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风起
故事 第三十七章:我给旧情人写了封情书后,成了过街老鼠。 蕙风起

我给旧情人写了封情书后,成了过街老鼠

作者:左左的异想国
2022-05-19 11:19

前情回顾:

我心里猛地一震,却没有表现出分毫,依然不动神色地问她:“你是不是知道本宫和皇后不和,故意这么说,来讨好本宫?”
 
她拼命摇头,脸上,瞬间漫上刻骨的仇恨,咬着牙,眼泪和声音一起迸发出来:
 
“不,妾身和皇后,有不共戴天之仇……她设下圈套,害我叶青芙废为庶人,蛰居冷宫整整三年,还害死了我青梅竹马的恋人,我之所以苟延残喘至今,就是报仇!”


第三十七章

叶青芙?原来叶氏的名字叫叶青芙。
 
她的话,让我震惊不已,看来,当年的事,确实另有隐情。
 
午后的阳光下,叶青芙微微颤抖的声音,在我耳边缓缓响起:“我是有个青梅竹马的恋人,当年,为了父母亲人和整个家族,我参加选秀,顺利入选后,做了新皇的顺嫔。
 
他始终接受不了我的选择,在我进宫一年多后,还依然对我念念不忘,一蹶不振,颓废消极。
 
那封书信,不过是劝慰他。想让他认清现实,忘了我,开始新的生活。并没有丝毫的逾矩之处。
 
可我根本不知道,当时伺候我的宫女中,有一个是皇后派来的眼线。
 
当时,我即将封妃,皇后早就心存忌惮,知道这个情况后,便设下圈套。
 
她有意让江雪蓉发现信鸽,截下我给他写的那封书信。
 
江雪蓉把信弄得残缺不全,只留下只言片语,断章取义来看,是我在向恋人抒发思念爱慕之情。
 
当时皇上忙于前朝事务,皇后在后宫一手遮天,看到书信后,便下了懿旨,把我关进离宫。
 
然后,皇后又故意把这个消息传出去,让他知道。
 
傻乎乎的他,竟然偷偷潜进宫里,想要救我出来,和他一同离开京城,隐姓埋名活下去。
 
结果自然是被皇后抓了个正着,皇后当着我的面,下令把他乱棍打死,同时,也坐实了我的罪名。
 
于是,我便被褫夺封号,贬为庶人,终生囚禁冷宫。”

原来是这样!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叶青芙。
 
前段时间,皇上说起她的时候,只谈到那封书信,并没提及她青梅竹马的恋人,居然还曾私自闯宫救她,最终被活活打死。
 
当着她的面,难以想象那会是什么样的场面。
 
这一刻,我情不自禁地想到曹汝彬。
 
叶青芙和她那个青梅竹马的恋人,与我和曹汝彬,有太多相似之处。
 
都是为了父母和整个家族,不得已入宫,一对有情人,被迫分开。
 
叶青芙身为嫔妃,并没做什么出格的事,那封书信,不过是想让曾经的恋人理解她的选择,好好活下去。
 
就如同现在的我,对曹汝彬的感情一样。
 
可是皇后,竟然利用女人放不下过去的柔肠,酿出如此人间惨剧。
 
不知道叶青芙看到青梅竹马的恋人死在她面前,会是怎样的悲痛欲绝;
 
亦不知这些年她身处离宫,成了没有位份、失去名字的庶人叶氏,又经历了多少艰难屈辱。
 
突然就很害怕,曹汝彬现在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而我们又都在宫里,他是太医,我是婉妃,即便刻意回避,还是难免会时常见面。
 
如果被皇后看出端倪,会不会落到和叶青芙他们同样的下场?

叶青芙没有注意到我的异常,她揩去脸上的泪水,定了定神,语气慢慢缓和下来,恢复了应有的恭顺:“这些年,妾身一直恨江雪蓉,更恨皇后。但是妾身又深知,偌大的后宫,没有人是皇后的对手。
 
报仇无门,妾身万念俱灰,曾认为,此生真的要老死离宫了。
 
不承想,居然出现转机。
 
江雪蓉被赐死前,您去看她,妾身听到你们的密谈,惊闻原来您知道皇后的真面目,对皇后也同样有着刻骨的仇恨。
 
妾身这才看出来,您是个聪明人,懂得隐忍,也足够清醒,将来,或许能和皇后抗衡。
 
您对江雪蓉和二皇子的态度,也让臣妾明白,您很善良,不会为了一己自私杀人灭口。
 
所以妾身才让杏雨为您解围,然后才拦住您,说出了妾身看到的秘密。
 
妾身虽然想利用您走出离宫,但对您没有恶意,我们有共同的敌人,也有共同的愿望。
 
否则,她在这个位置上一天,就会有更多妾身这样的冤情,也会有更多三皇子那样的冤魂……下一个,未必不是婉妃娘娘您。
 
所以婉妃娘娘,求您不要把真相说出去,我们……可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看着叶青芙,我心里五味杂陈。
 
说心里话,她对皇后的仇恨,我感同身受。
 
她对我的“利用”和“算计”,不过是为了自保,我也并不想多计较。
 
可是,她昨晚所做的一切,却不是我想糊弄,就能糊弄过去的。
 
我也并不想用这样不磊落的手段,去栽赃皇后,给自己,也给她留下祸患。
 
以皇后的为人,何须栽赃陷害,我早晚会名正言顺地,摘掉她虚伪温婉的面具,让她露出青面獠牙的恶魔原形。
 
我叹了口气,深深地看了叶青芙一眼,声音低沉又无奈:“可是你难道没想过,即使本宫去告诉皇上,你什么都没看到,凶手没留下任何痕迹,本宫什么都查不出来……他难道就会相信本宫?难道不会另换人来查?
 
你设的局,看起来似乎天衣无缝,细细推敲却是漏洞百出。
 
如果皇上命大理寺来查呢?他们肯定会明察秋毫,上次三皇子的事,时隔一年多,还不是三天就水落石出!”
 
叶青芙瞬间张口结舌:“那……那怎么办呢?娘娘替妾身想个办法,妾身好不容易才出来,好不容易才看到一线生机,不想再重新回到暗无天日的离宫!”

我沉吟良久,问叶青芙:“你怎么知道当年的事是皇后设下的圈套?可有什么证据……如果能证明皇后曾心狠手辣地陷害你,那么你昨晚的举动,也就微不足道了!”
 
她摇摇头,一脸凄楚和不甘:“没有……皇后做的很巧妙,没有留下任何破绽,妾身身处离宫之后,和杏雨细细回忆前因后果,才想到当时写信时,只有那个宫女曾进来送过茶……而她后来去了凤鸾宫,听说很受皇后的赏识。
 
然后,江雪蓉在临死前,深夜敲墙叫醒妾身,把当年的前因后果讲了一遍。也算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但时日已久,那封书信早已被毁,江雪蓉又犯下死罪,即使她出来指证皇后,也和三皇子的事一样,没人会信!”
 
我叹息一声,经过一番艰难的权衡后,直视着叶氏,果断地说:“如今唯一的办法,就是实话实说了!”
 
叶青芙大惊失色:“实话实说?不,那岂不是欺君之罪……”

我心平气和地对叶青芙分析利弊:“你这会儿的欺君之罪,没有伤人害人,顶多被训斥被惩罚,够不上死罪。再说了,你的事,皇上心里也有数,知道你当年可能受了冤屈,本来就有放你出来的意思……可如果像你说的,你我联手嫁祸皇后,万一被皇上查出真相,到时候,可就没这么简单了!”
 
说到这里,我心里也禁不住微微颤抖。
 
我自己呢?昨晚的那句话,皇上肯定已经对我起了疑心。
 
那我,要不要也干脆主动交代?说我冒充姐姐的身份进宫,也是迫不得已。
 
这个想法让我惊出了一身冷汗,我的情况,和叶青芙的比起来,要严重得太多。
 
涉及到姐姐的不告而别,涉及到姐姐与冯威的私情和私奔,还涉及到我的爹娘,以及整个唐家。
 
一言之失,我还能设法弥补,可一旦说出实情,雷霆震怒之下,或许就是彻底的毁灭。

一片沉默中,叶青芙抬起头,一脸端肃冷静:“那好,妾身听婉妃娘娘的……事到如今,就赌一把,最坏的结果,无非就是重回离宫!”
 
我点点头,站起身:“本宫这就去回皇上,你放心,本宫会尽力为你求情!”
 
走到正殿门口,叶青芙突然叫住我:“婉妃娘娘,妾身有一事不明,想要问问你!”
 
我回过头,询问地看着她。
 
她斟词酌句道:“你和冯将军,是……真的分开了吗?不然昨天你们明明见了面,还私聊了几句,竟没提起六月十五夜我撞见你们的事?”
 
我笑了笑,斩钉截铁道:“本宫说过,你看走眼了,六月十五,和冯威私会的人,不是本宫,至于他究竟和谁私会,本宫没兴趣知道……本宫昨天遇到他,不过是随口寒暄两句!”
 
她面露诧异,喃喃自语道:“难道,竟真的是妾身看错人了?以婉妃娘娘的聪慧明智,应该也不至于愚蠢到和一个驻守边境的将军有了私情,但是月光下,妾身看得分明……”
 
我没再理会,起身走出清音阁。
 
我顾不上再去想冯威、想姐姐、想我自己的一团乱麻。
 
此刻的全部心思,都放在待会儿见了皇上,该如何向他解释,才能保住叶青芙,不至于让她重回离宫。

站在崇明殿门口,我静默地伫立了片刻,深深地吸了口气,才终于平复下来,鼓起勇气走了进去。
 
一身便装的皇上,正坐在几案前看书,看见我来,抬起头对我笑笑,随口问道:“怎么这会儿来了?是不是叶氏的事有了眉目?”
 
我目不转睛地看着皇上,缓缓地开口道:“皇上,臣妾说了实话,希望您不要生气……不要生叶氏的气,她真的挺可怜的,前段时间你交代臣妾重查当年的事,虽然还没有确凿的证据,但妾身基本肯定,她就是受了冤屈,中了……别人的圈套!”
 
他意味深长地问:“生气?朕生什么气?”
 
我艰难地说:“叶氏……没有人要害她,不过是她想走出离宫,所以自己……皇上,您看在她受了这么多年苦的份儿上,别再让她重回离宫了!”
 
皇上紧紧地盯着我,片刻后,他站起身,看着我绷得紧紧的脸,笑了:“你那么紧张干什么?朕要生气的话,今儿一早就该治她的欺君之罪,还能放她出离宫?”
 
我张大嘴巴,震惊地看着皇上,结结巴巴地问:“啊,您……您都知道了?”


点击阅读其他篇章:蕙风起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