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故事 故事 短篇故事

上午人流,下午被迫同房

作者:木槿花开413
2022-06-04 10:06


那天清早七点多,我正在二楼卧室里梦会周公,楼下佛牌店门外一对小情侣不停的敲门,烦的我一股无名火从肚子里噌噌往上冒。

气急败坏下了楼,我打开店门,指着门口挂牌:“年纪轻轻的不认识字儿啊?早晨十点以后营业,白纸黑字这么大你们看不见?!”

我一凶,情侣里的小女孩直接被我吓哭了,男孩看着脸色也很不好,摸出根中华烟来递给我,“哥你别生气,我们... ...我们是真的遇到事儿了,你帮帮我吧哥。”

俗话说得好,拿人的手软,男孩恭恭敬敬点上华子递给我,我的火儿也就消了。

让他们进店坐好,我问究竟什么情况。

小情侣一开口,我这眉头很快拧成死疙瘩。

没想到这事,还真挺邪门儿!

给我点烟的男孩叫冯胜,和女友小春都是大学刚毕业。

两个小年轻在本地找到工作,又租了间便宜房子暂住下来。

原本一切都挺好,谁知住进出租房的第一夜,两人就听到诡异的动静。

那晚小春半夜起来上厕所,还没出卧室,就听到外面有隐隐约约的小孩儿哭声。

小春一开始以为是邻居的孩子,可紧接着,卧室外竟传来一声喑哑的回应:

“乖乖,妈,妈,在呢... ...”

小春顿时毛骨悚然,这间出租房只有不到三十平方,又小又挤,根本藏不下人。

难道,是家里进贼了?

可... ...贼怎么会说这种话... ...

“乖乖不哭,妈,妈,抱着,乖乖... ...”

那女人的声音断断续续的,还有些语无伦次,和声音一起传来的,还有重物在地上拖行发出的刺啦刺啦声。

小春吓的快哭了,推醒男友冯胜,冯胜胆子大些,抄起拖把打开灯就要出去抓贼。

可小情侣打开卧室门的瞬间,都傻了眼。

门外根本没有人!

只有满地漆黑的手印儿,和扭曲的、杂乱的爬行痕迹!

“哥,我俩都是大学生,不信鬼神。一开始我俩怀疑是不是出租屋阁楼上藏了人,可我们给房东打电话去问,他一口咬定出租屋里只有杂物破烂儿,不可能有人。”

“我一狠心,撬开阁楼的锁,拿手电筒进去找了好久,还真只有一堆发霉生锈的破家具,完全没有人类生活的痕迹。

可是... ...可是第二天晚上,我们又听到了女人低哑的叫声,和婴儿的哭泣!”

冯胜说着叹了口气,我看了看,这对小情侣都挂着大黑眼圈,脸色憔悴,看样子是很久没睡个踏实觉了。

他俩本来就没什么钱,付完出租房六个月的房租后,穷的兜比脸还干净。

要是搬家,房东不退房租,可不搬家,迟早要吓出毛病。

冯胜舍不得房租,让女友小春搬去女同事家挤一挤,自己硬着头皮住在出租屋里,可没熬几天,他都快吓出神经衰弱了。

实在没办法,这才找上了我。

抽完了那根中华烟,我琢磨了一下,抽了张A4纸给冯胜默写了一段经咒。

“这是古柬埔寨的心咒法本,我写的都是汉语拼音,你念熟了之后,等那玩意再出来作怪,就大声念心咒赶它走。保证有用。”

小情侣这么穷,当然买不起我店里的佛牌或法器,我也不能做亏本买卖,索性送他一段震慑阴灵的心咒去驱邪。

冯胜和小春千恩万谢的走了,可第二天,小春又红肿着眼睛,独自回来了!

“哥啊,心咒没用啊,我男朋友,他,他他他,腿都被那鬼给弄断了!”

赶到医院,冯胜果然脸色惨白的倒在病床上,左腿骨折,打了石膏吊在半空,看着可怜巴巴的。

我一问才知,冯胜背熟了心咒后,信心满满的等待女鬼出现。

半夜一点多,女鬼真的又来了。

刺啦,刺啦——

一听到门外有异响,冯胜立马大声念心咒,一开始真的有用,婴儿哭声戛然而止,刺啦刺啦的爬动声也停了。

冯胜很是高兴,念咒的声音都大了几分。

可下一秒,卧室的门忽然嘭的一声巨响!

那女鬼,疯狂的砸门!

“这么猖狂吗?”我都听傻了,古柬埔寨的心咒法本我用过很多次,对付穷凶极恶的怨灵都有用,那女鬼比怨灵还强悍?

冯胜哭丧着脸,“哥啊,你可别提了,那扇破门没两下就被女鬼砸开,我就看到一团黑影飞快的朝我爬过来,那画面,比恐怖片还吓人呐!”

冯胜说,那女鬼四肢着地,打结了的头发拖在地上,还散发着阵阵恶臭。

女鬼的脸也异常狰狞,几乎没有眼睛鼻子,满脸就剩一个黑洞似的大嘴。

冯胜差点没被吓死,慌不择路逃跑的时候,从楼道里给摔下去,左腿当时就骨折了。

说完,冯胜重重叹了口气,“哥,那女鬼太凶残,我算是服气了。我爸妈知道了这情况,给我汇了一万块钱当租房经费,我和小春决定搬家了。”

冯胜虽然没说什么,可我这脸一阵红一阵白的,总觉得憋屈!

这事儿,我办得不漂亮!

人家小情侣是信任我才求我帮忙,一口一个‘哥’,我却没帮上他俩的忙,还害的冯胜摔骨折了!

这要是传出去,我杨万的老脸还要不要了?

我那佛牌店,还开不开了!


“老弟,我给你的古柬埔寨心咒绝对能镇住恶鬼,既然没镇住,今天晚上我就去出租屋里亲自会会它!

放心,我不要你俩一分钱,它要真是恶鬼,我收了它是替天行道。”

放下狠话,我要了出租屋钥匙,说好会录视频给冯胜,给他们一个交代。

从医院出来,我赶回佛牌店,取了两块佛牌戴在脖子上。

一块,是著名龙婆僧龙婆班加持的双刀坤平佛牌。

坤平将军在泰国算是正义的化身,跟咱们信奉的关二爷差不多。

收藏了这块佛牌这么久,总算能派上用场了。

另一块佛牌,是入法不入灵的掩面佛。

坤平将军能直接将恶鬼杀个魂飞魄散是最好,如若不行,暂时把它收入掩面佛中,带回泰国让阿赞师傅们处理也行。

这么强的怨灵很难碰到,说不定能加持成一块厉害的佛牌呢。

一切准备妥当,晚上九点,我进了冯胜租的房间。

据他说,女鬼每晚十二点后会发出声音,大概一点多会从阁楼爬下来。

我泡了碗面,看着表等待着。晚上十二点刚过,我果然听到了女鬼的动静!

那声音忽远忽近,一直在喊,乖乖,乖乖,似乎是呼唤她的孩子。

过了半小时,外面传来刺啦刺啦的响声,我握紧双刀坤平佛牌,深吸一口气,猛地推门出去!


推门出来的那个瞬间,我正好和女鬼撞了个对脸!

唰的一声,我按动了手里的强光手电筒,刺眼的光线一瞬间把屋里照的比白天还亮,我深吸一口气刚要念古柬埔寨的心经,经咒都到嗓子眼了,又被我咽了回去。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心经不灵验了。

这女鬼,她,她就不是个鬼!

强光手电照在女鬼身上,她背后拖出长长一道影子,女鬼哑着嗓子呀呀尖叫哀嚎着,拼命保护怀里的一个东西。

我看得出,女鬼极为害怕我,她浑身都在发抖,恶臭的四肢扭曲在一起,她的两条腿似乎受过严重的伤,有些畸形了。

可即便如此,女鬼还拼命保护着怀里的东西。

凑近一看,那是个陶瓷娃娃。

或者说,曾经是个陶瓷娃娃,可现在,只是摔的接近支离破碎的... ...垃圾。

我报了警,当牌商这么多年,我和周围片儿警已经混的很熟了,这女人没有身份证,也无法正常跟人沟通,身上还到处是伤。

警察把她送到医院救治,我也跟去医院顺便做个笔录。

做完笔录,从诊室走出来,我胸前的双刀坤平佛牌,忽然一热。

一股无形的力量,似乎在牵引着我往前走。

这是,坤平将军的指示?

按坤平将军的意思,我坐电梯到了六楼妇产科,当时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妇产科里几乎没什么病人。

又往护士站那边走了几步,双刀坤平佛牌一下没了反应。

我正纳闷,忽然看到两个人从另一部电梯里出来。

“妈,怎么办,又生了个这样的!”

那人的说话声音明显是个三十来岁的男人,可要不是听到声音,我还以为他是个不到十岁的男孩呢!

为什么像小孩?众所周知,孩子越小,头和身体的比例也就越接近一比一,还是个胎儿的时候甚至头比身体还大。

人类成年后,身体才会渐渐发育,成年人的头身比大概是一比七左右,也就是俗称的七头身。

至于男人,个子高点的,八头身也很常见。

可说话的那男人,身高最多不超过一米二,脑袋巨大,几乎只有四头身!

侏儒一样的男人抱怨个不停:“妈,我就说不要生了不要生了,这些年为了生孩子,我娶了仨老婆,怀了六七次,到头来一个活的都没有!”

“这就是天意,我注定没孩子,我都不想传宗接代了,你非得剃头挑子一头热干嘛呢!”

说话间,两人越走越近,坤平佛牌猛的震动了一下。

下一秒,侏儒男人身旁的高瘦女人开口了,声音宛若惊雷,“放你娘的臭屁!”

侏儒男被吓了一大跳,脖子一缩,看起来更矮了。

别说是那侏儒,就连我都被高瘦女人吓了一大跳,那女人一脚踹在侏儒男膝盖上,踢的男人哎哟一声倒在地上。

“王小鹏,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我都怀疑我生你的时候抱错了,把孩子扔了,养大的就他妈是个胎盘!”

“我就你一个儿子,你爹死的早,你也不成器,我要个孙子有错吗?有错吗!”

“你说说你,人挫志气短!我给你娶媳妇,卖房卖车也要让你抱着老婆生孩子,我忙前忙后还成了瞎操心了?要不是我,你一个残废早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你这个废物,废物玩意儿!”

侏儒男缩着脖子,啪嗒啪嗒掉了泪。

他妈骂完就走,等她走了,我凑过去扶起了侏儒男人。

冥冥之中,坤平将军引领我找到这对母子,说不定,他们和出租屋里的‘女鬼’,有关系!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