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姻人选定下了
小说连载 故事 第119章:小姐的坏心眼儿 赐卿良辰

赐卿良辰-第119章 小姐的坏心眼儿

作者:月落
2022-06-05 17:17

前情回顾:

可如今形势险峻,孔佑不敢粗心大意,让沈连翘陷入危险。
明日的册封大典,她会到吗?

第119章 小姐的坏心眼儿

虽然朝中反对孔佑的人很多,但是奉常大人徐易水占星问卜后,还是择定了册封日期,上表奏请陛下恩准。
皇帝批复得很快。
听内侍说,是躺在病床上,点头允许盖下印玺的。
由此判断,皇帝的病情似乎更严重了。
为尽孝道,孔佑每日都会到祁安宫请安。
皇帝有时醒着,便同意见一见。有时在昏睡,孔佑便在殿外闻着汤药的味道,施礼后离开。
熬过了征战杀伐和阴谋暗算后,日子似乎变成了平静湖泊上的一艘小船,不会倾覆,就那么悠悠向前,到了册封大典这一日。

典礼在宫中举行。
皇帝遣丞相为正使,御史大夫为副使,其余朝臣随往,陪同孔佑到达祁安宫外。
那里放置着一条方正的桌案,上面铺有绣着龙纹的玄色锦缎,锦缎之上陈列册、宝以及御杖。
孔佑受册宝,对着御杖三跪九叩,等同谢恩。正副使取过御杖,进殿呈送给皇帝,便算复命。
这之后皇帝该驾临德阳殿,带领孔佑,接受朝臣跪拜恭贺。
但今日陛下重病,朝臣便在德阳殿中,跪地聆听陛下诏书。

诏书是丞相成坚起草,皇帝拟定的。
“帝王继天立极,抚御四海,必建立元储,以绵宗社无疆之休。孤仰惟祖宗谟烈昭垂,付托至重。承祧衍庆,端在元良。今有先太子嫡子刘琅,日表英奇,温良恭顺,内有纯孝治国之德,外具开疆拓土之能。兹恪遵先帝遗命,载稽典礼,俯顺舆情。谨告天地、宗庙、社稷。于天辰十六年四月十六日,授刘琅以册、宝,立为皇太子。正位东宫,以重万年之统,以系四海之心。”
诵读完诏书,典仪大声唱道:“拜——”
孔佑便先向皇帝的御案跪拜,再接受朝臣的跪拜恭贺。
皇太子册封大典,这便完成了。

接下来,昭告天下的诏书会快马加鞭送到各州府。
对百姓来说,大周有了一位皇太子。而对孔佑来说,是他这么多年艰辛跋涉后,有了结果。
他没有辜负父王母妃的期待,没有辜负孔醉老大人的教导。他从幽州寒凉之地来到洛阳,诛奸逆、杀匈奴,得民心,慰百姓。
只是如果那个人还记得自己就好了。
她会笑得很灿烂,会开心得忍不住多吃一碗饭,会跳起来,攀着他的脖子,娇小的身子悬挂在他的身上,摇摇摆摆。
今日艳阳高照,初夏的日光很炙热。
孔佑头戴白珠垂九旒冕,以红丝带做帽带,犀角簪导,两耳旁点缀青绵饰物。玄青色的圆领太子衮衣上绣着九章花纹,山火龙虫气势恢宏,其余宗彝黼黻等端庄持重。
他今日英姿飒爽气宇轩昂,只是身边缺了一个人。

孔佑向宫门走去。
宫门外便是御街。
今日会有皇室宗亲在御街观礼,等着孔佑离开时拜贺。
孔佑穿过宫门,看到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看到在邻国和属国的使团中间,有一位姑娘安静地站着。
沈连翘身穿大梁皇族服饰,端庄优雅。那明艳的茜红,像是山崖上露出的红宝石。那冒出几滴汗水的额头,让人无端爱怜。
她的眼神比那日见时清亮些,微微低头,虽是白天,却如满月当空,引人注目。
一位婢女为她撑着伞,可宗亲跪地施礼时,不知为何那婢女突然向前踉跄一步,青色的伞面险些划伤沈连翘的脸,掉落在御街正中。
众目睽睽下,孔佑俯身捡起阳伞。

大街上挤满了人,却安静得针落可闻。
沈连翘的眼神有些惊讶,孔佑看着她,笑了笑。
他走过去,冠冕上的白玉珠轻轻颤动,衣襟摩擦出匆忙的声音,护卫和内侍紧紧跟随着他,似乎生怕出什么事。
然而孔佑只是举起伞,撑在沈连翘头顶,为她遮蔽起一片阴凉。
“劳烦郡主移步,跟本宫走一程吧。”
他已经是太子,是东宫之主,可以自称“本宫”了。
沈连翘抬头看着孔佑,一瞬间如坠梦中。
那时在小桥下,孔佑也是就这么撑起伞,执着道:“沈连翘,跟我走。”
没想到千难万险后,他仍旧为她撑起一把伞。

朝臣和宗亲向后让开,沈连翘轻轻抬脚,跟着孔佑向前走去。
他们走到哪里,哪里的人们便跪下去,哪里便有恭贺之声。
孔佑为沈连翘撑着伞,以大周太子的身份,疼惜着大梁郡主。
所有人都明白发生了什么,也都明白了这是未来皇后的人选。
但孔佑没有想那么多。
他只是,要让沈连翘陪着自己,走晋封太子后,御街的这条路。
沈连翘不是普通的女子。
没有她陪伴的天下,也便不是天下。

一条路再长,也有尽头。
孔佑一直把沈连翘送到大梁的马车前,这才温声道:“这会儿离开,不至于太挤。”
听说当年父王晋封太子时,御街上的百姓挤着看热闹,踩伤了好些人。今日他带着她,是没有人敢挤过来的。
沈连翘屈膝施礼道:“多谢太子殿下。”
他以后是太子了,可以住在东宫里,回到他年幼时住过的家。
沈连翘心中涌动着为他开心的情感,但也只是抿唇微笑,便抬脚步入马车。
孔佑这才转身,在太子属官们的陪同下,前往东宫。

马车从御街行驶出来,婢女阿靖也在车上,脸色苍白向沈连翘禀报。
“是那个成府小姐的丫头推了奴婢,真是好险!差点擦伤郡主的脸。”
成府的小姐,自然是站得距离她们很近的成深秀。
如果没有主子的指点,丫头是不敢造次的。
沈连翘心里还在高兴着孔佑晋封的事,闻言道:“还以为她能学点好,怎么这么不思悔改呢。”
她和成深秀一直都有龃龉,但一方面那些事都很小,一方面成深秀毕竟是成蔚然的姐姐,故而沈连翘总是对她忍让几分。
“这是最后一次了,”她掀开车帘道,“下次再叫我看到她使坏,一定要打她一顿。”
话音刚落,她忽然把脑袋向车窗靠了靠,对阿靖道:“你听!”

听,外面有百姓的议论。
“瞧热闹去啊!今日能见到太子殿下的尊容呢!”
“谁当了太子?是哪位皇子?”
“是世子爷!”
“世子爷啊?带领陇西军的世子爷?”
“杀匈奴,救京都的世子爷!”
“先太子嫡子,世子爷!”
“还是先帝亲封的皇太孙呢!”
“世子爷做了太子,这可太好了!”
“匈奴再不敢犯边,百姓也有好日子过了。”
“是啊,先太子没有能庇护大周,他的儿子一定能!”
人头攒动间,沈连翘的泪水在眼眶中涌动,忽然握住了阿靖的手。
“你听到了吗?”她泪光闪烁地笑着,“今日开心的人真不少。”
今日开心的人真不少,今日普天同庆,为世子爷,为太子殿下。

册封大典的热闹持续了很久。
洛阳城内很久没有这样群情振奋过,匈奴犯境后的宵禁也取消了,以便百姓晚间自发组织庆贺活动。
孔佑回到了东宫,他长大的地方。
这里的摆设没有改变,甚至还保留着几个当年的奴婢。
那些奴婢跪地请安,忍不住泪如雨下。
“起来吧。”孔佑步入正殿,严君仆在他身后,给奴婢们分发赏银。
太子府的属官各自忙碌去了,孔佑走过东宫的每一个殿宇,时不时停在某处,忆起当年的点滴,抿唇不语。
他回来了。
可是曾经陪伴他的父王母后,不能回来,也未能伸冤。
孔佑推开一扇窗,看向祈安宫的方向。
夜色将至,他站在空荡荡的东宫,就那么看着祁安宫,眼里没有恭谨,只有冷冽的杀意。

祁安宫中,皇后正陪着皇帝用膳。
“今日你吃的不多。”皇帝净口后起身,淡淡道。
皇后也连忙起身,回答道:“不瞒陛下,臣妾心中不快。”
“不快?”皇帝哼了一声,“你是担心东宫里,住的不是孤的儿子吗?”
皇后没有说话,算是默认。
她虽然没有子嗣,也希望皇权不要落在外人手里。
谁能想到离开皇室十六年的人回来,还能步步为营夺回太子位呢?那他下一步,是不是皇位?除了皇位,他会不会……
皇后不知道十七年前宜阳驿站的细节,但她同皇帝同床共枕多年,不得不怀疑当年的真相。

皇帝似乎不在乎皇后的担忧。
他坐回病床,歪斜在引枕上,慢悠悠道:“明日,你把成家小姐宣进宫吧。孤有事要她做。”
……

阅读其它篇章:赐卿良辰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