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风起
故事 第三十一章:未婚妻自杀,是她姐姐一手策划的。 蕙风起

未婚妻自杀,是她姐姐一手策划的

作者:左左的异想国
2022-05-18 21:59

前情回顾:

像是一声炸雷在我耳边骤然响起,我哆哆嗦嗦地质问:“你胡说什么?蕙儿是唐家嫡出的二小姐,亲人……哪个亲人会去放火烧死她?”
 
曹汝彬的眼泪,像水一般顺着脸颊往下流,我从没见过一个男人有那么多的泪。
 
他的脸,因为想要拼力忍着,扭曲到有些陌生。他颤抖着,开口了,说出的每一句字,都像是从心里剜出来的血肉:
 
“我也以为不会,别人告诉我的时候,我根本不相信,不相信你们会这么狠心……可是我找到了证据,火,就是你们唐家自己放的……是你命令他们放的……”

第三十一章

我猛地打了个冷战,有点儿惊恐地看着曹汝彬:“你找到了证据?什么证据?”
 
曹汝彬的眼神中,弥漫着化不开的恨意:“火是由外而内燃起来的,房顶有浇过油的痕迹……那是一处破损废弃的庄子,哪里会有油?怕是连点火的工具都没有……蕙儿,蕙儿如果自焚,又怎么会跑出屋子,爬到房顶上放火?”
 
我踉跄后退,哑然不语。
 
庄子里的火,确实是爹爹派心腹庄槐去点的!
 
所有的一切,本身就都是谎言。
 
身为蕙儿的我,早就不在唐府了。所谓患了风寒,患了麻风病,送出京城,遗弃到荒郊的庄子里,再放火自焚……只不过是让我有个合理的消失理由。
 
我必须消失得彻彻底底,烟消云散,不留一丝痕迹,从此才以姐姐的身份,成为深深宫苑里的婉妃。
 
所以,我一直觉得爹娘这么安排再合适不过,只有一场火,能做到灰飞烟灭,无迹可查。
 
谁能想到,百密一疏!

见我沉默不言,曹汝彬的语气更加森冷:“婉妃娘娘,得知蕙儿患麻风病那天,微臣曾经来求您,希望您捎个口谕给唐伯父,让他告知微臣蕙儿的所在,微臣愿意陪着蕙儿隐居荒野……结果呢,您确实传了口谕,但您传的是什么?”

他逼视着我,一字一句地念了出来:“听说爹爹脚上长了疥疮,尽快找曹太医割了,免得溃烂……这就是您让小太监田忠传的口谕,您没想到微臣连这个都打听到了吧?”

他满脸是泪,却呵呵地笑着:“疥疮?在您眼里,得了麻风病的蕙儿,就是个疥疮……是个长在娘娘身上、长在唐府身上的疥疮,要马上除去才好。
 
哪怕她已经被送出京城,娘娘依然不想让她存活于世。只要蕙儿活着,对娘娘来说就是负担……有个得了麻风病的妹妹,会让人说三道四,有辱娘娘的身份,对吧?
 
唐府的尊贵荣耀,都是靠着娘娘,自然对娘娘言听计从……所以,娘娘早上传了口谕,晚上,蕙儿就自焚于火海……你,好狠的心!”

这一刻,我终于明白曹汝彬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看来,在我的麻风病事件后,他说自己怀疑“蕙儿”的死另有原因,要竭尽全力去查找真相,不是说说而已。
  
这个执拗痴情又较真的男人,真的去追索“真相”了。
 
顺藤摸瓜、抽丝剥茧,最终,呈现在他面前的“真相”就是:“蕙儿”得了麻风病,而她的孪生姐姐“婉妃”,嫌妹妹的病晦气,怕妹妹影响她的前程和家族的声誉,便委婉给爹爹带去口谕,让爹爹派人放火,烧死“蕙儿”,制造她自焚身亡的假象。
 
所以,曹汝彬对“婉妃”,原本只是因为不让他见恋人最后一面而心存怨怼,现在,则变成了刻骨铭心的、不共戴天的仇恨。


可是这个傻瓜,他哪里知道我那个口谕的真正含义。
 
我不过是怕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去唐府纠缠,暴露我的真实身份,从而引来杀身之祸,所以才想让爹爹快刀斩乱麻,断了他的念想,永绝后患。
 
他又怎能知道,他查出的所谓的真相,偏偏是遮掩真相的假象。
 
蕙儿根本没死,此刻正安然无恙地站在他的面前。
 
我目光悲凉地看向曹汝彬,而他视线游离,不知看往何方。
 
嘴里,却依然在痛苦地喃喃念叨:“没想到你们能这么狠心,蕙儿是唐家的嫡女,是你的亲妹妹啊……别人告诉我的时候,我还不相信……”

我一下子惊跳起来,语气冷冽地厉声问道:“别人告诉你的时候……别人是谁?”
 
他哆嗦了一下,仿佛如梦初醒般,慢慢收回目光,带着一脸呆滞的表情,迟钝又惶惑地看了我一眼。
 
紧接着,目光闪躲,不敢和我对视。
 
仅这么一下,我立刻心软了,本来满心的恼怒,也立刻被酸楚取代。
 
他真的是一个不会、也不敢做坏事的人!
 
是的,他不是坏人!
 
即便他色厉内荏地指责我讨伐我,但本质上,他依然是那个善良的、心软的、胆小的、执拗的曹汝彬,是我年少时温暖的彬哥哥,是我曾经非他不嫁的恋人。
 
我往前走了一步,轻声问道:“是皇后,对吗?”
 
片刻后,他低下了头,算是默认了。
 
我继续追问:“她什么时候告诉你的?”
 
可能是我的声音过于严肃,表情过于凝重,他有些诧异地抬起头,审视了我片刻,终于老老实实地回答:“就……江贵人被赐死那天,皇后和您在崇明殿对峙,微臣去给皇后看伤。后来从崇明殿出来,皇后叫微臣去了凤鸾宫……”
 
他顿了一下,目光又变得冷硬起来:“然后她就告诉微臣,说她无意中发现,婉妃的妹妹,并非自焚于火海!”

刹那间,那些模模糊糊的怀疑,那些琐琐碎碎的片段,在我心里连起来,合成了完整的前因后果。
 
早在避子药事件中,曹汝彬就本能地认为我在算计皇后,从而表现出对我的鄙视和对皇后的同情。
 
江雪蓉被赐死那天,曹汝彬刚好来崇明殿给皇后看伤,听到皇上训斥皇后、维护我的话,更是厌恶不屑,为皇后不平。
 
现在想想,他的一举一动,甚至眼神和表情,都被皇后从中看出了端倪,看出了我“曾经的准妹夫”,对我的不满、不忿和怨怼。
 
皇后怎么会放弃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又怎么会放弃曹汝彬这个风头正盛的太医。
 
还记得我潜伏在凤鸾宫的正殿,偷听皇后和言若的暖阁密语时,皇后就曾明确表示,她怀疑我的身份,要派人去查找真相。
 
定是她在查找的过程中,发现了庄子放火的内幕,然后就在那天,她故意告诉了曹汝彬。
 
在拉拢曹汝彬的同时,也挑起了他对我的仇恨。

我微微闭眸,心里叹息不已。
 
明刀暗箭,这防不胜防的后宫啊!
 
心思简纯的曹汝彬,如何能体察皇后的居心不良和真实意图,他就这么懵懵懂懂地,为皇后所用,成为她对付我的又一支利箭。
 
我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想到他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语气又情不自禁变得激愤起来:“皇后告诉你,但是你不信,自己又去查了,结果查出来和皇后说的一样。于是你便对皇后深信不疑,断定本宫蛇蝎心肠,进而听从皇后的吩咐,利用本宫不懂薯蓣皮的常识,设下圈套!”
 
他冷冷地哼了一声,算是承认了。
 
我语带讽刺:“怪不得你说你没有害人,而是在救人……你觉得你所做的一切,是把二皇子从本宫手里解救出来,对吗?”
 
他固执地抿着嘴唇,拒绝回答。
 
我想继续质问他,却哽住了,真没想到,我和曹汝彬,有朝一日竟会成为仇人。
 
而我,竟会沦到如此两难的境地。
 
想要解释清楚,消除曹汝彬对我的仇恨,就得告诉他实情:唐月蕙没死,就在他面前,不过换了个身份,成了婉妃,成了皇上的女人;
 
如果不告诉他,继续隐瞒,那就得默认,他的“蕙儿”,确实是我传了口谕,悄悄下令,把她烧死在荒郊的废弃庄子里,让他从此以后,视我为仇敌。

沉默地思索了片刻,我终于还是忍不住,心碎地问他:“接下来,曹太医是不是更要联合皇后,来对付本宫了?”
 
他瞥了我一眼,表情倔强:“婉妃娘娘,您就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皇后娘娘没有要对付您,她只是委托微臣,让微臣想办法,把二皇子救出霁月殿,她说您阴狠歹毒,为了争宠不择手段,实在不宜抚养皇子。奈何皇上独宠您一人,听不进去她的劝告,所以……”
 
我简直想仰天大笑几声,皇后可真能颠倒黑白,贼喊捉贼啊!
 
曹汝彬啊曹汝彬,你在宫里这么多年,竟对皇后的为人没有一点儿察觉吗?

细细思忖曹汝彬的话,又觉得哪儿不对劲。
 
皇后的目的,能这么简单吗?
 
兜了这么大的圈子,就为了让太后训斥我一顿,把灿儿留在慈明宫。
 
可是,如果太后亲自抚养灿儿,那二皇子萧灿,将来岂不是更为尊贵,更有资本和皇后的大皇子萧焕抗衡。
 
皇后怎么会甘心?
 
她不是早就开始筹谋,一心想要除掉灿儿。
 
蓦然,我想到了什么。
 
浑身瞬间绷紧,起了一层密密的鸡皮疙瘩。
 
我猜到皇后到底想做什么了!
 
这个女人,太可怕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接下来,她又要来一次借刀杀人、一箭双雕。
 
而灿儿,就是她的最终目标。


曹汝彬的声音,还在我耳边继续,语无伦次,带着痛恨,又满含无奈:“至于我,我是恨你,恨不能亲手杀了你,为蕙儿报仇……但是,我下不了手,这辈子,身为救死扶伤的太医,我只会救人,不会害人……
 
所以婉妃娘娘,您不用害怕我会对您怎样,您就好好活着,好好做您的宠妃吧。夜深人静的时候,但愿您的良心不会被折磨,愿您寿终正寝,而不是遭到上天的报应,死于非命!”
 
说完,他便转身向门口走去。
 
我默默地看着他的背影,就在这一刻,突然下定决心,我要把真相告诉他!
 
告诉他,他肯定会伤心,会难过,但以他的善良深情,知道我还活着,肯定会高兴,也会理解我的苦衷。
 
告诉他,最起码保证他不再被皇后利用,不让我们俩处于敌对立场,也不至于让他将来陷入万劫不复之境。
 
如果可以,我希望他知道真相后,能配合我。
 
这次,我要将计就计,击碎皇后的阴谋,保护灿儿。
 
就在曹汝彬伸手推门的一瞬间,我疾走几步,在他身后不远处,轻轻喊了一声:“彬哥哥!”
 
他像是遭了雷击一般,先是一动不动,紧接着,倏然回头!

点击阅读其他篇章:蕙风起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