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生活故事 短篇故事

这是我见过最恐怖的一个中年富婆

作者:六儿
2022-05-24 13:59


发现自己的穷男友,其实是个豪门富二代,是一种什么体验?
 
锦儿站在亚新五星级酒店门口,一颗心百味杂陈——她的大学同学,追了她三年的男友欧辰,一直以来都说自己出身贫寒家境一般的欧辰,正大步流星地跑向一辆黑色奔驰S级轿车,嘴里欢快地喊着:“爸!妈!你们到啦!”
 
轿车门打开,一个贵妇人率先走了出来。
 
她不算高,体态丰腴但并不显胖,是一种锦衣玉食的富态的美,裁剪得体的高档旗袍,精心搭配的同款真丝披肩,好看的乌黑短卷发,略略化妆的保养得当的脸,处处贵气。
 
这哪里会是一个公司小会计?
 
欧辰曾说他妈在小公司打工,工资5000不到!
 
5000?别说她这一身打扮和手里挎的包了,就她那双鞋子也不止这个数!
 
锦儿刚毕业,目前在一家流行时尚频道做实习生,认识各大奢侈品是她的必备工作技能。
 
酒店门口的穿堂风遒劲得很,呼啦啦把锦儿脸上那硬挤出来的笑容吹裂得稀碎,她努力地维持着,又看着那西装革履的中年司机走出来,恭敬打开另一侧车门,欧辰爸便钻出来了。
 
和欧辰相似的五官,梳得一丝不苟的大背头,低调的白衬衣黑裤子,身处高职的派头和冷峻都清晰地写在脸上。
 
锦儿只觉得喉咙发干,她能清楚听到自己的心在胸膛咚咚敲鼓了。

这次见面,根本不是锦儿的意思。
 
她和欧辰是大学同学,不同班,认识四年了,欧辰从入校就狂追她,直到半年前她才答应开始交往的,在她看来,两个人的关系还远没到见父母的时候。
 
但欧辰迫不及待——今天这顿饭,欧辰是带她来见见杭州的朋友,说是两个挺好的朋友,结果呢,到了地方,站在这酒店门口的此刻,她才知道是见欧辰的父母!
 
还是这般富贵的父母!
 
欧辰撒娇地挽着父母的手,笑着朝锦儿走来——这阵势,排山倒海的压迫感瞬间拉满。
 
锦儿本能都想跑,想躲,她长这么大,哪里见过这种场面?
 
但,她深吸一口气,还是挺起胸膛,重新堆出一脸温柔的不卑不亢的笑——既来之则安之,从小妈妈就教育她,做人,起码的礼仪和礼貌一定要有,不笑话别人,但也不能让自己成为别人的笑话。
 
“您好,欧伯伯,我叫文似锦,很荣幸见到您!”对方走近,锦儿主动伸出手,落落大方地握住欧辰爸的。
 
“你好。”对方声音低沉,有力,简短,脸上看不出喜怒。
 
“伯母您好,我叫文似锦,取自如绣似锦,您可以叫我锦儿。”锦儿对欧辰妈伸出手。
 
欧辰妈站定,无表情地看着锦儿的脸,终于,她眨了下眼,缓缓伸出了三根手指,只三根,蜻蜓点水般,轻轻拈了一下锦儿的手,便如触到刺猬一样立刻松开,然后昂着头,仪态端庄目不斜视地进了酒店。

饭桌比见面更尴尬。
 
四个人吃饭,豪华套间,菜很快上来,是精致的杭帮菜肴——欧辰说过,他爸妈其实出生在北方,早年来的杭州,已经习惯了杭州的饮食。
 
只不过,这些话锦儿现在也不知道真假了!
 
“你知道我们欧辰的家境吗?”一落座,欧辰妈眼皮未抬,便开门见山。
 
不等锦儿回答,欧辰赶紧摇头,“不,不,锦儿不知道,她完全不知道!你看,她到现在都还是懵的!”
 
他看着锦儿,窃笑,从接到他爸妈,他的眼神里就满是“我在给你一个惊喜”的兴奋和愉悦。
 
惊喜个鬼啊,这是惊吓好不好?
 
“其实,我老爸是**集团的一把手!”欧辰激动地揭秘。
 
**集团,锦儿初来杭州也听过,作为一把手,想也想得到是个怎样的人物——不仅拥有巨额财富,人脉和手腕也是不敢想象的。
 
“你们看她都惊呆了,她是真不知道,我们学校的同学,朋友,谁都不知道!”欧辰笑,“老爸老妈,你们的教诲我能不听吗?从初中起我就保持低调的啊,不穿名牌,不显摆,不炫富,关于家里的事,我谁都没告诉,锦儿一直以为你们俩就是普通工人,两个人月薪加起来不到一万的那种呢,爸,妈,锦儿她人超好的,她从来不看重这些……”
 
“杭州菜吃得习惯吗?”欧辰妈冷冷打断儿子的絮叨,眼皮轻抬,筷子随意地拨弄着盘子中的龙井虾仁,“听说你是安徽人,安徽哪里的来着?哎,老了,那些个小城市的名字,我怎么都记不住,也是,时代变迁,太多小城市的人蜂拥一般挤到我们大都市来,地方小,人多,他们啊,不得不削尖脑袋在这儿立足……”

说完这句话后,欧辰妈再也没和锦儿聊半句。
 
即便欧辰不断用力地把话题往锦儿身上引,往他的个人问题上引,但,他妈每次都能轻松地、精准地绕开,只不过,绕的时候,都还别有深意地留个尾巴。
 
“这个鲈鱼算新鲜了喂,不过鲈鱼还得吃松江野生现钓的,还记得吧辰辰,你小时候,那嘴可刁了,吃东西专挑上好的,优质的,家里厨师冒充一次都能被你发现,硬是不吃,哎,长大了,反而胃口变了,什么样的都吃得下。”
 
“辰辰,你真不打算读研了?你呀,糊涂!男孩子不比女孩子,女孩子青春就那么几年,她们要趁早卖个好价钱,男孩子那么急干什么,男孩子要多读书多见世面,世面见得少了,眼皮子就浅薄了,看到一棵树,就以为是森林了呢。”
 
这些话明里暗里都夹着薄薄的刀,一片片越过圆桌,飞向对面的锦儿。
 
锦儿刚开始还有些气恼,见第一面呢,干嘛这样明晃晃损人。
 
但很快就释然了,她从小就是一个豁达的性子,不钻牛角尖,气什么呢,她跟他们之间的差距本来就大,简直隔着太平洋,换她站在家长的位置,也看不上自己这条件的,也会恼恨儿子所选非人。
 
不气,胃口就好了,锦儿干脆耳不听为净,拿起筷子,在欧辰着急惊讶不又不断暗示的目光中,把每个菜都尝了个遍——这样的高档席面,可不是常有机会吃到的。

很快就吃饱了。
 
锦儿停下筷子,正当她想着该礼貌地说点什么来为这次“愉快”的会餐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时,欧辰妈突然朝她一笑,站起来,不嫌弃地拉住了她的手,声音也温和了不少:“小文,你来一下,我有点体己话跟你说。”
 
体己话?
 
锦儿愣住,看向欧辰,那家伙激动得脸上的肌肉都要跳舞了,满脸都写着“快去啊,快啊,我妈这是有什么好东西要给你!”
 
不会是红包吧?或者首饰啥的?
 
锦儿紧张,着急,尴尬——第一次见男友父母,在她老家,照理是有这个礼节的,但她这次真的不是专程来面见家长的,再说了,欧家父母刚才明明看不上她啊,是被欧辰说服的?妥协了?那她收是不收?收,他们也还没到那一步,不收,对方会不会以为是她胃口太大,想要更多?
 
不管他们怎么想,这个见面礼她都绝对不能收!
 
锦儿胡思乱想着,人已经被欧辰妈拉到了包间里的休息室中。

人一进去,门就被关紧了。
 
没有红包,没有首饰,欧辰妈优雅地坐在了沙发上,气定神闲地看着锦儿。
 
“你,22岁,一本,上头有两位姐姐,大姐在杭州一家连锁店做主管,二姐和你是双胞胎,今年本科毕业,刚进一家知名互联网公司,你父母在老家小城,父亲早年是螺丝厂小组长,螺丝厂倒闭后他进了一家私营工厂做事,你母亲则经营一家服装店铺,他们省吃俭用,供你们三姐妹读完了书,你们文家最能拿得出手的亲戚,是在杭州做装修生意的大伯……我没说错吧?”
 
她竟把她家境情况调查得这么清楚。
 
来者不善了。
 
果然,欧辰妈轻抚旗袍,“你要清楚,你的条件,是根本配不上我儿子的,但是,我也了解我这个儿子,他认准的事情,就一根筋到底,所以,我也没打算拦阻,”
 
不拦阻?
 
锦儿皱眉,几个意思?
 
“意思是你们可以交往,”欧辰妈一摊手,“年轻人嘛,谈恋爱是正常需求,我又不是老古董,我很开明的,”
 
哦,意思是可以谈恋爱,免谈婚姻——锦儿瞬间明了——只谈恋爱不结婚,男孩不吃亏。
 
“当然了,我儿子的女朋友,我也是有甄选和要求的,除了样貌和学历,还有重要的一点,一定得是chu女,”欧辰妈望着锦儿,坦荡荡的。
 
“chu女”这个隐秘的词这么直挺挺被说出来,锦儿的脸瞬间羞臊地涨红——这是选妃吗?给儿子选女朋友,还一定要求是chu女?
 
“不干不净行为不端的女孩子,是没有资格跟我儿子谈恋爱的,”欧辰妈微笑,笑容冷冷的,“小文,你是吗?算了,现在的小姑娘没几个会诚实回答,所以,今天不用你回答,我现在就可以检验。”
 
检验?现在?这种事怎么检验?关键是,她怎么可以堂而皇之地说出这种要求来?

“现在就可以检验,”欧辰妈起身,推开屏风。

锦儿看着屏风后的东西,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