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故事 短篇故事

老公出轨,小姑子写的离婚协议,把我感动哭了!

作者:陈若鱼
2022-05-19 12:31


我妈和小姑的矛盾,是从一台缝纫机开始的。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妈和我爸确定关系后,我妈按照当时的结婚标准,要了三大件:手表、自行车和缝纫机。
 
奶奶家条件不好,爷爷早逝,留下四个孩子,我爸是老三,最小的是小姑。

她因为身体原因上学迟了几年,那会儿还在读初中,所以,奶奶他们好不容易凑了钱买了手表和自行车,缝纫机却无论如何也买不起了。
 
我爸硬着头皮去找我妈商量,我妈看他态度诚恳,就磨着姥姥做了让步,两家人商量好,缝纫机可以先不买,等日后钱宽松了再给我妈补上。
 
这本来是件皆大欢喜的事,但奶奶当时年纪大了,很爱唠叨。
 
她给小姑交学费时说:你可得感谢你三嫂,要不是她让步,你这学啊肯定上不了。

小姑洗衣服多打点儿肥皂,她念叨:省着点儿,你三嫂的缝纫机咱还没买上呢,可不能浪费!
 
小姑当时16岁,正是青春叛逆的年纪,奶奶说的越多,她越烦燥,心里也顺带着把我妈恨了有八百回。
 
那年冬天,我妈正式过门,婚礼上有个环节,需要小姑给我妈打盆洗脸水,我妈象征性地洗洗手,然后给小姑发个红包。

结果,小姑那天一早就又被奶奶数落,她一生气故意打了半盆冰水给我妈,我妈一伸手,冻得一哆嗦,心里自然很不爽,红包也没给小姑递。
 
一来一去,虽然才初次见面,但我妈和小姑就已经结下了梁子。


而那一年,我妈也才只有19岁,年纪差不多的姑嫂俩,住在一个屋檐下,抬杠斗嘴,互相抹黑,一丁点小事都要争个你死我活。
 
我妈怀孕后爱吃酸,小姑故意带着同学坐在院子里啃杏子,一边吃一边还朝我妈吧唧嘴。

我妈恨得牙根痒痒,却又忍不住嘴里直冒酸水。
 
小姑情窦初开,暗恋班里男同学,我妈发现后,故意把她写的小纸条抖搂在家里。

奶奶不识字,捡着纸条让我妈给她念,我妈添油加醋说给奶奶听,奶奶气得用鸡毛掸子结结实实打了小姑一顿,小姑被打的好几天屁股都不能挨凳子。
 
张牙舞爪的日子一晃两年,小姑初中毕业后没有考上,奶奶让她回家务农,过两年再找个合适的人家嫁了,然后像我妈一样,生个娃,种地料理家务,当时农村女孩子的出路差不多都是这样。
 
然而,小姑心气很高,她不肯务农,闹腾着要去学裁缝。

学裁缝得有缝纫机,我妈一听小姑要缝纫机,还不等奶奶表态,马上炮仗似的爆炸了:“要给小玉买缝纫机也可以,那得先把欠我的缝纫机还上!”
 
她俩因为该谁先买缝纫机的事吵闹了几天后,奶奶干活时突然晕倒了。


奶奶在医院住了两天就没了。
 
我妈和小姑彻底傻眼了,虽然医生说奶奶是突发急症,和她俩吵闹没太大关系,但她俩还是悔恨羞愧,哭得眼睛像桃子。
 
尤其是我妈,我爸自奶奶去世后就不肯再和她说话,不管她怎么认错也不行。
 
她没办法,只好在葬礼过后,带着我回了姥姥家。

她觉得自己理亏,想着哪怕我爸因此和她离婚,她也得认了。

然而,我们只在姥姥家住了四天,我爸就来接她了。
 
我妈以为是我爸自己想通了,可回去后才知道,是小姑找了我爸。

她把所有事儿都揽在自己身上,她说是她逼着奶奶买缝纫机的,又说她还拿绝食威胁过奶奶,奶奶才气晕倒,不关我妈的事。据说当时我爸一气之下还打了小姑两巴掌。
 
我妈十分惊讶,毕竟主动背起气死亲妈这个锅,需要很大很大的勇气。

同时她也有点感动和不好意思,觉得平时和小姑吵吵闹闹,关键时候,小姑却为她考虑,怕她和我爸离婚,也怕她担个气死婆婆的罪名,以后的日子不好过。
 
她找了个机会想和小姑说声谢谢,可是,她刚凑到小姑跟前还没开口呢,小姑就睥睨了她一眼,冷哼一声说了句:“你别以为我是为了你挨那两巴掌,我是为了我哥和我侄女,和你没半毛钱关系!”然后头一扭就走了。
 
我妈愣怔在原地,像鼓涨涨的气球被突然扎了一下,又疼又泄气,还下不来台,她在心里暗暗发了誓,以后哪怕小姑求着和她说话,她都不会再理她。
 
一个月后,小姑自己跑到县城一家裁缝铺找了个杂工的活,因为人勤快又肯下功夫学,很快就做了机工,后来又做了专门裁剪的大师傅,她终于过上了自己想要的日子,但和我妈的关系一直都很僵。
 
小姑每次回家来都穿着自己设计的衣裙,我妈嗤之以鼻说小姑是花孔雀。

我妈待在村里,脸晒得比较黑,又喜欢穿鲜艳的衣服,小姑就说她是花布盖黑锅。

过年一大家子人在一起包饺子吃饭,她俩连眼神都不肯在对方身上多停留一下。
 
小姑22岁时,自己创业开了裁缝铺,她手艺好,生意很不错。

但天有不测风云,裁缝铺刚开了一年,有一天工人回家忘了关电烙铁开关,晚上铺子里起了火,小姑就住在铺子里,等救出来的时候,人都昏迷了。

好在送医及时,小姑命是救回来了,但四肢的烧伤还是挺严重的。
 
那时是农历八月,秋忙抢收的时候,家里腾不开人手,正好当时弟弟才七个月,我妈也去不了地里,一家人就商量,让我妈带着弟弟去医院照顾小姑。
 
我妈心里一万个不愿意,照顾一个跟自己吵了好几年架的人,怎么着都不情愿,但她又办法,毕竟全家人都看着,她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但等她到了医院,看到从前意气风发的小姑,身上裹满了渗出黄水的纱布时,她的心一下子就软了。
 
我妈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
 
她带着弟弟住到了医院。盯输液照顾吃喝拉撒,小姑换药,疼得紧咬着牙关呻吟,她站在跟前给她打气鼓励。

她怕小姑感染,时刻关注着敷料有没有渗出液体,医生嘱咐要给小姑多摄入蛋白质,她背着弟弟一到饭点儿赶紧往医院食堂跑,就为了赶第一锅滚烫的稀饭出锅,好给小姑冲一碗鸡蛋羹。
 
人心都是肉长的,我妈所做的一切小姑都看在了眼里,她也很不好意思,力所能及的事尽量不麻烦我妈,说的最多的也是谢谢。
 
一个多月后,小姑拆掉了纱布,她看到自己四肢狰狞猩红的伤疤后很崩溃,甚至几次想到了死。
 
我妈看出了她的心思,她怕她想不开,晚上都不敢睡实,小姑稍有动静她就起来了。
 
后来,她为了劝慰她,就和护士学讲励志故事,名人的,医院里的,反正只要感觉有用的,就都鹦鹉学舌地照搬过来,其实我妈初中都没毕业,没啥文化,但她还是使劲地学。
 
我妈的执着感动了小姑,她觉得自己再消沉下去,第一个对不起的就是我妈。

于是,渐渐的,她开始积极配合治疗,和我妈的话也多起来,病房里,经常能听到她俩叽叽喳喳的说话声。
 
小姑还和我妈诚恳地道歉,说自己前几年的不懂事,事事要争强好胜,其实她是嫉妒我妈长的好看,又有我爸疼,自我妈嫁过来,大家都说我妈各种好,她就很不服气。
 
而我妈也说了实话,她欣赏小姑的敢闯敢为,包括小姑设计的衣服,她都喜欢,小姑做的事她也有想法,但就是没有胆量,所以才总看不惯小姑那股子豁出去,藐视一切的劲儿。
 
其实我妈和小姑的性格很像,一样要强,有思想,一样的嘴上不饶人,心地却又比谁都善良。
 
不打不相识,大概说的就是她们。

小姑出院后,和我妈已经好的不分彼此了。

那个时候,家里的条件已经好转,我妈有了自己的缝纫机,但她只会缝纫,不会裁剪,小姑就当她的老师,手把手教她。
 
在小姑的指导下,我妈先用碎布练手,给我的布娃娃做小衣服小裙子,后来又用大人的旧衣服,给我和弟弟改衣服,那个时候,我和弟弟可以说是整条街上最靓的仔,我们的衣服永远是最新潮别致的。
 
一年后,我妈和小姑合伙开了家裁缝店,姑嫂俩齐心协力,起早贪黑,手艺又精湛,很快一家店变成了两家。

小姑29岁时,遇到了小姑父,在我妈的主持下,她风光大嫁。
 
小姑婚礼上的三套礼服是我妈专门为她设计的,一套西式,一套中式,还有一套时尚的敬酒服。她结婚后,有很多人专门来问她订制礼服的店家。
 
我妈和小姑一合计,把裁缝店关了专门去了广州,学了半年礼服裁剪,回来后将裁缝店改成礼服定制店。

我上初中时,普通的裁缝店被时装店打败,她俩的生意却愈加红火。
 
有的时候,有钱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没钱时,人尚可能压抑得住身体里的骄傲,有钱,就会放大人性里的膨胀,变得有恃无恐。
 
我妈在前方冲锋陷阵,带着我们全家奔在小康路上,我爸这大后方出了事。
 
我爸出轨了一个理发店的女工,人家大着肚子找上门来时,我妈才知道。

事情败露,我爸不仅不悔过,还一口咬定他和我妈是包办婚姻,现在他遇到了真爱,一门心思要和我妈离婚。
 
事情闹的很厉害,我爸要分家产,我妈气的躺在床上起不来,小姑就挺身而出,替我妈找律师,写离婚协议,和我爸因为家产的事争的头破血流。
 
我爸骂小姑是白眼狼,说奶奶走的时候她只有十几岁,开裁缝店,烧伤住院,我爸都曾帮过她,没想到现在她是胳膊肘往外拐,帮着我妈打官司。
 
小姑很诚恳地和他说:“三哥,不是我不帮你,是你做的事儿太让人膈应,你要是先和我三嫂离了婚,再找人,我肯定没话说,但现在,你看看你,做的这是人干的事吗?再说了,你对我有恩,我的命还是我三嫂给的呢,反正这事,谁有理我帮谁,不帮亲!”
 
我爸气得跳脚,他恨恨地说:“你帮她就是给我添堵,我俩一离婚,我还是你哥,可她就不再是你嫂子了!”
 
小姑目光灼灼:“她可以不是我嫂子,但永远是我姐。”


因为小姑的帮助,我爸和我妈的离婚大战很快收尾,我爸并没有占到便宜。
 
正式离婚那天,我妈拉着小姑在家喝酒,两个人喝的酩酊大醉,喝醉了我妈就拉着小姑絮絮叨叨地说,又撕心裂肺地哭。

对我们家,她是付出了一腔心血的,以这种方式收场,真的像在往她心上扎刀子。
 
小姑也不说话,我妈哭她就陪着她哭,我妈哭累了,她就把她抱进怀里,头挨着头搂着她。
 
我妈离婚时只有37岁,这之后的十几年,她一直都没有再婚,她把所有心思都放在了拼事业上,可能是不想再和我爸有任何交集吧,后来她把礼服定制店全盘给了小姑,自己开始倒腾服装。
 
工作不在一起,表面上来看,我妈和小姑好像渐行渐远了。

但我妈半夜突发急性阑尾炎,第一个出现在我家的是小姑,小姑宫外孕大出血,也是我妈以娘家人的身份,在医院成夜地守着照顾。
 
我妈54岁时,终于决定与相识十几年的一位叔叔携手余生。

她决定要结婚时,第一个告诉的就是小姑。

小姑挂了电话跑到我家,嚷嚷着婚礼的各种事宜,那个兴奋样子,好像是她自己结婚。

这么多年,她一直都鼓励我妈再婚,也是真心实意地为我妈高兴。
 
这里还有个插曲,其实我爸离开我妈后并没有很幸福,孩子没了,他和小娇妻也只过了两年又离了,他曾拜托过小姑,让小姑去和我妈说情求原谅。

小姑把他骂了个狗血淋头,教训了他老半天。
 
但毕竟是亲哥啊,小姑还是在我妈面前提了这事,我妈笑了笑没说话,小姑也就秒懂了。

她替我爸婉惜,说:“唉,是我三哥自己不行,把你这么好的人弄丢了。”
 
后来哪怕我爸再求她,小姑都没有再和我妈提过了。
 
这个世上,爱情珍贵,但有时,两个女人间惺惺相惜,互相懂得,彼此尊重的感情更让人动容。
 
在我爸和我妈这件事了,小姑就很尊重我妈的想法。
 
我妈的婚礼办了两次,一次是在家里,一次是在大同,因为那位叔叔的老家在大同,两次婚礼的所有礼服都是小姑为我妈设计的,端庄大方美丽。
 
在大同的那场婚礼上,她还给我妈当了伴娘,她俩牵着手缓缓上台,肩并肩站在一起。

时光辗转,生活起落,她们的脸上有了细纹,有了风霜,但彼此搀扶,互相慰藉。

这是岁月给她们的最厚重的奖赏。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