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小说

为了拯救我的爱人,我穿越进自己写的小说

作者:蘑菇炒地蛋
2022-06-04 08:58

1.沈璃
我叫沈璃,大二学生。
我的人物设定是外表高冷,内心呆萌,最常去的地方是图书馆,是个看上去酷酷的女学霸呢。
我,是这部小说的女主角。
是的,我知道,自己身处一部小说之中。这里,是一个用文字建构起来的世界。
我很感谢作者,她并不想写什么苦情戏,在她的安排下,我很聪明,生活无波无澜,没怎么费力就上了名牌大学。
教室里,老师正在滔滔不绝地讲宿命论和唯意志论。我打了一个哈欠,觉得有些无聊。
找了一个借口,我提前半个小时离开了教学楼。
“你是怎么写出这么无聊的情节的。”我走在校园小路上,忍不住抱怨了一句。
我有一个朋友,一个,只有我能看得见的朋友。她说她是这本的烂书的作者。
三天前。
她从天而降,穿着一身奇怪的白大褂,直挺挺地从天上掉了下来,掉在了离我不到半米的地方。
我抱着刚从图书馆借到的书,没心情去搭理这个我本该好奇的奇怪东西。
“沈璃?你是沈璃同学吗?”白大褂突然叫住了我,毫不掩盖语气中的期待和激动。
我冷冷地转过身,瞄到了白帽子下挡住的脸,嗯?有点眼熟。
“姐姐历尽千辛万苦找到失散多年的妹妹,普通女大学生继承百万遗产”,我甩甩头,把脑子里冒出来的奇怪念头压下去,只轻声“嗯”了一声。
“哇噻!”白大褂更激动了,“我成功了,我终于进来了!”
白大褂旁若无人地又蹦又跳且大喊大叫,毫不顾忌我像看傻子一样的眼神。
嗯?其他人好像都没有注意到这边这个大傻帽。路边的小情侣忘我地打着啵儿,两个男生边走变抱怨食堂吃出的头发丝……
然后,我就惊讶地看见一个足球,“嗖——”,穿过了白大褂的身体,落在地上。
这这这这这这……我惊得说不出话,这完全超出了我的认知。
我拔腿就跑,完了完了完了,我碰到了鬼,还是个脑子有问题的鬼。
那白鬼看我跑了,着急忙慌地追过来,边追边喊我的名字。
她竟然还问我跑什么!喂,就凭刚刚那么大个皮球把你打了个对穿而现在你还生龙活虎地追着我不放,我跑不应该吗,让你很诧异吗,啊?
哎,等等,难道说,她不知道自己是鬼?我听说有些鬼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所以才继续在世间游荡,只要让她认清现实,她就会乖乖去到往生之路。
想到这里,我停住脚步,一脸真诚地盯着白鬼,一字一句,认认真真地说:“说出来你可能不信,emmm,怎么说呢,其实你已经死了。”
白鬼愣了一下,没有接话。
我慌了,她怎么没消失?她会不会杀了我?我的美好生活才刚刚开始,我长发还没齐腰,我还没试过一口吞下一个汉堡,不行,我这么美我不能死!
我记得聊斋里的鬼都是可以讲道理的,要不,我跪地求饶?虽然很羞耻很没面子,但比起命,面子算个屁。
于是我扑通一下子跪地上,捂着脸低着头,颤颤巍巍地说:“鬼姐姐,你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我们素不相识,你,你不能杀我,我也没看见你的样子,不会找光头和尚抓你,你要是有什么冤屈,去找,去找,嗯,就去找我们班主任,他最爱管闲事……”
我说了半天也没听见什么动静。嗯?她走啦?我慢慢抬起头,正对上鬼姐姐的眼神。
我尴尬咧嘴嘿嘿,讪讪地搭话:“好巧哦,我看傻子也用这样的眼神……”
鬼姐姐语气冷冰冰的,她让我和她去个地方,她说只有我能看见她,她还说在其他人眼里,我正对着空气磕头。
等等,她说啥??对着空气,磕头??
我抬头看看四周,一群好奇的大眼睛扑棱扑棱。什么叫社死?我作为一个高冷女学霸,第一次对这个词有了如此之深的体会。
我手脚并用地爬起来,胡乱地收拾了一下散落在地上的书,挡着脸从人圈儿的空挡冲了出去。
你问我为什么会有空挡?相信我,要是你在人群里跪着磕头,你前边也不会有人的。
跟着鬼姐姐来到一个鲜有人至的小角落,我怯生生地开口:“我没杀过人,所以你不可能是我杀的。”
“你宿舍的柜子里藏着一本《无攻不欢》。”鬼姐姐终于开口说话了。呼~还好,还好,可以交流,那就好办了。
嗯?
她!说!!的!!!啥!!!!!!!
如果我是《青春变形记》里的女主角,现在一定会变成可爱的红熊猫,然后一屁股坐死面前这个家伙吧。
可惜,我不是,我只能呆呆在凌乱在社死现场,高冷女学霸的人设碎了一地。
“还是彩色插图版的。”她继续补充。
“别说了别说了,求求了,你可以动手了,杀了我吧!”
在那一瞬间,我觉得我没必要继续活了。我可以死,但绝对不能社死。闭上眼,我做出一副慷慨就义的样子。
鬼姐姐没再继续说,冲我“嘿”了一声。
我睁开眼,看到鬼姐姐低头把帽子摘了下来。什么奇怪的杀人仪式?
鬼姐姐抬起头,和我四目相对,那一瞬间我有些恍惚。
这个鬼,和我长得好像。


2.沈璃
我叫沈璃,小说家。
经过无数次的尝试和失败,三天前,我终于成功来到了自己的小说世界。
定位很准确,我差一点点就砸死了小说的女主角。
我斜楞着眼,看着面前的小女孩噔噔的给我磕头让我别杀她。
我怎么把自己写成了这么个玩意儿?
迫不得已,我使出了杀手锏。如我所料,听到“非攻不欢”四个字的时候,小女孩的表现让我很满意。
当年书被舍友发现的时候,我也是这样呢。
看到我把连体帽摘下来,女孩惊呆了。
她当然会惊讶,毕竟,我们长得一个样,如果抛开这几年岁月的摧残不谈的话。
我对她说,这个世界都是我写出来的,这里,是一个文字的世界。
她傻傻地点头,不知是不是还没从“非攻不欢”中缓过劲来。
于是我挥手朝她脸使劲儿呼过去,她下意识地缩了脖子,终于回了神。我的手穿过了她的脸,嗯,我打不到她的。
我还做不到和这个世界互动,能看见我听见我的,只有故事中的我自己罢了。
没想到,我很容易地让沈璃接受了这个设定。这有些出乎我的意料,果然,我还是低估了自己的接受能力。
为了让沈璃更加相信,我把她带到了操场的西南角。
“按照书上写的,一秒钟之后,一个足球会砸到你头上。”


3.沈璃
鬼姐姐说,我的世界是一个文字的世界,衪,就是这个世界的造物主。
她把我带到操场上,让我站在西南角。下一秒,我听见:“按照书上写的,一秒钟之后,一个足球会砸到你头上。”
嗯?我还没反应过来,“砰”,一个球砸到我头上。
好气哦。
其实没必要这样,我已经信了。
无论我的世界是个什么世界,我只管好好在这里生活就好,谁造的世界,宇宙的本源,这些,真的离我太遥远了。
我捂着脑袋,对她表示抗议。
鬼姐姐义正词严,她说:“我们不能和书中原本的内容偏离太多,从我进来的那一瞬间,偏离就已经开始了,要尽可能地缩小偏差。”
我不服地瞪着她,心里嘀咕:“你带来的偏离,干嘛让球砸我?”
鬼姐姐许是发觉了我的不服,又补充了一句:“就算我不来,你也会在这个地方被球砸。”
哦,我听懂了,我就该被砸。
我就是个大冤种。
“哎对了,我该怎么称呼你呢?”我抬起头,“你是大沈璃,我是小沈璃?”
“你叫我姐姐吧,毕竟我比你大呢。”
“我叫你白姐姐吧。”我提议道,在心里骂了句白鬼。
白姐姐不置可否。从怀里掏出本书递给我。嗯,这才像是高冷女学霸,至于我?我已经放弃这个人设了。
我看了看她递过来的书,书名《高冷女学霸与她的奶狗男友》,好吧,我收回刚刚的想法,我嫌弃地用两根指头把书夹起来。
“这是你写的?”没想到,自己世界的名字竟然这么操……
我还没说完,白姐姐紧急制止了我:“你不能说脏话,否则我的小说会过不了审。”
“管我屁事!”我故意说得很大声。


4.白姐姐
“你是怎么写出这么无聊的情节的。”小姑娘边走边吐槽。
“看完了吗?”我问道。
“完了。”小姑娘今天有些无精打采,大概是熬夜看小说看的吧,毕竟,谁能拒绝一本剧透自己人生的最强指南呢?
“你接下来行动,必须严格按照书中的情节来,我们只能做必要的小改动。”
“可是,我真的会和江渺同学在一起吗?”小姑娘的脸有些红,“我和他不熟欸。”
“我会指导你怎么做的,只要你按照我说的来,就没问题。”
“可是我更喜欢阳光帅气型的,江渺那种书呆子,我真的不来电。”
“江渺不帅气吗?”我急了,气冲冲地要和她理论。
“只能说不难看,但是算不上帅气吧。”沈璃认真思考后一本正经地回答更让我火冒三丈。
我大声地和她争论。末了,沈璃提出:“他在图书馆做兼职,我们一起去看看好了。”


5.沈璃
老实说,那部小说一点也不吸引我,它将我的生活剧透到了大四毕业。
在她的安排下,我的大学生活依旧算不上多姿多彩,认认真真地完成学业,和同学保持着亲近又不失礼貌的关系。
唯一让我在意的,是他。
江渺同学。
书上说,他会成为我的男朋友,于是,我昨晚上失眠了。
大一整整一年,除了在图书馆见过几面,我和他并无交集。在我的印象里,他沉默寡言,是存在感很低的一个人。
所以我才会和白姐姐争执,我不相信,他竟然会成为我的男朋友。
图书馆并不远,没多久就到了,我用眼睛搜索着。果然,兼职人员专用座椅上,我看见了江渺的身影。
我指给白姐姐看,说:“就在那儿,你看,不能说帅气吧。”
白姐姐没有回应,我抬头,却看见她早已经泪流满面。
“大四下学期,我和江渺同学在一起了,大四毕业季的那个暑假,在一起半年后,我们相约去爬山,
说来也好笑,两个书呆子,第一次约会竟然是去爬山,
山中天气变幻莫测,突然下起的雨让我们迷失了下山的方向,江渺同学把我背到一个山洞里,自己去找下山的路,
然后,他就再也没有回来,搜救队找到了我,却没有找到他,
江渺同学,从那之后,生死不明……”
我呆呆地听完半年后我即将遭遇的劫难,怯怯地开口:“那我不和江渺同学谈恋爱,一切就不会发生了吧?”
“不可以!”白姐姐突然变得激动起来,“我要知道,江渺到底去了哪里,到底是生是死,我要知道,他淋着雨在那暗森森的山路上,到底遇到了什么!”
有什么意义呢?就像她说的,这里是虚拟世界的呀,就算知道了又怎样呢?在她的世界里,江渺同学大概率跌落悬崖,尸骨无存。与其亲眼见证江渺同学粉身碎骨,抱着未知的希望活下去才是更好的吧。
而且,这里是我的世界,文字堆砌的也好,虚拟的也罢,对我来说,这里就是我的世界。我不接受,不接受为了一个从天而降的家伙,让江渺同学在我的世界再一次尸骨无存。
我盯着她,一字一句,让自己的语气尽量听上去坚定:“这里,对我来说,是活生生的世界,江渺同学,是活生生的人,你大可以回去给自己写一个大圆满的结局,也可以用你的文字把我的生活变得一团糟,但是,我不会让江渺同学,为了我,在这个世界消失!”
不得不承认,我的语气一点也不坚定,这些年,吵架这种事,我终究还是做得少了。
白姐姐发挥得明显比我好,“江渺同学不会消失,这次,我要把他救回来。”
听听,说得多坚定,语言流畅,气宇轩昂。
等等,她说什么?


6.白姐姐
毕业季的暑假,2022年8月4号,农历的七月初七,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
我在山洞里等啊等,就是等不到江渺。
在那一天,江渺离开了我,他终究是食言了。
我们说好一起去山区捐书,他拖着一大沓书,而我是不会帮他的,我要给小朋友们讲小王子的故事。
我们说好开一家书店,他在前台看店,我要偷偷躲在一个小角落猫一觉。
我们说好25岁结婚,他被司仪整蛊得满脸通红,我才不会给他解围,我要躲在红盖头底下偷偷笑。
我们说好会在一起很久很久。
我说,我从不食言,他说他也是。
但是,现在,我没有江渺了,没有书店了,也没有婚礼了。我知道,我的生活轨迹,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一场学术讲座上,我知道了”方舟”系统,台上的西装男侃侃而谈:
“方舟系统,史无前例的文字交互系统,我们将在文字的世界遨游,在方舟系统,你可以亲眼见证三体世界的恢弘,也可以享受草房子的淳朴……”
我没心思继续听,满脑子都是,我还能,再见到江渺同学。
方舟系统还处在研发阶段,我向方舟总公司递交了简历,很快,我成为方舟公司技术部的新人研究员。
我不只是一个小说家,我更是一个科学家。
入职后,我谢绝了部门的聚会,婉拒了亲戚安排的相亲,一门心思扑在研发上。我早6晚11,平均一年看200本专业书籍。
很快,我晋升部门主管。在主导了两次技术革新后,我将方舟系统的上市时间推进了二十年,成为最年轻的方舟系统总负责人。
终于,我接触到了最最核心的东西。
方舟系统研发的初心是引领一种身临其境般的新式阅读方式。
《创世纪》中记载,诺亚造方舟以避洪水,引一家八口及各生物雌雄各一,洪水退,上帝以虹为约,世间万物永不停息。
你看,方舟,应该是用来救人的。
我不仅要进入文字世界,我,还要,改变它!
接下来的几年,我一直在秘密实验,终于,在第752次实验中,我成功了,文字世界中,有人可以看见我了!
就是那次,我遇到了小说中的自己。我告诉她,我要把江渺同学救回来。
小姑娘眨巴眨巴眼,问我:“这么做有什么意义。”
“是啊,不管我怎么改变,我世界中的江渺都回不来了。但是我就是想救他。”末了,我叹口气,“我们,应该有一个好结局的。”
“那你为什么不写一个好结局呢?”
我沉默,只对着她笑了笑。
我知道,自己也许笑得很难看。
我不是没想过,可是单单是想到我们的约定,我就心痛到不能呼吸,我又怎么敢,一字一句地,把他们写下来呢?
我把手放在她的肩上,“我们一起,救他回来!”
我知道她会同意的,因为,她就是我啊。
“可是,我们要怎么做呢?”
“首先,你要在我的指示下,一点一点地接近江渺同学,但是——”我顿了顿,“我要改变时间线。”
是的,我要改变时间线,方舟系统的稳定性不足以支撑我在这里待太久,必须加快他们的节奏。
“按我说的做,没问题的。”我帮小姑娘下定决心。


7.沈璃
在白姐姐的指示下,我和江渺的距离飞速拉近。
江渺同学虽然话不多,却是个很正直很有责任心的男生,在他身边,总是很有安全感呢。
慢慢地,我好像真的有些喜欢他了。
白姐姐说:“今天,你们的关系将会有质的突破。”我挑挑眉,从她的坏笑中感觉出了一丝不安。
按照指示,我和江渺约好去操场打羽毛球。然后,“砰”。
我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嗯,我又被皮球砸了。
我昏昏沉沉地醒来,入眼是一片白。
睡得好舒服。“嗯——”我伸了个懒腰,身旁正在打瞌睡的江渺同学听到动静一下子回过神来,急切地问我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
我被球砸晕了,但是我很舒服,虽然这很不合理。
白姐姐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过来的,看着她幸灾乐祸的眼神。我赌气不想搭理她。
“其实我当时是被砸出轻微脑震荡来着,怕你太遭罪,所以没写。”
“那我可真是谢谢你呢。”
我一把掀开被子,跳下床就要往外走。我今天不想搭理这个老让我挨球砸的作者,就不能换种方式让我晕过去吗?一点想象力都没有。
“沈璃同学,”江渺突然叫住了我,“刚才你晕过去了。”
你这是在说什么废话?
我回过头,想看看他有什么大病。
江渺同学结结巴巴,脸憋得通红,“我,刚刚,抱,了你。”
然后呢,我是该骂流氓还是谢谢他?这种事,难道不是不说出来会更好吗?
现在,压力来到我这边,很显然,我并不抗压,大脑语言系统在压力下完全瘫痪。
江渺同学继续嗫嚅道:“所以,你能做我女朋友吗?”
这是什么奇怪的逻辑?江渺被吓傻了?
看着江渺同学红到脖根儿的脸,我懂了。
像我们这样的笨人,表白就是这样子的啊。
看着局促不安的江渺,我扑哧笑出了声,扭头说:“江渺同学,谈恋爱这种事呢,一个人是做不到的哦。那我们就通力合作,一起加油吧!”
白姐姐说得没错,江渺同学很正直,处变不惊,头脑一直很清醒样子,让人很有安全感。
我们说好一起去山区捐书,开一家书店,25岁结婚。
我们说好会在一起很久很久。
我从不食言,他说他也是。
大二暑假,江渺同学约我去爬山,说要帮我拍照,还要帮我摆姿势。
我知道,这部小说,要到高潮了。
2019年8月7号,农历七月初七。
山上突然下起了大雨,冲没了我们下山的路,我被背进山洞,看着江渺同学独自去找下山的路。
你可一定要,活着回来。


8.白姐姐
“江渺同学不会回来了。”我的突然出现吓了她一跳,我不管她,继续说道,“我要带走他。”
是的,我要带走他。
那次意外之后,江渺同学并没有失踪,搜救队找到了他。
他被落石砸中,陷入了重度昏迷之中,医生宣布了大脑死亡,他,大概率不会醒过来了。
在一场学术讲座上,我知道了”方舟”系统,台上的西装男侃侃而谈:
“方舟系统的原理,是将用户的精神力提取出来,注入文字世界……”
精神力?
我激动地从座位上站起来,一个宏大地愿景,在我的脑海中逐渐形成。
我要研制出方舟的逆系统,一个可以将书中角色的精神力抽取出来的系统。
我早就说过,我要救他回来。我早就说过,方舟,应该是用来救人的。
现在,就是最好时机,当落石下来时,就是他与现实中的江渺精神力最契合、成功率最高的时候。
我丢下眼神越来越绝望的小姑娘,向江渺离开的方向追过去。
“不要!”小姑娘这次反应很快,紧跟着我追了出来。
雨淋不到我,却能把我身后的小姑娘打得睁不开眼。也就是说,她不可能追上我。
很快,我就追到了江渺同学,很意外,他竟然找到了下山的路。
不应该啊。
我戴上扫描镜,果然,是他们搞的鬼。
和其他系统一样,方舟系统也有自己的修复代码,当偏离过大时,修复代码就会予以修正。
我修改时间线的事情,终究还是没能躲过系统的检测,修复代码为江渺指出了下山的路,一条让他,让他们,活着离开的路。
这怎么可以!
我调出系统面板,准备强制抽取精神力,虽然成功率会下降,但是我已经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了。
修复代码检测到了我的存在,他们一齐朝我扑过来,在被扑倒的前一秒,我按下急停按钮,离开了这个世界……
滴,滴,滴……
我浑身疲惫地从床上爬起来,关掉方舟系统发出的警报声。
医院里,江渺同学一脸安静地躺在病床上,密密麻麻的仪器设备仿佛要将他的脑袋吞掉。
我打开设备,注入刚刚从方舟系统中抽取出的精神力。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了。我趴在床边,昏昏沉沉地睡去……
“嘟——”
我睁开眼睛,看到江渺的脑电图有了跳动,α波!
我的江渺,终于,回来了!
我接起方舟总部打来的电话,电话中,我的助理急匆匆地向我汇报,有一处不知名BUG正在疯狂扩散。从我进入方舟的那一刻起,蝴蝶就已经开始扇动翅膀了,此刻,终于到了系统偏离的最大临界值。
我下达了最高指令:创世纪。
所谓创世纪,就是将方舟系统彻底格式化,消碾掉原先世界的一切,然后,新的世界随之形成。
我脑中浮现出那个捂着头,鼓着脸,撅着嘴的小姑娘。
对不起了,沈璃同学。


9.沈璃
江渺消失了。
我亲眼看见他飞到了天上,飞到了乌云之后,消融在那漫天雨幕之中。
世界开始崩塌。
水不知道从哪里漫上来。地面像是在塌陷,山像是一点一点地溶解在了水里,远处亮起了火光,高楼被拦腰折断,这里,变成了人间炼狱……
突然,远处一颗大陨石砸到了地上,像是一颗炮弹炸进池塘,整片大地,像是翻起了滔天巨浪。
大浪很快打了过来,一瞬间,黑暗笼罩,我面前,是一道十余米高的浪花之墙,泥土夹杂着石块,一口把我吞了下去。
……
“沈璃同学,沈璃同学,沈璃同学……”
漆黑之中,我被一阵儿磁性的男中音叫醒。
江渺?不对,这个声音,比江渺同学更沉着,更成熟。
“沈璃同学,不要害怕,按照我说的做,顺着这条路走,去找回你的江渺吧。”
找回我的江渺?
我慢慢从地上爬起来,眼睛也慢慢适应了这片黑暗,看到了他说的路。
我按照他的指示,顺着路走。
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听话,完全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你不也希冀着有个人来给你下命令吗?
路的尽头是一个黑洞洞的大坑,我很听话,一闭眼,跳了下去。


10.白姐姐
我扑进江渺的怀里,却被他轻轻推开,他很认真地看着我说:“你不是沈璃同学。”
我是啊,我怎么不是呢,我怎么会不是呢?
一桩桩,一件件,一段一段地过往萦绕在我心中十余年,你说我不是?
“是我青丝间掺杂了白发?是我脸上有了皱纹?还是我眼睛里没了光彩?但是,江渺同学,这都是因为你啊!”
我有些声嘶力竭,一半是愤怒,一半是惊慌。
我用尽了自己最好的年华救你回来,是为了让你推开我吗你个烂人!
如果被你推开了,我这么多年的努力,又有什么意义呢?
呼~
一阵风吹开窗户,我这才注意到,天已经黑了。
时间过得怎么这么快?我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下午,两点四十分。
我头皮不觉一阵发麻。
不等我反应,一团黑影朝我冲了过来。这是,修复代码?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里会有修复代码?方舟里的世界,究竟在发生什么?
那团黑影将我扑在地上,更多的黑影冲向江渺同学,将他笼罩起来。
我知道了!是创世纪的指令,他们,来消碾江渺同学了。
不,不要!
我拼命挣扎,却被那团黑影压得动弹不得。透过黑影,我看到江渺同学的身体越来越透明,他,又要离开我了。
眼泪从我的眼角滑落。江渺啊,我终究,没能救你回来。


11.沈璃
大坑中有了光亮,我抱紧怀中的书,《高冷女学霸与她的奶狗男友》,俯冲下去。
那光越来越亮,刺得我睁不开眼。
再睁开眼,我来到了一间病房,江渺被黑影团团围绕,白姐姐狼狈的被一团黑影死死按住。
脑海里响起之前的男中音:“用书,砸他。”
“好。”我抄起书,“bia”,给了白姐姐一个大比兜。呼~爽!
“呃,“男中音有些无奈,“我是让你打那团黑影子。”
“哈?”这不是小说啊喂,没有他她它的区分的拜托你能不能讲清楚啊我真的谢谢你祝你看小说没有标点符号。
我尴尬地挠挠头,把书朝黑影子丢过去。
嘿,来吧代码们,你们的主系统来了!
嗯?我整个人呆愣在原地,不应该炸得它们四分五裂吗?至少能砸个洞也行啊。
书没入黑影里,就像一粒儿石子儿投进湖里。
毫无杀伤力啊!
但下一秒,黑影开始慢慢散去。
好家伙,原来是法术攻击。
“我说过,不要怀疑我的话。”男中音有些戏谑。
你没说过,就算说过我也忘了。
我一把推倒刚撑手准备坐起来的白姐姐,走到江渺床边对他伸出手:
“跟我一起,回到我们的世界吧。”


12.白姐姐
我意识到我错了。
我也知道为什么江渺说我不是沈璃了,我早该意识到,自己的心,变了。
江渺跟着沈璃走了,我呆呆地坐起来椅在墙上。
想抽一根烟呢。
外面黑漆漆的,风呼呼吹过,窗子叮叮的响。
失败人士嘛,就应该有这样的环境衬托。
等等!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蹭的站了起来。
一丝不好的念头涌入我的脑海,我忍不住浑身发起抖来。
窗外,为什么,还是黑漆漆的!
我飞跑出医院,全乱套了!
李逵在街上大战张飞,林黛玉拉着紫薇,包拯举着惊堂木说要砍掉西门庆的狗头,唐三藏劝法海放下屠刀,葫芦娃追着白素贞要爷爷……
方舟系统彻底崩溃了!
修复系统正在飞快地笼罩着整片天空,这是,创世纪的前兆!!!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我的大脑飞速运转。
一定是方舟逆系统,他们,这些小说中的人物,包括沈璃,顺着我打开的系统来到了这个世界。
可是这还没有超出修复系统的修正范围啊,根据修复系统的运算量,完全可以将他们抹除,就像刚刚一样。
是谁,下达了创世纪的指令?
我知道了,原来,BUG出现在修复系统内部。
这个世界,出现了两个沈璃。修复系统无法抹除另一个沈璃,庞大的运算量下形成一个死循环。根据代码设定,死循环运行四百万次后跳出循环,启动创世纪。
try……catch……end
只有一个办法,要在四百万次循环结束之前,送沈璃回到原来的世界,或者,让她被系统抹除。
我驾车顺着小路狂奔,终于,我发现了沈璃,她正拉着江渺,堪堪地躲避黑影的追杀。
系统,会追杀他们四百万次,根据系统运行速度,我算了算时间,还剩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内,我必须将沈璃送回原来的世界。


13.沈璃
我们遇到大麻烦了。
男中音让我们跑到方舟大厦,跳进方舟系统,就能回到我们的世界。
可是无数的黑影子朝我们追过来,像魅影,似鬼火,紧追不舍。
完了,躲不开了。
一团黑影向我扑来,在我的眼前无限放大。
呼——一辆白色轿车急急地刹住车。把黑影撞开,那团黑影在地上翻腾几下,“噗”的一声消散了。
“上车!”车窗摇下,是白姐姐,没想到,来救我们的竟然是她。
来不及多想,我拉着江渺跳进车里。
“下一步要做什么?”
“去方舟大厦。”
“坐稳了,时间,可不多了。”
白姐姐开着车左突右冲,硬生生在黑影中开出一条路。
“刺——啦——”一个急刹让我猝不及防。脑袋砰地撞在车前座上。
“前边的路被堵住了,下车,我们跑过去。”
白姐姐边说着,边一把把我从车上扯下来。
我拉着江渺,跟着白姐姐呼呼跑,黑影很快追上来了。
突然,白姐姐停住脚步,我惊讶地看到,无数的黑影,铺天盖地,从方舟大厦涌出来,几团黑影融为一体,化成一道道尖刺,嗖嗖朝我们射过来。
江渺把我护在怀里,我吓得捂住眼睛,等待死亡的到来。
等了一会儿,发现没什么动静,我小心翼翼地拿开手,睁开眼睛。
白姐姐挡在我们身前,身上扎满了黑黑的尖刺。
不要,不要。
白姐姐跪坐在地上,我从江渺怀里挣脱出去,手脚并用爬过去想扶起她。
她抬起头,看着我说:“把我扔进黑影里,一切就都结束了。”
不要。我使劲甩头,不听她说。
“我做的错事,就让我自己来弥补吧。”我感觉到白姐姐的生命在快速流失,说话变得有气无力的。
“不要不要,我不怪你了,你不要死!”我哇哇乱哭,说话断断续续。
酷酷的白姐姐,洋洋得意的白姐姐,一尘不染的白姐姐。现在满身血污,跪在泥土里,跌在我身上。
身后有脚步声,我回头,是江渺。
江渺把白姐姐从我怀里接过去,俯下身,不知在她耳边低语着什么。
黑影呼啸着,向着我们席卷过来。
“不要——”伴随着我的哭喊声,白姐姐投身于黑影之中。
天,慢慢晴了。


14.白姐姐
其实还有一种办法。
让系统,把我抹除。
其实,我是最无所谓的。江渺回不来了,我的一切努力化为泡沫,包裹着我全部的希望,破碎在阳光下。
尖刺扎下来的瞬间,我看到江渺把瑟瑟发抖的小姑娘护在怀里,心被狠狠地揪了一下,既然这样,沈璃啊,你就替我,好好的活下去吧。
疼,锥心刺骨。
我的生命在流逝,我要沈璃把我扔进黑影里,只要我被修复系统抹除,一切就都结束了。
很意外,江渺走了过来,把我揽进怀里。
他低下头,问我:“你真的是沈璃同学吗?”
江渺还是那么善良、正直、理性。他是个闪着光的男孩子,可惜我暗淡了。
我摇摇头,看了看哇哇哭的小姑娘,说道:“我不是,她才是。”
江渺永远还是那个江渺,只是我,不再是我了。
他在我耳边,轻声说了声谢谢。
我弯弯嘴角,勉强算是笑了笑。
黑影呼啸着,向着我们席卷过来。
我拼尽最后一丝气力,投身于黑影之中……
……
……
……
嘀嘀嘀……
……
嘀嘀嘀……
……
嘀嘀嘀……
我睁开眼睛。
入眼是一片白。
我躺在病床上。
外边传来喝彩声:“噢——成功了!太好了!”
“沈璃同学,欢迎回来!”
声音有意思熟悉,我转头朝左边看去。
是江渺同学。
他的脸上挂上了岁月的痕迹。但我还是一眼认出了他。
他穿着白大褂,咧嘴笑着,任由泪水流下,“我说过,不要怀疑我的话。”
我的眼泪夺眶而出。
这,真的是,太好了。


15.江渺
那个暑假,我和沈璃约好去爬山。
突如其来的大雨让我们迷失了方向,我把沈璃背进山洞,自己去找下山的路。
路上,我遇到了搜救队。我兴冲冲地带着搜救队往回跑,迎接我的,却是昏死在山洞外的沈璃。
后来我才知道,沈璃有轻微的黑暗恐惧症。
她不敢一个人在山洞待着,跑到了洞外的树下。
闪电,劈中了那棵树。
她陷入了重度昏迷之中,医生宣布了大脑死亡,她,大概率不会醒过来了。
在一场学术报告上,我了解到了方舟系统。
一个计划在我心中形成。
沈璃同学,我一定会,带你回来。
我说过,我从不食言。
我说过,不要,怀疑我的话。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