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风起
故事 第四十一章:丈夫和我亲热,当着我旧情人的面,真是坏透了。 蕙风起

丈夫和我亲热,当着我旧情人的面,真是坏透了

作者:左左的异想国
2022-05-23 08:41

前情回顾:

芳嫔这时候才骤然醒悟一般,哭叫着喊道:“皇后娘娘,皇后娘娘,您一定要救臣妾……”
 
皇后嫌恶地皱眉,摆手道:“自作孽,不可活,竟敢残害皇嗣,本宫纵然心软,又如何能救你!”
 
皇上突然转身,目光如同打磨锋利的冰针一般,直射向皇后。
 
嘴里,冷冷道:“皇后,你可知罪?”


第四十一章

皇后震了一下,立刻跪下:“臣妾身为六宫之首,未能体察芳嫔的恶毒用心,致使二皇子身陷危险,差点儿丧命,实在失职。望皇上降罪,臣妾,甘愿受罚!”
 
皇上冷冷地笑了一声,淡淡道:“你倒是会避重就轻,你的罪孽,远不止失职这么简单!”
 
皇后微微一愣,敛眉低首道:“臣妾不懂皇上的意思!”
 
皇上紧紧地盯着皇后,语气陡然严厉起来:“你不懂?那朕问你,自打芳嫔出了离宫,你就和她特别亲厚,那你知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突然对灿儿起了杀心?
 
芳嫔素日里看似张扬,实则是个心思简单的女人,怎么会想得那么长远?连将来万一灿儿继承皇位,江雪蓉会被追封为太后这样的事儿,都考虑到了。
 
这些话,是不是你在她耳边说的?就像当初在江雪蓉耳边说三皇子伶俐,朕准备立他为太子一样?”

皇后震了一下,立刻跪下:“臣妾身为六宫之首,未能体察芳嫔的恶毒用心,致使二皇子身陷危险,差点儿丧命,实在失职。望皇上降罪,臣妾,甘愿受罚!”
 
皇上冷冷地笑了一声,淡淡道:“你倒是会避重就轻,你的罪孽,远不止失职这么简单!”
 
皇后微微一愣,敛眉低首道:“臣妾不懂皇上的意思!”
 
皇上紧紧地盯着皇后,语气陡然严厉起来:“你不懂?那朕问你,自打芳嫔出了离宫,你就和她特别亲厚,那你知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突然对灿儿起了杀心?
 
芳嫔素日里看似张扬,实则是个心思简单的女人,怎么会想得那么长远?连将来万一灿儿继承皇位,江雪蓉会被追封为太后这样的事儿,都考虑到了。
 
这些话,是不是你在她耳边说的?就像当初在江雪蓉耳边说三皇子伶俐,朕准备立他为太子一样?”

皇后忽然凄楚地笑了一下,语气苍凉:“臣妾没想到,皇上竟然会听信这些无稽之谈。臣妾记得婉妃曾经说过,说她没有那样的本事,仅凭几句话,就能让江雪蓉去杀人。
 
而皇上,却是坚信臣妾有这样的本事。在耳边吹吹风,就能让江雪蓉和芳嫔,接二连三地去残害皇嗣。
 
退一步来说,即便臣妾无心之失,曾经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论迹不论心,臣妾又何过之有?臣妾既没有害人,更没有威逼她们去害人,那些毒药,也不是臣妾递到她们手里的,是她们自己起了恶念,与臣妾何干?”
 
她抬起头,看着不知何时走到我身边的皇上,幽幽地叹息道:“但见新人笑,那闻旧人哭……皇上的指责,无非是讨厌臣妾,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罢了!”

皇上的唇角,含了一缕冰冷又笃定的笑意:“好一句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引用婉妃的话,是想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吗?
 
皇后是不是忘了?婉妃之所以说那句话,是因为你当时一口咬定,江雪蓉临终前暗杀你,是被婉妃指使。但是后来,诚贵人身边的宫女杏雨,已经证明,你是在诬陷她。
 
你让婉妃喝避子汤药,一次次栽赃陷害她,这难道都不是罪?
 
朕再问你,今天非年非节,又不是什么特殊日子,你为什么会一整天守在梓安殿诵经?”
 
皇后的脸,一下子僵住了。
 
皇上的视线,毫不留情地逼住皇后试图躲闪的目光:“如果朕没猜错的话,你知道芳嫔要对灿儿下手,所以想撇清自己,对不对?”
 
皇后怔怔地看着皇上,嘴唇微微颤抖着,沉默不言。
 
就在这时,路德兴推门进来,小声说:“启禀皇上,凤鸾宫的宫女在门外求见,说大皇子……大皇子的腿疼得厉害,哭闹不止……”
 
言若膝行两步,跪在皇上面前,一边叩首,一边啜泣道:“皇上,皇后娘娘每晚睡前,都要亲自给大皇子按摩双腿,如此方能缓解他的疼痛,让他安然入眠……”

皇上移开目光,看向窗外的沉沉黑夜,语气沉重地说:“皇后,你应该知道,朕要想验证自己的猜测,并不难……可是朕还是念在焕儿的份上,不想赶尽杀绝……
 
你回去吧,你不是喜欢诵经吗?自明日起,朕要你每日在梓安殿诵经三个时辰,你就好好跪在神明面前,反思自省,身为皇后,是否无愧于心?”
 
皇后面色惨白,颤巍巍地站起身。言若搀扶着她,蹒跚地向门口走去。
 
皇上目视着皇后的背影,低沉又狠绝地说:“焕儿虽是嫡子,但资质平庸,又身有残疾,难挑重任……你趁早死了这条心,不要再徒劳地为他打算!”
 
皇后如遭雷击般,猛地呆立在原地。片刻后,才又重新挺直脊背,缓缓迈出门槛。

屋里,再一次静寂无声。
 
一直在暖榻上坐着,许久没有说话的太后,突然长叹一声:“看来,哀家真的是老了,老眼昏花,竟看不清人心了!”
 
她走到我面前,拉起我的手,轻轻拍了几下,语气和蔼地说:“婉妃,哀家误会你了……不过,灿儿,就还让他养在慈明宫吧,你要是想他,随时可以过来看看……并不是哀家信不过你,你这么年轻,皇帝又宠你,很快会有孩子的!”
 
我的脸微微一红,还没开口,便听到皇上笑着说:“借母后吉言,儿臣也盼着呢!”
 
太后也忍不住笑了:“你身边有婉妃这么个可心人,哀家也替你高兴,不过……”
 
她收敛了笑容,正色道:“皇后那边,你今晚已经警告惩罚她了。她毕竟是皇后,没有确凿的证据,就不要做得太绝,免得失了人心!”
 
皇上脸色凝重地点点头,沉声道:“母后放心,儿臣自有分寸!”

太后和几个宫女一起,带着早已昏昏欲睡的灿儿,起驾回慈明宫了。
 
我和皇上站在门口,目送太后一行离开后,皇上揽过我的腰,轻轻把我搂进怀里,温柔地说:“朕要谢谢你对灿儿的一片心……”
 
我刚想说话,他突然在我的脸颊上亲了一下:“今晚跟朕回崇明殿……”说着,亲昵地凑在我耳边,压低嗓音:“朕要好好给你压压惊!”
 
我羞得满脸通红,下意识向屋里看了一眼。
 
这一眼,让我忍不住惊恐地喊道:“皇上!”
 
因为我猛然看到,曹汝彬竟还没走。
 
此刻,他正迟缓呆滞地,从墙角那儿,慢慢直起身。
 
他的目光,那么深情那么痛楚,直直地看着我和皇上相拥在一起的身影,那张俊朗的脸,惨白如雪。
 
瞬间,我只觉得肝胆俱裂,心疼如绞。
 
让曹汝彬目睹我和皇上亲热的一幕,对我对他,都是太过残忍的事。


皇上回过头,好像是刚刚注意到曹汝彬的样子,轻描淡写道:“曹太医还在呢?你也退下吧,早点儿回去歇着!”
 
曹汝彬呆呆地应了一声,脚步凝滞地走过来。仿佛一万年那么久,才从我和皇上身边,缓缓经过。
 
这一刻,即便是在皇上面前,我也再无法掩饰自己的感情。
 
我怔怔地看着曹汝彬,看着他沉重又瘦削的背影,跨出门槛,慢慢消失在御花园如墨的黑夜里。
 
皇上似乎没有任何察觉似的,只是更紧地攥住我的手,轻声说:“咱们也走吧……路德兴,起驾回崇明殿!”
 
那一夜,躺在崇明殿阔大的御榻上,偎在皇上温暖的怀抱中,我只觉得心乱如麻。
 
按理说,我已经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也已然在后宫站稳了脚跟。
 
即便皇后还没彻底被扳倒,但皇上分明洞悉了她素日的伪装,不过是看在大皇子的面子上,对她网开一面。

让我心神不宁的,是曹汝彬。
 
我真的不忍心看到他孤苦伶仃的样子,想到他明明知道我还活着,却再不能和他在一起,就觉得愧疚而痛楚。
 
虽然这一切明明不是我的错,可我依然觉得,如果我过得顺遂幸福,就是对他的背叛。
 
那一夜,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而皇上,既没有询问我,也没有和我行亲热之事,他只是拥我入怀,叹了口气,小声道:“朕知道你累了,好好睡一觉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听到他小声呢喃道:“朕不会让你后悔的……”
 
猛然加速的心跳几乎窒息了我的呼吸,慢慢看过去,却发现皇上两眼微闭,轻轻起了鼾声。
 
我松了口气,他不过是在说梦话!

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竟一觉睡到了天亮。
 
醒来,皇上早已上朝走了。
 
冬岑和冬卉进来,服侍我洗漱更衣。
 
想到皇上很快要下朝回来,不知道怎么了,我竟有些害怕面对他。收拾停当后,便吩咐冬岑和冬卉道:“回霁月殿吧!”
 
鬼使神差般,我依然选择走了御花园那条路。
 
虽然心里奢望能再次遇到曹汝彬,然而,当我在垂柳依依的湖边,远远看到那个身长玉立却萧索落寞的身影时,还是忍不住一惊。
 
他看到我,便脚步匆匆地迎面走过来——分明是专门在这儿候着的。
 
曹汝彬走到我面前,一脸郑重地说:“微臣有急事,想单独和婉妃娘娘说几句话!”
 
我一愣,示意冬岑冬卉,到前面的亭子里等着我。
 
心里突然有些恐惧,怕曹汝彬昨晚受了刺激,做出什么冲动之举。
 
却见他依然彬彬有礼,和我保持着应有的距离,只是压低嗓子道:“想要找到皇后的罪证,倒也不难……怡春宫搜出的马钱子,应该是皇后给芳嫔的!”
 
我吃惊地看着他,他也目光灼灼地直视着我,小声却清晰地说:“蕙儿,宫里的日子太难了,你好好的……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帮你了!”

一声蕙儿,瞬间让我泪盈于睫。
 
可是,这是在御花园里,随时会有人经过,我只能强颜欢笑,朗声道:“多谢曹太医……曹太医这是要去哪儿呢?”
 
他也恢复了如常的恭敬神态,回答道:“微臣要去崇明殿!”
 
我吓了一跳,失声问道:“崇明殿?可是皇上怎么了?”
 
他微微一怔,温柔地对我笑笑:“皇上龙体康泰,婉妃不必担心,微臣不过有事要向他禀告!”
 
我松了口气,还没来得及问曹汝彬找皇上做什么,他便对我躬身施礼,一阵风似地走了。
 
初春微寒的风撩起他的衣衫,相比昨天夜里,今天的曹汝彬,似乎恢复了久违的坚定洒脱。
 
目送他的背影,突然意识到他说的“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帮你了”……什么意思?
 
转念一想,曹汝彬应该是在告诉我,自己一向淡泊公正,只醉心于救死扶伤,以后不会再参与后宫的勾心斗角。
 
其实不用他说,我也再不会让他身陷风波。
 
我已经对不起他了,又怎能让他帮我在宫里开疆拓土,巩固地位!

回到霁月殿后,我有些心神不宁,潜意识里,总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即将发生。
 
忍不住派冬岑出去,想让她打听一下,皇上有没有下令如何处置芳嫔。
 
约莫半个时辰后,冬岑回来了,只见她脸色凝重地进门,诧异地对我说:“娘娘,奴婢刚听说,曹太医……曹太医今天向太医院递了辞呈,还专门去求了皇上……
 
他说家中父母年迈,想要落叶归根,回襄阳老家。而他,身为独子,也想守在父母身边……据说皇上同意了!” 


点击阅读其他篇章:蕙风起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