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 故事 短篇小说

笨侦探:一招狼人杀救侦探

作者:亮亮
2022-05-26 09:55

错综复杂的案情
超高难度的多线叙述
本格推理+社会派风格完美结合

笑出你八块腹肌的故事
缜密到让你头疼的情节
小偷、学生、警察、杀手、逃犯、风尘女……

游戏舞台已搭好
请选好你的角色
狼人杀机震撼开启

记住,机会只有一次
你的任务是活到结局!!!


引子
尸体,请留好死亡遗言

身为尸体,最害怕什么?
毫无疑问,答案肯定是:害怕自己死得不明不白。
虽然傅义聪现在还没有死,但是他知道自己很快就会变成一具尸体。因为他的胸口,被人捅了一刀。
在此之前,傅义聪刚弯腰拿出抽屉里的香烟,那是一盒“南京九五之尊”。
像这种成功人士标配的香烟,傅义聪从来没有奢望自己在二十八九岁的年纪就能抽上。所以,当傅义聪从抽屉里拿香烟时,格外兴奋的他根本没有注意到有人走进屋来。直到他起身时,才发现对方已经站在了自己面前。
傅义聪愣了一下,正要张嘴问话,那人的刀已扎进了他的胸口。紧接着,鲜血顺着伤口汩汩涌出。
傅义聪曾在医学院本硕连读六年,丰富的医学常识让他明白自己的生命已经为时不多了。所以,当他看到自己的鲜血从胸口流出时,就已经放弃了求救的念头。
即便如此,傅义聪还是用手捂住伤口,并尽可能平躺在地,这样多少可以减缓鲜血从体内流失的速度,让自己的生命多延长几秒钟。
既然明知必死,既然都已经放弃了求救,再多挣扎那几秒钟有何意义?
当然有意义!作为将死之人,不能死得不明不白,要给后人留下寻找杀人者的信息和线索。这样就算自己最后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警察也能顺着尸体留下的线索将凶手绳之以法。

揣着这种念头,傅义聪忍着伤口带来的剧痛,缓缓张嘴。
“你,你,你是谁?为什么要杀我?”
在傅义聪问这句话的时候,杀人者就站在他身前,用手帕轻轻擦拭着刀刃上的鲜血。那人用口罩遮脸,显然是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所以面对傅义聪的提问,只是眼含轻蔑,并不答话。
傅义聪意识到自己想要得到答案,就必须使用一些问话技巧。
“戴,戴着手套,够,够谨慎的呀。咳咳,刚,刚才这一刀,直、直插胸口,你,你,应该练,练习了很,很长时间吧?”
杀人者忽然停下擦拭的动作,冷冷地看着傅义聪。
“哼,这,这么看着我,说中你心事了,感到后怕了?”傅义聪忍着痛,在赴死的路上继续装大尾巴狼,“你是不是以为,杀人很简单?咳咳,如果不是职业杀手,普通人,是,是很容易,露出马,马脚的!”
傅义聪正说着,杀人者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和他的脸对照了起来。
“你,你,你是职业杀手?”傅义聪突然有一种被啪啪打脸的感觉,他做梦也没想到电视剧里雇凶杀人的桥段有一天也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傅义聪转念又一想,他一个穷屌丝,在公司里也只是个小研究员,何
德何能,竟让别人花钱雇凶啊?
想到这里,傅义聪内心的好奇让他忍不住质问道:“是,是谁,这
么破费,居,居然雇佣杀,杀手杀我?”也许是因为情绪太过激动导致
伤口扩大,更多的鲜血又从他的指缝间流出。
而此时此刻,杀人者似乎也有些动容,那人走上前来,直接蹲下,端详傅义聪的面容。
傅义聪感觉自己的神智已经开始模糊,他知道自己马上就要变成尸体了。他终于按耐不住,伸手去抓杀人者的手,用眼睛瞪视着对方,一字一句地逼问:“是谁,雇你杀我?”

杀人者也迎着傅义聪的目光回瞪,却忽然惊愕地甩开傅义聪的手,猛地站起身来。
“唉呀妈呀,杀错人了!”
“你说什么?”
杀人者焦躁地在傅义聪面前来回踱步。
“你看这事儿整的,居然杀错人了!”
听到这句话,死到临头的傅义聪心都碎了。他气急败坏地质问:“好,好歹我,我也是一,一条鲜活的生,生命。事到如今,你,你,一句杀错了,就行了?”
杀人者驻足,似有不舍,又问道:“这旮旯不是你办公室吗?”
傅义聪断断续续道:“这,这,是我们主任的办公室!”说到这儿,他突然明白了什么,忍不住脱口道:“你要杀的人是,是,我们主任,对不对?”
杀人者害怕自己言多必失,于是赶紧闭嘴,接着慌慌张张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开始拨号。
傅义聪当下猜想,杀人者肯定是要给雇主打电话报告杀错人的消息。
他很想竖起耳朵偷听电话内容,妄图从对话里找出有关雇主身份的蛛丝马迹。可不幸的是,不论怎么努力,他已只能听到嗡嗡的耳鸣声,眼前的视线也渐渐模糊起来。
傅义聪知道自己马上就要变成尸体了,也知道杀人者真正的目标是他们主任,在错杀了他之后,肯定还会对主任痛下杀手。
在成为尸体前,最后一丝做人的良知让他必须设法阻止杀手的行动。
可是,该怎么阻止呢?关于雇主的身份和动机,他都毫无头绪。
而对杀手的样貌特征,他也一无所知。
难道就没有一点儿线索,能给将来发现自己尸体的人留下吗?哪怕是蛛丝马迹也好啊!

傅义聪不甘心,他努力睁大眼睛,试图从眼前杀人者的身上找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终于,他注意到了杀人者手中的手机!
如今这个时代,已经没什么人还会用这种按键式的直板手机了,而眼下,杀手手里拿着的正是古董级的诺基亚手机。
这就是杀手最明显的信息特征啊!只要把这个线索暗示给警察,让警察明白杀死自己的人用的是诺基亚直板手机,那么杀手的身份就被暴露无遗了。
可是,如何能清楚地表达“诺基亚直板手机”这个信息呢?
一瞬间,回光返照的傅义聪联想到了诺基亚的经典开机画面。想到这里,他也立刻明白自己临死前应该摆什么姿势了。
终于,傅义聪在咽气的那一刻,用自己的左手拉住了自己的右手。
将来,发现自己尸体的人能看明白自己的握手姿势所代表的含义吗?是不是太隐晦了,很难让人联想到诺基亚的开机画面啊?还有,那个开机画面是左手在上还是右手在上来着?记得好像还是一只大手去牵一只小手?
唉,算了,这死亡遗言太难留了,都已经变成尸体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