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生活

父亲的银杏树

作者:王颖
2022-06-03 23:31

父亲性格内敛,少与人争异,遇人遇事憨憨一笑了之。但一生有两件事从未含糊:一是对我们上学的坚持,二是对银杏树的热爱。

老屋西边,有三棵银杏树,是父亲栽下的,依次排开,每年春天父亲都会仔细修剪它们的枝丫,入冬的时候在树旁给它们施鸡粪肥,父亲的呵护让三棵树枝繁叶茂,父亲每天早出晚归经过它,读它千遍不厌倦。

三棵银杏树并不是一次性栽植的,东边的一棵最高,枝干很直,是哥哥出生那年父亲栽下的,那年正月父亲与姨父一起去土山赶集,买了几棵银杏树苗,父亲带回一棵,栽了几年由于建房又移栽过几次,所以父亲的银杏树与姨父的银杏树始终小很多,姨父家的银杏树挂果时,父亲的银杏树一直不动声色,父亲暗自着急,那时候银杏很稀少,价格贵,每年姨父的银杏总能给姨父带来可观的收入,父亲就对他的银杏树打理得更上心了。

开春时,父亲买来公树花粉兑水用药水桶给银杏树喷洒,这一年银杏树终于结出了少量的银杏,父亲高兴地告诉姨父,姨父说今年是小年,果子不会很多,明年大年会丰收的。果然第二年银杏树每个枝丫都挂满了银杏,父亲又担心银杏树吃不消会累死,用枝条打落了许多嫩果,这一年丰收的银杏带给父亲满心欢喜,我们姊妹几个人的学费不用愁了。并与母亲说还要再栽几棵银杏树,所以又有了后来西边的两棵银杏树,这两棵银杏树比第一棵晚近二十多年。父亲一有空闲就去打理他的银杏树,银杏价格好的时候一年能卖大几百元,这在当时贫穷的我们家是一大笔财富呢。其实收获银杏是很烦杂的活,先从树上用长杆把银杏打落下来,再放进装满水的桶里沤上半个月,当银杏的外包裹皮腐烂发臭了,再用手反复搓揉,淘洗,银杏才能露出白白的样子来,还不能在太阳下爆晒,只能风吹阴干,不能受潮,否则银杏会变黄,有黑斑,卖不出好价钱。如此辛劳父亲却很满足,常对着母亲说笑:等孩子们都大了不需要用钱,以后这三棵银杏树会给我们养老呢。

后来有一棵银杏树不知是什么原因枯萎了,春天的时候没有再发芽,父亲百思不得其解,郁闷了好长时间,听母亲说父亲还急得掉过眼泪,可想父亲是多么在意他的银杏树!从此父亲对其它两棵树护理得更上心了,银杏树也更加粗壮繁盛,但没几年父亲跟着生病的母亲在两年内相继去世,他们没有等到银杏树给他们养老就像没有等到我们有能力孝敬他们一样,辛苦操劳一辈子,过早地离去成了我们心里永远的痛,如果银杏树有灵,它也该是伤感的吧。临终前他让哥哥把他与母亲安葬在他最爱的银杏树下,春夏秋冬永远陪伴着他的银杏树。

每次回老家,我们都会去银杏树下看看,看到银杏树就会看到父亲从银杏树旁走过的样子,就看到父亲对银杏树流露出充满期待的眼神。特别是哥哥,每次回家他都会拍拍父亲在他出生那年栽的银杏树,就如轻轻地拍着父亲的背一样。常常会有人看中最东边最大最直的银杏树,来与我谈价钱想买了去做公园的风景树,去年哥哥翻建老屋时银杏树也有点碍着,但我们从没有想要卖了或移动它,我们舍不得,这是父亲留给我们的念想。如今它愈发笔直挺拔,亦如父亲根植在我们心里。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