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风起
故事 第三十六章:蕙风起:自杀未遂的绿茶。 蕙风起

自杀未遂的绿茶

作者:左左的异想国
2022-05-19 11:17

前情回顾:

叶氏在正殿迎接我,比起上午的狼狈凄楚,她这会儿看起来整洁利落,神采奕奕。
 
虽然依然是庶人身份,也没有另拨宫女太监伺候,但她已经换上了崭新的宫装,湖绿色的暖袄,同色的褶裙,衬得她纤尘不染,端庄清丽。
 
没有过多的寒暄,我开门见山问道:“昨天晚上,那歹人翻墙过来时,你可否看清了他的容貌?”
 
叶氏直视着我,突然莞尔一笑:“婉妃娘娘,您想让我怎么回答?看清了,还是没看清?”



第三十六章

叶氏的言外之意,让我的心在瞬间坠入谷底。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语气冷冽地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她依然笑靥如花:“妾身的意思是,看没看见凶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昨晚是谁想要害人,皇上心里已经有定论,娘娘只用揣摩皇上的心意就好,不必太过认真!”
 
我微微一愣:“皇上有定论?皇上有什么定论?”
 
她意味深长地说:“这不是明摆着吗?皇上让您来查问,而不是皇后!”
 
我没说话,她审视着我,又正色道:“妾身知道娘娘恨皇后,妾身也很不喜欢她,所以,愿意像上次一样,送娘娘一个顺水人情……就说什么都没看见,娘娘也告诉皇上,什么都没查出来,让皇上直接怀疑皇后就行了!”

我未置可否,沉默良久,才目不转睛地看着叶氏,用不带任何感情的口吻,冷静地问:“如果本宫一定要查出真相呢?”
 
她收敛了笑容:“妾身有惊无险,不愿意再追究,婉妃娘娘这又是何必?怎么?想给自己找麻烦吗?”
 
我没有理会她语气中的威胁意味,继续不屈不饶地追问:“本宫再问一遍,昨天晚上,那歹人翻墙过来时,你可否看清了他的容貌?”
 
她紧紧地盯着我,目光清冷,半晌,才缓缓吐出三个字:“看清了!”
 
尽管心里早有不祥的预感,叶氏的回答,还是让我两眼一黑,肝胆俱裂。
 
再联系她之前说过的话,凶手是谁,已经是不言而喻了。
 
我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既然皇上钦点由我来查问叶氏,不管怎么样,我都不能在她面前露怯。

保持着均匀的呼吸,我眼神平静地看向她,言简意赅地问:“是谁?”
 
叶氏移开目光,看着窗外的一湖碧水。
 
初春午后的暖阳下,湖水泛着粼粼的柔波,她似乎有些无奈,小声回答:“娘娘何必明知故问,您应该知道的!”
 
事到如今,我已经没有退路,不管接下来的情况多残酷,对我多不利,我都只有一个选择,让真相大白。
 
我的喉咙瞬间收紧,但还是毫不犹豫地问:“是冯威?”
 
她点点头,目光如羽毛般在我的脸上拂过:“是的,是冯将军!”
 
最坏的结果来了,我反而变得无所畏惧,狐疑地问道:“真的是冯威?那他又是怎么知道你有他的把柄?如果他在六月十五那晚看到你,当时就会杀人灭口,而不是等到半年后的昨夜!”
 
叶氏微微一笑,带着洞悉一切的眼神,语气轻柔:“我想,这个问题,娘娘应该比我更清楚。昨天冯将军进宫,娘娘和他久别重逢,又怎么可能不告诉他,离宫的叶氏,曾亲眼目睹你们的私情……冯将军是习武之人,不像娘娘,心思玲珑,百般抵赖,自然是怕妾身说出去威胁到他,所以动了杀心!”  

我默默地看着叶氏,目光越来越犀利,嘴角,也慢慢浮现出一抹冷笑。
 
她在我不声不响地注视下,语速很快地解释说:“娘娘不妨告诉冯将军,妾身会永远守口如瓶,让他不必忌惮,至于昨晚的事,也不会说出去……虽然冯将军的本意是想除掉妾身,但却歪打正着帮了忙,如果不是他闹这么一出,妾身此生,怕是要终老离宫了!”  
 
我依然没说话,心里,仿佛突然打开一个小小的洞,有一缕光,穿透层层迷雾,慢慢照了进来。
 
思虑片刻,我终于开口了,语气和缓地问叶氏:“那么,昨晚冯威是什么时候翻墙而入的?本宫记得,你曾说过你约莫三更时醒了,睡不着,出去散步的?”
 
她毫无戒备地点点头:“对,妾身睡醒时,快三更了,冯将军……冯将军大概就是三更那会儿来的,因为刚听到三更的梆子响,走了没几步,然后无意间抬头,便看到墙头的黑影……”

我的心里,顿时一片澄明,忍不住笑了。
 
看到我的笑容,叶氏的身子猛地绷紧:“怎么?婉妃娘娘不信?”
 
我瞥了她一眼,声音冷下来,笃定道:“自然是不信,因为你从头到尾,都在撒谎!”
 
叶氏惊跳了一下,脸上也现出张皇的表情。
 
但她的语气,却突然变得激愤起来,似乎是为了掩饰自己的慌张:“婉妃娘娘,妾身一开始就表明,并不想与您为敌,也不想追究冯将军的责任。但您非要追问,问完还污蔑人撒谎。
 
就像六月十五那晚,妾身明明看见您和冯将军……您却一口咬定看错了。捉奸拿双,当时没有声张,您事后硬要不承认,妾身也没办法。可是这次,妾身是受害者,又是亲身经历……如果您想为冯将军隐瞒,妾身会成全您;但您要想替冯将军抵赖,妾身绝不答应!”
 
我微微眯着眼睛,轻描淡写道:“本宫和冯威无冤无仇,也没有交情,不会对他栽赃,更不会为他开脱。是就是是,非就是非……本宫可以确定,昨天晚上三更左右,冯威根本不可能进宫!”
叶氏视线游离,不敢看我,说出的话,却依然带着挑衅的意味:“确定?娘娘何以如此确定?难不成昨晚娘娘和冯将军在一起?”
 
我没有回答她,刻意回避她此刻的锋芒,因为我知道,那不过是强弩之末的挣扎。
 
昨天晚上,我留宿崇明殿皇上的寝宫,半夜醒来,发现顾帆进宫,正和皇上在密谈。而当我偷偷听完回到床上,重新入眠时,在睡意朦胧中,听到了四更的梆子声。
 
从顾帆那晚的话里能听得出来,他那一整天,都在跟踪监视冯威。等到冯威睡了以后,才离开冯威位于京郊的宅子,马不停蹄回宫向皇上禀告。
 
顾帆进宫,应该是在三更以后,因为从我醒来看见顾帆,到他走后再次睡着,也就半个多时辰,便到了四更。
 
从京郊到京城,只有一条能够骑马的官道,冯威不可能在顾帆的眼皮子底下,先他一步跑回京城,然后潜入离宫,暗杀叶氏。
 
到了这一刻,细细斟酌叶氏说过的话,我已经基本确定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和隐情内幕。


我站起身,不再看叶氏,语气淡漠:“本宫自然不会和冯威在一起,但本宫就是能证明,冯威不可能在昨晚三更前进宫。你要是不说实话,本宫这就回了皇上去!”
 
她眼里闪着恐惧,却强装硬气:“娘娘自便,妾身倒想看看您如何证明!”
 
我霍然低头,逼视着叶氏:“你以为本宫在诈你?告诉你,皇上的心腹,御前侍卫副统领顾帆,昨天三更后曾经进宫面圣。
 
在这之前,他和冯威是在一起的。你自己想想,冯威如何能避开顾帆,偷偷溜进宫去迷晕你,再伪造投缳自尽的现场?
 
而且你自己也说了,冯威是习武之人,没有那么多弯弯绕,他又怎么会在杀人灭口的紧急中,想出那么缜密的阴谋?”
 
说完,我转身就走。
 
叶氏愣了片刻,一下子扑过来,扯住我的衣襟,苦苦哀求道:“婉妃娘娘,求您不要急着回皇上……妾身说实话……”
 
我回头看着她,心情气和地问:“不是皇后,也不是冯威,这一切,都是你自己一手所为,对吧?”

叶氏猛地松开手,带着大势已去的颓然,沮丧道:“婉妃娘娘果然聪明,难怪皇上这么宠你!”
 
我淡淡一笑:“你也很聪明,很善于利用矛盾,本宫差一点儿就被你糊弄了,只是你千算万算,还是从一开始就猜错了,本宫根本就没告诉冯威你曾窥到他的私情,所以,他什么都不知道,又如何会对你痛下杀手?”
 
叶氏张口结舌:“没告诉……可是,可是昨天,娘娘明明在崇明殿前的樱花林旁边,和冯将军会面并密探了一番……”
 
我倒抽了一口冷气,叶氏,她居然连这个都知道!
 
刹那间,只觉得有一条看不见的毒蛇,嗞嗞地吐着信子,一点点靠近我。
 
我斜觑着她,咬牙切齿道:“本宫果然小瞧了你,身在离宫,外面的一点儿风吹草动都尽在掌握,说,谁是你的眼线?居然敢暗中监视本宫!”
 
她连连摇头,急急地辩白道:“没有没有……是崇明殿附近的一个守卫看见你们,他又刚好和离宫的侍卫是同乡,昨儿黄昏时,他们在一起闲聊,让妾身听到了……”

我瞬间明白了一切:“上次你让杏雨替本宫解围,知道皇后对你怀恨在心,会找机会报复你,而皇上又因为你的仗义执言,生了恻隐之心,想要重查当年之事放你出来……所以,在这个节骨眼上,你制造了这起所谓的暗杀未遂,以此触动皇上,顺利逃出暗无天日的离宫。
 
当初,你故意明确告诉本宫,说你曾撞见本宫和冯威的私情,也是有目的的。
 
你猜到只要你出事,皇上会首先怀疑皇后,不让皇后过问,而是会让我管,所以你选了一个你认为的最好时机。
 
那就是昨天,冯威从西南边境归来,进宫面圣,而本宫又刚好见了他,你以为本宫会告诉冯威,你有他的把柄。
 
所以你才让一切看起来都像是冯威所为,让本宫不敢去查,或者即便查明,也出于自身原因,不敢说出去。
 
这样你就可以人不知鬼不觉地蒙混过关……说吧,你绕这么大圈子,妄想把本宫和冯威都算计进去,除了想逃出离宫,还有什么别的目的?”

叶氏惊慌失措:“娘娘,妾身没有恶意,就是想抓住这个机会,从离宫出来,没有想要害你和冯将军的意思,妾身一开始就说了,不想让你查,也不想追究,就是想不了了之,糊弄过关。
 
正因为是你来查问,还非要刨根问底,妾身不得已才编了这套谎言,如果是别人,妾身就会一口咬定什么都没看见……妾身的本意,除了想走出离宫,更重要的,是想把这一切都嫁祸给皇后,想让皇上怀疑皇后,进而看清她的真面目!”
 
我心里猛地一震,却没有表现出分毫,依然不动神色地问她:“你是不是知道本宫和皇后不和,故意这么说,来讨好本宫?”
 
她拼命摇头,脸上,瞬间漫上刻骨的仇恨,咬着牙,眼泪和声音一起迸发出来:
 
“不,妾身和皇后,有不共戴天之仇……她设下圈套,害我叶青芙废为庶人,蛰居冷宫整整三年,还害死了我青梅竹马的恋人,我之所以苟延残喘至今,就是报仇!


点击阅读其他篇章:蕙风起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