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生活故事

一个年轻女人的无性婚姻

作者:紫阳
2022-06-05 17:46


夜深了,街道上昏黄的灯光打在苏澈的身上。尽管这条路她走了无数次,可是心里依旧有些害怕,她踩着八厘米的高跟鞋,一路小跑往家里赶。。
 
尽管屋里黑漆漆地,可是打开房门那一刻,苏澈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
 
她摸索着打开灯,换上了软绵绵的拖鞋,缓缓地舒了一口气。
 
“这么晚了还知道回来,真是难为你了!”突如其来的男声响起,吓得苏澈的脸都白了,下意识地捂住了胸口,迅速地找寻着声源。
 
杨子航斜躺在沙发上,抬起眼皮看着她,语气里是浓浓的不满。
 
苏澈蹦到嗓子眼儿的心一点点儿平静下来。
 
“今天店里有点儿事情,同事聚了个餐。你不是过几天才回来吗?”苏澈边换衣服边笑着解释,随后径直地走到他的身边坐下,亲呢地把头靠在杨子航的肩膀上。
 
“想家了,回来看看。”杨子航冷着脸回答,顺势把自己的身体往一旁挪了挪,苏澈的头扑了个空。
 
苏澈扯了扯嘴角,这位大爷是等久了,闹起了小情绪。
 
苏澈再次伸手去拉杨子航,杨子航却突然站起身来,直奔卧室。
 
“你吃晚饭了吗,要不要我给你下一碗面?”苏澈温柔地对着杨子航的背影喊了一句。
 
“不想吃,早就气饱了。”
 
苏澈抓了抓头发,这个男人也太幼稚了吧!
 
果断地洗了澡护了肤,苏澈站在衣帽间选睡衣,想了想后挑了一条性感的睡裙套在身上。毕竟久别胜新婚。现在已经入了秋,真丝裙有些凉,苏澈咧了咧嘴巴,钻进了卧室。
 
杨子航躺在床上刷手机,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见苏澈进来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好看吗?”苏澈在他的面前转了两圈。
 
“明天把小米从你妈家接回来,我想她了。”杨子航答非所问。
 
“好,明天就接回来,她也想爸爸了。”苏澈爬上了床,伸手捉住男人的手一点点儿靠近自己的身体。
 
让她挫败的是杨子航竟然把手抽了出去,“孩子还是要带在身边,别整天为了自己的工作,丢掉陪孩子的时光。”杨子航坐起来,义正言辞地说。
 
苏澈看着他的眼睛,女儿被送去娘家还是他的建议。生完孩子的苏澈因为没人帮忙带孩子,加上角色的突然转变,患上了抑郁症,杨子航担心她的身体,劝她出去走走,多和人接触打开心结。苏澈也想工作,可是公婆根本不帮忙带孩子,不得已才把孩子送去娘家。这才过了多久,他的说辞就变了?人果然善变。苏澈感觉他是在故意找茬。
 
夫妻俩已经半个多月没见了,他这种莫名其妙的指责让苏澈的好心情瞬间烟消云散。
 
“这不是之前说好的吗,大半夜的有话好好说。”苏晨压低声音,尽量心平气和。
 
杨子航脸色依旧很臭,“我说了很多次了,是你一直听不进去。我辛辛苦苦赚钱就够了,你难道不能把家照顾好吗?”
 
“店里想要提我做店长,忙过这一段就好了。到时候我把小米接回来。”苏澈忍着脾气笑了笑。
 
“就你那个破店?”杨子航嗤笑着问。
 
苏澈的火气一下子上来了,“杨子航,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一回家就挑刺,不会是在外面受了什么委屈吧?”

苏澈不过是生气时的无心之话,却让床上的杨子航一下子愣住了,脸上的慌乱一闪而过。
 
“受什么委屈?少胡说八道!我就是想你们了。”杨子航急急地解释说。
 
“真的?”苏澈小声地问了一句。
 
“二姨家的表妹二胎后天办满月酒。你去吗?”杨子航斟酌了一下,开口问她,语气比之前缓和了一些。
 
苏澈没有回答,安静地躺在一侧,随即又抓起被子盖住自己。
 
旁边的杨子航也没有出声,摸索着躺了下去,苏澈等了很久,那双熟悉的大手也没有攀上她的腰肢,心里空荡荡地。苏澈悄悄地转过头去,只是看到了一个冰冷的脊背。
 
你去吗?这三个字包含了太多的深意。
 
苏澈和杨子航是在一场婚礼上认识的。新郎是杨子航的大学同学,也是苏澈同村的一个哥哥。
 
当时苏澈大三放暑假,爱看热闹的她来一睹新娘子的芳容。当时的她不知道的是,在伴郎群中有一个男人一直看着她,那个人就是杨子航。
 
杨子航是个行动派,看上这个姑娘后就跟哥们儿说了,希望他从中牵个线。于是苏澈第二天就接到了新郎的邀请,说他们想要补拍个视频,想让苏澈参与一下,苏澈欣然前往。
 
苏澈记得特别清晰,那天拍视频时自己跟一个男人扮演情侣,烧烤时男人对她也特别照顾,考好食物屁颠屁颠地送给她。
 
让苏澈意外地是,这个男人的家就在大学所在的城市。男人笑呵呵地要了她的联系方式,并承诺会去学校里看她。苏澈以为这不过是一句寒暄,当她看到教学楼口的笑盈盈的杨子航时,才知道他当了真。
 
苏澈之前没有正儿八经谈过恋爱,突然有个男人对她掏心掏肺的好,让她受宠若惊。很快,她在杨子航的糖衣炮弹和甜言蜜语的攻势下沦陷了,做了杨子航的女朋友。大学毕业后更是为了爱情留在了这个城市。
 
那时候杨子航正在创业,两个人的日子过得紧巴巴,苏澈为了做好男朋友的坚强后盾,常常下班后去外面做兼职。
 
摆地摊、做小时工、做过驻唱歌手……那段时间累却很快乐。
 
杨子航的工作有了起色后,带着苏澈回了爸妈家中。为了见未来的公婆,苏澈做足了功课。可惜第一次登门就吃了闭门羹,家里房门大锁,告诉杨子航他们去旅游了。
 
苏澈心里委屈极了,只能把怨气撒在杨子航身上,那时候的杨子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苏澈重拳打在棉花上后觉得很没意思,两个人再次重归于好。

杨子航的父母对他们的这桩亲事极为反对,这次闭不见客就是个警钟。
 
他们觉得婚姻要讲究,而不是讲究。杨子航的父母都是退休人员,家在市里有两处房产,都领退休金。而苏澈是地地道道的农民,身下还有弟妹在读书,他们觉得杨子航找这样的女人,对他的前程非但帮助还会成为他的绊脚石。
 
彼时的杨子航根本不听劝,一门心思地想要把苏澈娶回家,他像父母扬言,“如果我这辈子娶不到苏澈,那我以后就喜欢男人。”
 
爸妈听了他的话吓坏了,他们就一个宝贝儿子,这样是闹出什么笑话那就是奇耻大辱,只能答应了这件事。
 
不过他们拿儿子没办法,不代表就看得上苏澈。彩礼钱是最少的,婚礼是最寒酸的,说话也是最伤人的。
 
那时的苏澈有情饮水饱,觉得嫁给了杨子航就是最大的幸福。特别是杨子航的那句我养你呀,让她感动得热泪盈眶。后来,她才知道“我养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骗局。
 
婚后三年苏澈怀孕,婆婆的脸色好了一些,可惜好脸色只维持了十个月,小米呱呱坠地后,婆婆的脸色更难看了,逢人就说:自己看不上的媳妇不能去,哪哪都不争气,真是要了血命!
 
婆婆不曾照顾苏澈月子一天,没给小米买过一件衣服,没看过孙女一天……
 
杨子航希望苏澈向他妈服个软,这样就能得到爸妈的帮衬,可是苏澈却不愿意低头。本来她就没有做错,凭什么要对人家低三下四,更何况那件事情也是公婆误会了她。苏澈是个性子刚烈的女人,软话怎么也说不出口。杨子航气得大骂苏澈打肿脸充胖子死要面子活受罪!
 
因为公婆的不待见,苏澈在婆家这面并不好过,杨子航的亲友都看不上她,对她的态度始终冷冷地。她就像是家里的小透明,任谁都懒得搭理她。
 
苏澈也不言语,心里窝着一口气,默默地承担了一切。
 
……
 
想到之前的种种,苏澈的心里像是被人戳了一个洞,冷风嗖嗖地往里灌。
 
她躺在床上又翻了几下身,睡意却一点儿也没有袭来。
 
去吗?去!凭什么不去,她可是杨子航名正言顺的老婆,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苏澈决定不但要去,而且要风风光光的去。这样想着,渐渐睡了过去。
 
苏澈早早地起床做了早饭,中式西式都有,看着一桌子琳琅满目的食物,苏澈幻想着杨子航讨好的笑,心里舒坦极了,感觉连空气都是甜的。
 
“洗漱吃饭了。”看到杨子航从卧室出来,苏澈笑意正浓地迎了过去。
 
“嗯!”杨子航蜻蜓点水地在她额头印了一吻。
 
这个吻让苏澈昨天的阴霾一扫而光,哼着小曲去盛小米粥。杨子航的胃不好,这件事苏澈一直记得。
 
她转身得太快,没有留意到杨子航意味深长的眼神。

吃了饭杨子航去看爸妈,出门前他问苏澈去不去?苏澈想都没想摇了摇头,杨子航也不为难她,径直地出了门。
 
看到杨子航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苏澈也出了门,今天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晚上不出所料,杨子航留宿在公婆家里,给苏澈打电话时小心翼翼的模样,让苏澈觉得好笑,这种事情又不是第一次,至于这样吗?苏澈爽快地告诉他,好好陪陪父母。
 
临睡前,苏澈跟女儿视了频,告诉她很快会去接她,小米在视频那头高兴地直转圈。随后她又做了一个面膜。这面膜有些贵,平日里她都舍不得,所以直到水分全干了她才从脸上拿下来。
 
第二天,杨子航给她打了电话,问她去不去饭店,苏澈只是让他把酒店地址发给自己,没说去也没说不去。
 
十一点半,苏澈终于出门,害怕自己的妆容受影响,她选择放弃了公交选择打车。
 
刚到门口,苏澈就听到包房里人声鼎沸欢声笑语。苏澈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脸,露出一个标志性的微笑后,抬手推开了包厢的门。
 
“不好意思各位,我来晚了!”苏澈清脆的声音响起。
 
所有人把目光齐刷刷地投向她。
 
婆婆显然没想到苏澈会来,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脸瞬间拉到了脚面。苏澈瞟了她一眼,很满意她的反应。
 
“你怎么来了?”杨子航赶紧站起来拉住她。苏澈觉得特别搞笑,所有人都戒备地看着她仿佛她是来砸场子的!
 
“小妹的喜宴我怎么能不来呢?”说着苏澈从包包里拿出一个红包递给了表妹李好。
 
李好傻愣愣地推辞说,“表哥已经给过了。”
 
“那份是表哥的,这份是表嫂的。”苏澈不由分说地把红包塞进她的手里。
 
二姨率先反应过来,赶紧让服务员加了把椅子在杨子航的身旁,“苏澈,赶紧过来坐。”
 
苏澈挽着杨子航轻飘飘地走了过去,她听到婆婆小声地说了句轻浮,苏澈勾了勾唇。
 
“妈,这么大事情您怎么不通知我呢?”苏澈落座后对一侧的婆婆发问,“不知道的该以为是您对二姨有成见呢?”苏澈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问婆婆。
 
婆婆显然一愣,没想到平日里沉默寡言的儿媳妇竟然能如此能言善辩,她不禁抬头看向苏澈。
 
今天的苏澈果然不同,化了妆,整个人精神了许多,五官更加立体。她的衣服也跟以往不同,黑色的连衣裙,勾勒地整个人更加性感。这还是她认识的苏澈吗?她到底想干什么?
 
苏澈环顾了一圈在座的人,笑容更深,衣着靓丽的他们,心思到底有几分单纯。
 
苏澈开始期待接下来的大戏……

分享到:

花朝晴起app