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风起
故事 第四十四章:姐姐让我还她丈夫,我陷入万劫不复。 蕙风起

姐姐让我还她丈夫,我陷入万劫不复

作者:左左的异想国
2022-05-23 08:49

前情回顾:

我极力忍着内心的烦乱,艰难地笑着说:“臣妾闲来无事,去那边看看风景!”
 
说着,我抬起头,定定着看着皇上。
 
阳光下,他那挺拔的身躯,坚毅的面容和关切的眼神,都让我的心,有着碎裂般的疼痛。
 
这一刻,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我会如此伤心难过。
 
如今的我……已经不愿意离开这个男人……



第四十四章

这一刻,我心碎地望着皇上,想起了很多过往:
 
初初进宫时,悬着一颗心,对他充满了敬畏和恐惧;
 
故意烫伤手时,他应声冲出来,脸上的焦灼和关切,让我有些心疼;
 
桂花鸭事件中,我百口莫辩时,他看向我的眼神,温柔又不失坚定;
 
秋水阁走水,我命悬一线时,他破窗而入,把我紧紧拥在怀中。
 
雨夜的促膝长谈,床榻间的温存缠绵,寒冬时被他攥进掌心的双手,风起时把我裹紧的斗篷……
 
他说:“朕也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男人,和曹汝彬一样,也会疼惜怜爱自己的女人!”
 
他说:“别怕,朕一直在呢!”
 
他说:“朕陪你长大了一岁,希望能一直陪着你,直到白发苍苍!”
 
风晨月夕,耳鬓厮磨,往事历历在目,情话言犹在耳。
 
我这才明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无可救药地对皇上产生了爱慕之情,恋上了这个我交付了少女之身的男人。

悟到这个事实,再回忆起刚刚和姐姐的会面,我心痛如绞。
 
她说得对,在皇上眼里,我是婉妃,是唐月婉,是她的替身。
 
皇上流露出再多的深情和爱意,都只是对姐姐。
 
他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对唐月婉所说所做,而不是对唐月蕙。
 
我从他身上汲取的所有一切,宠爱、关切、体贴……也都是姐姐的。
 
现在,姐姐回来了,并且明确提出,她还要做回婉妃,让我把名分、恩宠、连同这个男人,都一并还回去。
 
早就知道命运之神翻手云覆手雨,却依然忍不住抱怨,为何独独对我如此残酷无情?
 
我有青梅竹马的恋人,却不得不冒充姐姐进宫为妃;而当我死了心,已然把自己当成婉妃,适应了宫中的生活,也对皇上产生依恋时,却要再一次痛失所有。
 
是的,所有!
 
为了姐姐,我早就失去了真实的自己,再也做不回唐月蕙,做不回唐家二小姐。
 
如果再失去婉妃的名分,失去皇上,我就成了孤魂野鬼般的存在。

我闭上眼睛,第一次主动用手臂环住皇上的腰,把头靠在他的胸前,低低地啜泣起来。
 
天知道,此时此刻,我有多贪恋这个怀抱的温暖,又多不愿失去。
 
见我如此,皇上的身子猛地一僵,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发,柔声问道:“怎么了?怎么哭了?”
 
我哽咽着说:“臣妾刚才……不小心迷路,吓坏了,还以为……回不来了呢!”
 
他捧着我的脸,深深地看我:“放心,以后你想去的地方,朕就送你去……如果你发现自己迷路了,就在原地等着,朕一定会去找你的!”
 
我抬起头,泪眼朦胧地和皇上对视。他的目光,有着让人心碎的柔情。
 
又一次痛到无法呼吸,就在这一瞬间,我暗暗下定决心,我不能失去他。
 
不管他把我当成谁,只要守在他身边,能切切实实体会到关切、呵护和爱,这就够了。
 
我不要把他还给姐姐!

想到姐姐,心寒又失望情绪,一下子充溢着我的身心。
 
不管是她当初的不告而别,还是今天的骤然出现,都让我觉得她自私到了无耻的地步。
 
虽然,她告诉我自己是因为怀了冯威的孩子,怕肚子显怀,无奈之下才逃离。
 
其实,我心知肚明,事实远不是这样。
 
身为宠妃,姐姐为什么会愚蠢到和一个戍边的将军有了私情?甚至还怀上冯威的孩子。
 
她难道不知道一旦败露,将是诛灭九族的死罪吗?
 
不,她什么都知道!
 
这种在外人看来荒唐至极的举动,对她来说,恐怕是蓄谋已久。
 
当时的姐姐,在宫里的处境,可谓四面楚歌。
 
瑾妃咄咄逼人,和她水火不容;芳嫔怀疑她害死了三皇子,时时处处与她为敌。
 
皇后更是手握她的把柄,随心所欲地摆弄胁迫她。
 
每次侍寝都逼她喝下避子药,同时,还威逼她去对付瑾妃,以此巩固地位。
 
姐姐又根本不知道内幕,一直认为三皇子就是被自己推下假山石摔死的。
 
身负谋害皇嗣的罪名,又根本无力应付一切,所以,她便萌生了让我替她进宫,自己逃之夭夭的打算。

而冯威,相貌和人品都不怎么样,姐姐之所以找他,不过是因为他戍边将军的身份。
 
她想让冯威把她带到西南边境去。
 
西南边境,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
 
远离京城,偏安一隅,是她的理想所在,能满足她摆脱眼前的一切、隐姓埋名苟且偷生的愿望。
 
但冯威肯定也没那么傻,尽管姐姐貌美动人,尽管他贪恋美色。
 
对他来说,背地里和姐姐暧昧调情可以,带她私奔却不行。
 
姐姐是皇上的嫔妃,他深知这么做的后果。
 
所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姐姐孤注一掷,想办法怀上了冯威的孩子。
 
因为孩子,冯威才最终答应,协助姐姐逃走,把她带到西南边境。
 
而现在,姐姐得知三皇子的事真相大白,瑾妃江雪蓉也死了,皇后对“婉妃”再也形不成威胁,所以她又想回来了。
 
孩子没有了,冯威待她,肯定不如往日。她对冯威,更是本就没什么感情,不过是利用罢了。
 
冯威现在已经被皇上怀疑,日子不好过,也怕和姐姐的事败露,罪加一等。
 
姐姐提出想要重新回宫,做回婉妃,他自然也不会多留。

姐姐说她是被逼无奈,是的,她确实是有难处,但她从始至终,都只顾她自己。
 
想当初,她明知自己“残害皇嗣”,却不声不响让我替她进宫,不就是想让我替她背负罪名吗?
 
一旦东窗事发,我和整个唐家,都会遭殃。唯独身在西南边境的她,能逃过一劫。
 
说到底,姐姐所有的行为,都只是为了自保。
 
为了她自己能活命,甚至不顾亲妹妹的安危。
 
而现在,她又口口声声说是为了我好,让我跟着曹汝彬去襄阳,让有情人终成眷属。
 
细想之下,不过是打着为我好的旗号,依然在为自己谋算罢了。
 
我早就不是清白之身,即便曹汝彬不嫌弃,接纳了我,我又怎么能厚着脸皮,把他作为我的救命稻草?

姐姐何曾想过,我这样无名无分地跟着曹汝彬,算什么?妻不是妻,妾不是妾,曹家人会怎么看我,我又如何立足?
 
唐月蕙名义上已经死了,如果我把眼下的一切都还给姐姐,又无颜再和曹汝彬破镜重圆,那么我就只能一生隐姓埋名,孤苦度日。
 
为了姐姐和整个唐家,我已经牺牲了那么多,凭什么还要落到这样的下场?
 
总不能任姐姐把艰难险阻推给我,自己去逍遥度日,等到我扫平障碍,她又回来安享我以命换取的一切。
 
不,我也要自私一回!
 
等到四月初三再相见时,我就明明白白地告诉姐姐:一切已成定局,姐姐就死了这条心,将错就错吧。
 
我要继续留在宫里做婉妃,至于姐姐,是重回西南,还是另找隐蔽的地方躲起来,随她的便。
 
总之,这是她酿成的恶果,就由她自己承担吧。

主意打定,我擦干眼泪,露出一个有些难为情地笑容,小声对皇上说:“没事了,臣妾以后再也不会迷路了!”
 
皇上握紧我的手,又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轻轻叹息一声,没再说话。
 
已经到了正午时分,我和皇上留在云若寺,用了斋饭,又小憩了会儿,便缓缓启程回京。
 
一路上,依然是明媚的大好春光,而我却不复来时的轻松愉悦。
 
即便我已经下定决心拒绝姐姐,可心里终究还是不安的。
 
姐姐现在就躲在京郊,咫尺之遥,一旦被人发现,不仅仅是她,还有我,以及整个唐家,都要前功尽弃,一损俱损。
 
还有,到时候我把自己的决定告诉姐姐,她会不会和我翻脸,来个鱼死网破。
 
姐姐从小就任性,过去她能为了活命不管不顾地逃走,焉知她今天不会为了富贵荣华,和我彻底反目。
 
我们是一母同胞的孪生姐妹,有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即便怨她怪她,不到万不得已,我还是不愿意和姐姐成为仇敌。

到了宫里,已经临近黄昏。
 
皇上没有回崇明殿,而是直接陪我去了霁月殿。
 
那天晚上,他便留在这里。
 
温暖的春夜,微风轻抚着薄纱的帷幔,吹来阵阵馥郁的花香。
 
我和皇上在暖阁的窗前相对而坐,像那个冷雨敲窗的秋夜一样,闲闲地话着家常。
 
谈及我幼时的事,得知我并不是一直待在京城长大,还曾在江南的外祖家住过,他颇有兴趣地追问:“是吗?什么时候去的江南?”
 
我歪着头沉思片刻,回答道:“去过两次,一次约莫六岁时,还有一次是十三岁那年,都是随母亲回去省亲!”
 
他愣了一下,紧紧地盯着我:“是吗?从京城到江南,路途遥远,途中可曾发生过有趣或者惊险的事?”
 
我蹙着眉头,想了又想,摇头道:“时间太久,都记不得了……好像,没有什么很特殊的!”

他似乎有些失望,自嘲地笑了笑。
 
沉默片刻,他突然目光灼灼地看着我:“春宵一刻值千金,朕真是糊涂了,居然和你聊这些无关痛痒的陈年旧事……”
 
话音刚落,他便站起身,在我的惊呼声中,一把把我横抱起来。
 
也许是姐姐的突然出现,让我有种凶吉未卜的惶惑,和害怕失去他的恐惧,我搂住他的脖子,紧紧贴着他的胸膛,把自己整个人都嵌进他的怀抱。
 
我的主动,让他几近疯狂。
 
他低下头,迫不及待地吻住我的唇,辗转吸吮。
 
他一边亲吻我,一边跌跌撞撞地往前走,一直走到寝殿,把我放在铺着锦衾的柔软床榻上,便扑了上来。
 
我热烈地回应他,两具欢实的身体,严丝合缝地镶嵌在一起,将未来的迷茫和当下的不安,都剔除干净。
 
那一夜,我们抵死缠绵,恍然不知今夕何夕。

接下来的一个月,皇上忙完政务,几乎天天都会来霁月殿。
 
我们厮守在一起,下棋、看书、谈天说地,或者什么都不说,就那么静静地坐着,情到浓时,任由他把我裹进怀里,下巴轻轻抵着我的头,两手交拢,自我的肩头垂下。
 
这是我进宫以来,和他最长的一段独处。
 
以前,总害怕被他发现破绽,每次在一起都揪着心。而现在,我已经知晓了自己的心意,所以便毫不掩饰感情,像是新婚燕尔一般,和他难舍难分。
 
在患得患失中,几乎是一眨眼,一个月过去了。
 
四月初三终于来了,这是我和姐姐约定的再次见面的时间。

头天晚上,我装作无意告诉皇上,说上次去云若寺,没能入了正殿进香祈福,实属遗憾,所以心心念念还想再去一趟,而且这次要以普通香客的身份,不搞特殊化,以示虔诚。
 
皇上看着我,认真地问:“用不用……朕陪你一起去?免得你再迷路!”
 
心跳瞬间加速,我努力挤出一脸调皮的笑意,拒绝道:“皇上能答应臣妾出宫,臣妾就感恩不尽了,怎敢劳您大驾……再说了,皇上一去就免不了兴师动众的……而明日,臣妾只想带着冬岑和冬卉,不惊扰任何人,悄无声息地去,再悄无声息地回!”
 
皇上淡淡道:“既然你这么坚持,朕就……给你自由,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朕会派两名侍卫,只让他们远远跟着,护你周全。既不打扰你,也不限制你,可好?”
 
如果再拒绝,皇上该起疑心了。只是两名侍卫,避过他们倒也容易。
 
于是,我便点点头,同意了。

四月初三那天一早,我一身家常装扮,浅绿色的薄衫,嫩黄色的褶裙。乌黑的长发,用一支碧玉簪子高高挽起来。
 
揽镜自照,不像宠冠六宫的婉妃,倒像个娇俏的小家碧玉。
 
马车在霁月殿门口停着,四周垂着帷幔,冬岑和冬卉先扶我坐好,然后也一前一后上来,坐定后,马车便逶迤而行。
 
两个侍卫,骑马在后面远远跟着,到了宫门口,许是皇上派人提前交代过,直接畅通无阻。
 
一路顺遂,约莫一个多时辰后,终于到了云若寺。
 
正是和暖的暮春,进香和游玩的人,络绎不绝。我带着冬岑和冬卉,先进殿里上了香,然后,我便声称有事出去一趟,让她们俩在殿中候着。
 
一出正殿的门,我就拿出提前准备好的面巾,遮住脸,随着人流,不动声色地走出云若寺,向西边的槐树林走去。
 
走到拐角处,人少了许多,我摘下面巾,四下环顾,发现皇上派来的那两名侍卫,早已看不到踪影。
 
我放下心来,加快步子往前走,走到那棵大槐树下,忽听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蕙儿,你来了?”
 
我吓了一跳,猛地转过身,却一下子愣住了。
 
身后,站着一个身长玉立的男子,竟是阔别月余的曹汝彬。


点击阅读其他篇章:蕙风起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