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小说

忒修斯的船

作者:李嘉若
2022-05-20 22:35


夏至中旬,离初秋还有一些距离的时候,林平在新泽路出现了。
他似乎没感觉到天气的炎热,依然穿着一条绒裤,脚上是一双厚实的靴子。
也许是因为昨天下了雨,林平忘记把身上的黑色长袖换洗了。
这是一个并不清凉的夜晚,路灯下漂浮着一群蚊虫,无声地盘旋着;在不远处,群山的颜色像是塞满烟头的青绿色啤酒瓶,与这个小镇中年一起死气沉沉。
林平觉得自己跟犯罪似的,他并着脚,努力缩进阴影之中,让路灯的影子和自己汇成一条线。他知道自己在等一个人,也许她不会再出现,又也许她已经察觉到了有一名陌生男子一直在跟踪她——不妨说是尾行好了,就如游戏中的尾行痴汉,鬼鬼祟祟地跟在妙龄少女的身后,想尽一切办法将自己的身体贴过去,感受着对方的头发丝和不敢声张的甜蜜热气。
若是让人产生这样的误解,那林平就不知道去哪里诉苦了,他可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
就此打住。林平对自己说,同时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若是一直想着这些有的没的,那今天的目标又完不成了。
这一个月以来,林平仿佛中了邪似的,开始认真地收集起女性用品来。
一开始只是装饰物,如发卡、发圈。
到后来他又开始收集起自己学生的文具。
他经常假意忘记事情,然后询问班上学习成绩最好、最讨老师欢喜的女学生,能不能借他一支笔。
对方通常都会毫无戒心地把笔放到他的手心。
最后,这支笔就再也不会出现在教室里。
一次又一次的成功让林平变本加厉起来,笔与其余宝贝都被锁到了保险柜中,只有在最夜深人静的时候会被拿出来仔细观赏。
不仅如此,他曾经在网上以匿名的方式发帖,专门购买女性穿过的丝袜与内衣——交易当然要在线上进行。
他自以为万无一失,直到他上当受骗。
“这些内衣,袜子,只用随手揉一下装作是穿过了的模样,这些人便会趋之若鹜地购买下来。”
“可是,这样不就是骗人了么?”
“骗变态的钱算是骗吗?你太善良了,邱美。不过,你也不会去做这样的生意。”
“因为我不像你这样花钱大手大脚的,阿青。”
“好哇,说这样忘恩负义的话,今天中午请你吃的零食全都吐出来吧。”那个叫阿青的女孩子开玩笑道。
“你力气还不一定有我大呢。”
“是哦,我想起来了,邱美你可是能手劈木桩的女汉子,谁能想到一个身形娇小的姑娘能挥动这么重的斧头呢。”
两个女孩子打闹着跑远了,林平在门后面久久不能平息自己的怒气。
等到他手中的烟头快要烧到自己的手指根,才忍不住大叫出来。
林平不愿意在网上购买了,但苦于没退货程序,也只能把牙齿打碎往肚子里咽。
上课的时候,他忍不住恶狠狠地往阿青的方向瞪了好几眼。
对方正低着头做练习题,头发上挂着与她名字相同颜色的青蛙发卡。
这个女孩,生得那么好看,内心却如此歹毒。林平心想。
阿青确实生得好看,她喜欢锻炼,小腿练得笔直修长。还喜欢穿过膝的长袜,将大腿肉勒得紧张起来。
她的脸蛋略带古典美人的风采,额头略宽,但用细刘海遮盖住了这一些不足。
在这下面,是一双炯炯有神的清澈眼睛。
从脖子到肩头的线条也是仄平的,胳膊相较于腿部显得圆润了,娇嫩欲滴。
若是她坐直了听课,便会有几根没剪干净的头发丝坠在她略微隆起的胸脯。
可直到阿青交卷子之前,她都没有抬头看林平一眼。
结束铃声响起,阿青停笔,仔细检查了下试卷开头的学号姓名,紧接着便把卷子递往前面了。
“老师,我们组收齐了。”秋美说。
“啊,你放这里就好了,谢谢你了,邱美。”
林平慌慌张张地扫了两眼卷子,邱美的字工工整整地摆在试卷上头。
她贴心地等待所有同学把试卷交齐,仔细地核对了卷子的数目,码到了老师左手边。
林平嫌她阻碍自己挡住看阿青的视线,却又说不出口。
等同学们陆陆续续离开教室,阿青的座位上已经没有一丝有人待过的痕迹。
“老师,卷子收齐了。”
“不知道怎么感谢你,邱美,请随便关一下灯。”
林平摸了摸对方的头,这是他们师生间表达良好关系的方式。
邱美仿佛受到了鼓励,说完“不客气”之后,蹦跳着离开了教室。
开关被按下后发出了“咔哒”声。
林平看着窗外的夕阳投到了教室里,慢悠悠地爬到自己脚下,被窗帘遮挡后停止不动了。
他被留在了黑暗之中。


回忆在这一刻戛然而止,林平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在路灯下站了有一段时间,一个妙龄女郎的背影正逐渐消失在小巷深处。
她来的时候踩着高跟鞋,声音如教室开关那般——
“咔哒,咔哒。”
林平将衣服紧了紧,天气相较于之前变得凉了。
他知道距离已经足够远到对方肯定不会发觉,正要迈步跟上去,一个女声在他身后响起。
“老师?”
是邱美。她欣喜地问道:“老师也住在这附近吗?”
不,那倒不是——他本想这么说的,但是转念一想,之后的解释又要费一番口舌。只好说:“我是住在这附近。”
“我一直以为老师们是住员工宿舍。”
“偶尔也会出来散散步。”
“原来如此……老师身上?”邱美凑近嗅了嗅他的衣服,“是喝了啤酒?”
糟糕。林平心想,昨天晚上喝酒喝得酩酊大醉,一边看照片一边睡着了,身上的衣服也因此没有换洗。
好在今天只需要监考,不用凑到学生跟前。但也许是因为紧张出了不少汗,身上的醉酒气味又散发了出来。
“哈哈,毕竟放学了,老师在晚上散步的时候,会喝些啤酒思考问题。”林平抬头,假装在欣赏月亮。“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林平只感觉邱美在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而视线尽头的妙龄女郎则彻底消失了。
“好厉害啊,老师。”
厉害吗?一点也不。林平有些哭笑不得,这个小女生为了讨好自己也可谓是煞费苦心。
可惜,邱美并不是自己的菜。
他要追猎的,是那一位妙龄女郎。
丝袜勒住对方的大腿,皮肤光滑得可以让水从头发丝一直滑到脚踝处。
他恨不得现在就能摆脱邱美,然后追赶上去。
“今天的语文卷子有出这一题哦。”林平尽量和气地说,“邱美有没有答对啊?”
“老师前天上课有提醒我。”
“嘘。”林平四下看了看,“你不要说那么大声。”
“这么黑的天,有谁知道呢?”邱美装模作样地说。
她把右手掌抬起来,让手腕弯成九十度抵在额头上,望了望。“老师,你不会认为刚刚从我们前面走过去的那个女郎,会听到我们说的话吧?你放心,我们的事没有人知道。”
我们的事没有人知道!林平绝望地想,他总算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
邱美喜欢林平,但林平却不像她那样喜欢她。
他确实是想将邱美当作自己女儿看待,但这不免也相差太多。
邱美身形可爱,脸上与小腿肚子上的肉一样温暖。
她有一双与樱桃相似的双眼,为了见林平,她还特意去画了眼线,脖子也涂了香水。
林平忘不了对方站在自己身旁的样子,月光愿意在她身上汇聚。
有时候,他觉得邱美与自己距离走得太近,容易引起人的流言蜚语。
这些话也或多或少透过其他老师传到了自己耳朵里。
“你们班的邱美语文成绩很好啊,这次考试又拿了将近满分。是不是有偷偷给她开小灶啊,林平老师。”其他班的语文老师拍了拍呆滞的宛如石像的林平肩膀,“只是开个玩笑。”
只是开个玩笑!
林平不愿再和邱美走得那么近了。
他买了新笔还给对方,而带有邱美气息的文具则依旧放在保险柜当中,与那些只不过是揉了一下的内衣内裤摆在一起。
邱美似乎没有意识到老师对自己的态度,依旧是如往常一样去找他,借着询问问题的理由进入他的办公室。
林平的办公桌在最里面,电脑屏幕后面就是白墙。
有次林平打完热水回来,便看到邱美正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聚精会神地看着。
“喂,你在做什么?”
林平慌了神,保温杯里的水差点溢出来。
邱美的鼠标在电脑屏幕上乱点一通,也如老师一样慌慌张张地站起来。
“我是来交个人信息收集表的,我见老师没回来,擅自看了老师的电脑。”
邱美吐了吐舌头。
“你看到什么了?”林平奔到电脑桌前,电脑屏幕是一片青绿色的草坪,蓝色的天空,那是Win 7的自带屏保。
“就扫了一眼,看到了关于一艘船的故事。”邱美顾左右而言他,“是下节课要讲的新课文吗?”
“是忒修斯的船。”林平将眼镜摘下来,擦了擦又重新戴上,”邱美,你听说过忒修斯之船的故事吗?”
“没听过欸。”
“这是一个古老的思想实验,也是一个困扰许多人的哲学命题。”林平说,“故事是这样的——
忒修斯与雅典的年轻人们自克里特岛归来时,所搭的三十只桨船被雅典的人留下来作为纪念碑。
随着时间过去,木材也逐渐腐朽,而雅典的人便会更换新的木头来替代。
最后,该船的每根木头都被换过了。
因此,古希腊的哲学家们就开始发问:‘这艘船还是原本的那艘忒修斯之船吗?如果是,但它已经没有最初的任何一根木头了;如果不是,那它是从什么时候不是的?’”
“什么时候是,又什么时候不是的呢?”
“这个要你自己去想呀。老师心中的答案只是老师自己的,你想出来的知识才属于你自己。”
邱美漫不经心地点点头,这时候林平赶紧说:“下次进办公室要看老师电脑的时候,要提前与我说一声哦。”
“老师,不好意思。”邱美道歉道,“可这个问题好有趣,把我吸引住了,插图也很精美。”
听着她说的话,林平忍不住转过身去。
就往这个方向想吧,邱美,想得越远越好,因为这艘船根本不是我的目的。
林平的目的,是拼出一个属于自己的女孩。

是传说吗?
是志怪吗?
又或者是命中注定,林平无意间知道了这个网站,无意间知晓了这个秘密。
网站的运营者仔仔细细地教授他如何拼装一个人——这里最受欢迎的便是女人。
“你需要收集到带有该性别气息的物品,若是想拼一个女孩,那么你就收集女孩们身上的物品。记住,收集的必须是女性的贴身物品,最次的是发圈、文具、内衣等,最好的则是——女孩的身体部分。”
这点似乎难以做到,林平本来是认认真真地扫到最后一条,但看到这里时,顿时觉得无法完成。
要拿到女孩的身体部分——且不说难度极高,这完全是犯罪啊!
这时候,一个人的跟帖让他提起了精神。
“其实不必需要伤害任何人,女孩的身体部分也可以是头发,指甲一类。这都是从人身上产出来的。这样的东西如果收集足够多,那么依旧是可以用的。我就已经收集很久,快要成功了。”
这个帖子发表于去年九月份,在其后面不乏有些热心网友不断追问结果的,时间过去了快两个月,他摆出了自己与一个陌生女郎的合影(自然是打了马赛克)。
“靠着贴身衣物,以及将近五斤的头发丝,按照版主的攻略,我成功抱得美人归了。此号要被注销了,祝吧里各位老哥大吉大利。”
林平将鼠标放在他的头像上,黄色的小气泡冒出五个字——此号已注销。
他很羡慕。
林平结过婚,又离过婚。
他的女儿被判给了前妻,理由是根本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
他依旧能回忆起在法院门口,前妻拖着自己女儿坐上车子扬长而去,连让女儿喊自己最后一声爸爸的机会都不给。
心灰意冷的林平回到了小镇,选择当一名语文老师,他心中的怨恨,对于妻女的思念,都换成了一罐罐啤酒垂进了胃里。

“老师现在要去哪里?”邱美问,“要是有空的话,不妨来邱美家坐坐好了。我今天考试有些题写不出来,正好想向老师请教。”
林平心想,反正自己的目标已经跟丢了,那个长得像阿青的妙龄女子明天依旧会出现在这里。于是他强装笑脸:“好哦,邱美。可是老师身上臭臭的,家里人不会嫌弃么?”
“不会的。”邱美拨浪鼓似地摇起头,“我们家里还有老师喜欢喝的啤酒。”
林平苦笑一声,也罢,那就去一趟吧。
邱美带着林平去了家里。
他在玄关换上了拖鞋,这间屋子生出了霉味,似乎很久没人居住了。
邱美打开了灯。
“老师在里屋坐下吧,我去给老师拿啤酒。”
真是听话的好孩子。林平感慨道,自己女儿也与她一般大了。
林平在里屋随便找了个板凳坐下,将脚伸到桌肚内;邱美拿来了啤酒,摆在木桌上。
“请。”她毕恭毕敬地说。
“邱美要喝吗?”
对方憨厚地笑了笑,“老师,我未成年,不能饮酒吧。”
“只是喝点,又没事。”林平一边喝酒一边说话,不一会就口齿不清起来,过了十几分钟,酒劲上来了。“现在的未成年可没有她们的年龄那般老实。比如说阿青,是吧?”
“是什么?”
“她还在网上卖原味丝袜嘞!“
林平将啤酒瓶砸到桌子上,破罐子破摔地喊道:“不要装傻了!我都听到了。”
“从哪儿听到的?”
邱美的回答忽远忽近。林平索性一口气把话说完:
“当时在小树林,我在那吸烟,正好听到你俩说的话。我感到羞耻丢人啊,两个小女孩,如花一般的年纪,不好好上学,天天想着一些歪门邪道的事情。我有一个女儿,是的。我有一个女儿。”
林平摸着口袋里的钱包,最后颤抖着把照片翻了出来,“长得漂亮极了,生着一副古典美人的脸儿,她可不敢说些不干不净的事。我有时候看到阿青,就想到我的女儿,但她们俩的性格就像硬币的正反两面。我想重新拥有女儿,但她再也回不来了……”
林平一边哭泣一边亲吻着那张相片,他偶尔看向书柜,发现那里摆着一本名为《忒修斯之船》的书,想到了些什么:“忒修斯之船……据说一个人的身体每七年便会全身新陈代谢一次,留存下来的是崭新的人,褪下来的不过是碎片罢了。我收集的不过是女孩子换下来的部分,也不会伤人。”
“老师不会伤人,我知道。”邱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变得近了。
“我还是想说,如我女儿一般的年龄,你家里人就没有好好管教你们么。阿青也就算了,但邱美你——”林平痛心地说,“你的父母……”
他猛地回过神来,看着眼前劈下来的斧刃,酒醒了一半。邱美没有父母,她的个人信息表里家长那一栏写着的是:亡故。

“不要一口一个阿青了。”
站在血泊中的少女哭丧着脸,
“只有我那么爱你,像爱戴父亲一样爱戴你!现在老师再也不能离开我了,因为我也知晓忒修斯之船的秘密!”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