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生活

谁许我一城终老

作者:赵少胤
2022-06-04 11:30

多年前,我用一天的时光在冰冷的铁轨上完成了人生首航。而今,却要用一生的光阴怀想启航前的所有光阴。岁月终经不起时光的折磨,那些华年,那些故事,那些光阴都远去,融进了历史泛黄的书页。余生,谁许我一城终老……

——题记


五月末的午后,湛蓝的天空用柔情的目光包裹着这座宁静的小城,把一份安宁和祥和散布在每一个角落。时光绕山绕水绕到眼前,所有的一切,都注定要重来。窗外,聂耳东路的蓝花楹如期绽放,万朵繁花起紫烟,紫绶千条缀世间。有行人驻足,以仰慕之势静观其形,浅笑嫣然。在季节之中,在时光之外,人们踏着时间而来,倾尽几世记忆,然后匆匆离去,带不走的依旧是那绵长的岁月和不老的山河。静立窗前,用深遂的目光把诗意的触角向目穷之处无限衍射、感动于与这座城市邂逅的每一个瞬间,与之相依相偎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如此妙不可言。我开始学会静候时光深处的那份柔软,聆听过往,只为安暖如初。

那年月下,许下一世诺言,谁许谁流年不负,谁许谁天荒地老,谁许谁荣归故里。而今,那千山万水间的归潮,淹没了多少当年月下的诺言,他乡容纳不下灵魂,故乡容纳不下肉身,从此便有了漂泊,有了远方,有了思念,有了永无了却的牵挂。曾有人说,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在时光里的锦瑟,飘忽的梦里,全是你不老的容颜。突然忆起,那些相逢之夜眉角的星光还来不及流淌。别离,又重卷一抹苍凉,盈绕在暗夜深处,寒意绵绵,重逢无期。携一缕暖,只待来年花开倾城,我在千里之外的城,心守执念;盈一念为想,只为倾尽天下,静守一隅。固执地为一缕漂泊的游魂寻一方安放的净土。

那日月下,年夜饭浓了笑意、浓了乡音、浓了亲情,任那一丝丝温暖,在静寂中绽放如莲,浅韵生香。无论离别多远,多久,一经站在那方土地之上,那映在水中的倒影,那似是而非的乡音,到底还是惊艳了年华。移步庭前,梦影阑珊,醉问月何不似当时,人亦不似当年。举月无声,岁月还在固执地流淌,纷扰的尘世迷离人们的双眼,问心,可否真切。若人生若只如初见,沧海遗珠漂泊心间,我要尽欣弱水三千,只念沧海月明……来来往往,不知时光忽略了我,还是我薄负了时光。蓦然回首,韶华负了轮回,一圈一圈,绕得季节荒芜,倥偬无声,我用一次次,一程程,赴一场场约定,来碰触今生的温暖。

那一刻月下,长途奔袭的车轮碾出一道别离的印记,不再象当年逃离时那样的欢悦,厚重的心思在月色中慢慢化成一潭深不可测的泉水,漫过过心田,奔涌向前。多少年的奔波,多少年的历练,悟透了人生许多境况,所有选择,时间都会给予一个最终的答案。归去,无惊亦无喜,一切如初。归来,也无风雨也无晴,平淡如流。只是,常常潜回梦里,彻诉归期,清冷的白月光呢喃着回家的印记,终有一丝温暖,晃荡在世界的角角落落。

今夜,在窗前,从午后,一直站到圆月高悬,从一座城到一座城的距离只有一瞬间。今夜,一个人,一生心疼。生在红尘里,烟波浩渺,山水葱茏。今夜,我需要一座城,驻守温暖。相守的不是笙歌,相忘的不是过往。心之所在,心亦不会遥远。谁,可以在最美的时光里,许我一城终老......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