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短篇故事

我的爱情,是一场关乎基因的预谋

作者:每天读点故事
2022-06-03 23:02



早春的青草味揭开了这一天的朝阳,窗帘没有拉,阳光透了进来,祁连睁开了眼。

脑子飞快转了一遍,想了想今天要做的事,相亲。

感觉够她忙一上午了。

她洗漱完看着镜中的自己,没什么大的表情,描了眉,涂了唇,算是对这场赴约的最大尊重了。

她租在老式小区的弄堂里,走到大马路要经过一条热闹的巷子,这里呈现着老一辈的清晨作息,听广播,听戏,下棋,唠嗑,很浓的烟火气,当初她选择租在这边,也是看中这一点。

她习惯在巷子口的早饭店买饼,店老板是对年过五十的中年夫妻,见到是祁连,不用等她说,就熟门熟路地给她称了两个饼。

老板娘说:“现磨豆浆还要等个五六分钟,你着急吗?”

祁连摇头,“不着急,我进去等。”

她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店面很小,就只够摆两张桌子,但东西都挺全的,甚至还有一台电视机,上面放着早间新闻。

“下面播放一则快讯,国家生物技术研究院发表通告,近期因人为失误,生物实验室逃脱了部分实验体,皆为食肉动物,虽为人工养殖,但仍有一定的攻击性,请广大市民出行注意安全,不要去人烟稀少之地,最好结伴出行……”

很快,这则快讯被另外更重要的国际新闻所代替,祁连面不改色地回头,“豆浆好了吗?”

吃完早饭走出巷子,她去开车,相亲定在早上九点,她其实不太理解为什么会有人起早相亲,但媒人约在这个时间,她也没有反对。

对方是个大学老师,按照媒人的话来说,配她绰绰有余。

但要是媒人知道她现在是无业游民,估计对象的质量会呈断崖式下跌。

祁连到的时候,男方也刚到,因为见过彼此的照片,所以很快便认出来了。

男方比较绅士,主动给祁连开门,但过了好几秒都不见人上前,男人奇怪回头,只见祁连盯着茶餐厅边上的草丛出神。

“怎么了?”

男人走到她边上,他循着祁连的目光看过去,草丛里动了两下后就没动静了。

但此时,惹他注意的,倒不是这个小插曲,而是他身边女人身上的气味。

他有些意乱,下意识问道:“你身上的香水味有点特别。”

祁连面无表情地收回目光,回答他:“不是香水,是雄黄,驱蛇的。”

男人脸色变了变,随即又想到媒人给他的信息,他说:“听说你是动物学家。”

祁连摇头,“学家谈不上。”

男人听不见,但她却敏感,即便草丛没动静了,但她隐约还是听到了“嘶嘶”声,就在不远处,这是响尾蛇独特的摇尾巴声,她太熟悉了。

她心中陡然升起不好的预感。

男人催她进门,堵在门口不太好,两人找了个靠窗的座位,刚坐下,男人还未开口,祁连来了电话。

看到来电,她皱起眉头,说了句不好意思,走到了边上。

“秦老师,有事吗?”

秦光是祁连在研究院的领导,也是她的亲舅舅,进生物研究院是他引荐的。后来她辞职之路漫漫,但最终,也是他批准了祁连的申请。

“你还在昆城吗?”

“在。是发生了什么事吗?我今天早上有看到新闻,不过动物出逃,不是有研究院自卫队负责吗?”

“不是动物出逃。”

简单六个字,却让祁连的心慢慢下沉。

下一秒,秦光说:“是倪睿,他带着一堆半成品类人逃出实验室了,都是食肉型,他是有目的地出逃。而且这段时间他的情绪很不稳定,毒牙没来得及拔,你知道他的性格,报复心理极强,我怕他来找你,你自己当心点,他能闻到你的味道。”

“知道了。”

祁连淡定挂掉电话,头也不回地离开,任凭后面的相亲对象从奇怪地呼喊转向气急败坏。

倪睿是她进研究院后接收的第一个实验对象,她却是倪睿第三个监护人,前两个,都被他咬死了。

因为攻击性强,他脑子里没有情感认知的存在。

祁连能理解,毕竟冷血动物么,确实是这样。

倪睿是人,也是蛇,但不能算杂交品种,他从几百个婴儿里脱颖而出,只因他耐住了响尾蛇的基因,活了下来,蛇血和人血不断融合共存,慢慢地,就成了蛇种类人。

有蛇的特性,也有人的影子。

祁连运气不太好,接收倪睿时,他十五岁,正处于叛逆期。

第一次碰面,就被他咬了一口,她注射了抗蛇毒血清,才捡回一条命。

总之,是不太好的开始,初期,他们俩根本没法沟通。

而后期……

祁连并不是很想回忆下去,她整理心神去开车,既然刚才出现了他的哨兵,那就说明倪睿已经寻到了她的踪迹。

她现在住的地方,是待不下去了。

祁连行李不多,她整完后没有作片刻停留,她不想给巷子里的人带来不幸。

她开着车在城里不停地绕圈,一直绕到天黑,才去了码头,打算在港口的汽车旅馆先对付一晚。

秦光电话里有一点说对了,她一开始既然没走,那现在就走不了了。

抛开其他类人不管,即便她已经离开研究院,但目前只有她最了解倪睿,对于如何抓捕,她是逃不开的,她必须帮忙。

除了早上,祁连一天没进食了,她去便利店买了点吃的。走回去的路上,偶有狗吠,起初她没当回事,但慢慢地,她脚步慢了,眉头皱起。

不对,不是狗吠,这个声音,比狗吠尖锐许多,还有长哨声。

是鬣狗。

这玩意儿,祁连在研究院的时候就不喜欢,有小聪明,但非常狡猾,类人也是,十分猥琐。

身后慢慢出现了四脚爬行的影子,不小,估计是刚学会直立行走不久,走得很别扭,直立一会,又趴回自己最舒服的姿势。

一个,两个,三个。

它们擅长围猎。

祁连逃跑成功的概率几乎为零,她索性不跑了,利落转身。

暗夜里,她看不太清它们的长相,但从身形发育来看,应该就是秦光口中的半成品,像人,又不是人。

这三个类人分三个方向把她包围住,但不着急上来,似乎是在等什么命令。

鬣狗审时度势的小聪明同样传给了类人,它们深知自己能力不够,所以谁强,它们就跟谁干。

“我要见倪睿。”

祁连说完,其中一个类人下意识往她左边看了眼。

祁连看过去,不远处的集装箱边上,环胸斜靠着一人,听到祁连开口,他慢慢走了过来。

祁连渐渐眯眼,几月不见,他确实又长大不少。

衣服还是实验室发的黑色背心,黑色工装裤,黑色高帮靴,但明显上身紧了不少,肌肉线条都突出来了。

个子也拔高了,果然成年了就是不一样,就连脖子上的蛇鳞片都变大了。

祁连曾经说过,倪睿最像蛇的地方,是他的眼睛,琥珀色又带着半透明的瞳孔,遇到危险时陡然变换的竖瞳,是最有力的警告。

可惜了,训练了三年,还是没有一点人情味。

凶得很。

祁连问他:“你带着一堆半成品出来到底想干什么?你跑出来对你有什么好处,你知道人类社会的生存法则吗?外面比实验室危险得多……”

话音未落,倪睿的眼睛慢慢变尖,他喉咙里的呼哧声告诉祁连他并不高兴。

祁连识相地闭了嘴。

倪睿走到她面前,在离她几步远的地方停下,闭眼动动鼻子,似乎闻到了不太习惯的味道。

突然,又猛地睁开眼,瞳孔细成一条直线,他动作快到祁连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倪睿单手掐住脖子几欲往上提。

“可以啊,随身带着雄黄。”

祁连很快冷静下来,趁她的手还能活动,她飞快抬手去够倪睿的后脖颈。

打蛇要打七寸,这是老一辈传下来的经验,放在倪睿身上同样受用。

可是仍被倪睿识破,祁连被他反扣住手,脖子上略过一阵风,她甚至已经感觉到倪睿的两颗小尖牙在她血管附近游走。

可她仍不惧,讥唇挑衅:“有种,你就咬死我。”

祁连其实知道倪睿不会,因为她知道,倪睿喜欢自己。

这也是拜她所赐,是她刻意为之。

说到底,他还是个小孩。

小孩的心理,永远都是容易猜透。

倪睿十五岁被她接收,秦光说,要压压他的脾气,现在还来得及,等再大些,就更难管了,难管的结果就是接下去的实验很难进行,如果无法改变,他的各项机能就无法在最佳时期被加以利用和试验,那他的存在的意义就会逐渐减小,最后只能实行安乐死。

倪睿是当时身体素质最好的一个类人,如果不好好管控,未免太可惜了。

这个重任,落在了特招进研究院的祁连身上,因为她是研究爬行动物出身。

专门为了倪睿,特招进来的。

倪睿攻击性强,不让人靠近,前两任就是硬碰硬,才被他咬死的。

敌不动,她也不动,她熟知爬行动物的行为准则,就在她被咬后的第二天,她选择无视倪睿。

被咬她也生气,她想来个友好的会面,毕竟他也算是个人,可是倪睿毫无人性可言。

倪睿住在为他特意打造的温室里,说是温室,不如说是个人工小沙漠,八九十平,其实不算小了。

他和响尾蛇住在一起,在他们彼此看来,就是同类。

不多,就三四条,有大有小。

祁连拿着文件夹去记录日常数据,倪睿看到她,知道是新的看护者,他非常挑衅地扑了过去,拳头猛锤,震得整面透明墙都抖了抖。

可祁连像是没看见他似的,记录完看都不看他一眼,就走了,一连几天。

本来倪睿可以正常活动的,但因为一连杀了两个人,危险系数太高,按照祁连的意思,直接关禁闭了。

终于在第七天,倪睿忍不住开口了,充满不解的少年音色,在当时显得格外诡异的稚嫩。

“你是看不见我吗?”

啪——

祁连合上文件,终于舍得抬头,“我该看见你吗?”

十五岁的倪睿被问住了。

这女的真奇怪,竟然不怕他。

“能好好聊吗?”

倪睿不说话,祁连没什么耐心,转身便想走,倪睿哎了一声,祁连回头。

“聊什么?”

“聊你为什么要杀人?”

倪睿笑了,什么滑稽问题,“想杀就杀了,哪来那么多为什么?”

“他们是你父母。”

“什么是父母?”

祁连默然,她看过当时的监控,如果不是旁人提醒,祁连根本无法看出来那是倪睿生物学上的父母。

他们生了倪睿,却没教他如何做人,当然他们也没这个使命,生下他,也是任务,对他没有感情,以至于在训诫时,根本不会心疼和手软。

换血是很痛苦的,当事人需要承受无比痛苦的排异反应,但是也要循序渐进,倪睿的母亲,为了能提早看到效果,在每一次的流程上,都加大了剂量,阴差阳错地,加快了倪睿的溶血成功。

但也因此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确切地说,这两场杀戮,不是由倪睿一个人完成,还有跟他一起生活的四条蛇,两公两母,所有人都没想到,那四条成年响尾蛇能这么快听倪睿的发号施令。

但这也是研究院培养类人的原因之一,让他们能操控自然野生物种。

雌蛇吸引注意,雄蛇发动攻击,缠住人后,最后致命一口,让倪睿完成。

多么震撼惊悚的团队合作,教科书式的示范。

祁连觉得回答他这个问题没有意义,他是真的不知道,也没必要知道。

倪睿是狡猾的,祁连接触过一次就知道,所以她并不相信他暂时的让步和示好,她就跟养宠物似的定时投喂了他一个月,倪睿先熬不住了。

他无法接受被忽视,他喜欢别人和他对着干,那样才好玩。

“哎,磨牙时间都过了,你为什么还不给我弄?”

倪睿有毒牙,还在生长期,如果不处理,他会和普通响尾蛇一样拥有一副尖牙,但他的口腔构造又是人类的,牙齿长出口,一是影响美观,二是会嵌入肉里,从而引起发炎。

祁连说:“我可以帮你磨,但是我放你出来,你把我也咬死了怎么办?得不偿失啊。你说说有什么办法,我可以参考你的?”

倪睿一愣,他显然没想到眼前的女人这么谨慎,他一时间自然想不出办法,只能说出最简单但看上去也最不靠谱的话来:“你放心,我不会。”

祁连嚯了一声,“我凭什么相信你。”

倪睿想了想,舌头舔到已经过分长的尖牙,十分不舒服,这次似乎必须得后退一步了。
接着他背朝着祁连,对着他身后的四条蛇说了蛇语,蛇开始往后退,最后依次盘在了不远处的人造胡杨木上。

倪睿回过身歪着头看着祁连,一脸无辜,“姐姐,现在你看到我够诚意了吧?”

后来祁连发现,倪睿是缺爱的,吃软不吃硬,帮他磨完牙的那天下午,他摸着自己的牙,有些失魂,嘟囔了一句,“原来手法还能这么温柔的吗?”

祁连收拾器材的手一顿,“以前是怎么弄的?”

“给我上铐,打镇静剂,打完有副作用,我过敏。”

“那是他们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你。”

倪睿呵呵一笑,眼底没什么情绪,“你才来几天,就了解我?”

祁连瞥了他一眼,手指漫不经心地点了点他心脏的位置,“因为我所学的专业就是专门研究你……体内的爬行动物。响尾蛇,嗯,挺酷的。其实我们可以成为朋友,用不着这么针锋相对。”

“打感情牌啊?”

祁连耸肩,但随即又从腰间掏出一把手枪,弹夹特地卸下来给倪睿看了一眼,满的。

倪睿嘴角一咧,笑容慢慢消失,“什么意思?”

祁连将弹夹收回去,枪上膛,对准倪睿。

“我当然也可以选择不打,我选择自保。弟弟,姐姐把机会留给你了。”

“你以为,我喜欢你,我就不会杀你吗?你是不是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

倪睿猜透她所想,反问她。

祁连不说话,但也不再看他。

倪睿让鬣狗把祁连带到了一处仓库,刚进去,祁连就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她眼角抽动,这原本是个物流中转站,这群工人被杀之前,是在分配快递包裹。

在仓库里,祁连见到了剩下的类人。

美洲豹和灰狼,眼睛扫过去,共八个,那目前她知道的,出来的有十二个类人。

都是实验室里性情暴躁凶猛的那一批。

祁连心下沉了半分,这倪睿到底想干什么?

他似乎真的不是闹着玩的。

见到压进来的人,站在最前面的美洲豹先开口,“你还真的把祁连给找到了。”

鬣狗把她推给了美洲豹,它们也是三个人,脸上的动物毛跟长了癞疾似的,秃一块长一块,毛孔粗大,毛色粗糙混乱。

灰狼那几个,同样也好不到哪里去。

相比之下,只有倪睿,冲破了曾经生殖隔离的障碍,融合得最为完美。

难怪秦光这么看重他。

祁连被绑在一个大型快递件上,上面印着最新款的冰箱。

鬣狗说:“倪睿,人给你堵到了,实验室那帮学医的老娘们我看着就恶心,现在我们哥几个出去玩会。”

灰狼比较谨慎,其中一个年纪相对较大的说:“贸然出去和人硬碰硬不好吧?”

美洲豹不以为然,“人有什么好怕的,这里躺着的还不是被我们一口一个。”

倪睿没什么意见,他摆手,“别玩得过火。”

灰狼也只是犹豫,但被鬣狗一怂恿,仓库里很快就只剩下倪睿和祁连。

祁连发现自己挣脱不开,于是放弃,她问眼前的已经长大成人的少年:“倪睿你到底想干什么?”

倪睿忍着不适抽走了她身上的雄黄,扔到一边,掸着手似乎是不经意地问:“为什么要离开研究院?抛下我。”

祁连明显一愣,她没想到倪睿第一个问题竟然是这个。

“别人不知道,但我清楚,你不讨厌我,你对我很好,你给我铺垫了外面世界的蓝图,你说会带我出去看看,让我好好养身体,我信了,然后你一个人先走了,把我重新丢回给秦光那个老头,这算什么?背叛啊?”

“祁连,说到底,你和他们俩没什么不同。”

倪睿话里,是有失望的。

他把她跟他那对父母划了等号。

“离开研究院,是我自己的原因,你如果觉得我背叛了你,那就算背叛吧。”

“那些对我的好,都是假的了?”

祁连沉默,仓库一下子静了下来,浓重的血腥味一下子冲进她的鼻孔,胃里一阵反胃,她忍不住弯腰干呕。

她捂着胸口,直不起身,过了一会,眼前出现一瓶带血未拆封的矿泉水。

祁连犹豫了几秒,接过喝了两口,人才舒服一点。

她说:“倪睿,我以为你成年了,多少不那么幼稚了。你我都明白,我的工作就是记录你的一言一行,我对你好是基于你能配合我,让我的工作能正常进行。”

倪睿面无表情:“所以,你的工作包括了勾引我,让我发情这一项吗?祁连,真正脑子简单的,是你。”

“你不打算继续,打辞职报告这么多次,为什么秦光一直不批准,偏偏在我发情季到了才同意?你走了三个月,实验室这么看重我,我这边却没有交接的监护人,反而是秦光亲自接手,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祁连的脸色慢慢变白。

倪睿凑近她,轻轻说道:“你被他骗了,他还是在测试,观察我会不会随你的味道跑出来,来找你,以此测试响尾蛇的发情繁殖特性会不会同样在我身上发生。很明显,他应该是测试成功了。”

“但是,你到底在怕什么,以至于要跑。”

祁连毫无征兆地被扒掉了她一直严防死守的遮羞布,没等她来得及思索更多,倪睿又给了她重磅一击,“我看到你偷偷去秦光办公室拷贝资料了。”

祁连没想到,秦光的主意会打到她身上。

那时,她和倪睿一同出现在员工食堂,当然,倪睿是带着电子脖铐的,触发器在祁连手上。

倪睿上一次行动自由还是在他十二岁时,那会他还没有杀了他母亲。

倪睿的出现自然是轰动的,自卫队的人饭都不吃了,一个个接着起身,祁连对走过来的秦光说:“不用防着他,他不会乱来的,我们俩已经是朋友了。”

说完还看了倪睿一眼,想要看到他肯定的回复。

倪睿没搭腔,只是努努嘴,盛气凌人地走到打饭的地方,拿了餐盘和勺子去看菜。

他爱吃肉,一连点了好几个,食堂阿姨颤颤巍巍的不敢动,倪睿吓她:“快点,不然我把你吃了。”

同时还作势发出“嘶嘶”声。

“你再这样,咱们的事不做数了啊。”

倪睿回过头看她一眼,倒是没再戏弄阿姨,只是把餐盘递了过去。

打好了菜,倪睿坐了下来,他周围的位子一下子空了出来,他其实挺享受别人都怕他的状态的,这很威风。

祁连坐在他对面,她看到秦光想走过来,倪睿好似后背长了眼,他神色平常,“不要让那老头过来,我不喜欢。”

于是祁连对秦光摇摇头。

是倪睿说的,想要出来转转,作为他们合作的第一步,祁连自然答应。

吃完饭,祁连送倪睿回了他的蛇窝。

回到办公室,秦光没有意外地找了祁连。

“祁连,我就知道找你来没错,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驯服了倪睿。”

祁连写报告的手停下,她说:“没有驯服,他是个很狡猾的小孩,对他不利的事,他不干。”

秦光笑笑,没在这个话题上多做停留,又问她:“所以你给他好处了。”

祁连点点头,“我让他乖乖和我合作,事成了我就带他去看外面的世界,他挺想去真正的沙漠看看的。”

“你这么骗他,不怕他到时候翻脸不认人,物极必反?”

祁连觉得他这话有点奇怪,“我没有骗他啊,干嘛要用骗的,类人心态成熟,有监护人在是可以外出熟悉人类活动的,这不是守则上写着的吗?再说了,一直关着他们跟笼养没区别,也不利于他们成长。”

那会,祁连并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她的注意力都在倪睿这,因为有她的保证,倪睿自由活动时间越来越多,他也没有祁连想的那么无法交流,满足他了,祁连要求的,倪睿基本都能做到。

当初秦光给她的任务就是稳定倪睿的性格,把他最难带的叛逆期带过去,她正在一步一步走向这个结果。

在祁连这,倪睿第一次看到了外面世界的五彩斑斓,原来除了沙漠和绿草,还有海洋和冰川。

祁连因为学的是动物学,所以去过世界很多地方做调研,她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告诉了倪睿,跟他说响尾蛇的分布,以及和野生动物之间的惊险周旋。

倪睿听着不以为然,觉得她大惊小怪,“哼,要是碰上我,都得给我磕头。”

祁连哧鼻,“少来,信不信把你丢到撒哈拉一天你就活不下去了。”

“话别说太满。”

祁连不客气回呛,“这话同样送给你。”

两个人边聊边走到体育场,因为倪睿想踢足球,祁连就带他过来看看。

目前能自由活动的,都是食草动物这批类人,它们脾气好,天生性格稳,照顾它们轻松得多,所以要求也相对宽松。

但一见到倪睿来了,场上的人不约而同都停了下来,他走到足球场,踢足球的类人被自个监护人带着提前结束。

只有脚边的足球慢慢滚到了祁连脚边。

谁都不想自己的类人出事,祁连能理解。

她去看倪睿的表情,他低着头看着足球,不知在思索什么。

突然,她有点于心不忍。

他也才十几岁,如果放在正常小孩身上,那就是玩的年纪。

“倪睿,我陪你玩。”

倪睿果不其然抬头,眼里的怀疑让祁连顿时把上一秒的不忍打消了一半,“你?”

祁连没好气的说:“就问你敢不敢吧,再怎么样我曾经也是学校女足的得力选手,对付你个小屁孩绰绰有余好吧,不玩算了。”

说完就要走,刚一转身就被人拉住手腕。

祁连抬头,倪睿虽然才十五岁,但已经比她高一个头了。

“玩。”

没有门将,就看谁先把球踢进球门。

倪睿的速度很快,祁连有点后悔夸下海口,没几分钟就追他追得气喘吁吁,这时,前面速度突然放慢,祁连眼睛一亮,不管他为什么停下来,上去就是一脚,进球了。

“嘿嘿,我就说你干不过……”

话说到一半,就看到倪睿神清气爽地叉腰看着她。

她恍然大悟,有些愤愤不平,“你干嘛放水!再来再来!”

倪睿岿然不动,又抬手抹了一把祁连脑门上的汗,滑溜溜的,也难为她了,追那么久,他擦在自己衣服上,转身往回走,“我饿了,要吃饭。”

不远处的监视平台,有人目睹了这一幕。

“之前倪重阳这个疯子打了激素在自个儿子身上导致他早熟,现在看来还真是颇有成效。”

“秦主任,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秦光看着远处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出体育场,这才转头,“饭后让祁连来我办公室一趟。”

之后,祁连如约而至。

秦光是个喜欢开门见山的人,他给祁连倒了一杯茶,亲自端到她面前,说:“舅舅对你的工作很满意,你妈也老问起你的情况,我是说没给咱们丢脸。对于倪睿这边的进度,我感觉可以了。”

祁连有些不大理解,“啊?您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咱们可以慢慢过渡到下一进度了,倪睿的发情期据估测是在16-18岁之间,可能提前,也可能延后,我们要开始引导了。”

祁连想了想,“可是没有跟他一样的女性类人,贸然进行引导,是不是不大合适。”

秦光慢悠悠坐了下来,笑着朝她轻点下巴,“谁说一定要是类人。祁连,我觉得你可以胜任这份工作,在这里,倪睿只相信你,所以没有谁比你更适合了。”

发情期的引导,除了让倪睿对她身上的雌性荷尔蒙产生兴趣,引导的最终结果,自然是满足发情期的需要,进行交配。

祁连不敢置信地望着自己舅舅说出如此离谱的话,这跟人兽杂交有什么区别?

再者,秦光就是把她当成了种母。

他接着说:“祁连,我不会强求。你爸妈离婚早,你爸一次都没有管过你,没有你妈妈的坚持,你不会学习你喜欢的专业,她也不会拜托我一直带着你,你要为你妈妈想一下。你既然选择了这份职业,就应该要想过什么事都不是完美的,总有要牺牲掉的东西。”

倪睿不是傻子,他是能感觉到祁连对他的变化的。

她变得大胆,以前她从来不会主动碰到自己,现在她会慢慢上手,比如给他磨牙的时候,会主动摸他的眉毛让他疼痛少一点。

倪睿的心跳是比往常快了,但他也发现,祁连的笑容少了。

她并不开心。

有一次忍不住问她怎么了,祁连愣了几秒,然后摸上他的发顶笑着说没事。

就是这两三秒的犹豫,让倪睿起了疑心。

他聪明,也非常敏感。

祁连对于跟他的肢体接触,并不喜欢。

她不喜欢的事情,他就不让她做了。

于是,倪睿又慢慢变回了那个凶巴巴的自己,谁都不让靠近,但也没有再伤害过谁。

但祁连还是对他很好,倪睿看得出很艰难,她痛苦,他也不舒服。

直到有一天,研究院分批出去调研,秦光是第一批,祁连是第二批,走了一大半人,研究院一下子空旷很多。

祁连照常陪他去体育场活动,期间祁连说要去上厕所,久久不回,倪睿一个人踢球也无聊,索性不踢了,就去厕所找她。

他站在女厕所门口喊,“祁连你掉马桶里了啊?!”

没人应答。

他觉得奇怪,顺着门廊一路找过去,祁连就在附近,他闻得着她的味道,在转角,他看到了熟悉的身影,本来想叫她,却见祁连非常谨慎地望着四周,然后进了秦光的办公室。

倪睿悄声跟了上去,祁连背对着他坐在电脑前,主机上插着u盘。

她在拷贝资料。

她想干什么?

倪睿没打断她,退了回去。

之后,没过多久,祁连就不见了,整个研究院都找不到她,倪睿气急败坏地去找秦光才得知祁连走了,辞职了。

秦光倒是没遮没瞒,他如实相告:“是我让她引导你的,但看得出来她并不喜欢这份工作,我自然也就不强求了,毕竟是我亲外甥女,我不会让她做她不喜欢做的事,我得顾虑她的感受。”

秦光没给倪睿再配监护人,而他的行动也再次受到了限制。

一日,研究院突然躁动起来,像是出了什么事,倪睿出来上厕所的间隙逮住一人问,那人哆哆嗦嗦的,显然被倪睿吓坏了,倪睿放开他,“不说我真吃了你。”

原来是研究院的内网被黑客侵入,盗取了大量机密文件,院内正在查内鬼,查出来直接走内部惩罚机制。

倪睿想到了那日行为可疑的祁连。

研究院的惩罚机制他不是没经历过,祁连这身子骨,他不敢想象。

得出去找她。

被秦光逮到,她是真的只有死路一条。

还有就是问问她,对他的好,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码头物流仓库。

秦光来了电话,祁连看了眼自己的口袋,又看看倪睿。

倪睿拿了出来,按了免提,放到祁连嘴边。

祁连仍是盯着他。

“喂?”

“找到倪睿了吗?”秦光的语气有些着急。

“没有。怎么了?”

倪睿的眼睛动了动。

“出事了,鬣狗在街上围剿了一对母女,被巡逻警察撞见在进行抓捕,要是美洲豹和灰狼也加入,昆城会完蛋。你找到倪睿的话,立马电话打给我。”

电话挂了,祁连冷笑,“这就是你想要的吗?带他们出来生灵涂炭?我之前怎么教你的?要分辨善恶!杀无辜的人,你们就爽了?!”

倪睿一拳锤在她边上的柱子上,他也怒吼:“是啊,要分辨善恶,是你教我的!但你没教过我怎么分辨谎言!你为什么要跑,你倒是说啊!”

祁连下颌骨猛烈动了动,她决定豁出去了。

“因为我不愿意!”

“我不愿意把自己当诱饵!不愿意再被秦光道德绑架来干自己不喜欢的事!”

“引导你发情,不是我的本意,我是学这个的,我知道自然发展规律的重要性,我让你喜欢上了我,是我的错,可我是普通人,你半人半蛇,我们之间没有生殖隔离,我不想我的命搭在这个惨无人道的实验上!”

良久,两个人都没再说话,大眼瞪小眼的。

最终,还是倪睿先开口:“你别再被秦光骗了。我刚说的,不是假的。他是测试你,但是他没想到,我会把鬣狗他们一起放出来,混淆视听。”

倪睿自然不是傻子,单纯地跑出来,秦光的注意力会全都在他身上,但是加了其他同样有攻击性的类人就不一样了。

“别人我不认识,我不在乎他们的死活,但是你不一样,你是我用心……”

说到这,倪睿停顿了一下,他换了一种说法:“你是我用心交的第一个朋友,我自然不能让你出事。”

祁连怔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他口中的话,她有点不敢相信。

“所以……你跑出来,是为了救我?可我没事……”

“你有事,秦光在抓内鬼,研究院的机密文件被盗了。”

她明白了,倪睿以为跟她有关,所以他才拼死跑出来。

所以是,歪打正着了。

机密文件被盗,再加上本来想测试倪睿,可没想到其他类人也跑出来,伤了人,事态一下子超出秦光的控制范围,乱套了。

不再多想,祁连问他:“鬣狗他们没有经历过人类活动,如果事态有变,你们一定有约定的碰头地点对吧。”

倪睿点头。

“那最熟悉的地方,一定是你们逗留最久的地方。”

也就是,此时此刻他们所在的物流仓库。

她头皮发麻,脑子里突然蹦出一个大胆的决定来!

祁连挣脱了几下,说道:“把我解开,我让秦光重新对我手机定了位,找不到鬣狗他们,一定会定位我的位置,自卫队会找过来的,手机扔掉!”

秦光被批准逮捕也就是一周内的事,祁连是在新闻上看到的消息。

虽然现在国家支持研究院将濒危动物的基因利用高新技术传承下去,但是类人实验其实一直都没有得到正式的国家批准,通过黑客曝光的资料来看,秦光常年贿赂政府相关领导,竟然拿到了批文,骗大量贫困家庭出售婴儿,进行所谓的研究。

当初美其名曰说是打造人类文明新的伊甸园,类人和普通人能和平相处,可实际上,只是另一场屠杀罢了。

抓了一大批人,遣散了自卫队,这事才算有个结果。

所有人都以为类人实验是合法的,就连祁连也觉得,因为像倪睿这样的,秦光都体贴到对外做了身份证,不露一丝痕迹。

不过也是因为有了身份证,导致倪睿不能曝光,他不能用,一旦用了,警察就会找到他的踪迹。

名义上,倪睿永远是实验室里最凶残的那一个,不抓到他,所有人都人心惶惶。

但祁连知道,倪睿已经不是曾经的倪睿了。可一旦把倪睿抓回去,等待他的结果依然不容乐观。

他有分辨能力,他也正在努力学做一个普通人,他从没有情感认知,到学会保护祁连,这就是进步。

祁连花大价钱在黑市给他重新办了身份证,倪睿的意思是想要跟她姓,祁连没意见,虽然她还是习惯叫他以前的名字。

祁连答应过要带他去见大海和冰川,见真正的冰川感觉目前还不太实际,所以退而求其次,去了海边。

倪睿后脖子的蛇鳞颜色会根据环境温度变化而改变,所以他裸着上身的时候,倒没有人发觉他哪里不一样。

他想到什么,问祁连:“那会你进秦光那死老头办公室干嘛?”

祁连说:“我拷贝了你的资料,下载了类人追踪软件,这些东西,只能在他办公室那台电脑上下载,想着即便不在这里工作了,还能及时得到你的消息。”

吹着海风,听着海浪声,踩着细沙,倪睿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

他依旧喜欢祁连,但就像祁连说的,他们俩之间不可能,他不失落是假的。

可倪睿一向大胆,他摁住快他两步的祁连的头。

祁连无语地转过来,“你干嘛?”

“不交配,单纯恋爱行不行?”

祁连拍开他的手,“咱们差几岁啊,弟弟。”

“十二,还行吧,你也就三十岁。”

祁连呵呵冷笑:“说得很好,下次不要再说了。”

倪睿特别喜欢看她奈何不了自己的样子,忽然想想,她义无反顾带他出来过普通人的生活,这就说明他在她心里,同样重要。

在一起的方式有很多种,这样也挺好的。

这份特殊的感情,只在他们俩的伊甸园盛开,别人谁都走不进。

那就最后大胆一次吧。

倪睿拥祁连入怀,把头埋进她的脖子里,有些霸道地说:“不准推开我,不然咬你。”

他问:“之前干嘛身边要带雄黄?”

她答:“我妈给我做的端午节香包,雄黄味,辟邪。”

过了好一会,倪睿才出声:“以后他欺负你了,我真的会咬死他的。”

祁连心里暖暖的,她回抱住他,“好,我跟你一起咬死他。”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