什么感情。
现在蒋艳丽的身子对他来说不但毫无吸引力,甚至多看一眼都觉得恶心,他自然也不会再继续为她付出金钱了。
蒋艳丽哭诉完之后,大概怕我们听说她被金主抛弃,不愿意再帮忙,连忙又补充道,这几年她没少捞,就算没有徐达致,该付给我们的报酬,一分也不会少。
她现在就想赶紧恢复容貌,好让徐达致后悔现在这么对她。
玲珑让她稍安勿躁,然后转头问我,有没有看出来些什么?
我说,她身上出现的这些迹象,倒有些像中了一种诅咒。
“你想想都得罪过些什么人?”我问蒋艳丽。
蒋艳丽一副十分委屈的样子:“我这个人心最善了,路上踩死只蚂蚁都舍不得,哦……对了,我还经常去喂流浪猫,从来没跟任何人发生过冲突,怎么可能得罪人呢……”
“恕我直言……”我打断她的话,漫不经心道:“你至少伤害过一个人……徐达致的老婆……”
蒋艳丽一时语塞,反应过来道:“难道真是他老婆害我?我……我跟她井水不犯河水,从没有想过要取代她,否则也不会每次怀孕都主动去打掉……”
听她这么说,我摇头道,怪不得。
她紧张的问我,怎么了?
……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