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生活故事

老婆养的狗,意外暴露了我的婚外情

作者:陈若鱼
2022-05-19 14:34


宋姗很意外,自己竟会在同一天,接连两次偶遇易正远。

第一次是在单位楼下的咖啡厅,付款时,才发现手机没电了,又没带现金,正尴尬着,身后的一个大叔替她刷了员工卡。

宋姗红着脸说:“谢谢”。

对方摆摆手,微笑一下,就走了。

第二次见面,是在办公室,人事部的小姐姐把宋姗带进易正远的面前,她才发现,自己的新主编,竟然是楼下付款的大叔。

自我介绍后,宋姗说:“易主编,明天我请您喝咖啡!”

易正远笑着说:“客气了,小事一桩!”

说完,俩人都笑了。

不知怎地,宋姗对眼前这位大叔有着莫名的好感,像是认识了很久。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吧。

那时候,宋姗不知道,并不是所有的遇见都叫缘分,也有可能是孽缘,当然,这是后话。

宋姗能进这家龙头企业做内刊编辑,父母托了不少关系,但她并不领情。

也是,像她这样家庭优越的95后女孩,面对这份按部就班的工作,实在没什么吸引力。

可正因为上司是易正远,宋姗一改慵懒作风,每天七点不到就出门,永远是部门第一个打卡的人。

父母看到女儿如此上进,很觉欣慰,却不知道,是那个男人给的动力。3

易正远上任后,根据每位员工的性格特点,重新安排了采编任务。

宋姗聪明、漂亮、人又活泼,是做外联记者的最佳人选。

那段时间,易正远经常带着她去采访业内大佬,手把手教她怎么写人物专访。

宋姗是学新闻的,加上易正远的悉心指导,很快就驾轻就熟。

顺利转正后,宋姗要请易正远吃饭。

易正远说:“吃饭就算了,喝杯咖啡还是可以的。”

这个只有他们俩才懂的玩笑,让宋姗忍不住心跳加速。

宋姗和人事部的小姐姐比较谈得来,加上年龄相仿,没多久,就成了好朋友。

许是小姐姐看出了宋姗的心思,很八卦地提醒她:“易主编在集团不得势,是被下放到这里的,另外,他离过婚哦,你要小心了。”

听到这个消息后,宋姗心里翻腾了一下,忽然一阵失落。

其实,她早应该面对现实,毕竟易正远比她大10岁,还是离异人士,仅这两条,就不符合父母对她择偶观的要求。

可感情这种事,是没有那么多条件可讲的。

那天,宋姗没开车,在楼下等的士时,远远看到易正远开车过来。

易正远按下车窗说:“这个点很难打车的,你去哪儿?我送你。”

宋姗报了小区名字,易正远很惊讶的样子,问:“你去那里做什么?”

宋姗说:“回家呀!”

易正远笑了:“这么巧,那你以后可以不用开车了,蹭我的车就可以,我也住在那个小区,8栋,你呢?”

宋姗住在10栋,那是父母给她买的一套小房子,她搬进去才一周。5

回去的路上,俩人相谈甚欢,除去上司和下属的身份,宋姗不得不承认,易正远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

他知道怎么和女孩子聊天,既让对方崇拜他,又不会觉得油腻。

下车的时候,宋姗试探地问了句:“易主编,您回来这么晚,家人不会有意见吗?”

易正远微笑着说:“不会的,我孤家寡人一个,没人管没人问。”

正是这句话,让宋姗误以为他真的离异单身。

后来,宋姗回忆起他们关系突变的分水岭,觉得易正远是故意的。

他不说我结婚了,也不说我离婚了,而是淡淡一句“我孤家寡人一个,没人管没人问”,让人浮想联翩。


有了邻居这层关系,易正远经常上下班约宋姗一起同行。

宋姗开始还觉得不好意思,反倒是易正远大大方方,不躲不闪。

那天下班路上,宋姗随口说了句,今晚回家煮辣辣面吃,易正远就发出了邀请:“去我家吃饭吧,尝尝我的手艺!”

宋姗本就对他充满崇拜,加上好奇心,就没有回绝。

晚上,易正远煎了牛排,煮了意面,还开了一瓶红酒,总之,环境和氛围都是极好的。

成年人的交往,没有那么多的循序渐进,几个回合下来,宋姗缴械投降了,什么年龄和身份都被抛到了脑后,心里只剩下爱情。7

和易正远在一起后,宋姗一直瞒着父母。

有一次周末,宋姗和妈妈一起看电视,电视里的女二号找了一个离过婚的男朋友,她便开玩笑道:“我将来要找一个离过婚的男人,你会不会反对?”

妈妈瞪了她一眼说:“坚决反对,你看这女孩长得漂漂亮亮的,找什么样的男人不行,非得找个离婚的,还差点被当成第三者。”

见此情景,宋姗吸了一口气,就不再往下说了。

宋姗觉得易正远不是妈妈口中的那种男人,自己更不是第三者。

易正远的房子里,完全没有女人的气息,而且不管是什么时间,他的手机都是到处一扔,也不设密码,她更从来没听他接过家人的电话,也从未听他提及过前妻,只有一条金毛陪着他。

同时,易正远也很成熟,不像她交往过的那些年轻男孩,恨不得24小时粘着她。

他从来不会限制她和别人来往,也不会像过来人一样告诫她,该怎么做,不该怎么做,更不会像前任一样,不准她穿暴露的衣服,涂艳丽的口红。

作为男友,他只会在工作上帮助他,罩着她,他们约会,或是节日的时候,他会不动声色地给她准备一些礼物,贴心又受用。

这一点一滴都让宋姗觉得,自己遇见了对的人。

唯一让宋姗觉得不舒服的是,易正远的狗不怎么喜欢她。

每次去他家,那条叫“可乐”的金毛,都会冲她汪汪直叫。


在一起三个月的时候,易正远和朋友合开了一家餐厅,他让宋姗兼职负责宣传推广。

宋姗还象征性地投了五万块钱,算是技术入股。

那时候,宋姗没有多想,以为自己是在变相支持他。

却不知道,这是易正远打的小算盘,他想把她和自己捆绑在一起。

有一次,餐厅的股东聚会,一向酒量不行的易正远喝多了。

合伙人把他扶上车的时,意味深长地说:“小宋,老易太不容易了,你要好好照顾他,多多体谅他!”0

那晚在车里,易正远有些失态,他竟然像孩子一样,哭了。

他痴痴地说:“姗姗,我真的很喜欢你!”

接着,他又喃喃道:“可是我不能娶你!”

宋姗心里一惊,问:“为什么?”

易正远闭着眼,面部表情很是痛苦,他说:“对不起,我还没离婚,这样会害了你!”

“还没离婚”四个字,像是一个重磅炸弹,轰地在宋姗脑子里炸开。

宋姗一个急刹车,将车子停在路边。

易正远定定地看着她,眼神里充满了迷离。

他说:“我不该瞒着你,我知道这样不对,可是,我还是自私了!”

宋姗猛按一下喇叭,气愤地说:“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那天晚上,易正远说了很多他和妻子的事。

原来,他的妻子在国外,他们分居快一年了,在这之前,俩人关系一直不好,如果不是因为孩子的抚养权,早就离了。

易正远说:“在外人眼里,我们早已是离婚状态,我一年前就从家里搬了出来,身边的朋友同事都知道,真不是故意要装作单身;而且,在遇见你之前,我没有想过要去改变什么,反正妻子在国外,就这样得过且过吧;遇到你之后,我才发现,其实我也渴望一个温暖的家;我喜欢你,控制不住的喜欢你,就是想和你在一起。”

最后,易正远说:“姗姗,等我好吗?我会尽快办好离婚手续。”

此刻,宋姗的心里翻江倒海,大脑一片空白。

不否认,她被易正远的这番真情告白感动了,但是理智也告诉她,这个男人她不能接受。

虽然她表面上大大咧咧,敢爱敢恨,可是骨子里,她绝对不允许自己当第三者。

沉默了一会,宋姗说:“分手吧,不管什么原因,我都不想插足别人的婚姻,你就不要害我了!”3

经过一晚的深思熟虑,宋姗递交了辞职报告。

易正远不同意,他说:“要辞也是我辞,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不用你来背锅,更何况,我早就有这个念头了,以后打算好好经营餐厅。”

三天后,易正远真的从集团离职了。

易正远收拾了自己的东西,来到宋姗面前,说:“丫头,以后擦亮眼睛,别再遇到我这样的男人了。”

就是这样一句话,活活逼出了宋姗的眼泪。

但她仍倔强地点点头说:“好!”

易正远辞职后,隔三差五打着给餐厅帮忙的名义与宋姗联系。

他说:“姗姗,餐厅的事情你还要多帮忙,毕竟你也投了钱。”

宋姗不想跟他再有任何感情上的瓜葛,便说:“公事私事我会分的很清,以后我们还是不要联系了。

即便如此,宋姗还是会经常接到易正远的电话,有时候只是响一下就挂断,有时候,电话接通后,传来的只是重重的呼吸声。

有一天半夜,宋姗又接到他的电话,这次,他喃喃自语:“姗姗,我喝多了,还是忍不住想你!”

宋姗默默地把电话挂了,然后关了机。


有一次,餐厅举办活动,要求所有股东参加,宋姗接到邀请时,正好也打算从餐厅退股,所以就去了。

活动那天,易正远的哥们对宋姗说:“老易为了你可是连工作都辞了,你不该这么绝情。”

另一个哥们也跟着起哄,说:“从来没见老易如此深情过,他也很难的,你得给他一次改正的机会。”

说这些话的时候,易正远就在不远处望着她。

宋姗说:“不好意思,我有男朋友了,不劳你们费心。”

说着,她给表哥发了一条信息,让他假冒自己的男朋友,来餐厅接她回家。6

回去的路上,宋姗哭了。

真的爱吗?

肯定是爱过,但也恨,恨他对自己的隐瞒。

他明明有那么多机会告诉她真相,比如第一次她问他是不是和家人住一起时?又比如,那个金毛冲她低吠时,他明知道原因的,因为那条狗是他妻子和孩子养的,所以,狗不听他的话。

易正远又是真爱她吗?

应该也是爱过,只不过大叔的爱,远不是他表现出来的那么纯情、那么果敢。

易正远以为宋姗是眼里只有爱情的姑娘,可到底还是低估了她。

对于这段感情,宋姗比他看得更清楚,她可以接受他的离异,但绝不允许自己做第三者。

在他们交往那么长时间后,易正远才告诉她真相,他以为她会原谅他,会接受他。

却没想到,宋姗会彻底斩断情丝。


这以后,宋姗退了餐厅的股份,和易正远彻底划清了界限。

她拉黑了他所有的联系方式,也搬回了父母家。

春节的时候,她和妈妈去新家打扫房子,远远地,看到8栋的单元门前,背对着她的男人正是易正远,只不过,他的身边,还有一个女人和一个孩子,那只金毛也在欢快地摇着尾巴。

那一刻,宋姗明白了,自己当初的选择没有错!

是啊,大叔的世界,远比她想象中的更为复杂。

特别是易正远这样阅人无数、千帆过尽的大叔,早已过了为爱痴狂的年纪,或许,宋姗只是他沉闷生活中的一味调剂品、一种消遣罢了。

还好,宋姗刹车了,不然的话,越陷越深,真的就成了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